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北京緣木求魚 真正問題在于制度

2018-11-02|来源: DJY|标签:缘木求鱼 中美贸易战 福建晋华 

中國歷史上有這樣一個典故,說的是儒家代表人物孟子在周游列國時,來到了齊國。當時的齊宣王為了擴張自己的領土,正準備攻打鄰國。主張仁政的孟子為了說服齊宣王,與他進行了一段有意思的對話。

孟子問道:“大王心中最大的愿望是什么?”齊宣王笑而不語。孟子接著問:“是因為食物不夠肥美,衣服不夠輕暖,還是色彩不夠艷麗,音樂不夠美妙?要不就是因為身邊伺候的人不夠使喚吧?這些,臣子們都全部能給您提供,難道您還真是為了這些嗎?”齊宣王予以否認。

孟子于是接著說:“那您最想要的,一定就是開拓疆土,收服秦國、楚國,統治中國,安撫邊疆。不過,以您現在的做法,‘猶緣木而求魚也’(猶如爬到樹上去捉魚一樣)。”齊宣王很吃驚,忙問:“為什么?”孟子告訴他:“大王想一統天下,是以弱擊強,只會給自己帶來災禍。可如果大王能施行仁政,使天下做官的人都想到您的朝廷里來做官,天下的農民都想到您的國家來種地,天下做生意的人都想到您的國家來做生意……這樣,天下還有誰能與您為敵呢?”

成語“緣木求魚”由此而來,此后它常被用來比喻干事情時,如果方向、方法錯誤,就一定達不到目的。

之所以將這個成語故事重復了一遍,其實是想到當下,北京當局面對日趨嚴峻的中美貿易戰,所采取的應對之法,比如一再以強硬姿態回應美國,以金錢換取非洲、拉美難兄難弟在國際社會的支持,一改反日口徑高調強調中日友好以交好日本,大力投資以色列、加強與其在高科技等領域方面的合作,竭力拉攏歐美民間對華友好人士……也是在緣木求魚。

因為美國川普(特朗普)政府在貿易等問題上對北京的施壓,乃是源自于中共不公平的貿易政策和對世貿規則的不遵守。在過去的十多年中,美歐等西方國家公司飽受其害,而更讓美歐意識到的是,經濟上高速發展的中國,并未如西方所希望的那樣,更加開放,將大門開的更大,中共當局反而利用歐美民主國家的漏洞,暗中竊取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等情報,并全方位地滲透西方國家,輸出自身的邪惡思想,妄圖掌控世界。意識到這一危險的川普政府遂采取了一系列強硬的措施,并集合歐美力量,對中共政權采取合圍之勢。

而這些措施對北京政權造成的影響正在顯現,如經濟不景氣,股市、房市慘淡,制造業下滑,人民幣持續貶值,消費降級……各種惡性事件此起彼伏。10月31日中共政治局召開會議對明年經濟進行定調,會議承認中國經濟面臨下行壓力,并再度釋放“六穩”信號,即“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這無疑表明在這六方面,北京當局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不穩定現狀,而這種情勢隨著川普可能對所有中國出口美國商品加稅更加惡化。

是以,北京政權要想化解當下的危機,需要直面自己的問題,即在改變自身經濟結構方面、在遵守世貿承諾方面、在保護知識產權等方面做出改變,而不是避開問題,自不量力地想盡辦法去與美國抗衡,因為其效用也是有限的。

一方面,從北京對外的“合縱連橫”之手段看,用金錢收買自身問題多多、經濟脆弱的非洲、拉美兄弟,雖可將剩余產能轉移,但在這些國家所引發的債務危機正在招致廣泛批評,這些國家也有的在覺醒;而投資美國盟友以色列,拉攏歐日,效果如何已可想見,因為在重大問題上,與美國有著同樣價值觀的歐日和以色列是離不開美國的,他們清楚誰的份量更重。

另一方面,北京當局對內為了維穩,對民企、媒體、民眾加強了控制,繼續攫取民財,且放任惡性事件發生而沒有絲毫作為,毫無疑問,這樣的控制和所為只會讓民心更加遠離。

2014年,媒體自由撰稿人閔良臣曾寫過一篇題為《中國的問題到底在外部還是在內部》的文章,里邊提到曾擔任鄧小平翻譯、后任某央企副總裁等職、現為中國國際關系學會理事的高志凱在接受官媒采訪時透露的真相。

高志凱認為首要的問題就是政府干預太多,計劃經濟時代的遺存與痼疾,改革轉型帶來的漏洞與問題,新舊矛盾交織,令人震驚。“現在有很多政府引導基金。如果是市場化操作沒問題,但往往是政府出一部分錢,然后管理者由政府控制,資金投向由政府決定,最后上不上市還得由政府說了算,這就很容易牽扯裙帶關系。”

其次是權力的集中化,在高志凱看來,這是一切問題的癥結。“權力大多集中在各級一把手的手中,沒有制衡。”與此相對的是監管的缺失,所謂的企業里的法律顧問、紀檢主任、監察機構因為無法獨立,自然形不成制約力量。更有一些管理者,用國家資財牟取私利,“現在連美國的投資銀行在國內找代理人都走權貴路線,最后變成不是找優秀的管理人和投資項目,而是看誰的爹級別高,這樣才能拿到項目。”

閔良臣由高志凱的采訪得出的一個直觀感覺是:中國現在最大的問題不是普通百姓的問題,也不是經濟問題,更不是什么民營、國企的問題,而是各級地方直至中央政府的問題。如果再擴大了說,把中國放到這個世界上,可以看到,根本不是像我們有些人在那叫喊的什么中國被一圈敵對勢力包圍了,制造一個又一個“假想敵”。中國的敵人不是菲律賓,不是越南,也不是日本,更不是美國,而是我們自己,甚至正是一些政府官員,且是一個個高官。

換言之,按照中共中央紀委研究室曾得出的研究結論,“體制障礙是最大的障礙,機制缺陷是根本的缺陷。”也就是說,中國真正的問題就出在共產黨的一黨專制制度上,而恰恰是這樣的制度,造成了各種各樣的社會問題,成為中美貿易戰的始作俑者。在這樣的制度下,什么反腐倡廉,什么民主監督,什么依法治國,什么打造現代契約精神,什么恢復傳統文化……全部是自欺欺人。

既然病根找到了,藥方應該也就不難找了。如果北京高層敢于直面根本問題,敢于改弦更張,施行仁政,中美貿易戰不僅不會繼續,而且中國真正的開放將會利國利民。反之,若只想保住政權,保住手中權力,令人嘆惋的結局也是無可避免的。歷史上的教訓已經太多太多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