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川習雙簧” 中共勢必被擠碎

2018-12-04|来源: |标签:石涛 川习双簧 中共 

在九月底應該是,習近平再次提出來自力更生的說法。

當時的說法是說在國外保護勢力上升,多邊主義受到沖擊,作為中國來講,想獲得高新技術越來越難。他講的是實話。

所以在他講的真實的背景之下,立刻就被人們抓住了就說,不對呀,他說了實話了。強行轉讓技術這是真的,網絡盜竊網絡竊取這也是真的——因為他偷不來了嘛。

所以從那時開始,那個話后來都給取消了,國內的媒體中把他那段話全給取消了。

自那之后,他在一些行為上表現了很特別的故事:

首先接見安倍晉三的正式訪問,結果倆人面對面坐著,他念稿。大家就有點……啥意思嘛?

后來到了11月初,美國中期選舉之前,他就召開了上海進博會——進口博覽會,大海跟小池塘,那是他脫稿演講。所有人又都傻了,因為那個因果之間完全是不存在的,完全是顛倒的。所有人也都瞠目結舌了。

可是在他之前有王岐山10月底,在他之后有李克強,兩個人在海外公開場合,直接宣稱不念稿,脫稿。脫稿是真的,念稿是假的。潛臺詞就是這個。就把他當時脫稿的說法,大海跟小池塘就顯得很突出了。因為你王岐山也好,李克強也好,是跟習近平能夠排上一排的嘛。

結果再后來,他見林鄭月娥,念稿。那是所謂改革開放40年的紀念。念稿,大家伙就全傻了。

我提出的說法,他是主子,林鄭月娥是奴仆,主子跟奴仆說話,為什么要念稿?你只能說,主子的思維是不是有什么狀況?因為前頭他有沒念稿的時候。

到了APEC會議——這都挨著的,中間沒隔幾天——念稿了。但是他發言在先,彭斯發言在后。彭斯的發言當著他的面,跟他懟上了。給習近平懟急了,大家照集體照的時候,他閉著眼睛。人家在那兒聊天,他閉著眼睛。他個兒又大,人又胖,就顯得特別突出。而同樣照集體照的時候,他從彭斯面前過,他扭臉看著彭斯,中間距離也就2米吧。安倍晉三,他知道他們之間有目光的交流,假裝沒看見。旁邊那個好象是東南亞人,不知道是哪個國家的,手里想拿點什么,也假裝沒看著。所以這種形體上的交流非常顯然。

結果在APEC會議結束之后,消息出來了,應該說習近平相當惱怒,而且不干了,就故意把APEC會議最后的公告攪黃了。4個官員去闖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外交部長辦公室,被警察驅逐出來。然后他們提出了條件,促成了東道主沒辦法拿出APEC的最終的宣言。因為沒有達成共識,那就沒有最后的宣言。而不達成共識的原因,兩句話,就是要抑制貿易保護主義,同時要抑制堅持反對在貿易行為中的不公平的做法。

習近平為什么反對這兩句話?貿易保護主義是他反對的,跟那句話是等同的。而貿易行為中的各種不端的行為,那是美國人反對的,美國人反對的我們支持,美國支持的我們反對。所以他只能反對這句話。而這個說法跟前頭9月份自力更生的說法和獲得海外技術說法是完全對上號的。

所以習近平很誠實。這一誠實就把這事給攪黃了。

大家就公認說到底怎么回事?

在我眼睛里,應該是某種狀況已經發生了。

29號,在他去20國峰會之前,西班牙國王進行了晚宴。結果習近平穿了一個叫習式國服,而且要求他的所有官員都跟他穿一樣的衣服。上頭是西服,左上的兜是一樣的,加個手帕。下面有兩個兜是中山裝,中間是立領,死扣。那是中山裝的概念,可是他不露扣子,掩住了扣子。這是北方人穿的小棉襖。

我穿過。立領,應該是搭鉤的,這領子應該是合上的。他那不是,他是立領,中間是打開的,里頭加了個白襯。打開的立領,加上白襯,天主教的神父。

這事就亂了。任何的文化,衣食住行是人正常生活的,衣食住行里面都包含著神的概念。人是神造的。而他自己改的這衣服,四不象。驢不是驢,馬不是馬。他一個人穿那是個人的嗜好,但是讓政府官員都必須穿一樣的去參加國宴,那是權力,那是皇帝,那是獨裁。那是有故事了。

所以海外叫它叫毛式中山裝,不是的,中山裝是孫中山出來的。

孫中山的中山裝,4個兜,叫做禮儀廉恥;中間5個扣子,立法、執法、行政、考試院、監察院,現在臺灣的5院;袖口有3個扣子,跟西服是一樣的,三民主義,另外有提到叫和平自由與博愛;它的領子是系緊的,扣上的,當官的人要嚴于律己。這是孫中山的意思。衣服的背后——很多西服的背后中間是切開的,它不是——它是整個的,祖國統一。

毛澤東盜用了他的東西,等到我們那個年代穿中山裝,不是了,改成2個兜了和3個兜了。當大官的才是4個兜。毛澤東給改了。

習近平出現了他的國服,所以他有國父的意思,他要做新中國的國父。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德語媒體:貿易戰暫時緩解前景不容樂觀》。

你看都這么說的。貿易戰沒緩解,是貿易戰沒升級就對了。

為什么叫貿易戰緩解呢?就象我上期節目說的,川普放了3條狗,這狗還咬著呢,只是沒放第4條。

你看現在的人思維邏輯為什么是這樣的?就是大家還接受。很奇怪。

我以為就跟個人主導的心態相當有關。其實也不是個人主導,這些東西出現很多沒有自己的思想,只有自己的欲望,沒有自己的基本的判別。

【中美兩國領導人周六的晚餐會,無疑是本次G20峰會上最令人關注的事件。盡管兩國官方均對本次會晤予以積極評價,但德語媒體的評價則較為謹慎。】

【《每日新聞報》發表社評稱:"如果中美兩國能夠在21世紀共同應對氣候變化、食品安全、老齡化以及移民問題,那對世界無疑是一個福音。然而,合作、哪怕只是展開健康的競爭,都不在華盛頓和北京的議事日程上。他們并不想要把蛋糕做大,而是在瓜分現有蛋糕時,盡量讓對方吃虧,自己得利。】

現在都是這樣了。

【川普是個賭徒,他的思維模式里只有輸或贏的概念。】

你這么指責川普,反正是站在你的角度去指責了。剛才我們看到那個標題,他又何嘗不是賭徒的概念呢?賭徒不賭徒,這個東西有一個生命的基礎在里頭。

女人能生孩子,明媒正娶的大家都崇尚端莊秀美秀麗持家,同樣是女人,狐貍誘惑欺騙侵詐,那女人有沒有錯啊?但她做同樣的事,倆人都能生孩子。你不能拿生孩子說事啊。

所以現在的精英文化,它的最大特點,顧其表面,不看縱深。他看不著,因為只看今天我樂沒樂,我吃虧沒吃虧。他就會出現這種說法。

【他喜歡制造懸念,更需要一觸即發的危機,以凸顯他的強人形象,傳播他"我們單挑全世界"的神話。而習近平也許并不是一個自負的人,但他在權力架構內部面臨著沉重的成功壓力。】

這是精英文化。他非常自負了。這個文章寫在后,他就沒看到習近平在西班牙的國宴上,他是要求他的下屬那么穿衣服。

當爹的,今天你在家里頭,跟你兒子說,跟兒侄子說,你們都跟我穿一樣的西服。你兒子跟你侄子肯定說,您沒事吧?昨天晚上您干嘛了?

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道理。

難道不自負嗎?

【此外,他還是個冷酷的權術政治家,他沒有全局視野,但極力想為中國成為頭號強國贏得時間。在這一構架下,要想實現長久和平談何容易。】

中國頭號強國是他的國服,國服的背后里面是這爺們,他就說我要做爺們。

所以我覺著德國人還是德國人了,是個大新聞,寫的東西似是而非,但大家不抱希望。它的內在核心就是,兩個人都說成功,其實誰都沒買誰的賬,也可能。

【維也納出版的《標準報》寫道:"美國之所以決定不再提高針對中國產品的進口關稅,是由于貿易戰已經給美國帶來了嚴重后果。懲罰性關稅以及各方的反應有目共睹。首當其沖的是美國的農產品和食品行業。】

這是利益人的說法。你打人一拳,大家都說那個人被打了,沒人去說你手疼。而站在利益上就會說你手疼了。

這個世界上一切都是相生相克的道理,你任何的付出,對等著一個結果,跟你的付出是相反的。一定要合上,不合上就不是這個世界,不合上就沒有始終的說法。

對與錯,要在順應更高級的生命中的天意,那叫善惡。人中的對錯,全是相對的,否則的話就不會對錯共生,就不會始終共生,就不會男女同在。相對應的男女同在,你就有了兒子了,結果就出來了。

沒有川普跟習近平的對壘,就沒有新的世界的產生。

這記者也不知道掙多少錢?瞎糟塌錢。

他的付出是一定的,他不接受的是中共的盜竊行為。

隔壁老王替你養著你家的孩子,侍候你老婆,你干不干?

就這么點事,他不說這個。他說隔壁老王幫助了咱養孩子。

所以人的道德跟認識完全衰敗了,只在錢上算。

就象我說的,你的下賤就在其中。但卻冠冕堂皇的登在了這樣的大報上。這是今天人墮落的標志。

【對于剛剛結束的G20峰會及其成果,周一出版的《新奧斯納布呂克報》寫道:"在全球經濟降溫、德國公司也深受其害的大背景下,中美兩國關稅之爭暫時休戰的消息無疑來得恰逢其時。因為懲罰性關稅對全球貿易、企業決策以及消費價格都產生了明顯的影響。如果事實證明,中美之間的貿易之爭確實得到了長久解決,那么促成中美首腦會晤的布宜諾斯艾利斯G20峰會就是一次成功的會議。但是,現在仍毫無樂觀的理由。美國方面拒絕共同譴責國際貿易中的保護主義。川普總統仍要保留保護本國經濟的權力,而無視對國際伙伴帶來的附帶損失。"】

在我眼睛里,這是大媒體,但它的立足點,就是錢,相當相當低的。

《德國之聲》:《川普:中國同意降低了汽車關稅》。

具體會怎么樣,不知道,因為中方肯定不說。

【川普發推文說:“中共同意對在美國生產、出口到中國的汽車降低并取消關稅。目前的關稅是40%。”】

關稅問題是美國貿易代表在20國峰會前直接提出來的。降低多少?不知道。

我相信中方沒有對這個事情有任何討論。所以對外基本上是投降的,對內基本都是欺騙和掩蓋的。這是今天權力者表現出來的故事。

到底為什么?中間他在干嘛?

習近平在20國峰會前,APEC會議之后,突然改變他的行程,出訪西班牙阿根廷,大概今天到巴拿馬,然后到葡萄牙,這4個國家大筆撒錢。

給我的感覺就是,他要用有限的這3個月的時間,盡他最大可能四處撒錢來平衡他可能無法兌現的承諾。

你說最后的掙扎也成,我覺得什么詞都可以。

《封神演義》到最后的時候,3個妖怪出來也打了一場仗,那3個妖怪也挺厲害的,那么多人,哪吒他們都在,就沒把三個妖怪給除了,三個妖怪還跑了。三個妖怪后來跑的時候,紂王自殺了。是二郎神追狐貍,雷陣子追琵琶,哪吒追雞。仨人就沒追上。

所以妖怪經過了28年的錘煉,功力大長,一般人對付不了。但是他又始終在其中,書里明確寫了,女媧出現了。女媧一出現,三個妖怪就歇了。包括二郎神也不知道女媧會出現。這是生命的層面。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