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川普放話介入華為案

2018-12-14|来源: |标签:石涛 川普 华为案 

有朋友留言,說濤哥你說那個七的定數,原來從不沒想過,也沒太在意。然后你老說,就突然想起來在圣經最初的那部分,在講大洪水,神跟諾亞去交待的時候——我沒讀過,人家只是留言寫這么一段,所以很多朋友跟自己的宗教信仰有關系,比我清楚——神跟諾亞說你要把那些好的生命,就是很善良的生命,包括禽獸,七個公七個母,神跟諾亞講得很細,什么樣的七個公什么樣的七個母,有個名單。對不太好的生命,就是惡的生命,一個公一個母。七天之后,要下大雨。

他說想起來是這么回事。而圣經的一開板,上面是七個字,朋友說應該當時是用希伯來文寫的,希伯來文是七個字,翻譯成中文同樣是七個字。

我沒讀過,我只是看故事。七的定數,如果把大洪水當作人的一次大劫難,很多一些文史專家,一些中國古文化專家,把當時的大洪水對等了我們中國人說的大禹治水,是一個年代。

那是一次大凈化,神發怒在人間在地球上降水的概念,毀掉那些在神的眼睛里不配做人的人。

如果這算起始的話,今天是終止。今天的終止,面對現實中的瞠目結舌2018,誰也不敢否認吧?咱一年前說的,瞠目結舌的一切,卻喚醒不了今天太多的人能夠對自己生命尊嚴的一種認知,沒能力改變自己。

那是神的慈悲啊,展現出來的故事。瞠目結舌的一切,昨天南寧下大雪,南寧廣西下大雪。

人說這是天下奇聞。你只能把它稱為奇聞,今天沒有人把南寧下大雪跟自己生命的肉體與靈魂掛在一起,沒有人!因為什么?南寧下大雪跟我掙錢沒關系,跟我今天晚上上哪兒爽去也沒關系,只不過喝酒的時候,在南寧下大雪我能吃點麻辣燙,挺熱乎,不錯。喝口酒,多喝點,今天晚上淘氣去。這是爺們活得實在,這是姐們今天不枉來此一把。

所以人沒有能力面對這一切,瞠目結舌的一切能夠跟自己的生命連上。

當初的神走到那份上,展現出這一切,今天人中表現出來正好習近平的話,方得始終。圣經當中講的大洪水是始,今天就是終。這圈圓了。

在一個神指定的環境中,這一個圈圓了的時候,下一個圈跟這個圈可就完全不同了。

有些人能理解,他也不能從生命上認識。

有些人能理解是什么?就象咱講的那四個書生,“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那故事一樣。第三個書生說我要成神仙,后來成了妖了。為什么?他站在自己下半身滿足的基礎上,去尋求修道之法,后來呢?狐貍就上去了。那是對神造人的身體這種傳統生命的延續的侮辱,所以就成了妖。很多在宗教里就是妖。因為它站在這基礎上。

有個宗教說,他為他的神死了之后,上頭有七十二個女人等著他呢。累死你!它就那么寫的,他們就真死去了。

而在共產黨身上呢,習近平跟川普整整差了七年,川普在先習近平在后,加上時差一點都不找前的。如果算細致了,可以算他時辰,你看他們倆什么時間。

這種神跡,這種今天在現實環境中,神的力量的展現,沒有人能夠承認。跟自己下關身沒關系,所以就無所謂。

習近平是第七個中共黨的領袖,在1949年之后,是第七個國家的主席,都死在七上了。不是他算的,不是他有本事沒本事,是他這塊肉就頂了這個圈。他選擇善是救他自己。

連這都不懂。

當時我看南寧下雪那么說的,我說真遭到天譴的時候,先毀了你下半身這塊肉,人的肉先沒了,魂魄被打入到萬劫不復。因為對應的是上一次大洪水。而上一次大洪水不就是這么來對人的嗎?神的憤怒嗎?

所以七的定數,我以為就是原來舊的那個循環中,被今天人們還知道的從神話故事到今天的循環的定數,沒了。

明年2019年,是習近平掌握權力的第七年,就這么回事。這是一個顯現的過渡中,人說為什么要逐漸的顯現的過渡中?是神的慈悲。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川普放話介入華為案,引來美司法部高官不滿:我們不是貿易工具》。

這是接受路透社時講的,星期二。

這個話他就惹了麻煩了。

【美國國總統川普“必要時介入華為一案”的表述受到質疑,該國司法部高級官員說,他們不做貿易工具。】

【川普周二接受路透社采訪時表示,如果有利于國家安全或者有助于解決同中國的貿易糾紛,他可以介入司法部有關華為財務長一案。】

這是在三權分立的美國社會中不能接受的。美國司法部高官,他絕對不能以川普思想為核心,指引著他早晨吃早飯晚上去上廁所。不可能。所以司法部的高官,直接就不能接受他的說法。

這是民主體制的表現。

有些大陸人說我不信。這種東西你不信,你只以自己為中心。有一種東西肯定信,說你媳婦今晚上跟別人出去了。傷害自己利益的時候,真的假的放一邊,他什么都信。這是今天大陸人生命特點的悲劇當中的特點之一。

那東西太厲害了。因為那是他生命的中心。

川普的說法又代表川普個人的一種品質,他經常講一些出格的話,在美國社會精英社會跟政治階層中,所以你會看到,中共整個從上至下永遠不知道川普到底是什么人啊。有罵他的,什么樣的都有,但這是他的風格。這個風格的另外一個作用,就是中共的邪惡。

中共以法律之名抓了兩個加拿大人,其實誰都明白這是報復。但是加拿大的社會,這種溫文的社會就說,我們沒有證據能夠表明孟晚舟的案子跟那兩個人被抓直接有關聯。共產黨玩你,說你是傻蛋,就是這個。

今天他川普不,你少跟我來這一套,我今天跟你掛鉤,你一掛鉤,共產黨宣傳說了,你們不是司法獨立嗎?你們都是假的。川普說了,你少跟我玩這一套。

街面有句話,你少跟我耍流氓,我是老流氓。今天碰到的川普就是這個。我現在不流氓,你現在還是流氓。

有人說不對,這話說得較真。沒有。共產黨的官隨著官的增長,他家里躉的現金也在增長,他外頭養的女人也在增長,追他的女人也在增長。

川普在他的生命過程中,有著他花天酒地的生活,但他成為美國總統之后,他一分錢沒拿。女兒也來了,女婿也來了,都不拿錢。把自己的海湖莊園當成了總統的宮府,他沒向白宮要租金。說我美國總統住那兒,你給我租子。他沒要。

而克林頓奧巴馬,他們是隨著作為總統的時候,他們就掙錢了,時間越長他們錢掙得越多,所以他們跟共產黨是穿一條褲子的。

克林頓主持讓中共進入了WTO,才有了今天的大屁股撅起。

外頭西服都是騙人的,這塊肉是善的惡的,那是真的。

所以川普的說法,美國有獨立的司法體制,人家是不接受的。它反映出這個社會的公平。而他本身對中共的體制官員而言,他就是個威脅。

所以就我們來講,會說川普不對啊,不守規矩啊,共產黨會罵他。其實他也很明確,我故意的,我就這么著,你怎么著吧?

沒招吧?所以就把共產黨那一套,就跟那德州扒雞似的一掐脖子“呲兒”從屁股里面塞進去。

【美國司法部檢察官助理德梅爾斯(JohnDemers)周三駁回了川普總統前一天有關介入華為高管案的說法。在美國國會參議院舉行的一次有關中國間諜議題的聽證會上,德梅爾斯認為,司法部不是“貿易工具”,他說,“我們司法部的任務是執法,我們不做貿易。我們只注重事實,讓事實說話”。】

這就是這個政府當中的官員之間的關系。非常真實。

中共司法部長付振華說什么?讓我們的司法體系以習近平的思想為中心,為核心,我們一定緊跟著習近平總書記……他說這個。你說那是人嗎?

【在周三的聽證會上,民主黨參議員布魯門塔(RichardBlumenthal)詢問針對川普總統日前的表述有何種見解。】

【川普周二接受路透社采訪說,“如果我覺得對這一空前大規模的貿易協定有利,對國家安全有利,而貿易協定又是一個重要的事件,如果我決定必要,我當然會干預。”】

這就是我們剛才講的對中共的打擊這是很大的。它扭臉就把孟晚舟成了釣魚的桿。

【在布魯門塔參議院眼里,川普有關華為的表態像是在說,美國的執法部門“要么是為貿易,要么為政治或外交服務的工具而已”。他說,“也許其他國家是這樣,但在這個國家卻不是。”】

是這么回事。

所以這是你看到的美國社會的相互制衡。

【加拿大外長弗利蘭(ChrystiaFreeland)周三(12月12日)在渥太華舉行記者會,重申加拿大應美國請求逮捕孟晚舟的行動并無政治介入。她為美加引渡條約進行了辯護。她還說,任何有關引渡的決定都將是基于法治和司法利益做出,而不是出于任何外國政府的政治目標。】

這是我們看到的一個故事。

【紐約時報報導,許多專家一致認為川普確實有權力命令政府撤銷對孟晚舟的引渡請求,甚至撤銷對她的指控。但是他們也警告過去從未有總統這么做,如果川普開了先例,他將會是個“合法”但是“壞”的總統。】

美國總統法律上是有這個權力的,所以他的威脅是有實際基礎的。在他的理解的概念中,我能夠明白的,當以孟晚舟作為威脅條件,而中美的貿易協定足以把華為所帶來的一切傷害和孟晚舟曾經腦子里裝過的一切東西,變成廢紙,華為的再存在在新的協議中,將失去它過去已有的那些作用。孟晚舟沒用了。這是他川普要達到的目的。

孟晚舟就成了個廢人,對整個價值觀沒用了,對整個今天的沖突沒有用了。

有人說你這不就是利益嗎?是。

就是我剛才講的,他美國人評價他也是個“壞”總統,你共產黨耍流氓,他曾經是老流氓。共產黨就怕這個。誰玩死誰啊?如果他不是這樣的話,在20國峰會上,為什么習近平上來先講45分鐘?把在場的美國人全都弄蒙了。他沒能力跟他抗衡。這是天意。

【“川普如果介入司法程序,會給人一種印象,就是對方只要愿意在貿易上做出讓步,美國就會釋放孟晚舟。這個作為會引來他人仿效,對世界各地的美國人做同樣的事。”美國前任駐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大使別恩(NicholasBurn)舉例,中國逮捕加拿大人就是一個案例。“報復主義是國際關系的根基。你對別人做什么,別人就會對你做什么。”】

這是一種表面的你無法回避的,也無法避免的事實。所以他就剩下了另外一個真正的基礎,在做這些事情時,他的善惡的選擇,而不是利益上的得失。表面利益上的得失你是無法阻止美國人加拿大人來到中國以各種目的的,你也阻止不了中共以各種手段和名義抓捕任何一個在中國的外國人。當你阻止不了的時候,那就是命運。

所以隨他而去了。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