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錚】川普新聞發布會——一場近身肉搏戰

2018-11-08|来源: DJY|标签:川普 新闻发布会 

昨天川普總統在白宮召開中期選舉后的新聞發布會,英文大紀元的一名記者同事去了現場,其余幾名記者和編輯一起在辦公室看直播。大半場看下來,最直接的感受是:這真是一場戰爭啊,而且是一場近身肉搏戰,難怪班農所做的關于川普的紀錄片,要起《戰爭中的川普》(Trump@War)這樣一個標題。

能將一場新聞發布會變成一場充滿敵意甚至仇恨的近身肉搏戰,也算是美國歷史上的一種“奇跡”?

一起看直播時,當聽到有的記者在問完一個問題,還不肯交出話筒,還在沒完沒了地糾緾時,一個同事問:“為何工作人員不把他的話筒拿走?”由于當時鏡頭一直對著川普,我們看不到下面記者的畫面,一切只能猜測。

我脫口道:“他要不交出來,工作人員難道硬搶啊?那不成近身肉搏戰了嗎?”

“近身肉搏戰”這個詞,就是這么無意中崩出來的。

看完發布會,一位西人編輯說,他看得直超急,很多時候感覺想把川普推到一邊去,自己去替他答,保證答得比他好。

我問:“為什么?”

他說:“川普的回答進攻性太強了,而且他總在夸他自己。他能冷靜些、理智些、少夸些他自己,多講些實質內容,效果會好很多。”

我笑道:“你應該去給他當顧問啊。”

他說:“他有的是專家顧問吧……”

我補充道:“都沒用?誰也改變不了川普?”

話說到這里,大家會心一笑,對話就結束了。一會兒現場記者回到辦公室,我問她她的感受,她說:我對這種新聞發布會已經厭倦透了,同樣的問題一直在問,毫無新意……

靜下心來再想,我現在在華盛頓,也經常參加各種研討會、新聞發布會,但從未見過這種場面。

一般的發布會,主持人宣布提問的規矩,記者基本都能遵守,大家不管意見怎樣,總能客客氣氣,保持基本的禮貌與文明。為何川普的記者會如此不一樣?

稍微回想一下的話,川普的新聞會中,充滿了各種敵意,許多記者不是在提問,而是在責難、攻擊。

比如,那個“通俄門”問題,不知被問了多少次了,川普也不知答了多少次了,事情也沒有新的進展,記者早就知道再問川普還是會那么說,為什么還要浪費這么寶貴的提問機會和時間,沒完沒了的糾緾不清呢?記者的動機到底是什么?

今早我跟新唐人《世事關心》的主持人蕭茗探討這個問題,我說,我實在不理解,川普到底做錯怎么了,為何為什么多人這么恨他?你不喜歡他可以理解,但為何不能客觀地看看他為這個國家做了些什么?取得了多少成績,而讓那些不相干的個人喜好把自己左右得那么不理智呢?

蕭茗說,其實川普觸動的,是很深層的東西,到了價值觀的層面了。動到這個層面時,就像動到一個人生命的存在價值一樣,他是會拼命的。

她的話引起了我的深思,也讓我想起一位高人說過的話。他說,世上很多人其實自己根本就沒有活,而是被自己的觀念左右、為自己的觀念而活的。當觀念或自己信仰的東西包括思想、科學、宗教等受到沖擊時,就會沖動起來。而人在沖動的時候,就會被情感而不是理性所支配,這時人性中惡的一面會成為主導,使自己被后天觀念支配得更加理智不清。

靜下心來回想川普記者會中許多記者的狀態,確實就是這樣的。因為他們主觀上已經有了對川普的觀念、定論、判斷,甚至敵意、仇恨,所以行為上已經偏離了記者應有的狀態,面對總統,不是去問國策等關系到美國億萬民眾、也會影響到其他許多國家億萬民眾的問題,而只是反復重復一些對個人的責難或攻擊。

當自身陷在自己的觀念和情緒中時,只會覺得自己代表了正義,而變得無比“無畏”,比如明明按規定一人只能問一個問題,卻在問完后,仍死抓著話筒不放,并高聲叫喊自己的主張,跟工作人員展開搶奪話筒的“近身肉搏”。

如果是在其它的發布會或研討會,這樣的記者早就被趕出去了。一般的發布會,主持人都會宣布,提問時請先自報家門,然后請你提問。主持人經常會強調,請只提問,不要發表講話,把記者會變成自己的演講會。

有時候,有的人沒有遵守規定,忍不住想利用此機會講幾句自己想講的,這時候主持人可能會毫不客氣地打斷他,提醒他請他提問。

這又讓我想起自己最近的一次經歷。那是在今年十月十號那天,我代表英文大紀元到美國國會參加一年一度的國會中國事務委員會關于中國人權狀況報告的新聞發布會。

到記者提問環節,一個朋友突然發手機短信給我,說你趕快提你媽媽的問題呀!你一提問,下來肯定會有其他媒體想采訪你——那天的發布會,確實有好多媒體出席。

這位朋友之所以發這個短信給我,是因為他知道,九天前的十月一日,我母親剛剛經歷了在海關被阻事件。她本來是要來美國看望我的,卻在海關被攔下,說是護照早被取消了,也沒告訴她護照取消的原因。

但作為一名一直試圖在報導真相的記者和作家,不用他們講,我就知道,這一定是因為我在海外所做的事,中共才這樣去整她這樣一位已經七十六歲高齡的老人。

那天的記者會講的就是中國的人權問題,而且國會議員史密斯(ChrisSmith)和盧比奧(MarcoRubio)在講話時特別提到《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身在中國新疆的家人受到迫害的事情,這位記者也曾被邀請到國會聽證會上作證,那天發布會也受邀作為特別嘉賓出席。

所以,如果我提我母親的問題的話,其實不算偏離當天發布會的主題,反而是非常相關的、且能為中國人權狀況惡化提供最新“證據”的,因為那是九天之前剛剛發生的事情。發布會召開的當下,也許我母親還在家中為此哭泣呢。

然而我猶豫再三,還是沒有提這個問題。感覺上,我覺得如果我提這個問題,會不會有“劫持”別人的新聞會之嫌啊?

所以最后,當史密斯指著我,把當天發布會最后一個提問機會給了我時,我沒有問我母親的事,而是問他是否認為美國應將人權問題納入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之中。

反過來再說川普的記者會,為何會如此“不正常”,如此被各種“劫持”、如此充滿火藥味,變得像戰場一樣呢?

我覺得,除了像前面蕭茗所說,觸動到很多人很看重的價值層面的東西外,也是美國社會乃至整個人類所積攢的問題,到了這一刻在表現和爆發出來。不同的價值觀的沖突與較量,對今后發展方向與道路的不同選擇之間的沖突和較量,都在一場新聞會中集中爆發和體現出來,其實背后牽涉的是關乎美國和人類的非常重大的問題。

在這樣的時刻,能夠保有理智、冷靜、清醒的頭腦,不被情緒、偏見和偏離事實的先入之見所左右,回歸常識和傳統,真的非常重要。

不過話又說回來,在昨天充滿火藥味的“戰場”上,還是有好些“歡樂”時刻——至少我笑了好幾次。

一次是聽川普說,我好好的一個人走進來,你們就這樣整治我……(其實他的英文原文是”Iwalkedinhereasaniceman”之類的,更正確的翻譯是“我作為一個好人走進來”,后面他用的詞也不是整治,但我聽來有這樣的意思。)

我笑,主要是覺得他的描述很形像,他說話的方式很有趣。

另一次笑,是他連著兩次用“hot”這個詞來形容白宮和白宮的工作。以前聽到“hot”,后面常常接的是別的名詞。就覺得川普用詞挺有特色,挺有意思,有時像個小孩一樣。

以前聽人說,電視里有了川普,就有了收視率,不知是真是假。

不過,面對如此的敵意包圍和持續不斷的強力攻擊,川普還能站立不倒,也真是得煉就一身金剛護體神功才行吧。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