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金融風險應該是爆發了

2018-10-29|来源: |标签:石涛 人民币空头 

做節目的時候,聽到印尼的飛機還是菲律賓的飛機,起飛13分鐘掉下來了,全都毀了。大概飛機上200多人。這個飛機是波音737,是新型的,在很多大公司都已經買了它這個機型。駕駛員飛行時間超過了1000個小時,意思就是很有經驗的駕駛員。在起飛不久幾分鐘,他就要求返回機場,但沒回去。

就在這件事情的前一天,英超曾經的冠軍,萊斯特,中國大陸有一些廠商是他的贊助商,萊斯特的主席馬來西亞人應該是,亞洲航空公司的主席,但是他是中國人的血統,在看完本球隊的一場比賽之后,直升飛機起來沒飛多久,就掉下來了。我看昨天確認他在飛機上,人已經死了。

就在這件事情再往前一點點,在美國的匹茲堡,槍手直接進入一個叫生命樹的猶太人的教堂,而在教堂里面——那是當地的猶太人最大的教堂——正在舉行一個什么活動。他帶了三把槍大概,進去就開槍,死了11人,傷了6人。他在打傷3位警察之后,自己投降了。他是狂熱的反川普的白人。

而在此之前,我們知道,上個星期鬧的比較兇的,是寄炸彈,是強烈支持川普的人。所以圍繞著川普在美國連續出現了兩個。因為前一個寄炸彈的人,包括克林頓,包括奧巴馬都有,就是民主黨高級的人,包括好萊塢的著名的影星,這些人都是反川普的。寄炸彈的這個人,他現在的律師對他進行的審辯就說他腦筋有問題,精神上有問題。他的寄的炸彈,但沒有一個出現任何意外的。大概做了14顆炸彈。

而另外反川普這個人,拿著槍真去殺了。他當時開槍的時候說,所有猶太人都得死。

兩件事情都是以仇恨的方式出現的,而兩架飛機都是起飛之后,一起飛就掉下來了。

這種事情,我們到了2018年10月底之后,其實大家反應的已經沒有那么激烈了。為什么?貫穿2018年這種事情發生太多了,超出了人們的控制,而在現實環境中,我們看到的直接是對生命的威脅,而在其中的人無力逃脫。

這是一種大的環境下背景下出現的。猶太人這件事情表面上是這個,但是中間出現一個相當蹊蹺的概念,就是在兩天前,應該是22號到24號,王岐山出訪耶路撒冷,他下了飛機直接就去了老城,把雙手放在哭墻上,進行了禱告。

美國比較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比爾貝紹夫,他說王岐山到底在祈禱什么?

其實我們可以看到在過往的時間里面——我另外一期節目當中提到——看到了普京,克林頓,奧巴馬都有到哭墻去。比較典型的就是普京和克林頓,從他的照片可以看出來,他面對哭墻,有著內在的相當拒絕的心態在里面,起碼照片上顯示出來。剩下的人都是有單手扶墻,雙手扶墻的是代表著一種誠意,在其中比較看到有名的,只有猶太人的總理,以色列的總理內塔尼亞胡。所以當王岐山去的時候,雙手放在墻上低著頭,他旁邊的隨從應該跟他解釋哭墻的含義,甚至包括祈禱的含義。但他祈禱著什么?沒人知道。可是他的故事就是,王岐山一下飛機直接就奔了哭墻。

哭墻講的是所羅門王所羅門圣殿它的遺址,所羅門的父親就是大衛王,就是大家看到的米開朗基羅的雕塑的大衛。大衛王戰勝的是魔鬼,才被猶太人稱為大衛王是猶太人的驕傲。所羅門王是大衛王的兒子,大衛王準備了所有的東西,他死了,然后所羅門王繼承父親的遺愿,蓋的我們現在看到的圣殿。

王岐山干嘛?我說的意思,他把政務全都推后,他先去以個人的方式。除此之外,他還去了叫圣墓教堂。圣墓教堂國內根本沒報。圣墓教堂是耶穌當年被釘死的地方和埋葬耶穌的地方。

他去了倆地方,上面對著猶太教,整個西方宗教的最原始最古老的宗教,第二個去的地方是今天看到的大家公認的西方文明中公認的神的兒子。然后他到晚上才見的內塔尼亞胡,他見了內塔尼亞胡他主要是談買賣,而且在見內塔尼亞胡的時候,24號他在發言中公然否認了美國政府對中共的指責。

而就是同一天,栗戰書在香山論壇上公然否認在南中國海的中共的軍事行為,也就變成了在同一天,向美國表示一種姿態,我們通常說的三駕馬車習近平王岐山栗戰書,這是今年三月份組成的三駕馬車,但是在實際的運作中三駕馬車不存在,只有習近平,旁邊跟著一只鶴,劉鶴,剩下馬都沒了。

這樣的組合在一起的時候,當我們看到以色列人跟中共再一次合在一起的時候,第二天出現的匹茲堡這件事情,很難說因為所以。但是在中東,在當年中共建政的時候,100天的時候,以色列國就承認了中國共產黨的政權。

我說的意思,是內在的某種生命聯系,今天的利益中的人是看不明白的。但是它卻真實的展現出來了。

我個人以為真正生命傳統的東西里面包含著是一種生命的理念,從生命的角度看,一定盡最大可能擺脫出自己利益的角度看。生命的角度看,是指你如果承認輪回轉世的話,我們的魂是不死的。今天只是個過程。

這就前后兩三天的事情,都合在一起的時候,其實,我以為對絕大多數的朋友,只會產生一種無力感,沒有辦法,發生了,如何理解。當大家覺得沒有力量的時候,無力感的時候,不就是命運嗎?不就是真正的一種生命過程嗎?

另外一個無力感,《華爾街日報》報的,文章題目這么說的《中國警告人民幣空頭,捍衛7元大關》

這篇文章是老的,但是在星期一開盤的時候,人民幣驟然就貶值,其實星期五就貶值了,在周末的時候就貶了,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上升了6.9725,離岸價。

離岸價就是中國大陸之外換美金,在岸價就是中國大陸換美金,香港都叫離岸價。所以有時候,你就看著就覺著就象個笑話似的。

離岸價突破了6.9725,距離7塊錢大關只剩200多點。而星期五閉市之后,美國股票一開盤,它就從6.94幾一下就挑到了6.97幾。也就是說,人民幣匯率要突破7,可能分分秒秒的事情。

【中國央行副行長潘功勝上周五警告投資者不要做空人民幣,這一表態提振人民幣兌美元在跌至近10年低點后反彈。】

如果央行副行長出來說不要做空人民幣,是因為在市場上聚集了大批的外來資金,要打擊人民幣,而中共現在手里的錢,劉鶴手里的錢,我一直跟大家說,顧了腦袋顧不了屁股。他只要去顧及股市,他就顧及不了匯市,他顧及了匯市,他就顧及不了股市,捉襟見肘沒錢了。

但是在美國現實的狀況中,美國股市出現大調整,也就是說持續往下跌,跌的原因是美元指數持續高漲,就是美元硬。美國硬的話,會造成美國有著通貨膨脹的壓力,所以要加息。

如果它加息的話,會更加造成股市的下跌,川普已經三次說話了,對美聯儲表達他的不滿。這個東西對中國的壓力呢?美元指數越往上走,越加息,人民幣就會越衰敗。相反,當美國股市在往下跌的時候,同樣會造成中國股市往下跑。

星期一,上海股市跟深圳股市都跌了不到2.5%,而香港股市其實跌了300多點,但是它的開盤高,所以你看起來就是打衡了。

說的啥意思呢?就是美國經濟就現在這個狀況,它自然狀況就在壓垮中國系統性的金融安全,金融穩定,美國的自然狀況,會造成中國的系統性金融風險。當行長這么去警告的時候,我以為就應該發生了。

【潘功勝在上周五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對于那些試圖做空人民幣的勢力,幾年之前我們都交過手,彼此也非常熟悉,我想我們應該都記憶猶新。”】

“幾年前”,他笨就笨在說了幾年前,幾年前習近平沒上臺呢。主子都不是一個主子,玩法就不一樣。

18歲交過手,跟28歲再交手,兩碼事,等到38歲再交手,如果是個姑娘的話,那叫老姑娘。

在利益上看問題就是這樣,他可以擲地有聲的說。而在生命的角度上看問題,你就知道,哦,還有這么笨蛋的。

同時間的消息,自由亞洲電臺《汕頭、東莞市國資加入馳援上市公司資金流動難行列》

什么意思?地方政府救市。

在上個星期三的時候,我們最先看到的是在北京的海淀區區政府,拿出100億,它集資了100億,去拯救海淀區高科技上市公司,就這么說的。同時間,深圳拿出幾百億,去拯救以深圳為主的深圳市高科技公司上市公司。現在就不僅是深圳了,在廣東,廣州佛山江門先后出現了這種狀況,現在加入的是汕頭跟東莞。

【據澎湃新聞的消息,10月27日,汕頭市人民政府網站公布消息,宣布成立共濟發展基金,以“幫助本地上市企業紓解股權質押困難,促進上市企業健康發展,培育壯大實體經濟。”】

后面這話都是扯淡!瞎說的,沒用的。股權質押。

這些上市公司,我有100萬股,它100萬股里面80萬股,它的股票押給了當地銀行,押給了當地的基金,換來了現金來,當時它抵押股票的時候,它一股價錢10塊錢。

可是現在出現股災的時候,特別是在深圳,深圳是什么科技股的主要的,跌得是一塌糊涂,現在它一股只值2塊錢,中間差了8塊錢。

銀行不干了,銀行怎么辦?你得給我加股票,頂我。

那個股東一共才有100萬股,他已經80萬股給你了,押進去了,押完了押到這份上了。比如說80萬股的話,你乘上10,他就有800萬,當初按800萬押給你的,結果現在,只剩20%了,只剩160萬了,中間缺口640萬。他拿剩下的20萬股,押也押不出那個60萬來。

那銀行不干,銀行不干怎么辦?斬倉,斬掉它。

政府不干了,要斬掉它就全死了,公司關門了,一天之內就關門了。所以地方政府拿錢替它頂。

什么樣的地方政府?省級政府沒錢,讓地區政府,你看到的就是深圳,廣州,佛山,江門,汕頭,東莞,全是最低級的。

它們的錢哪來的?不好說。說明什么問題?沒錢了。中央沒錢了,省級政府沒錢了,地方政府如果東莞的汕頭的找你當地有錢的人,說你給我躉點錢來,就這個。

它去救股票,我們剛才看到的是匯率,系統性金融風險應該是爆發了。

【據介紹,此次將由汕頭國資企業、海通證券和宜華集團共同出資設立的共濟發展基金規模50億元,首期規模10億元,專項用于幫助有發展前景的汕頭本地上市企業紓解股權質押困難。】

股權質押就是杠桿,那個老板呢,夾著包跑了。因為它現金頂過來的,有多少錢算多少錢了。

大家看著天滅中共,一直問什么叫天滅中共?中共想什么,當它來什么,死什么。

2015年之后,習近平最懼怕的就是系統性金融風險,金融安全,金融穩定,金融政變,金融風險,全是金融為先。

今天大家就看到故事了。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