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2018年中國的失業陰霾將更厚重

2018-11-01|来源: DJY|标签:贸易战 社保税新政 外资撤离 

中美貿易戰給中國帶來的損失是外商撤資,促使全球產業鏈重置。伴隨產業鏈重置這一過程發生的,則是中國等幾大新興國家的資本流出、失業增加。美國因稅制改革與監管松動促使經濟蓬勃發展,成為全球投資者的避風港。8月份,全美新增就業崗位20.1萬個,失業率為3.9%,而中國因外資大量撤出,本來就很嚴重的失業問題更是雪上加霜。

中國政府的調查失業率為何不可信

中國現在言禁范圍日益擴大,近幾個月連貿易戰、失業、外匯儲備流失、股市、房市的負面消息都列入言禁。盡管如此,還是可以通過各種方法測算中國失業問題的嚴重程度。

國家統計局曾于8月中旬公布:7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5.1%,環比上升0.3%。

這類數據從未被分析中國經濟的學者采信。首先,這一統計口徑是中國特色,盡管今年4月以后,政府公布的失業率由“城鎮登記失業率”改為“調查失業率”,也有官方委托的專家團隊寫過《九個問題全面解析調查失業率》,煞有介事地論證調查失業率比此前的城鎮登記失業率可靠,但行家都明白這一中國特色的調查失業率不是真實失業率。

其次,這個數據只包括中國城鎮失業人口,并未包括數億農村勞動力年齡人口。2017年,星火記者聯盟曾做過真實失業率的調查,發表一篇長文《中國失業率,被掩蓋的真相》,我在此只介紹其中的關鍵點:2016年全國人口總量為138,271萬,其中16-59周歲的人口為90,747萬,扣除高中、各類大學和職業學校的在校學生6,860萬,適齡勞動人口總數為83,887萬,占總人口比值為60.7%(83,887/138,271)。星火記者聯盟發現一個特別關鍵的問題:中國農民沒有退休一說,只要活著,就計入“就業人口”中,60歲以上老年農民共有12,928萬,77,603萬總就業人數—12,928萬老年農民=64,675萬實際就業人口。用適齡人口83,887萬—實際就業人口64,675萬=失業人口19,212萬,中國的真實失業率是19,212萬失業人口/83,887萬適齡人口=22.9%。

今年的總人口仍然是13.9億,3月14日,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全部就業人口規模是7.76億(其中有2.86億農民工),勞動力年齡人口仍然是9億以上。這些數據與星火記者聯盟測算失業數據時的2016年度基本數據相比,幾乎沒太大變化。也就是說,真實失業率仍然高達22%以上。

以上情況,是在今年3月下旬中美貿易戰未曾發生之前的失業情況。如今,有三個因素將使中國的失業現象更趨嚴重。

貿易戰的雙重影響:外資撤離與失業劇增

今年外資撤離中國,已成不可逆轉之勢。中國政府盡管保持硬抗姿態,但商務部在9月20日舉行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稱,美國對華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措施涉及機電、輕工和紡織服裝等六大品類,受影響企業中,外企占比達到50%。美國此舉不僅傷害了中美兩國企業和消費者利益,還傷害了全球產業鏈安全。最后這句話,指的就是外資正在撤出或者考慮撤出中國。9月13日,中國美國商會和上海美國商會公布一項對430多家在華美國企業的問卷調查,35%的受訪企業已把生產基地從中國轉移到東南亞等其他國家,或者正在考慮這么做;據日本共同社統計,截至目前已有六成日本企業從中國轉往其他國家或正在撤離中,而剩下的四成正在部署如何撤資;至于臺資企業,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Nike、adidas、UnderArmour等臺灣鞋、衣代工廠已將生產線移至東南亞和印度。為了規避即將實施的美國關稅,不僅外資企業撤離,就連中資企業也在撤離,從自行車、輪胎、塑料到紡織品,許多中國工廠正將組裝流水線轉移到國外。馬來西亞華商郭鶴年的嘉里物流是亞洲最大的船運和物流公司,目前該公司正忙于各國客戶的生產線大搬運,從中國搬往馬來西亞、越南、緬甸,甚至老撾。

外資撤離對中國的就業影響有多大?一個廣為引用的數據是:根據官方估算,全部外商投資企業吸納的直接就業人數超過4500萬,此外還有靠著外資生存的無數供應廠商、上下游企業,估計人數以億計。

據彭博社報導,9月11日,摩根大通(JPMorganChase&Co.)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濱在其主導的一份研究報告中強調了關稅戰對中國的深遠影響:如果美國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出口征收25%的關稅,中國不進行報復,將有300萬人可能失業。如果中國使用下面的方法報復:(1)對美國商品加稅;(2)將人民幣貶值5%;那么將導致550萬人失業,并抹去1.3%的GDP。

中國AI政策引導致結構性失業加重

與不少發達國家一樣,中國勞動力面臨與機器人爭奪飯碗的新困境。

今年9月,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和風險投資基金紅杉中國的報告顯示,中國出口制造業重地浙江、江蘇和廣東的幾家公司在這三年內因自動化削減了30%至40%的勞動力。過去十年,中國飲料品牌企業娃哈哈將流水線工人人數從200至300人減少到最少只有幾個人。

機器人搶人類飯碗這一點,在各國都有發生,失業成為一些國家勞動市場無法回避的趨勢。為彌補稅收的下降,“機器人稅”的概念應運而生。一些國家的政府考慮向機器人征稅。瑞士日內瓦大學教授與稅務律師札維耶·奧伯森(XavierOberson)主張向機器人征稅,認為少繳社保金會抵銷這項稅負——特別是一部機器人一般可以取代不止一個人的工作,并建議把通過這類稅收積累的資金用于社保基金和失業者培訓。

韓國、法國政界人士也提出類似主張,希望用增加的稅金來保障失業人群的福利。中共當局意識到AI帶來的失業增加,但顯然還未考慮具體對策。

增加社保稅導致失業增加

8月27日,國家稅務總局發布消息,社保稅改由稅務局征收,并從明年1月1日開始實施“社保稅新政”。所謂“新政”帶來兩大變化,一是讓企業無法瞞報員工人數,逃避交社保稅。按照中國社保第三方機構51社保在8月末發布的《中國企業社保白皮書2018》數據,中國企業社保繳費基數不合規占比達73%,即7成以上企業存在不按實際工資繳納社保的問題。新政實施后,企業逃交社保稅的可能大大減少。二是企業稅負增加。新政前,企業社保賦稅比例為31%,全球第13/189;新政實施后,企業社保稅負比例為44%,社保稅負全球排名為2/189。

社保稅新政的實施,意味著企業負擔增加,許多媒體發文討論了這一問題。據《未來一年,請做好失業的準備》一文作者計算,如果某企業雇傭的某位員工每月收入為1萬元,此前一直是以最低基數繳納社保,社保稅新政實施后員工每月需要多繳640元,企業則每月需要為每個員工多繳1860元。這意味著企業雇傭一個員工,增加的成本一年就是2萬多,對一家10人的小企業來說,每年就要多支出20多萬。成本的增加直接擠壓了中小企業的利潤,為了生存,老板們只能被迫裁員。

貿易戰還未落幕,但中國受到的影響正在陸續顯現。中國政府并不想與美國打貿易戰。他們多年來一直認為向西方國家開放市場是中國給予西方國家的恩惠,不肯承認中國的經濟繁榮是國際體系向中國友好開放的結果。自2003年中國宣布“和平崛起”之后,一直在嘗試改變國際規則,希望變規則的遵守者為制訂者。2014年,習近平更是公開提出他的外交指導原則:“必須統籌考慮和綜合運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國際國內兩種資源、國際國內兩類規則”。由于現存的世界格局維護者是美國,中國想要改寫并主導國際規則,另起爐灶,就得挑戰美國,結果就是在根本不具備與美國對壘的足夠資本時,貿易戰不期而至。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