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央視記者孔琳琳正式遭英國警方起訴

22號,如果算上時差的話,前后時間,23號習近平將要出席港珠澳大橋通車典禮,大概有個時間差,前后差不了幾個小時。22號應該是中午的時候或者下午的時候,王岐山帶著馬云等一推大佬們來到了以色列耶路撒冷,出訪大概中東四國。因為他去了以色列之后,又去了巴勒斯坦,還要去埃及,剩下哪個不知道,忘了。

但是他來到以色列之后,他很特別——我以為很特別——下了飛機直接就去了老城哭墻,到哭墻那兒,他講說尊重當地的禮儀,還戴上了個小黑帽。他可不是猶太人那個帽子,那個圓頂,你看那個川普去哭墻的時候,戴著那個小圓蓋,猶太人有黑的有白的。他沒有,他戴的是禮帽。

在海外你看到一些猶太人,他永遠是穿黑色的衣服,白汗衫,黑禮帽,他是小邊的,不是英國人戴的那種,不一樣。

結果王岐山也塞了個紙條,塞到哭墻里,那他也就變成了膜拜。他只要塞條,這個概念,無論你今天如何解讀,如何說法,但是在猶太教,猶太人的角度來講,你是向猶太的神,他供奉的神低頭。他沒敢戴這小圓帽,因為戴著小圓帽是接受了猶太教的概念。當他向哭墻低頭的時候,公然違反了共產黨管理條例。他能夠,你換個人你試試?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你看他敢不敢?打死他也不敢。

所以王岐山的行為就促成了說他那里面到底心里說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塞了那個條,叫和平。當他離開哭墻的時候,他把帽子摘了。你看那帽子沒了。但是在墻邊上塞的時候,他戴著帽子。相當尷尬,但也蠻有趣。因為當他戴這種禮帽的時候,你不能說他對猶太教的尊重,但是他對以色列本身有他的尊重,他要尊重人家。

其實他完全可以不塞,不塞就完了嘛。你塞那個干嘛?在那個場合下,他要塞就塞,要不塞就不塞。所以他費了勁了,戴了帽子,然后又去塞那小條,有他個人的想法。

“和平”二字在那個地方,巴以之間一直有沖突,但我個人看起來又覺得很滑稽。

2018年7月23號,這個哭墻是所羅門圣殿的一個遺址,只剩下這個哭墻。所羅門圣殿是3000年前所羅門王為約柜,就是當初摩西刻下的神的戒律十戒的兩塊石碑,做了個柜子,叫約柜。在那個期間做完之后,這個約柜一直被猶太人帶著走,一直到了所羅門王,才在圣山這個地方建了一個所羅門殿,放了這個東西。

在公元前500多年的時候大概,是巴比倫王國把第一個所羅門圣殿給摧毀了,后來它又重新建了第二個,結果到了公元70年的時候,羅馬帝國又把它摧毀了,只剩廢墟了。我們現在看到的廢墟也不是圣殿本身的廢墟,是所羅門圣殿的外墻,西墻剩下的這一塊,那真是它原來的墻。所以圣殿的位置不是這個位置,圣殿的位置還要偏,還要靠另外一側。

2018年7月23號,出現非常特別的現象,它那個墻是立著,它有點斜著。就跟咱們那個,你上西安還有古城墻,類似。它是斜抹嵌的,它不是直的。但是斜抹嵌的這種墻的時候,它從墻里頭有一塊石頭,100多公斤,自己掉出來了——我在節目中跟大家解釋過——它是從墻里面出來的,那里面得有只手給它推出來,沒有,自己出來的。

而在一個月之后,8月28號,在耶路撒冷出生一只小母牛,通體是紅色。在《圣經》中《新約》、《舊約》中都記載著,如果在猶太人成立國家之后,在以色列出生一只小紅牛,一根雜毛都沒有,是只母牛的話,意味著彌撒亞在世。出現了。他們要殺掉這只小母牛,然后以祭奠的方式準備開啟第三次圣殿的建造。

所以猶太人正強大,以色列正強大,它并沒有在以色列建國之后即刻建它的圣殿,它就等著這時刻。所以猶太人它是相當尊重它的極其正宗尊重它的信仰。

而它講的就是彌撒亞的出現,在中國來講,其實就是未來佛,彌勒在世。這是它的講法。

而在2個月之后,共產黨的代表去的那兒,而王岐山帶著馬云他們去干嘛?以色列國是世界上硅谷之外的第二大科技創新地區。王岐山為“中國制造2025”尋找出路,而“中國制造2025”的出路是什么?人類命運共同體。人類命運共同體,我們講了,用機器人控制人,直接跟神是對立的。所以王岐山他個人有個人的想法,但是他的公共目的卻是首尾相對應了。因為在這一圈當中,我們看到的西方文明當中,猶太人,摩西,就等于是最早3300年前一種神的使者的概念。結果王岐山也帶著使者的概念,他受習近平之托,來到這兒,要獲取非人類的,與人對立的智能化產品的技術。

這個圈畫圓了。

很有趣,你無從解釋,他們都按照需要需要,都是按照各自的需要做事情。但另外一只大手在時間的背景之下,把所有的事情都轉完了。

你可以不相信,但我跟大家解釋這個概念,這是事實。這不是我說的,只不過我們說從另外一個角度看著這個圈轉完了。

一個絕對要發展滅絕人類的“中國制造2025”,來到了一個今天在人類文化中最崇尚信仰的留下來的一個民族之地,神之地,要拿什么?要拿它的技術,要拿它的大數據的概念,要拿它的現代科技的概念去完成毀滅人類的它的偉大事業,這絕不是個玩笑。

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前情報官員說,在專制獨裁體制中,正在進行大規模的科技發展,目的就是獨裁者不相信人,但他相信機器人——昨天的報告。

我們的節目是8月30號跟大家說的,所以天翻地覆在人間,我相信很多朋友會看得著。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央視記者孔琳琳正式遭英國警方起訴》

這期內容你將看到跟黨走的人毫無人性的一種表達。跟著共產黨走,很多人都意識到,它沒有道理。對,它不是人,它是高級動物。它的高級動物已經走到表面化了,顯出原形了,走到表面化之后被尚有人性的人覺得不可思議,怎么會呢?但它真實的發生了。

所以這是一個對等的,就象我剛才說的,王岐山到了哭墻,戴上個小帽,塞了個條,這是猶太人對神的敬重,一種形式。可是他去干嘛呢?他的公干是要獲得科技技術,殺掉人,手心手背對應了。

央視記者孔琳琳正式遭到英國警方的起訴。

月初的事情,所以這個事情就出現了一個結論,而這個概念,是對中共宣傳系統的直接打擊。因為孔琳琳這個事情,中共駐倫敦的大使館和央視都發表聲明,要求英國保守黨會議的組織者向孔琳琳道歉。你現在再聲明啊。而提出道歉的說法就是孔琳琳不會受到警方指控。

所以大家看到的就是反的了。

【整起事件發生于9月30日,一場由英國保守黨主辦的香港問題座談會上。當時一名來自香港的工作人員EnochLieu表示,自己遭孔琳琳掌摑兩次。在活動尾聲,孔琳琳在座上批評正在發言的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杰斯(BenedictRogers),被主持人要求離場。EnochLieu遂到她身邊指示其離開,但孔反稱被滅聲并兩度掌摑他。

“香港監察”發布的影片顯示,孔琳琳在場上用手打工作人員并高聲對質,不斷以英語高呼“我是記者”“你沒有權碰我”“可恥”“這就是英國民主”等等。工作人員在她施襲之后,抓住她的雙臂并且報警。】

我當時看那個視頻了,她打完那個小伙子兩個嘴巴之后,其他的人要求她離開的時候,她大聲說,你碰我了,你碰我了。

一個女人,48歲的女人,用這樣的方式,在公共環境中去表達的話,你說她是什么東西?她是48歲的女人,她先打了一個20歲的小伙子,打完人家之后,人家讓她離開,她說,你不能碰我,你不能碰我。你要碰我,我就Metoo。不就這意思嗎?

用自己女人身體的概念撒潑,是人嗎?但這種事情到處都是。大家聽懂我說的意思了,用自己女人身體的概念撒潑,但她可以對男孩子以那樣的方式對待。這是記者。無冕之王。

【香港監察在聲明中指,當時羅杰斯(BenedictRogers)正在作總結發言:“我是親中的,不是反中的。我希望中國和她的人民成功。我批評當今的中國政府及其對待人民的方式,但我支持中國這個國家和人民,相信香港成功符合中英雙方利益。因此,履行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和捍衛一國兩制,對各方都有利。”】

就是這么回事。所以明白的人都會把中共跟中國分開。很多朋友覺著這有什么意義?我還是說一句,我說了無數遍的一句話,妲己是女人,還是狐貍,還是妖精?意義就在這兒。當你把中共當成中國的時候,你見的是這塊肉,你是個笨蛋。當你意識到表面上是個女人,實際是只狐貍的時候,你是個明白人。

【事件發生后,中方隨即高調為她辯護,大使館和央視齊聲要求道歉。

中國駐英國大使館,10月1日發表聲明,稱孔琳琳當時只是提問和表達意見卻被“阻止和襲擊”,是完全不可接受。聲明批評該座談會助長了反中分裂人士的傲慢,中方表示嚴重關切和強烈反對,要求主辦方停止干預香港事務。】

一個人要把妖怪跟漂亮的女人分開,它說你這是分裂。人家說的對啊。那個妲己如果把狐貍給弄出去,她還是正經八百的女人,我覺得這個比喻能被很多人聽得懂的。否則的話,中國跟中共分開,很多人覺得,跟我們沒有毛關系。但咱說你娶了個女人,我跟你說它可能是只狐貍,你頭發就立起來了。說你要把那只狐貍弄出去,然后那個魂回來,真人回來,她還是你的好媳婦。你肯定接受。一切東西都是活的。

其實有些朋友不太接受我這種說法,他喜歡用那種知識分子的表達概念。你用知識分子的表達概念,你一定死在共產黨手里頭,你一定看不明白共產黨。因為你只放在人的層面,妲己站在你眼前,你只站在人的層面,你只能說有時候妲己很放蕩,很浪蕩,她的眼神能勾我魂,但有的時候她也挺好的。

信不信?就連當時陪著狐貍喝酒的比干,他都看見狐貍尾巴,他都沒辦法跟紂王說,你媳婦是個狐貍。

這是無神論進化論和叢林法則對中國人真正的摧毀,這是今天精英文化者們真正真正敗落的地方。

另外一個剛發生的事情,在澳大利亞,《抵制“紅歌會”登陸澳洲,華人團體對共產黨“無聲入侵”說不》

原因很簡單,大概11月4號,《洪湖赤衛隊》中國歌劇,要到悉尼劇場演出。悉尼劇場這個老板也挺有趣的,說他看《洪湖赤衛隊》,他認為他們在追求自由,追求人權和追求民主,所以他就接受了。

《洪湖赤衛隊》小時候看過,追求自由追求民主,咔!槍桿子里頭出政權,它是以殺人的方式出現的。它以追求自由民主的概念去毀滅人類。今天的中國人被灌輸的無神論就是以追求自我個體的解放。

你看毛澤東,睡了無數個女人,他的兒子,他無所謂,什么兒子不兒子的,我今朝有酒今朝醉,我今天想睡誰睡誰。他對兒子不親,他對孫子他都不見,他自己都知道,誰知道是不是我孫子。誰是你孫子啊?你說他是人嗎?你看看他的家你就明白了,你看他周邊的人你就明白了。

所以真正以個體自由的概念,實際是無止境的放縱欲望的概念,放縱欲望是一種權力,所以這個出現就是西方精英者的敗落與笨蛋,才出現場面。

而當地的中國人不干了,就是這么回事,就發生了。

所以,我以為在今天的環境中,就是人向善還是去惡,在共產黨這個問題上,人人沒商量。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