【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妒妻 (11)

2018-12-20|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妒妻

我的曾伯祖光吉(先生)公,在康熙初年擔任鎮番縣的守備(明清時的官名),這件事是他講的。說是縣里有一位李太學, 有一妻一妾。這個妻子總是虐待這個妾,一發怒就扒下妾的褲子用鞭子打,幾乎沒有一天不打的。有位鄰居老太太,平時與這個妻子有來往。這個老太太能進入陰間,就是民間說的那種能“過陰”“走無常”的人。

她有一次對李妻說:“夫人您和這個妾有夙冤,她欠您的。但只欠二百鞭。如今您妒火旺盛,每天鞭打她都快超過了十多倍,這樣您就又欠她的了。何況良家婦女即使受責罰,按官家的法禮也不能扒衣服,可是夫人您卻非要扒掉她的衣服侮辱她。你覺得這樣非常痛快解氣,可卻是犯了鬼神的大忌諱。夫人和我交情深厚,我偷看了陰間的籍冊,不敢不告訴您啊。 ”

這個李妻聽了,不以為意,撇嘴嘲笑說道:“死婆子胡說八道,變著法的想讓我求你禱告禳解,你好撈錢么?”

那時正好是經略(官職)莫落(人名)作為不當,激起王輔臣叛變,一時亂黨蜂起,到處兵亂。李太學被亂兵殺死。他的妾被副將韓公得到。韓公很喜歡李妾的聰慧,對她極為寵愛。韓公沒有正妻,妾就成了事實上的副將正夫人,每日操持家政。

李太學的妻子在兵亂中, 被造反的亂賊掠去,亂賊被打敗,李妻又被官軍俘虜。被當作戰利品分賞給將士,恰好李妻被分給了這個副將韓公。李妾就把李妻收為丫鬟做奴婢,叫她跪在堂上對她說:”你如能聽我吩咐,每天早上起來,先跪在梳妝臺前,自己脫了褲子,趴在地上挨五下鞭打,然后聽使喚干活,就讓你活命。不然,你是賊黨的妻子,就把你殺了也沒人管。把你切割成一寸寸的,喂豬狗。“

李妻怕死,叩頭表示愿意遵命。但妾并不是要她馬上死,鞭打也不很重,只是想要讓她知道痛而已。這樣過了一年多,李妻得病死去。計算起李妻挨得鞭數來,也差不多相當于李妾挨的鞭數了。

(紀曉嵐說)李妻這個女人真是愚頑不化呵。正如那個能過陰的老太太說的,她是犯了鬼神的忌諱,所以才被在暗中削奪了她的精魄。

對這事韓公也不避諱。 常常和人們談起, 把這件事當因果報應的例子來說。所以人們知道得比較詳細。韓公又說,這件事,是明明白白的在實際生活中兩個人完全對換所處地位以示果報。他還經歷過一件奇事。

-------------

那是明末的時候,他曾到襄鄧一帶去游玩,和術士張鴛湖住在同一個館舍里。館舍主人的妻子對妾虐待十分過分,張鴛湖知道了, 心中很不平,私下里對韓公說:“道家有一種法術,名“借形法”。就是如果一個人還沒有修煉成,氣血已衰弱,不能還丹,要修不成了。于是就找一個肉身壯健的人,乘他睡覺的時候和他換身體。我曾學過這種法術,姑且讓我試試。”

第二天,家里人忽然聽見妻子在妾房里說話,妾在妻子房里說話。等出來一看,發現妻子的聲音是從妾嘴里發出的,而妾的聲音卻是從妻子的嘴里發出的。明擺著,妾得到了妻子身體,但她只是默默坐在那兒;妻子落在了妾的身體中,很不甘心,紛紛擾擾地爭執不休,吵鬧不停。親族家人也斷不了這事。告到官府,官員發怒說是妖佞 ,把她的丈夫打了一頓,趕出去了。大家都沒有什么法子。不過根據形體辯別,妻子實際上是妾。但她不是正妻之位,不能行使妻子的權威,沒有辦法,結果只好分開來住了一輩子。這事尤其奇異。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