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中共政治局會議不提2個政策背后

2018-11-02|来源: DJY|标签:中共政治局 经济 

10月的最后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定調明年經濟政策走向。而三個月前,7月31日政治局會議則為下半年經濟政策定調。

這兩次會議的經濟定調在關鍵表述上基本大同小異,但在政策部署上有顯著變化。新增的是民企紓困政策,而民企的話題在此前的政治局會議是沒有單獨提過的,現在躍為當前高層最關注的問題之一,這也顯示民企、中小企業經營困境惡化超外界想像。

相反的,不再提及的是樓市政策和去杠桿政策。而在7月底政治局會議曾指出:堅定遏制房價上漲、堅定做好去杠桿工作。

關于現在的房地產大勢,房地產商最清楚,由于集中迎來債券償還期,今年1至9月,僅信托、發債管道,房企融資額就超過萬億元。如恒大集團發行總額18億美元的優先票據,而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自掏腰包認購逾半數10億美元,也是為了讓投資人“有信心”。除了發債,多家房企質押所持股票。如陽光城大股東已100%質押所持股票。

眾所周知樓市的一個死結是房地產與地方政府互相捆綁甚深,二者可謂生死與共。所以這次不提樓市政策,是無須再多說,還是“明緊暗松”,解讀基本沒有多大意義,因為市場減速、加速都已由不得高層調控的手了。

至于這次未提去杠桿政策,可以理解是跟近期波動很大的股市有關。

過去,股市一直是高杠桿的地方,在化解金融系統風險的當初就是去杠桿重地。印象深刻如2016年,證監會主席劉士余發表了股市“野蠻人”、“妖精”、“害人精”、“杠桿收購”、“有毒的杠桿”等連串講話。

但中美貿易戰后,股市在高層心中的地位出現演變,即這里是能見度最大的一個信心窗口,A股一周5天交易日經常消磨信心。政治局會議前一天,10月30日,證監會罕見盤中喊話資金和投資人不要出走,處于低點的A股“物美價廉”,正好具有投資價值。證監會勸進股市,即使出了事、投資人權益受損,它也不承擔什么責任。

股市的真正問題,從曾是“價值投資”概念股的上市公司“華銳風電”可以看到一些端倪。

今年7月,華銳風電因竊取商業機密被美國判罰150萬美元。此案案發2013年,華銳風電旗下員工竊取美國超導公司(AMSC)的科技,證據包括數百封與華銳風電來往的電子郵件,其內容都是關于要竊取的程式以及交貨方式。美國超導公司因這起偷竊案營收下滑,市值從16億美元暴跌至約2億美元,公司被迫要裁員700人,占全球員工人數逾半。但這還不是這個案例最大關注點。更過分的是,在此期間,華銳風電已經利用竊取的科技制造生產相關設備,賣給一家距離美國超導公司總部只有70公里的營運商。

華銳風電竊密案成為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因為此案例結合了竊取智慧財產權的兩個階段:先是竊取敏感的科技來填補落后,然后再利用該科技在被竊企業本身的市場和其他市場上與其競爭。

華銳風電曾是“風電之王”:2003年起國家推行風電專案特許權建設方式。2006年國企大連重工(時任總經理韓俊良后任華銳風電前董事長)牽頭成立。2009年行業排名據稱中國第一、全球第三。2011年1月順利登陸上海證券交易所,發行價高達每股90元,市值逼近千億元。

據當年報導,華銳風電上市背后有一眾大佬為其站臺。華銳風電登陸上交所,90元的IPO“天價”,創A股紀錄。報導稱,華銳風電“億元富翁俱樂部”有33人,大部分透過間接持股。

如華銳風電前董事長韓俊良,雖因虛增利潤等罪于2017年被判刑入獄,但上市之初,韓俊良通過全資控股的天華中泰持有1.2億股,市值為108億元。值得一提的還有尉文淵,因華銳風電上市,身家超過10億元。尉文淵被稱“中國股市第一人”、“上海灘證券三猛人”之一,是江澤民時期成立上海證券交易所的設計者和創建者,是上海市委書記吳邦國、市長黃菊時期的上交所總經理。

然而,上市后的華銳風電,因財務造假等事件爆發,業績連年虧損合計超百億元。目前,流通市值僅58.78億元,股價跌至每股1.03元,游走退市邊緣。昔日曾造“富翁俱樂部”的華銳風電,今日造成十幾萬散戶股東投資付之東流。

中共的樓市、股市,對民間輿論而言都是“吃人”的地方。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