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馬云是黨員 民企是黨產

2018-12-02|来源: |标签:石涛 马云 民企 党的财产 

在我們做節目的時候,應該是川習峰會已經結束,結果會是啥,在此之前不好說。但是如果我們從人應該順天意的角度來講,那個結果又自然早已存在了。也就是說,一切東西都是吻合天意的。

對很多朋友會說,你吻合天意,那你今天白乎這個有什么意義呢?你都吻合天意,你白乎半天你也是在天意中啊。一點用都沒有。

在天意行走的過程中,每個具體的生命,你是表現出善和惡,這是今天關鍵之所在。

當然有朋友也說了,你也瞎掰,按照你說那個概念,那惡的東西早已經是惡了。

是。惡的東西的存在,是讓善的生命能夠走到至尊。這就是命運之使然。

與此同時,一些本該走向善良的生命因為自身的原因從而被淘汰。

妲己那只狐貍是女媧派下來的,女媧派了這只狐貍,只不過是解了一下她的盡頭之恨——這話不太禮貌——因為紂王尚存28年就是28年,狐貍來不來都是28年,女媧改變不了它。可是女媧派了只狐貍來,給在人的環境中演繹出來故事。而這天地間開天辟地,人生于寅。在人生于寅的時候,還包括了禽,包括了獸,所以女媧讓狐貍來,只不過是在一個層面上的生命之間的相互串聯,迷惑了人,人在其中能不能超脫出來,使自己成為一個至善的生命,里面存在著相生相克的道理。

今天沒人能看得明白。是因為今天太多的人都太貪欲了,太淫穢了,他就看不出來了。

甭說是狐貍弄個20歲的女人誘惑你了,你看看現在出事的,老婆娘5、60歲,6、70歲,養小小子有的是。不是現在,20多年前,我自己就見過。而我當時見的那個人,我覺得蠻滑稽的。

曾經演過唐僧的,就被一個60多歲婆娘養的,當年他2、30歲。有過一面之交,男女我都見過。

這就是今天的真實社會,所以善與惡的選擇,善與惡的取向,是現實中存在的含義。在天意的流動過程中每個人的選擇。

我以為真實的含義是在這里。

在做節目前無意中看到了天堂鎮,應該是11月初,加州大火。一個人是在舊金山工作,應該是臺灣籍的,他寫了一段他同事的父母在天堂鎮有房子,然后他講了這個故事,讓他覺得不知道將如何面對自己的人生跟他人的人生和面對現實的一切。

他同事的父母住在天堂鎮,沒人知道天堂鎮的火是怎么來的,他說可能是一個煙頭,也可能是一輛汽車爆了胎,或者說汽車從這兒開過去,底下火花塞打了個火,就把天堂鎮燒了。幾個小時把天堂鎮燒了。

現在報的消息說死了88人,但是有人說還有1000多人失蹤,具體的沒有查,只是匆匆的看了這個人寫的這篇文章。

寫文章的同事的父母住在天堂鎮,住了50年,他的同事在那里出生的。

在他的父母還沒有醒,還在睡覺的時候,被警察叫醒,馬上離開。他們還穿著睡衣,披了個大衣,隨手抓了一下他必須用的駕照和抓了一把現金,出了門一看,火距離他的房子只有三四個街區,開著車就跑了。他從來沒想過,這車開著出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我查了一下天堂鎮有26000多人,這次火災一共燒了13000多棟,什么含義?加拿大最大的城市多倫多,它一年的房屋銷售量14000是16000,大家心里就有個概念了。這一次大火燒掉了這么多。

天堂鎮自身只有26000多人,但全都疏散了,可是很多人死在了他們逃跑的路上。整家的人被燒在了汽車里。

寫這篇文章的他的同事的父母跑出來了。他說,因為前兩天下大雨了,就把火全都澆滅了。他的父母回到自己的住宅,整個天堂鎮95%全都燒沒了。可是他父母的房子絲毫沒有任何傷害。他說無法解釋。沒有任何理由說怎么燒的,也沒有任何證據說這火怎么繞開了他們家。但他沒辦法住了,因為整個鎮子燒毀了。沒有電沒有水,他生活不了。

那地方就象墳墓一樣。在整個的一個墓地里邊有一個豪華的住宅,你住不住吧?因為很多人死在他們逃難的路中,誰還敢在那地方住。

后來我就查天堂鎮怎么來的,你會發覺天堂鎮的名字沒人知道怎么來的。很奇妙的。因為在北美最主要的概念就是郵政了,最早的郵政局1877年。到了1911年,這個郵政局給毀了,后來又建了。能夠追溯的就是有一個人他說他的爺爺的爺爺的爹,帶著一群人從干旱的地方走走走走到天堂鎮這兒,說休息會兒,覺得這地方很舒服,就象天堂一樣,說大概天堂鎮就這么來的。

這個東西就無法考證了,隨便誰都可以這么說了。

天堂鎮,沒人知道這個名字怎么來的。這場大火沒人知道是怎么燒的。

你說它叫童話嗎?不是吧!活生生的燒沒了,震驚了全世界。天堂鎮的大火是加州有記錄中最大的一場火。

而2018年,加州燒了三場大火,都是創記錄的。就是說,這2018年的第一場火,就是破記錄。第二場火破了前面那個記錄,這次天堂鎮又破了那個記錄。

我個人想說的意思就是,在現實生活中,2018瞠目結舌,所有人都接受,沒人再反對了。瞠目結舌就是突破了我們的理念。

其實在我眼睛里,就象我剛才說的,這個人吃麥當勞長大的,突然來到了意大利的南部西西里,吃了一頓西西里當地的一頓海鮮,這爺們就說了,哦,還有這么吃飯的?

人本該就那么吃飯,可是這個人天天吃麥當勞,他以為人應該那么活著。是他的錯,而不是西西里的錯。他的錯誤來自于他早已遠離了人本該有的樣子。

天堂鎮的火災,給人們造成的傷害,有著同樣的意思。人們被感覺到瞠目結舌,是因為今天的人已經不是應該有的人的概念,今天的人大多都是工業化產品,而這工業化產品的附屬品的過程中,它是一種被欲望的過程。

就象我說的,2018年著名的影片《我不是藥神》,開篇就是印度神油。印度神油給男人用,用于男女亂來,真假?用的也不知道,賣的也不知道。但它還在賣。為什么?大家都要。為什么大家都要?今天每個人現實的狀況,已經無法滿足內心淫蕩的需要。所以天堂鎮就燒了。

可能有的人聽明白,有的人聽不明白。大家也覺得,不一定可以關聯。

一個人是獨立的,他擁有一份天,擁有一份地,那么,他天地人存在的概念就是完整的。如果連這個東西你都聽不懂的話,就是麥當勞吃得太多了,你的欲望的渴望太強盛了,盡管你什么都干不了。如果你要能干的話,那電影就不會印度神油開始了。

所以2019年會是什么年?我們先把2018年的瞠目結舌過完了。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馬云的身份和國進民退困境下的中國私營經濟》。

我個人覺著都是個笑話了。中國有沒有私營經濟啊?其實這是個疑問。馬云是黨員,私營經濟叫不叫私營經濟?就這么回事。

它在一個大的框架下,給了一個東西給一份自由,但他永遠跳不出這個圈去。而給這份自由是因為大的黨的框架下的需要。改革的也好,擔憂國進民退的也好,任何的說法其實都會客觀上維持中國共產黨的存在。

所以,我在眼睛里,我跟大家講,誰把共產黨當政治,你是笨蛋他奶奶的那個爪兒——爪兒是北方人把老太太腦后面梳的那個頭發揪叫爪兒——意思就是半罵人的概念,就是你是個老笨蛋。它不是政治,它表現在被人們解讀成政治。所以探討國進民退,探討所有這些,其實都不能夠面對命運中共產黨在走向完結。

所以在很多節目中,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很多討論都是太幼稚了。

馬云的身份共產黨員,在世界范圍內引起了相當大的沖突。馬云是黨員被人民日報披露,馬云自己不敢做任何申辯,應該講它有雙重意思,把馬云舉起來,跟馬云說隨時摔死你。因為中國共產黨員的管理條例在10月1號執行了。里面有這成分,是因為馬云不老實。馬云為什么不老實呢?他想活下去。所以殺掉一個馬云,跟大家伙說馬云是黨員,那中國有沒有民企?有民企,但它是黨的財產。

在反腐中違反黨紀國法的,沒收全部財產,馬云隨時被沒收全部財產。因為他發展的一切,他今天成功的一切,都要感謝黨。

你說它是政治還是魔鬼?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