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鬼儒-私塾先生(7)

2018-12-08|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阅微草堂笔记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節目。我是苑怡。《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度很高。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今天給您講的故事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面關于:鬼儒

交河縣(河北地名)的及孺愛、青縣的張文甫,兩位都是老年儒生,一塊兒在獻縣授徒講學。一天晚上,二位先生在南村和北村之間散步,不知不覺中就離學館越來越遠,來到一片野地, 只見草木叢生、一派寂寞荒涼的景象。張文甫心里有點兒害怕,對及孺愛說:“這里太荒涼, 荒墳古墓中有許多鬼,咱們還是回去吧 。”正說著,忽然不知從哪里出來一位老翁,手拄拐杖來到面前,施禮請二人坐下說話。老翁說:“世上哪有鬼,難道沒聽說阮瞻之論嗎?(阮瞻是古代晉朝時期一位名人。他以堅持無神論聞名。) 二位先生是儒家讀書人,為何要信釋氏(釋迦,釋教)的胡說八道!”接著就大講特講宋代程朱學派關于二氣屈伸的理論,他的講解通情達理,論證有據,條理清楚,文辭也非常流暢。及、張二位先生聽著,連連點頭稱贊,覺得這位老翁真的掌握了大道的真諦。說的帶勁兒, 聽得有味兒,興致正濃,這時有幾輛大車從遠處過來,只聽那牛鈴的聲音“叮當”,非常響亮。只見這老翁立刻斂衣起身,說:“我這黃泉之下的人,寂寞得太久了。如果不以無鬼論為由,怎能留住二位先生做長夜清談呢? 現在馬上就要分手,在下謹以實相告,還望二位切勿驚訝,不要認為我是有意捉弄、戲侮生人的鬼魂啊。”

說著眨眼之間,這老翁就不見了。二位先生只顧與老翁談論,竟忘記了問他的姓名。 他們散步的地方,方圓沒有什么讀書人,只有董空如先生的墳墓比較靠近,老翁大概就是董先生的靈魂吧。

-----------------

河間(地名)有個叫唐生的, 特別喜歡鬧著玩,出了名的,當地人至到現在提起來, 還知道有這么個人,還能說上幾段他的糗事。人們所說的“唐嘯子”就是指他。

村里有一位私塾先生,不相信有鬼神,總說:“阮瞻遇見了鬼,哪有這種事?這不過是和尚們造謠罷了!”(阮瞻就是前面那個故事提到的那個持無神論的書生。 據說后來阮瞻遇到了一個人, 專門和他談論有沒有鬼神。 辯論很久,就是不能說服阮瞻。結果那個人最后很氣憤的說:「古今的圣賢都承認有鬼神,為什么你就偏偏說沒有?」說著那人就現出了鬼的丑惡形象,阮瞻嚇的說不出話來,氣色很不好,一年后就病死了。)

唐生就想捉弄這個私塾先生。到了夜里,唐生就往這個私塾先生的窗戶上灑土,然后又嗚嗚叫著打門。私塾先生驚問是誰。唐生捏著鼻子回答說:“我是鬼。”私塾先生嚇壞了,蒙頭躲在被窩里瑟瑟發抖,還叫兩個弟子守著他一直到天亮。早晨,他還癱在那兒起不來。朋友來探望他問他,他只是哼哼著說“有鬼”、有鬼。后來大家知道是唐生干的,都拍掌大笑。可誰知,從此以后還就鬧起真鬼來,拋瓦扔石、搖晃門窗,沒有一天晚上有安靜的時候。開始私塾先生還以為還是唐生在瞎鬧,就大聲呵斥。后來仔細觀察,發現是真鬼。私塾先生受不了了,竟然辭掉塾師的工作走了。

這是因為他受過驚嚇之后,加上心里愧疚,他的正陽之氣已經萎頓不足,狐鬼就乘虛而入。“妖由人興”,就是這個道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