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出面安撫 佐證金融風險爆發?

2018-10-22|来源: |标签:石涛 习近平 金融风险爆发 

我記得上個星期跟大家分享過,國內的一個人寫的一篇文章,其實是幾個人寫的調查文章,在股市暴跌的過程中,他尋找的是一些上市公司的老板,和在券商里面的一些老板,他對比了這一次股災跟2015年當時的金融政變時所爆發的股災的根本的一些區別。其中一個關鍵的問題他談到,在當時2015年,很多人損失的是他的浮利。

比如說在2013年一個人投了1千萬,到了2015年的時候,股災前他可能已經掙到2千萬,而爆發股災的時候,他從2千萬損失到900萬,所以對他的本金而言,有傷害,但不一定很大。他失去的是他本該裝到兜里的錢。這是2015年的股災。

而當它走那個位置的時候,你看到的概念,在2015年它的數目交易量還是很大的,就是在它的交易當中,股市暴跌的過程中,交易中,還有錢在其中,中間有錢的。

而這一次不一樣,這一次是從900萬,一直殺到150萬,這是這一次股災大多數股民出現的狀況。對比著還出現,你可以看到很多民營企業的上市公司,開始向國營企業轉讓公司轉讓股本,它沒錢了。而國營它有錢,它從銀行拿錢,銀行是從李克強那兒印錢,那大家就沒得玩了。國營企業是從李克強那兒直接印的錢買走了,它談不上生產的動力,它不用生產,錢是印的,不是靠智慧靠付出掙的。這概念是兩回事。

有人說那不對,還得維持狀況,國營企業當官的都是黨的領導,黨的領導只要把民營企業給盤實了,它從中就有錢賺。領導們是給自己掙錢的,它有什么發愁和不發愁的,大型的國營企業坐那兒它就老有工資掙,老有獎金賺,那沒有什么,沒得賺,習近平自己都得印錢,不能讓他們回家。

就象河北省的鋼鐵企業一樣,一噸鋼材掙8塊錢,它掙多少錢你得給我飯吃,它不敢。習近平自己也不敢。所以這是大的框架就死了。一個國家的動力沒了。

在整個背景之下,他還提到說,當這些做股票的人從900萬降到了150萬的時候,他如何面對這次股災呢?他毫無力量,因為很多民營企業本身同時從銀行貸款現在很難,在股票中就是死的了。所以那篇文章統計了,他說你看這一次股災,交易量只是在對比2015年只是它的十分之一還是五分之一。當交易量下降的時候,就是沒錢,交易量極度萎縮,沒有錢,那十幾盤子就完全收縮了。它沒有攻防的概念,只有順著階往下跑。

上個星期五,公布了第三季度的GDP,十年來最低點,6.5,十年是指2008年股災,股災以來增長了最低點,6.5%。一切在過去時間里,靠GDP往上推的,來彰顯中國經濟昌盛的就是GDP增長的數據,最高的時候百分之十幾,而現在折扣一半,剩了6.5%。在這個中國統計數據摻假的背景之下,GDP有著巨大水份的背景之下,它還創造了10年來新低,這是對股市巨大的傷害。這是經濟基本面的傷害。

結果星期五,上海股市漲了3.8%幾還是3.9%幾。星期一,上海股市漲了4.1%,深圳股市大概漲了5%。也就是說,整個中國大陸的股市走自己的路,而且它星期一的股市非常有趣,早晨一開盤就往上走,走到11點鐘拉衡,不動了。星期五漲了100多一點,星期一又漲了100多一點,所以暴漲100點,是控制股市的人他的標準。而現在的股市是2015年的它的交易量的十分之一的話,那劉鶴就能把股市裝到兜里了。我可以讓它上,我可以讓它下。也就是說把股市越來越變成開賭場的,實在沒人來了,自己跟自己賭了。就這么回事,自己買色子自己賭給它頂上去。

交易量應該有一個數據,你可以看到大概交易量是多少。這個數據能夠對比上。而它卻與整個中國經濟的基本面和與世界范圍內經濟環境的走勢,因為北美股市一直處于低盤,完全是相反的,走自己的路。

反過來就是,今天的主政者政策者制定者上至習近平劉鶴以及他的整個團隊,與自己的經濟層面,以自己的經濟真實對立賭盤,賭股市,匯市人民幣一直壓在了6.943幾,壓在了歷史性的低點。因為美國財政部已經完成了它的半年一次的財政報告,在制定哪個國家是不是匯率操縱國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所以在匯率的控制上,就立刻它就基本維持這一點了,它不動了。然后,它轉向所有的辦法來應對股市,它用中央花錢跟整個中國的經濟的基本層面對賭,來振奮股民的信心。這是今天出現的場面。

我個人來講,今天主政者遇到的敵人,不光是美國人,不光是今天大陸的網民,所有人的生活的因素都是今天中共主政者團隊的敵人。

《華爾街日報》有篇報導,它的主標題是這么說的《官方出面安撫能否持續提振中國股市和經濟?》

【上周五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第三季度經濟增速放緩至6.5%,為2009年以來最低季度增速。但即便中國政府在上周五早間講話后采取具體措施提振經濟,也可能無力扭轉上海股市今年以來23%的跌幅。】

人家已經拿回8%了。

【而就在數據發布前不久,中國央行、證監會和銀保監會負責人均在官方媒體上發聲,強調金融體系的穩定性、股市估值較低,以及中國政府最近為扶持陷入困境的企業而采取的措施。】

劉鶴是在中午的時候,人民日報,新華社跟中央電視臺三家媒體采訪他——如果你把它當成媒體的話。

所以這篇文章它主要的概念是這么個概念,它講說上周五上海股市2.6%,不是3點多,這是我們當時看到的場面,而在BBC的一個星期前的一篇報導提到,中國最懼怕的就是系統性金融風險。所以在上個星期四到上個星期五,在公布數據的時候,已經在他的心里認為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爆發應該是開啟了。

所以在他們認定開始之后,整個劉鶴的金融團隊包括他自己就以最強硬的方式加以遏制金融風險,他怕崩盤。那你現在算不算崩盤,這是個疑問了。

【中國股市估值看起來確實仍較低,上海股市往績市盈率為12倍,接近2014年以來最低水平。但即便中國政府在上周五早間講話后采取具體措施提振經濟,也可能無力扭轉上海股市今年以來23%的跌幅。】

我剛才跟大家說的就是,它的概念是與整個基本數據的概念對壘的,第一個。第二個,北美股市世界股市一直處于調整期,所以完全的概念是跟它沖突的。你做一個最簡單的對比,它主要是確保中國大陸的股市,上海,深圳。在香港恒生指數,包括今天它只漲了百分之二點多。恒生指數的增長在國內盤的帶動下,增長的概念遠遠低過于國內的上海跟深圳。

我以為原因就是說,恒生股市大概有50支股,其中有一半是國營大企業,靠它們自己來支撐整個香港股市,所以香港股市遭受到中央干預整個它的程度,遠遠低過于上海股市跟深圳股市,深圳還有一個股市應該是它的叫什么科技股,那個波動性就更大。所以你可以看到在香港股市它相對趨近于世界各地股市的一個調整的概念。

我的意思就是說,你看到它這種對立,它可以操控,但它控制多久,也就是說劉鶴要向股市里扔多少錢,保持股市增長到現有的股民足以從現在的盤面中獲利,或者直損,就是它得跑出來,還得有錢出來,它只能再入市,股市股票不象匯市,買賣都能扔出去,都能把錢換回來,股市沒人買它就賣不掉,上海股市這么多股票,說3000多支上市股民,誰買誰啊?我覺著關鍵的問題,它是沒錢。沒錢交易量極度萎縮,用點錢就給頂上去了,可能頂上它關鍵的某些股票,就能夠把大盤頂上去,然后呢?現在的問題就是這個,然后呢?

這是《華爾街日報》今天的文章,另外一篇報導《習近平安撫陷入焦慮及困境中民營企業》

這是關鍵的問題,它國營企業沒用,它又仰仗著國營企業去打擊民營企業,可是實際在過程中,這種付出是民營企業,所以他就弄成了兩頭鬼。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一他要他的控制權,第二他知道他的控制的本身對人的巨大的傷害。

【習近平10月20日給一些民營企業家回信,鼓勵民營企業家堅定發展信心,踏踏實實辦好企業。】

他能踏實嗎?他靠什么踏實?你寫封信他就踏實了,然后你扭臉殺他們的時候,又得跟他們說你們要踏實。等于橫豎都是自個干的了。

【習近平稱,改革開放40年,民營企業蓬勃發展,民營經濟從小到大、由弱變強,在穩定增長、促進創新、增加就業、改善民生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成為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民營經濟的歷史貢獻不可磨滅,民營經濟的地位作用不容置疑,任何否定、弱化民營經濟的言論和做法都是錯誤的。】

40年跟他習近平也沒什么關系,跟他自己沒有毛關系。而他現在走的路,他現在半年時間走的路,全給干掉了。然后他說,沒事,我沒殺你們。那你就信就行了。這個東西就很簡單,當他說話的時候,他知道今天現實的狀況,是他操手做法干掉的。

萬達是民營的,吳曉暉是民營的,馬云是民營的,當這樣的民營的大企業走到那份上,你說小婁婁說我沒事。地方的鄉鎮企業的民營企業,它具體對應的是它的官,是縣委書記,縣長。當習近平打擊縣委書記跟縣長的時候,以反腐的概念打擊他們的時候,這些縣長跟縣委書記他的操手做法跟民營企業家之間的關系是什么?他很難施展,因為官場死了,當官不敢吃,沒辦法拿的時候,他怎么放錢給民營企業?他放錢給民營企業是因為要從民營企業那兒拿回錢來。你說話管個球用啊!他要錢做起來,不是你中間放個屁,普天之下就全都玉香滿堂了,不是那么回事。底下那官他不敢干了,他不敢干的原因是我今天給了你張三李四王五何六的,我拿不回回扣來,不敢拿了,他怎么盤活啊?

那企業家跟那個縣長說了,習主席說的。那沒問題,你去中南海找習主席,你看看你的腦袋在不在,你的腿在不在,你去找他去啊。找我干嘛來了——我都會當這官——你找我干什么呀?你找他去,要不然你鉆電視里頭你找他去,要不然你給他寫封信。不就這么回事嗎?

原因很簡單,我是官,我要掙錢,我的工資條上只有3500,或者是250,我把錢放給你了,你的錢還不了給我。我給你1千萬,你能給我100萬嗎?那民營的敢不敢給?行賄是他巨大的罪名,受賄是今天當官的發財致富,養活孩子養活女人的一個基本途徑,這個東西是中共黨的體制本身的它自然營造出來的,有4千800萬官員,中共在冊的官員,比南北韓加起來的人數還多。它要靠以腐敗支撐著4千800萬官員他的日常的養女人,養孩子,養私生子,養老婆,外面夜總會,甭管是什么樣的人,他要生活他要養。你吹牛皮說改革40年,就完了?所以這是不可能的。

但它為什么這種狀況出現呢?是他現在的焦慮。

【中國近期出現"民企幫助國企改革的歷史使命已經完成"的說法,令外界廣泛關注,甚至引發中國“政治、經濟同步倒退”的激烈爭議,被認為是為北京意圖拿私有企業開刀先“試水溫”,致使外界產生對民營經濟前景的焦慮感。】

它是一個整體衰敗的,而不僅僅是民營企業,但習近平講話,是跟現在的整個經濟層面出現系統性金融危機有關的。

劉鶴星期日又開會了,所以在兩個月里面,他的經濟什么安全委員會開了10次會,而在這最近兩天,大概開了3次是4次會,所以系統性金融風險應該是在爆發中了。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