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茹】又一網安隊長猝死 網警們怕不怕?

2018-10-26|来源: DJY|标签:网警 法轮功 善恶有报 网络监控 

據大陸媒體報導,10月24日上午,四川省內江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支隊長羅剛在參加全局工作會議時,突然猝死,時年46歲。報導稱,家人至今仍不敢將消息告訴羅剛年逾八旬的母親。

從古到今,白發人送黑發人都是件極為悲痛之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羅剛母親一旦知道自己已于兒子陰陽兩隔,其悲痛必是言語所無法表達出來的。然而,羅剛的家人、親朋、同事在慨嘆的同時,是否會想一想究竟是什么原因,讓正值年富力強的他,在猝不及防間離世?

羅剛的簡歷顯示,他于1998年底至2009年任內江市公安局治安支隊警察,其后升任治安支隊副支隊長至2014年5月,任內江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至2018年1月,死前則一直擔任公安局網安支隊支隊長。

顯然,在1999年7月,江澤民和中共悍然發動針對法輪功的迫害后,其長期所在的治安支隊必然要直面法輪功問題,直面法輪功學員。對于羅剛個人而言,也要面臨選擇:是緊緊追隨江和中共的迫害政策,還是秉持良知,守住道德底線。從其的升遷軌跡看,羅剛選擇的必然是前者,而且從海外明慧網曝光的內江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案例看,內江公安局的警察們脫不了干系,羅剛也脫不了干系。

而羅剛最后任職的網安支隊,更是將監控法輪功學員當作要務之一。網上有帖子披露,2010年以來,內江先后制定了網上重點人管控工作方案、重點人數據采集方案、重點人管控平臺建設方案,并籌集資金,建立網上重點人員管控預警分析系統。

具體來說,內江公安局對網上重點人員“實施有針對性的分級分類管控手段”包括:“對A類網上重點人員建立網上偵察或控制專案,全面采取各種偵察手段,長期控制,制約其網上活動空間;對B類網上重點人員,采取必要的偵控、監控措施,掌握動向,重點控制;對C類網上重點人員,采取網偵技術手段予以偵控,及時納入視線,防止危害。”法輪功學員就屬于上述重點監控對象。作為支隊長的羅剛到任后,又是怎樣的“鞠躬盡瘁”到死呢?

事實上,不管人是否相信,善惡有報是天理,而且報應從不缺失,只不過爭個早晚。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共體制內從上到下各級警察遭到報應的數不勝數,比如2005年強奸女大法弟子的河北涿州警察何雪健身患陰莖癌,陰莖、睪丸全部切除,自殺三次未遂,痛不欲生;比如瘋狂追隨江的原公安部部長周永康、副部長李東生等都已然落馬;比如曾任廣州市公安局610辦副主任的副處長王廣平突然在辦公室內暴斃……羅剛之死不過是又一個大陸警察遭惡報的例子。

而羅剛死在網安支隊長的職位上,不妨可以看作是對諸多無知替中共賣命的網警們的又一次警示。去年10月,四川平昌縣43歲網安大隊長趙永平被曝在患肺癌半年后死去。報導稱,趙永平所在的網安大隊是24小時工作制,可以做到及時預警、精準處置和打擊。趙永平經常替班,無論白天還是黑夜,在網安大隊總能看見他。住進醫院后,他還把辦公室挪進了病房。除了吃飯、睡覺,只要一醒來,便點開手機投入“戰斗”,絕不放過一個“敵情”。而其所在的平昌縣公安局曾對數十名法輪功學員實施監控、騷擾、抄家、綁架、刑訊逼供、非法判刑,這其中不能說沒有趙的“功勞”。

羅剛、趙永平的選擇讓他們在得到中共的嘉獎的同時,也將自己的良知出賣,其所為人神共憤,以至于命不長久,早早地離開了親人。他們的死,是否讓那些仍在將“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善惡到頭終有報,高飛遠走也難逃”、“一報還一報”、“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多行不義必自斃”等當作耳邊風的羅剛們、趙永平們,感到一絲絲害怕?是否為了自身生命計,選擇懸崖勒馬?否則到一天,后悔也來不及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