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華為讓西方國家猜忌的原因

2018-12-16|来源: |标签:石涛 华为 西方国家 

華為孟晚舟的事情應該是超越了很多人的想象,如此的火爆。當然火爆的背景卻跟中共背景,中共的做法直接相關。中共動用了整個政權的外交力量,外交部長那么說的,中共動用了整個中共的國安力量,抓了兩個加拿大人,在同一天,在孟晚舟第三天進行是否能被保釋的庭審的時候。中共動用了它所有的宣傳力量,包括深藏已久的五毛,而在中共的公安力量國安力量當中,在加拿大的溫哥華,在溫哥華BC省的高等法院,在審理這個案子的過程中,出來了很多人,打著Banner,“祖國偉大”。

祖國偉大,你回家啊!回那個馬克思的狗窩去啊,你在人的環境干嘛啊?那份丑陋,自己只知道臉皮不知道尊嚴。

整個法庭里都是她的人,都是和她有關的人。所以在我眼睛里,有錢能使鬼推磨。

有個推特,剛才看的,挺逗,一些在公司里面,公司領導號召人們去砸掉換掉蘋果手機,買華為。你華為的姑奶奶,自己在溫哥華就買了兩棟房子,價值3000多萬,自己的一個孩子在BC在溫哥華讀書,另外一個孩子在美國波士頓讀書。你家的公主戴的一條圍巾,估計是今天北京的很多端盤子的人兩個月的工資。

她在BC省的高級法院為了能夠獲得保釋,中共動用了它所有的力量,包括那些搖旗吶喊的人。那些搖旗吶喊的人你出來給你多少錢啊?到加拿大你出來只能給你加元,不能給你美金的,加元現在跌了不少,1塊4了,就是1.4加幣才能換一個美金。它把那賬都給你算進去了。見過流鼻涕的傻子,沒見過這么大鼻涕的。邪了門了!

有朋友說,濤哥,你那話不對。你怎么證明人家啊?

我在柏林見過,在巴黎見過,在紐約見過,在渥太華見過,多倫多見過,休斯敦見過,全是這個用錢買的。

15年前管一頓麥當勞,只能吃麥香魚,不能吃Double的Cheese,不給你買多的。到了休斯敦幾年之后給32美金,成車的拉,跟土豆一樣。

你說,你怎么能證明這個是花錢買的?

沒關系。你媳婦在外頭剛過了半個小時,玩去了,你知道她干嘛去了?邊上的人跟你說這個,你肯定不會懷疑的。你只能罵人家說,你少跟我來這一套。扭臉:媳婦,你干嘛去了?

你就這那個東西。人下賤的時候,他一切的東西都是下賤的。為了這張臉,丟了尊嚴,就是下賤。

那錢是它就這么玩法。

2009年,孟晚舟就扔了加拿大的移民卡,2012年,她廢掉了BC省的居民身份證,深深的愛戴了祖國,對不對?結果,她在這期間,在BC省買兩個大房子,給一個10歲的兒子。

你現在住多少錢的房子?就外頭那個舉Banner的一男一女的,后來我看了樂,我說他也不知住哪家地下室的。

這是真的。

他舉完了也挺嘚兒的,反正一會舉完了點錢,我管你那個的。

所以那張臉是臉嗎?自己糟塌自己,自己損自己,玩弄自己,也沒見這么個糟塌,這么個玩弄法啊。

孟晚舟只獲得一個保釋,中共為什么這么大力量?她算個中央委員如果在哪兒出點事,也不會這么干。

孟晚舟超過了中央委員。

在我個人的節目中,我說,孟晚秀應該是習近平的中國制造2025的皇冠上的那顆寶珠,但是就死在它這兒了。

華為總部今年搬家,這是她自己干的。在深圳的另外一個地方建了一個華為村,1.27平方公里。而在原來的華為,她爹當老板的時候,這其實她已經接班了,她爹等于是掛名了,要不然她怎么會主持搬家?她爸爸打下的根基,她爸爸立的老家,她給搬了家,那就是她說了算。只是表面上她是CFO,實際上誰管錢誰是老板的。

她爸原來起家的時候,都在他的庭院中,就是他的主廳大廳中會那一個小水塘,里頭養黑天鵝,意思就是隨時提醒自己——黑天鵝在金融市場中被認為是一個公司突然垮臺,崩了。就是今天喝茶喝酒,今天吃魚吃肉,明天樓都沒了,家都沒了,連鋪蓋卷都沒了,差不多就穿一褲頭,這公司就沒了。所以提醒自己,別成為黑天鵝。這是任正非的。

孟晚舟不喜歡黑天鵝,所以她搬家的時候,就沒放這個東西。

我們節目中跟大家講過,很多做買賣的,很忌諱搬家,其實是很忌諱的。你看外頭做買賣的,他在門口都供香爐,得拜土地爺,但有些人做買賣的人太摳了,供香爐給土地爺點一燈泡。土地爺他們家是點燈泡的。那個東西燒完了,蠟燭也好,香也好,燒完了,你供誰,人家那個神仙拿走了。你弄個燈泡,它也燒不完,你那一頭給土地爺點燈泡?

現在都是亂七八糟什么都有。供土地他也是就怕驚動土地擋了他的財路,你得供著。

那你孟晚舟誰也不信,扭過臉搬家走了,一下給搬蝦米了。

她為什么敢搬家?她是誰啊?你再看她的家,她有一個全家福。老爹娶了個小媳婦,這個小媳婦八零后,比孟晚舟小,所以這是個娘。娘跟爹坐著,她孟晚舟在后頭站著,你說這個爹是個什么爹?你要說人家有錢人娶個三妻八妾的,那坐一排。你看那賭王,他坐一排。那個沒問題,那是另外一個說法。她現在關鍵是邊上就一個媽,這個媽比她小。

孟晚舟有個弟弟,那是同父同母的,也比這個媽大。中間站了個妹妹,這個妹妹兩頭沒夠著。跟這個媽也沒關系,跟兩邊的哥哥姐姐也沒關系,只跟這爹有關系,自己的媽不在全家福里頭,被她爹給換了。這叫全家福。

你說他們家能有福氣嗎?對任正非趕上了中共長征的2萬5千里,播種機走到哪兒撒到哪兒,撒完了最后等到了陜北了,在邊上找一個黃花丫頭。

但這是今天黨國的驕傲,今天愛國的一切,就圍繞著這么個家庭。一個社會以人為本,以家庭為基礎。這個家在里頭一放,三個媽,孟晚舟的老媽,中間她的妹妹的媽,坐著還有一個媽。仨媽沒在里頭,只有一個媽在。而這個媽又比她小。

人家能照得出來,你還怕我說啊?咱照著人家的全家福咱說這故事。

孟晚舟很簡單,她有這么大場面,有這么大買賣。那她怎么看待爹,怎么看待媽,怎么看待這周圍的一切?

那個女人不容易的,穿金戴銀,鼻子孔都換成金的,她的痛苦她知道。她的媽也不能花錢買回來。這小媽就在這坐著,你叫不叫媽?這是人之常情的真事。所以燒雞大窩脖咔嚓就給她撅折了。

12月1號,這沒什么愛國,都是瞎扯蛋!

11月25號,叫什么基因編輯嬰兒出生,我們當時節目中說了,必遭天譴。這是中共遭遇天滅時的一個神下手的標志,因為你敢向神造的人動手。

中共說了,它跟國家沒關系。它是你千人計劃當中的一個,是你花錢買回來的。千人計劃是你中共用錢買回來的孫子,你的孫子干的事,你能撇個清嗎?兒媳婦大肚子,裝孫子也沒有這么裝的。

11月25號,它跟美聯社講的。

我跟大家講得很清楚,必遭天譴。7天之后,第7天,12月1號,孟晚舟被抓。張首晟死了,自個跳樓。習近平獨場戲講了45分鐘,全盤承諾川普。把自己的一切就給賭進去了,從來沒有過。

所以又應了咱說的那七的定數了。

而孟晚舟出事情,出在誰身上?這個人曝光了,這個人叫沃德,很年輕,也就30來歲。他是2017年底調入一個咨詢公司,去年底,對頭算不到一年。他調到這個公司,這個公司正好負責美國政府來監控審查香港匯豐銀行的。2012年,匯豐銀行因為跟這些被美國制裁的國家有一些金融的往來,從而交了19.2億美金的罰款,來延緩美國政府對匯豐銀行法律上的處罰,而對它的監管期是5年。所以2012年接受監管,到2017年已經是5年馬上結束的時候,這個叫沃德的小伙子才調到這家公司負責亞太地區的業務。

他進了公司了,他去管這事嘛,他就去看匯豐銀行的,你說前頭4年多就沒人看出來,就他看出來了,在香港公司跟華為是在生意中,在2008年2009年的時候,賣給過當時的伊朗惠普的電腦,這事有麻煩。2017年,他找人后賬,找人8年前的事,你說這不就是天意嗎?人家匯豐銀行的監管期還剩3天5天就結束了,他來做老板來了,3天5天,他沒干別的,就把孟晚舟給毀了。

弄死孟晚舟不是以前的事情,是這一年之內的事情,應對著她搬家。

這不叫天意,什么叫天意啊?

久經風雨,什么都不怕,甭管大海還是小池塘,結果今天唾了口痰,給她淹死了。大海也過來了,小池塘也沒事了,唾了口痰給她孟晚舟淹死了。

淹死了孟晚舟,就等于把中國制造2025就給毀了。

也在12月10號這天,中共拿出消息說,要改變中國制造2025,要別的產業政策出來,代替中國制造2025,而中國制造2025代表中共的結構性的一種方向。而中美之間談判的問題就是要改變中共結構性的東西,中國制造2025當他習近平答應一改變的時候,他承認他的基礎是在偷,強迫轉讓技術,網絡間諜,網絡竊取。

當習近平放棄中國制造2025的時候就承認了這一點。但是孟晚舟知道整個底細,所以才會拼其全力把孟晚舟留在加拿大,不要到美國去,這就是它的目的。

會不會被殺呢?咱不知道。我相信孟晚舟自己也不知道,她今天離不開加拿大,她也回不了中國。除非她跑到中國駐溫哥華總領事館。總領事在她獲釋的第一天,就去抱著一簇蘭花去看她了,看了一個半小時。

有人說,按照香港人的說法,蘭花就是死了。那咱不知道,反正人送的是蘭花。

所以人家有這么大的排場,但是生死她兩不知。傾其國力抓了兩個加拿大人把她留下。所以也就反映出孟晚舟腦子里,心里面知道的事情對中共有多重要。

對外國人而言,她又有多關鍵。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華為孟晚舟事件:盤點華為讓西方國家猜忌的原因》。

西方國家猜疑就是中共確保要把孟晚舟焊死在加拿大的理由。想想,不能讓她見美國,一個小小子就給她弄成這樣了,如果到了美國司法部這事不好辦,她通曉整個中國制造2025的手法,她自己既是協議的制定者,也是任務的完成者。所以她將直接打擊中共在過去時間里面,她是一個人證,來證明今天美國社會,美國政府對中共打擊的原因與理由。

【華為的“低調神秘”一是表現在它不走上市路線的獨特運營路線;二是其創始人任正非鮮少公開露面的個人風格。】

他不上市,他有錢。

【盡管一家企業領導人的生活透明度與企業本身沒有什么關系,然而華為公司的透明度,長期以來卻是引起外界諸多猜測和擔憂的一個重要因素。】

孟晚舟的姥爺是四川省的副省長,任正非是軍隊里一個副團級的干部,在1983年開始下海,那時候沒有下海,人家也是淡水游過去的。1983年深圳剛剛開始開放,他做集成電話。很簡單,從香港把東西給它拆成零件,走私過來,在深圳再給它裝上,找幾個人裝上就完了。一個小時5塊錢,那個時候也不叫一個小時,那時候估計就是一票活多少錢就完了。

然后他裝上之后,找他老丈人孟晚舟的姥爺在四川省賣給省政府。他不賣給省政府,那四川那么大地方,那么多人,各城縣,誰敢惹副省長?所以這個姑爺就是爺,來到四川,吃著火鍋,掙著錢,進來這一票活幾千塊錢,往那一賣,十幾萬。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