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馬克思就是毀掉人類

2018-11-30|来源: |标签:石涛 马克思 毁掉人类 

節目中我們引述了古時候留下來的一些共通的東西,在共通的東西里面談到,比如說《圣經啟示錄》里面,在最后的時候,7的概念非常深刻,7個天使,7把號,7把劍,7個角,7個碗(七個碗是降災于人7樣東西,然后淘汰人)。

我們看中文的了,因為我從來沒讀過,原文也沒讀過,嘗試著想理解一下,理解不了。很多人留言也說,濤哥,《圣經啟示錄》是最難懂的。我以為可能跟翻譯有關,更大的情況是跟它背景有關。

曾經舉過另外一個例子,有很多朋友說,濤哥你那個例子舉得太深刻了。在《我不是藥神》的影片,一開篇,其實里面貫穿的賣印度神油就是男人用的。就是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賣這些東西被女人斥為不是個男人。那電影里就這么說的。

那個東西是今天人們的價值觀。我跟大家解釋這是人墮落的一種直接的表現,咱曾經提過說我去羅馬,去過三四回,巴黎去了三回,你到那些西方社會留下來的東西,4、500年前雕塑的東西,文藝復興時期留下來的東西,它里面男人女人都是正面祼體的,太多了。但沒有一絲一毫的淫穢之意。

出現了誘惑,以這個誘惑和淫蕩放縱的東西,是在十九世紀之后,現代派,印象派就是所有這些東西出來的,是在巴黎有。意大利沒有,女人的像,女人的雕塑,沒有任何一個直接門戶大開,沒有任何這種東西。它就是正面的。真正明白的人你看到的是一份圣潔。

維納斯那是無價之寶,在法國巴黎,在盧浮宮里面,它是一個獨立的展廳,全身祼像。我就不知道大陸人多少觀看者怎么看了。男人的祼像都是正面的,沒有任何遮擋。

在羅馬時期曾經有一個是皇帝是什么,要求當時羅馬的那些塑像把男人的下身都弄個樹葉給擋上,后來又給弄下來了。但你看到有些還是有樹葉的,但有些都給刪了。

可是我相信很多人我看過一些內容,繪畫的也探討,說為什么那時候男人是那樣的?不是現在男人們的價值觀。就是《我不是藥神》里面說,要用印度神油要達到的結果。不是。沒有一個像是那樣的。

男人女人是神造的,讓人類社會得以繁衍,女人是母親,但不是給你誘惑的。男人代表著家庭勇氣,但不是給你占有女人的。用來傳宗接代的,但不是讓你忘乎所以,萬馬奔騰的。

這就是原因。人的墮落,從人的靈魂轉到人的肉體,就是今天這樣。

《我不是藥神》,他從印度走私來的治白血病的藥,是真藥,他之前賣的印度神油是假藥。但印度神油可以滿街跑,合法。可是他賣的真藥,治白血病的,違法。

我沒看誰這么評論。這就是這個制度的邪惡,中共體制魔鬼式的東西,救人的東西是違法的,放縱欲望的是合法的。

這個電影演這么火爆,就沒人意識到本身編輯跟導演在他塑造這個角色的時候,他也沒意識到——我不認為他意識到出現的客觀的狀況。神油不管用,那開篇就這么說的。

說你家藥是假的。然后這個男主角就說了,是你的問題,還是我藥的問題?扭臉男主的媳婦就罵他,我看你就不象個男人樣。

大家都愛看,解氣。講的真實,卻不知道中間生命的道理。

所以我個人的角度,很悲劇,但是也很真實。今天的中國社會就到這份上了。

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當出現一個叫基因編輯嬰兒,敢對人下手,就很正常了。這是個很正常的事情。因為它站在科學的角度,站在進化論的角度,站在無神論的角度。它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出名。

那個男主人,就是基因編輯嬰兒的當事人說,我要爭得世界第一,我當仁不讓,我很自豪。

這就是進化論、無神論、科學至上的今天的怪物的明確的表達。而這東西在中國大陸現實共產黨的環境中,這是一個成功者的標志。

你讓我說呢,我今天早晨做節目時還想,可能就是《圣經啟示錄》當中的第七個碗,第七把號,第七把劍。可能是神要顯現出來他的尊嚴,他的威嚴。對任何禍害人的生命,顯示出他的尊嚴。我以為應該是。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美國指責中國生物學家實施人類基因編輯不負責任》。

就我個人來講,他也就只能這么指責,他能把他如何?他拿的是國家的錢。他自己是中共千人計劃當中的一個,在美國學得了技術,美國南部萊斯大學學得的技術,被稱為南方的哈佛,然后把他老師給賣了,他回國干這個。他從國家拿了上億的資金,然后當這東西出來之后,你說他得掙多少錢?

中國的艾滋病到處泛濫,從非洲引進了黑人幾百萬。任大炮自己說,艾滋病跟這直接有關系。艾滋病泛濫了,他出來了。

為什么黑人來了之后出現這東西?大陸的很多女人尋求“性”福。

大家看不到這種崩潰,只看到自己利益的缺失,那些女人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中共卻把人家請來,到中國留學每個月掙錢,掙了錢還可以寄回去。

馬克思的一切,就是毀掉人類。

【美國政府屬下的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院長弗朗西斯?柯林斯星期三(2018年11月28日)在一份聲明中說,賀建奎和他的團隊暗地里和不負責任地實施了首例人類基因編輯,其蔑視國際倫理準則的行為令人深切不安。聲明說,現在比過去任何時候更需要達成有約束力的國際共識、對這類實驗設立界限。】

沒用了,他已經出來了。魔鬼出籠了。有人說他是假的,那沒關系,嚇死你們,假的也是。說他并沒成功,沒關系,中國有人。艾滋病人會大批的增長,連貓狗都不如,就給他做試驗,足以的。

你看看《我不是藥神》里面演的那些得病的人,那種真實的場面。而那個電影里面講的罪魁禍首卻是那個醫藥代表,那些西方醫院的那些人掙錢而尋求中方的代表,而大陸人以自己的概念去傷害著自己的同胞,那不叫同胞,那叫叢林法則中被他可以吃死的東西。

我以為大家去引起共鳴還是從利益上。所以這是一個利益欲望驅使的社會。

那個電影,人們去想的時候,獲得便宜的藥,很有趣的。而那個假藥也好,真藥也好,造成了民間的問題,是那個西方大的生意家,這些藥廠,卻跟中共最上層的權貴勢力家族吻合在一起的。他們的商業代表可以找到上海市的公安局的局長,上海市的公安局的局長就會動用國家力量,以法律的名義進行調查。中間有個體的人,那個偵察隊的隊長說,老大,這東西不是假的,是有這東西,但這東西確實能治病。那局長說什么話,在藥物管理條例中有嗎?沒有。它在中國的藥物檢驗的許可證有嗎?沒有。那就是假的。

一只狐貍占了女人的身體,到了你家是你媳婦,這是真的。一個真正的女人在這兒,這是假的。

這就是今天中共的法律。它真正是害人的。個體者無力抗爭這個制度。看半天評論沒看到這個。法律至高無上,但是是權力者殺人的工具。這個概念就跟剛才說的,印度神油是合法的,真正治療病的叫卡列寧卻是不合法的。

完全是顛倒的社會,這個東西是一樣的。而他所做的一切,就是這個制度的價值觀。人人在其中,他的做法,他自己感到自豪,他的做法跟那個母女兩人在西方,在美國在加拿大的超市里挑雞蛋,老爺們挑西瓜,開著寶馬奔馳法拉利去搶老玉米是一樣的。

人壞了,全都完了。

就象我節目中說到的,這個東西觸及到每一個人,人人都害怕了,所以譴責他。活摘器官10多年了,沒見過這種深度。因為報導的人,有錢的人,窮人,各種人,都可能獲取了別人的器官,因為他自己要活著。

所以這是這個社會崩潰了。其實在我眼睛里就是瞎掰了。

如果叫末日的話,這就叫末日。如果叫大審判的話,就在審判中了。

活摘器官沒人譴責,這東西你譴責。譴責這東西的人很多人自己的肝剛換了。

所以以利益為中心的時候,就象北大的教授來到了羅馬,看到了古希臘時的女的祼體銅像的時候,他左手抓一個右手抓一個。但他是北大的教授。

是那個銅像的錯誤嗎?

【這個消息傳出后在科學界內外引發震蕩。許多科學家說,在基因編輯的倫理和規范尚未成為共識之前修改人的基因十分不妥當。

面對眾多的批評,賀建奎辯稱自己在過去三年中一直跟學術界的人士溝通,并沒有暗中從事這項基因修改實驗。】

《人民日報》星期二對他的說法做了正面報導,在《人民日報》報導當中,他講的是一個突破。我看到過報導,講他是個突破,是個偉大的基石。

結果《人民日報》報出來沒多久,被新華社給批了,《人民日報》就把那說法趕快撤了。

所以它是一體的。如果這個人是千人計劃當中的一分子的話,他其實是中國制造2025當中的一部分。

轉基因的人,BBC在報導中直接說,未來你如果想要孩子,你可以改變他的眼睛,你可以改變他的智商,你可以改變他的情商。如果這東西都能改變,在中國土地上,未來的時間里,出現一萬個大力士,三十萬個性奴,按照各權力者想象中的女人做,很容易的。

所以這是在我個人眼睛里,應該是講的大審判或者說《圣經啟示錄》當中的最后一幕的標志,應該已經出現了。

所以這里講的整個都是不接受的,中共官方也是否定的,但是我眼睛里是他們唱雙簧的。

所以這是人類社會敗落的一個基石,一個標準。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