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美國保守民主黨人變共和黨之預示

近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前議長、共和黨人紐特?金里奇(NewtGingrich)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欄目專訪時認為,現在民主黨的主張是在打破整個秩序,他們如果不能成為統治者,就要施行毀滅,他們已經到了相信自己有權利想欺負誰就欺負誰的地步了。

金里奇還以不久前卡瓦諾大法官任命一再受到阻撓為例,當左派們對此反對時,他們就到最高法院的門外抓門、拍門。金里奇對此表示,他的目標是要確保在接下來的40年里,讓那些無視秩序的左派們離最高法院席位最近的地方也就是“在門外抓門而已”。

金里奇還提到一個頗耐人尋味的真事:在做這個節目的頭一天晚上,他接到一個75歲老太太的電話。那位老太太和她的家人一直是民主黨人,她告訴金里奇,在卡瓦諾確認大法官聽證會后,她和她在四個州的家庭成員都從民主黨換成了共和黨,因為她和家人都很厭惡現在民主黨的作為,現在的民主黨已經不再是當年約翰·肯尼迪總統時的民主黨了。

事實上,民主黨內也分為保守、中間和自由、進步等派別。過去保守派民主黨一直是黨內重要的力量,他們大多來自中西部和南部州。這些民主黨中的保守派反對醫療改革,反對嚴格的槍支管制,反對墮胎等,這使得他們在制衡自由派民主黨勢力的同時,也更容易與共和黨達成一致。

2010年美國中期選舉時,共和黨在聯邦眾議院選舉大獲全勝,中西部和南部的保守派民主黨人紛紛落選,這使得眾議院中保守派民主黨人數下降,力量受到削弱。而中間溫和派民主黨人通常支持“混合式”的政治觀點,如支持較強硬的“軍事行動”,更愿意削減福利支出,推行減稅政策等。其在克林頓時期人數超過其他派別的民主黨人。

至于自由派民主黨人則屬于中間偏左,與保守派和溫和派相比,他們通常支持新政自由主義的經濟政策,反對好戰的國防、外交政策,支持“開放”的社會政策。他們常常與更左的“進步派民主黨人”重疊。

在奧巴馬就任總統后,自由派成為民主黨的主流,以民主黨眾院領導人佩洛西為首的民主黨議員,全力支持包括“健保改革”、“移民改革”等自由派議案,與共和黨背道而馳。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美國眾議院中民主黨議員中最大的派系乃是進步派國會黨團。其擁護全民健保制度、激進的公平貿易法案、最低生活收入法案,并發起罷工集體談判權利、撤銷美國愛國法的許多條文、在聯邦政府成立一個“和平部門”,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對他們認為“富有”的人增加所得稅率、對那些他們認為“貧窮”的人減少稅率;并且全面增加聯邦政府的福利制度開銷和規模,等等。

從眾議院民主黨成員的構成,就可以理解為何卡瓦諾大法官的任命,要被民主黨人百般阻撓,因為他們絕不希望看到未來幾十年美國最高院走向保守,但人算不如天算,卡瓦諾被任命后,美國最高院有保守傾向的大法官已達到5人。

顯而易見,卡瓦諾任命案中,民主黨人令人難以理解的阻撓,已經讓民主黨內的保守派和溫和派選民大失所望,打電話給金里奇告知因厭惡民主黨做法,全家從民主黨換成了共和黨的老太太,就是其中的一例。此外,民主黨快速滑向極左,不斷對公司和企業收稅來補貼免費醫療、免費大學教育、接納移民等主張,也并不為傳統民主黨人認同。而部分民主黨人的轉向,對于即將到來的至關重要的美國中期選舉的民主黨候選人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要知道,讓堅定支持憲法第二修正案、反對墮胎、反對大政府和福利、反對高稅收、主張自由貿易的共和黨基本盤去支持持相反觀點的民主黨,顯然是件難事。當前,隨著美國經濟的持續上揚,失業率的下降,川普總統支持率已達46%,其在共和黨內部的支持率更高達90%,因此共和黨基本盤回應川普的號召,在中期選舉中積極投票給共和黨候選人絕對是毋庸置疑。加上倒戈的民主黨人,結局或許不難猜出。

盡管近日有主流民調顯示民主黨可能在眾議院翻盤,但也有分析指出,民主黨在參眾兩院都不會取勝。美國戴頓大學工商管理學院陳力簡9月撰寫的《美國中期選舉民主黨勝券在握?看過基本盤該心涼了》就認為,共和黨勝選的可能性越來越大,而且新的國會中,共和黨國會將會和川普政府保持高度一致。

金里奇也表示,共和黨將在參議院眾議院贏得更多席位,因為選民們對民主黨的所作所為很反感,有點害怕他們得勢后的結果,而這個結果會嚇到那些左派。

究竟選舉結果如何,再過一周就可見分曉,而此前的這些預示也切莫忽視。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