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戈爾巴喬夫最遺憾的事情

2018-10-31|来源: DJY|标签:戈尔巴乔夫 叶利钦 解体中共 苏联解体 

二十七年前發生在蘇聯的一件大事,改變了蘇聯,改變了世界格局,也讓中共震驚不已,迄今仍心有余悸。如何防止重蹈覆轍,也曾在中共黨內討論甚多。現今,在中共搖搖欲墜、隨時面臨解體的當下,重溫當年的一些歷史,或者可以給中共體制內的一些高官們在搖擺中以啟迪。

1991年8月19日,一些保守派政治家和一部分軍人趁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在克里米亞度假時發動了“八一九事件”,戈爾巴喬夫被軟禁了三天。被釋放后,他發現,時任俄羅斯加盟共和國總統的葉利欽已取代他成為全國的領袖。政變后他被迫將大部分政治局成員撤職,一部分甚至被逮捕。

同年12月25日獨立國家聯合體成立后,戈爾巴喬夫被迫宣布辭職,蘇聯正式解體。在告別演說中,他表示,“我相信,我們的共同努力遲早會結出碩果,我們的人民將生活在繁榮昌盛和民主的社會中。”

盡管今日的俄羅斯仍存在著諸多缺陷,也談不上“繁榮昌盛”,但其民眾的免費教育、免費醫療、免交水電費等,讓中國人欽羨不已,而且至少其還有了基本的憲政民主。其國家杜馬(議會)盡管常常與總統對立,但卻從未被解散過。現在的杜馬不僅對政府有更大的制約權,還有權提出罷免乃至彈劾總統的指控,盡管條件苛刻程序繁瑣,但這種權利在以往是絕對不可能的。

此外,在新聞和言論自由方面,俄羅斯已開放報禁。雖然民營媒體在嚴厲管制下聲音微弱,雖然多次發生暗殺記者和報人的事件,但畢竟官媒無法一統天下,無法通過專政方式來封堵自由媒體的嘴巴。

很明顯的是,民主存在諸多缺陷的俄羅斯,與中共最大的不同是,其早已拋棄了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而且對蘇共也多有批判。因此,普京對北京當前搞的那一套自然是心知肚明,也自然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這也是今年7月美俄首腦可以開誠布公且口頭達成某些合作協議的一個基礎,也是美國川普政府將中共而非俄羅斯視為頭號敵人的原因之一。從這個角度上說,蘇聯的解體是俄羅斯人的福音。

戈爾巴喬夫最遺憾的事情

英國《衛報》在蘇聯解體20周年之際,即2011年8月,獨家專訪了戈爾巴喬夫。當記者問到他最遺憾的事情時,他毫不猶豫地說:“應該早點離開共產黨。”

《衛報》報導稱,在1個小時的訪談中,戈爾巴喬夫至少說了5件擔任共黨總書記時覺得遺憾的事。頭一件他說道:“事實上,在嘗試改革共產黨的路上,我走過頭了。”他表示應該早幾個月,在1991年4月辭去總書記職務時成立民主政黨,因為“共產黨對所有必要的改變都踩剎車”,“它(共產黨)使改革停滯,盡管它啟動了改革。他們都認為改革只是化妝的需要而已。他們覺得表面粉刷一下就夠了,事實上里頭仍是同樣的陳腐穢物。”

為何走上改革之路?

戈爾巴喬夫小時候曾經歷過1932年的蘇聯大饑荒,他的祖父和外祖父在三十年代都曾以編造的罪名被逮捕,他的父親、一名聯合收割機操作員,也被送到西伯利亞流放。

大學畢業后,戈爾巴喬夫在蘇共黨內一路升遷,1979年成為了政治局候補委員,一年后成為蘇共中央政治局正式委員。作為蘇共要員,他有許多出國訪問旅行的機會,曾去過比利時、西德、加拿大、英國等西方國家,而他所看、所聽到的或多或少影響了他的政治觀點和對社會的看法。

1985年,蘇共中央總書記契爾年科去世后,年僅54歲的戈爾巴喬夫被選為新的蘇共總書記。當時蘇聯因為與美國的軍備競賽,經濟發展緩慢,腐敗也十分嚴重,越來越多的蘇聯人也不再相信共產主義和蘇共,蘇共業已失去了民心。

為了阻止這一趨勢,戈爾巴喬夫試圖進行改革和開放,如削減軍費,對軍隊的使命任務和體制編制進行調整,主動放棄了對軍隊的領導;提出改革司法制度和建立法治國家的任務,為約100萬公民平反;一些曾被剝奪了蘇聯國籍的持不同政見者和人權活動人士被恢復了國籍;媒體審查機制和禁忌逐漸解除,等等。

1988年6月,在蘇共中央第19次代表會議上,戈爾巴喬夫首次提出了“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概念,他還提出“黨的地位不應當依靠憲法來強行合法化”,“蘇共要嚴格限制在民主程序范圍內”去爭取執政地位。同年,他宣布放棄勃列日涅夫主義,減少對東歐國家內政的干涉,特別是停止武力干預。

戈爾巴喬夫的“新思維”成為東歐劇變的重要推手,東歐絕大多數國家共產黨高層順應了歷史潮流,放棄了共產黨一黨專政,以和平的方式走向轉型。這也為戈爾巴喬夫贏得了諾貝爾和平獎。

1989年春天,戈爾巴喬夫在蘇聯第一次實行了蘇聯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的部分差額直接選舉。通過民主選舉,20%的非黨人士獲得了勝利,在黨內受排擠的葉利欽和著名持不同政見者薩哈羅夫都成功當選。

清楚自己是替死鬼

不過,雖然戈爾巴喬夫在政治上邁出了一大步,但經濟上的改革卻無法一蹴而就。與此同時,許多加盟共和國的民族獨立運動愈演愈烈,一些因民主改革而失去既得利益的蘇共官僚也謀劃著發動政變。前者的代表是葉利欽。

1990年7月蘇共28大召開,葉利欽發表公開演講,宣布退出蘇共。葉利欽認為蘇聯有必要過渡到多黨民主制,并公開宣布,作為俄羅斯議會主席臺的領導人,他不會聽命于其它政黨。也是在這次大會上,蘇聯正式宣布“結束政治壟斷”,實行多黨制。1991年,戈爾巴喬夫創立并出任蘇聯總統一職。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沙希利·浦洛基(SerhiiPlokhy)依據美國最新的解密檔案,所著的《大國的崩潰——蘇聯解體的臺前幕后》一書中曾記錄了葉利欽宣布退黨前的心理活動和他的部分日記。

葉利欽在日記中記錄了與戈爾巴喬夫的一段對話:“他們只關注自己的利益,除了飼料槽和權力,他們什么也不要。”戈爾巴喬夫這樣評論在當天早些時候所見到的蘇共總書記們。切爾尼亞耶夫繼續說:“他們吐著臟話來發誓。”我對戈爾巴喬夫說:“離開他們吧。你是總統;你看清楚這個黨是怎么一回事了,事實上,你是人質,是替死鬼。”戈爾巴喬夫有些遲疑,他對(助理)切爾尼亞耶夫說:“你難道認為我不懂嗎?我明白。但是我不能讓這只臟狗掙脫繩索,否則,整架機器都將反對我。”

從上述對話中可知,葉利欽和戈爾巴喬夫都意識到了共產黨和反對改革的高官們的問題,都清楚地明白他們如果繼續與其同流合污,下場會很可悲。不過,當時的戈爾巴喬夫尚抱有一絲幻想,為了不讓整架機器反對自己,而認為自己可以控制住這個邪惡系統。

但顯然,蘇共絞肉機等不及了,并很快發動了政變。然而,歷史走向了另一個必然:蘇聯解體,執政74年之久的蘇聯共產黨徹底消亡,而彼時已有至少400萬蘇共黨員退黨。

戈爾巴喬夫對中國的看法

在接受《衛報》采訪時,戈爾巴喬夫對于是否如中共那樣首先實施經濟改革而非政治改革的說法的回應是:“如果我那么做,蘇聯不會有任何改變。人民完全被隔絕于決策之外。我們的國家與中國在不同的發展階段,對我們來說,解決問題必需有民眾參與。”

而對于中國的看法,戈爾巴喬夫表示,就長遠的歷史眼光來看,中國的變革絕對是不可避免的。

無疑,中國不可避免的變革現在已到了緊要關頭。以史為鑒,不留遺憾,更不當替死鬼,解體中共,這是中共當權者明智的選擇。而任何想保黨的人,都無可避免悲慘的結局。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