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洪博學: 臺灣無法抗拒的毒藥丸

2018-11-03|来源: 民報

未來十年,抗中將是美國兩黨既定政策,除非中國的獨裁專政被推倒,以及仇恨西方的體制有所改變。

10月23日,川普退出美俄中程飛彈協議,擺明是要針對中國在南海和臺海的軍事擴張,美國一掃歐巴馬時代的綏靖主義陰影,未來十年,抗中將是美國兩黨既定政策,除非中國的獨裁專政被推倒,以及仇恨西方的體制有所改變。

美國重回反共軌道臺灣戰略地位提升

哲學家說;「生命中無法經過同樣的河」,因為河水不停變動,但是,人類歷史卻經常重演,美國從圍堵共產擴張,到尼克森的「聯中制俄」,47年後,美國又回到反共的軌道,臺灣戰略地位,因此更加提升,也成了爆發戰爭的熱點。

1947年,美國總統杜魯門,擔心紅色共產擴張,發表圍堵共產政策,稱為「杜魯門主義」,71年後,副總統彭斯的「反共宣言」,也被稱為「新杜魯門主義」,沒多久,川普啟用鷹派軍人史迪威,擔任亞太助卿,取代親中的董雲裳,華府已經聚集抗共的政治人物,包括親民主黨的國防部長馬提斯,都可能被替換,美國對中國全面施壓,川普的用意就是避免掉入所謂「修昔底德陷阱」。

西元前431年的希臘「伯羅奔尼撒」戰爭,被稱為舊時代的世界大戰,所有希臘城邦,全部捲入其中,戰爭的原因是米加臘城邦,決定退出斯巴達的伯羅奔尼撒聯盟,投靠日漸崛起的雅典提洛聯盟,這個小國的搖擺策略,激怒雙方,終於爆發戰爭,事實上,戰爭的真正原因是斯巴達對雅典的崛起,深深恐懼,最後,斯巴達為了維持霸權,終於和雅典水火不容,這場戰爭打了27年,當時加入戰場的「修昔底德」,日後描寫這場戰爭說;「當新的強權崛起,勢必挑戰舊強國地位,戰爭也就無法避免」,這種局勢稱為「修昔底德陷阱」,若以美中對抗和希臘歷史比較;美國當然是扮演「斯巴達」腳色,在新強權中國尚未形成氣候前,率先出手打擊,以防止中國真正強大後,兩國才要硬碰硬,川普這個策略,從經濟和科技面打擊中國,以及時間點的正確選擇,其實是避免戰爭的最好方法,而夾在兩強之間的臺灣,搖擺處境,更像米加臘。

中美對抗間接搶救處於危機的臺灣

1947年,美蘇冷戰開啟,亞洲的中國,韓國,成為美國圍堵共產擴張的主戰場,子戰場則遍及亞洲許多國家,1949年,在抗共戰爭中,國民黨政權雖然失敗,逃亡臺灣,但是,因為戰略地位特殊,在臺灣的蔣介石政權,雖然被杜魯門放棄,最後還是逃過了美國的「去蔣保臺」暗算行動,成為抵抗「紅色中國」第一線標兵,1971年,紅色中國取代中華民國,進入聯合國,從此臺灣在國際上被排擠,淪為世界孤兒,1979年,中美建交,美國希望幫助中國「由貧轉富」,由獨裁走向民主,結果,老虎養了40年後,美國才突然驚醒,原來是一場養虎貽患惡夢,但是,中國的強大,才是美國噩夢的開始,還好來了川普,終於對中國務實看待,這場抗中戰爭,也是滅共戰爭,無形中搶救了陷入國族認同危機的臺灣,那麼,在這個時刻,臺灣要如何選擇自己的命運呢?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中立或武裝中立,可能是臺灣人首選,由於臺灣人長期被殖民壓迫,奴隸幹久了,很多人安於現狀,不想變成主人,還以為當好人很容易,把不想惹事,當作生活哲學態度,選擇中立,最可以符合臺灣人的性格和處事態度,但是,現在的臺灣,雙腳踏在火坑,想學瑞士中立,已經不可能,更無法扮演牆頭草,一旦選擇親中路線,臺灣最後就是被老共侵吞,成為另一個新疆,被中國奴隸,另一條路就是選擇和自由美國站在一起,一起抗共,這條路恐怕還有一線生機。

這個選擇,在多元民主自由的時代,更加困難,因為臺灣經過馬政府八年執政,中臺之間地理邊界,非常模糊,經濟邊界受ECFA綑綁,也越來越難釐清,政治邊界受限舊憲法,兩個中國分不清,過去,小蔣雖開放探親,臺灣還可以保持「三個不」,李登輝執政,尚可以戒急用忍,阿扁八年,就算踩了剎車,也無法阻擋經濟和文化向中國傾斜,報紙充滿中國味道,電視臺更是充斥中國節目,2016年,民進黨上臺,雖然大力推動南向政策,但是,經濟上依賴中國,仍然高達40%,當然,亞洲國家中,日本和南韓也是貿易對中國依賴,一但美國對中國啟動「毒丸條款」,這些國家也同樣會面臨抉擇。

美國退出世貿另建組織「毒丸條款」強逼中國改變

根據美國商務部統計;六月開啟貿易戰以來,美國對中國貨品輸出,尤其是汽車,以及汽車內裝的電子零件,明顯受到波及,反而,美國對中購買,並沒有降低,其中最大原因當然是中國放任人民幣貶值,並利用多邊貿易方法清洗產地,「中國製造」巧妙被掩蓋,輸出地標籤改為第三國,例如東南亞或臺灣,逃避美國監控。

中美貿易戰爭開打之前,美國已經多次批判世貿組織,認為WTO已經被老共控制,美國多次控訴中國侵犯智慧財產權,用不正當的補貼政策傾銷,並且勒索外商要交出專利,甚至控制網路,盜取美國高科技等等罪狀,但是,這些罪名到了世貿組織,完全不處理,世貿組織仲裁法官,本來有七位編制,現在則是積案如山,已經有三位法官退休,實質上只有四位,今年九月,模里休斯一位法官史旺森任滿,世貿組織希望史旺森留任,美國卻投下反對票,現在仲裁工作,已經呈現停擺,世貿組織為了貿易戰爭,承受很大壓力,10月25日,世貿組織在加拿大召開改革會議,12個國家代表與會,但是,衝突最大的美中兩國,卻沒有到場,也使這個改革會議,無疾而終。

川普攻擊聯大的附屬組織,認為WTO已經是流氓當道,甚至批評世界衛生組織,國際刑警組織,國際人權委員會,川普說;「只要有中國加入的地方,這些組織就變成糞坑」,這種批判對象也包括聯合國本身,聯大秘書處長期收受老共的紅包,刻意把2758號決議文,扭曲解釋成「臺灣是中國一部分」,還把這個解釋登錄進入「聯大年鑑」,甚至擴大執行,拒絕持「車輪牌護照」進入聯大,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多次抗議無效,可見聯合國也已經失去正義,被老共藍金黃了。

川普故意把世貿組織晾在一邊,積極和加拿大,墨西哥以及歐盟,簽屬自由貿易協定,更在協議中加入「毒丸條款」,所謂「毒丸條款」本來是反併購的條款,1992年由美國律師馬丁立普頓所創,這個條款;明文約束和美國簽訂貿易協定者,不準和「非市場經濟國家」來往,這裡所指的「非市場經濟國家」,就是中國,川普的用心已經很明顯,一但西方或其他民主國家都和美國簽約,那麼美國退出世貿組織,另外組織一個「民主自由國家貿易同盟」也就可以實現了,到時候,中國若不願改變自己的體制,只能自己玩了。

夾在中美之間是臺灣的歷史宿命選擇和誰做生意卻是自己的自由意志

臺灣雖然也是世貿組織成員,卻長期被中國故意排斥,中國以臺灣不是國家為理由,把臺灣排除在東南亞國協的「東協十加一」,RECP區域經濟整合之外,臺灣無法進入區域的經濟體內,只好投入中國,也造成臺灣產業為了降低關稅,必須外移,許多產商被迫在海外設廠,還要看這些國家臉色,更嚴重的是;臺灣因為產業外移,投資不振,薪資無法成長。

臺灣和美國的自由貿易協定談判,去年已經停擺,雖然,美國並非臺灣最大的貿易國,但是,臺灣一直希望可以加入以美國為首的貿易體系中,美中貿易戰爭進入全面對抗,已經無法阻擋,在這場戰爭中,臺灣如果還以為可以在中美兩國之間搖擺逢迎,拿到好處,這個想法已經不切實際了,美國已經設定臺灣是圍堵紅色中國的破口,如果臺灣還以為設廠在中國,然後改標籤為臺灣製造,就可以輸往美國,這種小技巧,未來將會行不通了,甚至會受到嚴厲懲罰。

除了關稅以外,「孤立中國」,是美國下一場貿易戰爭的主題,臺灣也被迫必須要選邊站,那麼,臺灣如果選擇自由貿易體系,就必須吃下「毒丸條款」,否則只能選擇「兩岸一家親」,懷抱中國,一起對抗美國了,聰明的臺灣人,你的選擇呢?

目前,臺商在中國求生之道,其實很簡單,在中國眼皮下,就說自己是中國人,依規定請領居住證,回臺灣就說;我也是臺灣人,過去,臺商在兩種身分之間游走,還吃得很開,未來恐怕行不通了。

夾在中美之間是臺灣人歷史宿命,但是,選擇和誰做生意,是自己的自由意志。

年底選戰決定未來命運臺灣人,你選擇自由還是奴隸?

年底這場選舉,在中國人民幣,賭盤和假新聞包圍下,越來越火熱,半死不活的藍營和紅色代理人,靠著共產黨支持,居然和綠營民進黨打了平手,也使很多愛臺灣的臺派團體大吃一驚,真的不要小看老共的文宣力量。

年底的投票,其實就可以看出臺灣人的選擇了,選擇藍營或紅色中國代理人,就是選擇中國,到時候,臺灣的政策和經濟貿易,就是和中國綑綁一起,以美國為敵人,如果選擇本土政黨候選人,就是選擇自由的美國,也等於選擇臺灣人不當老共奴隸,要永遠當自由人,美國已經做好有毒的藥丸,植入美臺自由貿易協定中,逼迫臺灣政府和臺灣人必須選邊站隊,更無法騎牆,沒有模糊空間,請問;臺灣人,你的選擇是自由或者是奴隸?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