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洪博學: 中國如何開發人體經濟

2018-10-26|来源: 民報

《屠殺》一書的作者葛特曼,10月2日在臺灣召開記者會,使臺北市長選舉,再起波瀾,從「飯後甜點」到《屠殺》,只要沾上老共的「黃金藍」金錢情色陷阱,沒有一個政治人物可以脫身,這句話出自「紐約爆料大王」郭文貴。圖為伊森.葛特曼(EthanGutmann)。

以中國數位科技的運用能力,讓器官移植全面透明化,建立可以查驗的資料庫,輕而易舉,但是,讓它永遠處於黑暗地帶,卻可以帶來無限商機。

《屠殺》一書的作者葛特曼,10月2日在臺灣召開記者會,使臺北市長選舉,再起波瀾,從「飯後甜點」到《屠殺》,只要沾上老共的「黃金藍」金錢情色陷阱,沒有一個政治人物可以脫身,這句話出自「紐約爆料大王」郭文貴。

「屠殺」的意思,就是大規模的謀殺,只要你打開以下的網站:www.cntransplant.com,你可以看到這樣的指示;如果你打算進行器官移植,可以這樣做;上網後把個人身體健康資料寄來,說明你要進行的器官移植項目,再匯款500美元完成報名,一到二周時間,我們將可以找到可以匹配的器官,然後通知你入院時間,手術和術後照顧,價格面談,如果你不會上網,使用本中心服務電話,也可以,我們會真心替你服務,這是設在天津第一醫院,亞洲器官移植中心,招攬外國顧客的網站,亞洲器官移植中心主持者是黃中陽,他也是兼任北京武警醫院器官移植科主任,中共黨媒讚譽;他對器官移植有巨大貢獻,「亞洲器官移植中心」共有五百個床位,使用率超過90%,但是,天津地區死刑犯每年才40個,如何對應,器官來源在哪裡呢?1998年,黃中陽用10萬人民幣,成立器官移植科,當時門可羅雀,沒想到2000年以後,業務量暴增,增蓋三棟大樓,斥資28億人民幣,被國際媒體稱為「專門為謀殺而蓋的醫院」,亞洲器官移植中心,收納來自全球想進行器官移植的人,遠自沙烏地阿拉伯也有,韓國媒體曾經披露;每年有兩萬韓國人,到這家醫院接受器官移植手術。

2016年,因為國際上各方壓力太大,網站已經撤下,現在,消費者只能找到熟悉門路的人打電話,所謂仲介者,根本無需跨海,一通電郵就可以搞定,中方的接頭者,會在指定飯店出面,帶路兼招待,葛特曼從來沒說:柯文哲帶人到中國,進行仲介器官移植,柯文哲到底要告甚麼?

設在美國的「追查國際」無國界記者,曾經打電話到這個網站,確定了中國很多醫院所進行的器官移植業務,其實是在進行殘無人道的謀殺,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或醫院,可以明確告訴移植受贈者,兩周內就可以找到匹配捐贈者,以美國來說;等待2到3年,才有捐贈這出現,因為沒有人是上帝,可以決定任何人生死的時間,或者奉獻者何時出現,何況,在西方國家,等待被拯救的受贈者,通常是捐贈者的百倍,中國捐贈者更稀有,根據中國衛生部統計,從1990年到2000年,十年來,中國器官捐贈者只有120人,死刑犯更是不公開黑數;國際特赦組織估計,中國每年被槍決者有兩千人到一萬人,但是,爆天量的器官移植病例,顯示出這裡面有鬼,並且是大大的鬼,大鬼存在黑暗間,證明了中國為了賺取利益,正在扮演上帝角色,中國早在90年代就進行器官移植,但是,中國不願接受國際器官移植資料庫的規範,公開透明接受檢驗,其實,他的地底下就有一個龐大的暗黑人體資料庫,這個資料庫由解放軍醫院掌握,被稱為「潛在的供體」,而且絕非所謂「死刑犯」,而是活生生的人,這些人以良心犯,異議人士,和關在勞教所的法輪功同修,或新疆維吾爾族居多,當醫院收到上門消費者的資料,立即動手尋找可以匹配的犯人,一旦找到匹配的時候,就是這些無辜者被謀殺的時刻,這也可以解釋為甚麼維吾爾族被迫驗血,移轉囚禁地,許多法輪功同修,在勞教所突然失蹤。

葛特曼在接受自由時報專訪時說出內心的轉折,「來臺前,葛特曼接到一張電郵」,內容是2008年,柯P在中國上課內容,課程分成兩部分;上半部是心肺器官移植理論實際,下半部是專屬柯P的葉克膜培訓。這一封電郵,還有一張照片,這是柯P在2008年無錫人民醫院這場研討會上和中國醫師的合照,背景上的海報,大辣辣寫著:「心肺移植研討會和葉克膜培訓」,葛特曼從照片中搜出了和柯P講師合照學員,都是被點名,曾經為器官活摘操刀的中國醫師,柯P說,上課者多,他們使用葉克膜幹甚麼,不是他可以管的。這些老共轄下的醫生,不就是慕名找你去演講的嗎?柯P和上課學員合照的照片中的人物,肉搜比對一下法輪功《明慧網》所刊登的活摘器官戰犯照片,赫然在列,難怪葛特曼生氣了。

同樣這些劊子手醫生,有幾個也出現在香港「第26屆世界器官移植大會」上,2016年,香港召開一場中國主辦的「世界器官移植大會」,這場大會被國際媒體抨擊;是為了替中國活摘器官的罪惡洗白,中國醫師出席占了大多數,上臺一再強調中國已經停止活摘器官的工作,完全配合國際規範,大會主辦者,就是前中國衛生部長黃潔夫,這位黨官被譽為中國器官移植之父,專門為生病的黨國高官尋找器官移植,以便延長壽命,2014年12月中,黃潔夫曾經到臺灣,密會剛當選臺北市長的柯P,事後,柯P告訴記者;密會內容是商討中臺雙方的器官移植互惠事宜,這就奇怪了,一個中國下臺部長,到底是以甚麼身分到臺灣,商談器官移植合作,為何不是和臺灣衛服部商談呢?

參加這次香港器官移植大會的醫師,全部是被「追查國際」組織點名,發出國際通緝,雙手染上鮮血的劊子手,總共有53人,當然,這是保守數字,單單是天津「亞洲器官移植中心」就有160位醫師,「國際追查」組織說,根據統計,中國目前從事器官移植業務醫院,有六百家之多,若包括不在衛生部管轄下的200家解放軍和武警醫院,一共865家醫院,有9500個醫師,從事過器官活摘工作,通緝這53人,根本是滄海一粟。

2016年8月18日,《新唐人》在一篇活摘器官的調查報告中,披露了訪談中承認有使用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生,被點名醫師如下:黃潔夫,郭燕紅,王海波,任職衛生部,無錫人民醫院肺移植創始者;陳靜瑜「照片中站在柯P旁邊」,天津第一醫院;黃中陽,莫春柏,王凱,孫超,湖北第二附屬醫院韓諒,上海復旦附屬中山醫院譚雲山,王春生「也參加2008年研討會」,北京朝揚醫院張曉東,宋靜,張強,孫岳,浙江大學第一醫院鄭樹森,鄭樹森還身兼「浙江反邪教組織」的理事長,站在第一線,直接迫害法輪功同修,中南大學附屬醫院葉啟發。

「追查國際組織」的調查記者,利用消費者掩護,以詢問者身分打電話探查,有很多被訪問醫師,承認使用法輪功同修器官,但是,葛特曼比對2008年這張柯P和學員合照相片中,被列入法輪功活摘器官的嫌疑者,超過90%。

新唐人在這篇報導中說:有一次打電話詢問,是否有法輪功學員器官,可供移植,醫院人員告訴他,如果缺貨,可以向廣東軍區總醫院調用,證明,中國解放軍管控的醫院,是器官移植開創者,更可能是真正的幕後決策和掌握者,在中國,每個軍區管控自家的醫院,充滿爭搶地盤風氣,例如湖南軍區,也會在廣東設立醫院,例如武漢解放軍309醫院,器官移植床位400床,可見軍方在活摘器官業務上,才是大本營,從這個角度來思考9月五日,郭文貴在「郭媒體」的爆料內容,就更接近事實真相了,郭文貴說:2015年,他流亡逃到美國之前,掌握一件檔案,這個檔案是有關柯P的個人報告,但是並沒有說出文件內容,只是說:「很多重要臺灣人,在中國都會被監控,通常是統戰部或國臺辦寫報告,唯獨柯P的報告,是由中央軍委會第七辦公廳所寫,自己查一下第七辦公廳主管業務就知道了」,原來,第七辦公廳主管解放軍醫院。

在郭文貴爆料視頻中,同時被掃到颱風尾的,另一個媒體紅人陳文茜,郭文貴說,2012年,郭文貴奉命招待陳文茜,陳文茜由鳳凰衛視劉長樂老闆,陪同到北京訪問,郭文貴接到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來電,要他在盤古大樓招待陳文茜,郭文貴立刻拒絕,沒多久,國安部馬建副部長也來電說,上面交辦,郭文貴說:「可以驚動天子的人物,真是不簡單」。

葛特曼失望的是,柯P從勇者變成懦夫,不敢對抗邪惡中國,實在有點可惜。

10月17日,葛特曼在英國針對「中國活摘器官調查報告」舉行國會聽證,會中詳實報告柯文哲的轉變,葛特曼以臺灣面對真相的恐懼,描述了臺灣人在真相之前的道德錯亂,甚至批判臺灣社會隱藏了「器官旅行」的事實,無意中成為活摘器官的共犯,這樣的批判並未違背事實,卻充滿沉重,每年有一萬人到中國進行器官移植,臺灣政府真的還可以裝睡嗎?

柯文哲事件,只是臺灣許多醫院黑幕的冰山一角,在中國邪惡政權暴政下,勇者到懦夫的距離,只在一念之間,作惡的人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看見作惡,卻保持冷漠的人,更可怕的是;替惡人作偽證的人,在這一場器官移植風暴中,我們看到對抗中國暴政的葛特曼,也看到屈服暴政的懦夫。

葛特曼希望柯P這種證人,出現在國際聽證會,可以為受害法輪功學員仗義鳴冤,但是,證人卻龜縮了,還搞出一場無聊官司,模糊了事實真相。

柯P必須否認在葛特曼訪談中,曾經說過的話,「中國活摘法輪功同修器官」,因為,柯P身分變了,從醫生到市長,現在,掐住柯P喉嚨的黑手,就是雙手沾滿血腥的解放軍,老共絕不會害怕多殺一個人,柯P寧願失信於一人,或整個臺灣社會,也不敢得罪老共,簡單說;怕死而已。

中共解放軍幕後操控活摘器官

我寧可相信柯P是善良的,當他踏進中國推銷葉克膜的時候,並不知道這是解放軍的事業,但是,當他知道這是軍隊壟斷的生財工具時,想縮腿,已經太慢。

多數人並不知道活摘法輪功同修器官牟利,並不是中國醫院的工作,隱藏在所有醫院的幕後,就是老共解放軍,2006年,中國前衛生部長黃潔夫,在馬尼拉世界肝臟移植大會上坦承,「98%的器官移植,中國衛生部管不著」,試問,中國有什麼單位,可以在正規行政部門法外存在的,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就是解放軍,柯P到中國18次,以柯P智商,他會不知道掌握控制活摘器官移植事業的是軍方嗎?

柯P回答記者詢問;「2014年和黃潔夫密談內容」,柯P居然回答,「兩人只是談論國際器官移植登錄系統」,我對這個回答質疑,一個下臺部長、無法管理中國器官移植事業的卸任官,還談什麼國際登錄?中山醫校畢業的黃潔夫,2005年被提拔擔任中央保健局局長,原因很簡單;黃潔夫專業是肝器官移植,這個中央保健局,就是專門替黨國高官移植器官,延長生命的御用醫師,1960年,吳階平醫師完成中國第一例肝器官移植,器官移植技術已經走了58年,在中國黨國高官,每每遇到重病,器官移植是首選,治療反而排在後面,原因很簡單,「黨國根本不重視小百姓生命人權,殺人取器最快」。

1984年,老共黨國通過「死刑犯屍體及器官再使用法案」,為器官移植,找到法律基礎,但是,法條中規定;「必須獲得供體者簽屬同意書」,卻形同具文,因為沒有人會簽屬,這是傳統「死要全屍」的觀念使然,所以敢於違法,最早進行器官移植,就是解放軍醫院,中國軍醫大學坦承,訓練一個可以進行器官移植醫師只要兩年。

「活體器官移植」產業,是江澤民奉送給解放軍的生財之道,「以貪養軍」,藉以抓住解放軍軍權,簡單說,這是一條龍的國家暴力;稱之為「殺人取器」的謀財害命事業,中國長期缺乏「死後器捐」風氣,所以沒有供體來源,一般醫院也不敢和軍隊爭利,只能被迫配合演出而已,這種工作只有國家的權力才可以幹,所以,中國很多醫院寫上「附屬醫院」四字,這四字學問大。

加拿大獨立調查員大衛麥塔斯2009年皆露《血腥的活摘器官》

葛特曼不是第一位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同修器官」的人,更非第一位對中共「活摘器官」,進行控訴的調查作家,2009年,加拿大獨立調查員大衛麥塔斯,出版《血腥的活摘器官》後,2012年又接著出版《國家器官》,大衛麥塔斯多次在西方國家國會舉行聽證,2009年,西班牙政府首先起訴江澤民犯下反人類罪,涉及種族清洗,2013年,發布全球通緝,包括胡錦濤,溫家寶等五人,繼西班牙後,目前至少60個西方國家國會,通過「阻止中國活摘器官法案」,連非洲也有塞內加爾等國加入聯署,可見,全世界都知道,「中共正在幹著反人類滔天大罪」,臺灣醫學會也多次加入譴責行列,證明,老共實施活摘器官犯罪,根本不是新聞,但是,臺灣社會好像和這種人權議題不相干,或者被「親中媒體」蒙蔽,擁有國安調查權力的總統府還裝瞎,更好笑的是國民黨立委說;「國民黨沒有在中國,所以對法輪功被迫害事情,一無所知」,這些人只會巴結老共,三番兩頭跑中國幹什麼?只顧著被摸摸頭嗎?我建議中國國民黨真的可以把中國兩字拿掉了,你既然對中共迫害無辜中國人漠不關心,還頂著中國帽子幹什麼?這些政客以為臺灣人都是傻瓜,只有柯P和政客最聰明,還是內心不敢得罪老共?記住歷史的教訓,你現在保持沉默,有一天,災難就會降落在你的頭上。

事實上,2013年,習近平上臺後,謀殺法輪功學員,活體摘取器官工作,並未停止,充其量就是減少而已,習大王也不敢阻止解放軍的最大財源,仍然持續替解放軍遮掩罪惡。

大衛麥塔斯在《國家器官》一書揭露;中共中央軍委總後勤部,就是中國活摘器官的指揮中心,也是利益分配的核心,所以,用民間醫院掩蓋背後的軍方醫院行為,所謂「附屬醫院」背後的操刀者,就是軍方醫院醫師,從器官來源,搜尋,抽血,配對,運送,到器官摘取後屍體燒毀,整個「殺人取器」,完全是一條龍服務,不管對象是死刑犯、遊民、維吾爾族、政治犯或法輪功同修,請問,沒有國家最大權力,有哪一家醫院可以擔任這樣的工作,賺取這種黑心錢,中國在數位科技掌握,不亞於臺灣,若要公開透明登錄,接軌國際,根本是小事一件,但是,老共寧可讓他持續黑幕,因為老共擁有一個地下「活體潛在供體」資料庫,隨時可以匹配病人,隨時可以販售器官,賺進大錢。

1999年,擔心法輪功,擁有1億的學員,將變成老共政權隱犯,因為,中國歷史上,宗教起義革命事件太多了,近的有太平天國,遠的有黃巾黨,於是,江澤民下令把法輪功打為「階級敵人」,把法輪功「名聲鬥臭,財產鬥垮,肉體消滅」,大量搜捕行動,於是展開,老共從不對外公佈被捕的人是誰?姓名稱謂?更沒有審判紀錄,更沒有關押通知,甚至判刑年限也沒有,一大堆人就從人間消失了,家屬報案也沒有下文,為了進行這項指令工作,總後勤部成立610辦公室,統籌指揮第七辦公廳轄下160家解放軍及武警醫院,並指示軍醫大學栽培器官移植人才,在中央軍委發給610辦公室的文件,「負責軍區擁有對階級敵人逮捕,運送,關押,甚至現場處決權力,對於洩密者也等同對待」,在這個命令下,中國器官移植案例,也呈現直線上升情況,根據2003年「明慧網」一篇「死刑犯撐不起器官移植的蘑菇雲」報導,從2000年到2006年,器官移植案例快速增加,到達一年6萬例,如此巨量,根本不可能只來自死刑犯供體,2006年,爆發了瀋陽蘇家屯事件,這個事件主角是安妮,安妮的先生,是天津第一醫院的器官移植醫生,因為不堪良心折磨,所以說出了蘇家屯是關押法輪功學員所在地,也是器官移植「潛在供體」,蘇家屯在山區,過去是日本關東軍的武器庫,關押法輪功學員,超過6千人,根據統計;解放軍各地關押法輪功總共36處,吉林地區就關押12萬人,到底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關押,中共不願意公布,但是,評估至少在100萬之譜。

全身器官移植可以賣出80萬美金海外牌價

由中央軍委指揮的610辦公室,直接任命軍方和武警醫院,進行這項「活摘器官」的事業,例如廣州中山附屬第一到第三醫院,上面單位是湖北軍區總院的解放軍301醫院,這三家醫院,是臺灣器官移植客戶最常去的地方,每年臺灣大約有一萬位病人,有登錄者只有三分之一,到中國進行器官移植,以這三家醫院最多,上海長征和長海醫院,無錫人民醫院,也是南京解放軍307醫院的附屬醫院,柯P被爆料的合照照片,在2008年所拍攝,葛特曼生氣的重點不只是合照者都是殺人嫌犯,更重要的是,背後海報上的大字「心肺器官移植講座和葉克膜培訓」,柯P要求記者不要把照片同框無限上綱,我們想問的是,「葉克膜和器官移植到底什麼關係?非得要一起上課?」

根據柯P自己所寫的論文,葉克膜在無心跳器官移植中的使用,可以物超所值,為何可以物超所值?柯P能否說明一下?

根據器官移植臨床報告;最簡單的腎臟移植,由頂級的醫師操刀,從器官供體上,取下腎臟大約3小時,裝進受體身上,大約5小時,兩床必須同時進行,以確保器官的新鮮,但是,這種情況在不準活體摘取的國家,很難做到,早期活體摘取技術尚未開發的中國,通常由軍方醫院派醫師到監獄,用簡單的護理車,當犯人槍斃後,立即摘除,然後驅車趕到醫院給受體進行手術,如果途中運送受阻,器官超過十小時,可能無法保鮮,造成移植失敗,但是,活體摘取技術發展後,病人受捐者和提供者一起到手術臺進行,可以提高器官鮮度,對病人當然有利,但是,因為移植時間太長,摘取一種器官後,其他器官也無法使用,形成浪費,後來葉克膜技術進入器官移植使用,在無心跳情況下,藉著體外循環器,可以讓器官在降低血液循環下,仍然存活,這就是柯P在論文中所說「物超所值」,一個「潛在供體」利用極大化,所有器官都可以被利用。

根據天津亞洲器官移植中心公布的器官移植海外牌價「美金計算」,這家醫院的背後控制者,就是北京武警醫院,一個腎臟移植牌價65,000美元、眼角膜30,000美元、心臟150,000美元、肺160,000美元、胰臟170,000美元、肝臟100,000美元、大腸50,000美元,一個活人供體,全身可以賣到80萬美金左右,剛好可以解釋為何2000年到2006年,中國器官移植呈現高峰。

2007年,老共面對國際和聯合國調查壓力,除了對外謊稱沒有法輪功被殺以外,很快對國內混亂市場整頓,並取締地下器官移植手術,從全盛時期8百多家,降低到只剩軍方和武警控制160家,醫師也下降到1700人,移植案例也下降不少,但是,軍方並沒有放棄這筆大事業,解放軍化明為暗,同樣披白袍,藏身民間附屬醫院或者配合民間醫院邀請去操刀,許多軍方醫師,也掛名在民間醫院任職,唯一不變的是;殺人取器,這個解放軍大財庫,永遠不會改變。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