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中國經濟“入冬” 骨牌效應凸顯

2018-11-05|来源: DJY|标签:中国经济 中美贸易战 民企破产 债务危机 

在中、美貿易戰持續升溫之際,習近平接連兩天主持召開兩次經濟工作會議,并首次承認“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這不僅預示著中國經濟開始全面進入“寒冬”,也表明中、美貿易戰帶來的連鎖反應逐步顯現。
從“穩中有變”到“變中有退”

其中的“變”可以從官方統計資料反映出來,今年大陸GDP一季度是6.8%,二季度是6.7%,三季度降至6.5%,為2009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也低于預期的增長6.6%;(GDP下降0.1個百分點,意味著至少減少820億元人民幣,數以萬計的企業將倒閉,數以百萬計的工人將失去工作)10月份制造業PMI指標為50.2%,環比回落0.6個百分點,創2016年7月來新低;一、二季度,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速分別為7.5%和6.0%,三季度為5.4%,其中基礎設施投資(不含電力)增速幾乎是“自由落體”式回落,從今年1季度末的13.0%下降至今年6月的7.3%,到9月底,已回落至3.3%,舊口徑下基建投資增速幾近歸零;今年下半年以來,受美加征關稅影響,出口增速也在持續回落。

有評論指出:“最糟糕的時候還未到來。出口提前的后果、持續去杠桿以及房地產市場回檔,將導致明年第1季度經濟大大減速。”去年微博一篇文章也曾預測,在未來3年,中國將爆發前所未有的雪崩式的“返貧”。
從“國進民退”到“民企破產”

包括10月31日召開的會議,這是中共政治局一年當中三次專門召開研究經濟問題的會議,也可能還有第四次,前所未見。與前兩次會議相比,此次新增兩個問題;一是民營經濟,二是資本市場。11月1日習近平又緊接著主持召開了民營企業座談會。可見,民營經濟的衰退已經危及到中共經濟的穩定。

盡管中共央行今年連續放水,但各地許多小企業表示,融資仍十分困難。中金公司統計,今年以來上市公司公司屬性發生變動的50家企業中,民企占比高達89%。其中民企屬性轉為國企的有26家,占比53%。這一數量已經超過去年全年的水準。官方數據稱,僅今年上半年就有504萬家企業破產。而2017年,全國返鄉人員超過740萬,其中返鄉農民工占72.5%。

可想而知,企業倒閉潮將導致失業潮,而失業潮將導致斷供潮,斷供潮將引發擠兌潮。因此有學者指出,“民營經濟特別是私營企業的發展陷入了改革開放40年以來前所未有的困境。”網路上廣為流傳的一篇題為“在自己祖先的土地上流浪”的文章,批評中國經濟出現“國進民退”現象,國企與民企所受待遇有天淵之別,不少民企因此深陷危機。
從“天量放水”到“債務危機”

繼P2P頻頻爆雷,債券違約成為新常態之后,今年9月,東北特鋼破產,又一世界500強中國鋼鐵巨頭因陷債務危機倒下,負債高達1,920億,成為近年來最重大的國企債務危機之一,涉及105家金融機構和上市公司。

2018年10月16日,標準普爾全球評級發布報告,指出中國地方債務總共約60萬億人民幣,其中40萬億是隱性債務,成為“帶有巨大信貸風險的負債冰山”。而美國學者秦偉估計,中央加地方債務數額應該達到300萬億,是一個隨時可以引爆的巨雷。大陸的債務規模高達GDP的250%,中共一直在使用“借新債還舊債”的模式,延遲危機的爆發。今年前8個月就加速發行完成3萬億元地方債。同時中共還使用“債轉股”轉嫁危機,并以“混改”方式吞并民企,洗劫民間財富。

按照中央銀行的金融穩定報告,中國銀行體系表內表外現在投放的信貸規模460萬億,堆出天量的信用。如果按照460萬億的貨幣乘數,倍數大概是16倍。而日本泡沫頂點只有13倍。按照官方的原話,中國經濟最大的脆弱性唯一來源就是高杠桿、高債務,所以去杠桿是目前中國的首要任務。即使沒有貿易戰,未來兩年之內,發生大級別的債務危機的可能性都是100%的事情。
從“股市加杠桿”到“股權質押爆倉”

這次政治局會議極為罕見的提到了促進資本市場長期健康發展,之前很少關注資本市場。估計是十一后,大陸股市頻頻暴跌,屢屢觸及股票質押平倉線,一旦強平將產生無數連鎖反映。不僅將令股市崩盤,股民慘遭血洗,還意味著A股將上演一場“國有化大洗劫”的運動,許多股票市值暴跌的上市公司股權都面臨著被銀行收回的風險,銀行的不良貸款也將堆積如山。也許這才引起了中共當局極度恐慌和高度重視。

2015年上半年,股市就是引入了場外融資的杠桿資金,再加上兩融的融資,這些杠桿資金瘋狂炒作,加大了股市泡沫,后來監管層不得不去杠桿,結果股市一下子就被打回原形。今年十月雖然僅有18個交易日,但是跟跌不跟漲的A股再次創了世界證券史上的新奇跡。這個月不僅誕生了2,449的政策底,深成指和創業板更是A股史上絕無僅有的月線七連陰。此外,這18個交易日還將股市的暴漲暴跌展現的淋漓盡致,滬指跌幅超過2%的就有五次,其中還夾雜著千股跌停!

據《21世紀經濟報導》,目前已有50家民營上市公司宣布獲得國有資本入股接盤。這些民企“無奈”轉讓股權背后的兩點苦衷是:股權質押頻頻爆倉、資金鏈岌岌可危。為此,深圳設立專項工作小組,安排數百億元資金,負責救援上市公司控股股東股票質押風險,要為此“拆雷”。除了深圳國資,其它地方國資也開始“救市”。
從“銷量世界第一”到“車市跌落神壇”

10月中旬,曾擁有“4S店第一股”光環的龐大集團宣布,全部股份被司法凍結,隨后被扒出業績連年不振,自2011年來每況愈下,上半年凈流動負債金額達8.43億元。正如亞馬遜雨林的一只蝴蝶扇動翅膀,兩周后便形成為美國德州的一場颶風。如今“龐大集團”這塊行業招牌猝不及防的倒下,也將推倒業內第一張多米諾骨牌,從而引發汽車市場的連鎖反應。

中國車市自1992年開始已經26年連續增長,即使是經濟危機的2008年也未曾停止增勢。去年,中國汽車銷量達到2,888萬輛,創歷史新高,并連續9年獲得汽車銷量世界第一。但今年,在“金九銀十”的銷售旺季,9月全國汽車銷量同比下降11.55%,銷量大幅回落,創下7年來最大跌幅;10月份前三周銷量顯示同比或下滑超過20%,預示著不僅10月份的車市將出現負增長,全年車市增速也或將出現史無前例的負增長。繼房地產行業之后,作為中國重要支柱產業的汽車市場的冬天也來了。
從“經濟發展引擎”到“史上最大的泡沫”

相比之前的經濟工作會議,本次沒有明確提及房地產政策。盡管此前不斷有地方政府放松調控的聲音出現,但10月29日新華社發文仍強調,“中央遏制房價上漲的決心不會改變”,“決不會允許房地產調控前功盡棄、半途而廢”。可見,貨幣之水很難再流到房地產市場中,以房地產作為重要支柱產業來拉動經濟發展的模式也難以維持。

中國房地產的市值已超過430萬億人民幣,為中國GDP的五倍;房地產開發商貸款余額為9.6萬億人民幣,是中國GDP的40%;個人住房貸款余額為23.8萬億人民幣;A股136家上市房企負債超過10萬億人民幣,平均負債率80%,即100塊的資金,80塊是借的。這么多年來,樓市就像一個堰塞湖,沉淀了大量超發的貨幣。據測算,房企在未來三年將迎來兩個償債高峰期,房地產業將面臨大洗牌,房企將要遭遇“生死劫”。因此,大陸富豪王健林曾對CNN表示,中國地產是“史上最大的泡沫”。

據第一財經記者統計,從1999年至2018年8月,20年的時間里全國土地出讓收入總額約為40萬億。僅2017年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就高達52,059億元,竟占一些地方財政收入的70%。而今年因樓市降溫,各地土地流拍宗數已超歷史紀錄。這樣,將導致不少靠“賣地”收入為生的地方政府面臨著關門的危險。

另外,外匯儲備下降,匯率接連失守,人民幣貶值一旦形成預期,必然導致大量資金加速外流和大批外資企業不斷撤離。

最后,不妨借用網上一句流行詩來形容改革開放40年后中國經濟的現狀,“一朝忽覺春夢醒,半世浮沉雨打萍”。也正如前總理溫家寶所言: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成功,經濟體制改革不可能進行到底,已經取得的成果還有可能得而復失,社會上新產生的問題,也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