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共不共 非常共

2018-10-28|来源: 蘋果日报

中國人的“共業”問題,相當有趣。

偶有讀書半吊子的文人不服氣,聲稱不可用中國人在外面喧嘩吵鬧撒野的所謂個別例子“一概而論”,否定整個民族的德行。

然而佛教講的共業,舊約圣經如天火焚城,就是研究,時機成熟之際,一個群體,只要你隸屬其中,會整體受到懲罰,在外面撒野喧嘩放任小孩小便的低端人口統計數字高,你整個民族,都很容易被一概而論被視為王八蛋。

正如一講到環境生態污染,不論教科書還是科學資訊雜志,一開口就說:世界污染嚴重,人類戕害大自然,長此下去,溫室效應,海水平線上升,將會導致人類浩劫,甚或滅亡。

但是人類之中,有很多族裔或個人,并無參與瘋狂的環境污染。愛斯基摩人沒有在北極開汽車排放二氧化碳,荷蘭和北歐國家的人,駕自行車,生活簡樸,歐洲有許多素食主義者,沒有參與GDP型中國人的掠奪型消費。但今日全球氣象變化,臺風水災,或華北工廠的污濁空氣飄到北海道,明明日本人無辜,亦遭“共業”之害。

當然,仔細研究下去,北京的污濁空氣若空飄日本,也與日本四十年前開始對中國提供種種免息貸款等“開發援助”(ODA)有因果關系。如果沒有一九三七年日本侵略中國,令共產黨在延安喘定而坐大,也不會有一九四九年的中共政權和北韓,今日的日本蒙受威脅,亦可謂因果。

臺灣的圣嚴法師說:“共業,是大家共同造了禍世的因,而在同一時地,受了禍世的果。”問題是:“大家”包括了誰?一個民族、一個階級、一種行業?但如果在這個民族或階級或行業之中,大多數人參與種惡因,你獨自清醒,你沒有參與,卻為何要受“共業”之累,跟其他大多數的蠢蛋一起陪葬?

五十年代初期,毛澤東發動全國的農民公審斗地主。村委書記宣布一大串夸張了的地主的罪狀,高聲問:該不該殺?打谷場的農民呼應:該殺!幾年之后大躍進,集體推進殺業的農民階級人口即餓死四千萬。

后來餓死的農民,當然有同情地主的,但整個階級,創下了傷天害理的共業,必須現世償還。佛家也發現此理,只能鼓勵個人,不要參與這等集體的大愚昧,要在共業中另修“不共業”:不共業的意思,就是千萬不要“憂戚與共”。共中難免有所共,但須有所不共。共不共,共即共,共可共,非常共,真是在“道”以外的另一科大哲學。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