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嚴防中國竊密 美對華出口核技術設限

昨天有個朋友留言,我覺得挺逗。他說,濤哥經常說,說半天有些人聽不懂他在說什么。他說,這話這么說法,石濤一定有他的意思在其中,但是石濤做這個節目,到底是什么目的呢?他說我也搞不懂他到底做這個節目是什么目的。如果看不懂他節目,是不是就讓所有人都回家看《轉法輪》去?

人家原話基本就是這么寫的,看得我有點懵懵然。

我個人在節目中跟大家分享過,我說其實你要覺得,因為我個人這種風格去講這種節目的話,你覺著是那么回事,而且透過節目的表象看到人的內心中生命的一種感悟的話,那你想往下走,那你就成師弟師妹。那是你自己的。就象有人在節目里說,叫石濤老師。我說你千萬別,你要這么叫,你就殺了我了。

在今天的現實環境中,每一個人的珍貴跟尊嚴,自己的師父曾經在講解中講過,但是理解不好。那一份尊貴跟尊嚴,與天地同在。就象我們說《西游記》一開篇,天開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天地人,這天地間開創起來,一開始就這么來的。與天地同在,這句話在《西游記》的開篇前三行就說出來了。

《西游記》所有人都知道,有幾個人看得懂?今天的學者遍地都是,稱自己是學者的,稱自己是老師的。

馬云就說我只要馬云老師。人家敢,咱不敢。馬云敢稱自己是老師,因為他再次成為中國的首富,家族的錢是2700億,那馬云教你什么?當他被人們稱為老師的時候,在2013年,他給王林修了個大金門,在2017年王林死的時候,他沒敢露頭。你管他叫老師嗎?你跟這老師學什么?

我沒說人家對,也沒說人家錯。我只說天地間的這一份尊嚴。

我說,有些朋友聽不懂我說什么。我只能說,你站在政治、新聞分析,站在任何人的利益層面去評價,所謂專業層面去看我節目的時候,那你肯定看不懂。

就象我們說,習近平跟川普,一個黑臉一個白臉,把共產黨夾中間了。到現在很多人還弄不清楚。你不是贊揚習近平嗎?那習近平你現在是不是還贊揚啊?你現在最近對他你不是多少也有微詞嗎?你說錯了,你應該道歉。

我說了多少遍了,云中子去跟紂王說了一天,扭臉紂王一回寢宮,看見妲己臥在床上說,妾身無法再伺候大王了。嘩,他就衰了。云中子一天白費。

利益的心就這么說,利益的心就是惡的,尋求結果的。可能朋友這話就又聽不懂了。

云中子只去勸紂王,如果他勸成了紂王,那么大地就會有機會避免生靈涂炭,這是他的境界自然的表現,他必須這么做。他不這么做,他就修不成。而他必須這么做的原因是他生命的層面,在這個時間點上當他的師父元始天尊帶著他們重到人間走一遭的時候,他就這樣的。

那你說云中子是不是Loser?真正的Loser是你,當你把云中子稱為Loser的時候,你的Loser在于你的惡。

以成功與失敗來定斷。什么叫成功?什么叫失敗?習近平叫成功還是叫失敗?王岐山叫成功還是叫失敗?

所以用成功與失敗定斷的人,其實生命的本質是惡的。

有朋友說,那你不是也為了成功嗎?我走一過程,生命就是個過程,昨天的成功就是今天失敗的因由,普天之下到處都是這種故事。

孟宏偉他太太很年輕,現在中共在整她,因為她把中共整了,說她是嗆了孟宏偉的原配夫人。我相信今天在鏡頭前很多人也不敢面對這問題。因為在鏡頭前很多人都是相互嗆來嗆去的,你罵他就在罵你自己。但她作為太太,她嗆了孟宏偉的原配,她是不是成功者?所以惡的成分在其中。

我們講說真正事情的發生是在善惡中,不在對錯中。現實的環境就是表現出這么一氛圍。如果連這樣的承受力你都沒有的話,這種人大多都是妒嫉的、狹隘的、自卑的和算計的。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嚴防中國竊密美對華出口核技術設限》。

【就在美國首次引渡起訴中國情報人員不久,華盛頓緊接瞄準核技術再出一招。】

它說這個決定跟另外一個間諜事情有關。

【能源部長瑞克佩里(RickPerry)在聲明中表示:“中國致力在美中合作程序以外取得核技術,美國不能無視此舉的政治含意。”】

這肯定都是英文翻譯了。

【當局在記者會上指,因應中國加強收購美國情報資產損害其商業和軍事利益,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從今年初開始,審核中國從美國企業獲取核原料、設備及高端技術的情況。】

這些事情它的背景都在彭斯在上個星期四的發言,作為現任美國政府全方位表態當中的一個具體佐證的一部分。也就變成了美國現政府全方位的,政治、軍事、文化、經濟,包括社會、宗教,全方位的向中共發出它的攻擊力度。如果你說叫攻擊力度的話,你不如說它在全方位的展現出它的生命價值觀,它絕不含糊。

【這項政策公布前一天,美國司法部才剛剛起訴涉嫌竊取機密的中國情報人員徐彥君(YanjunXu音譯)。】

徐彥君應該是江蘇省國安局的副局長,他是被川普釣魚釣上的。人家盯上他了,然后給他個魚餌,這爺們就上去了。在比利時釣的他,4月1號愚人節那天抓的他。然后一直不說,扣到星期二,才把他從比利時高調轉到了美國。弄到美國星期三即刻突審,這種前后的配合時間,是美國人故意這么做的。而高調弄他,就是與今天川普的整體要打擊中共的戰略部署當中的戰術中的一部分。很明顯。

中共在面對這種打擊毫無還手之力,給我的感覺過不了多久,連新聞發布會它都懶得開了,因為開新聞發布會的那個外交部發言人,他在面對這種事情的時候,念一個稿都成了。連形容詞都不用換。

【官員還透露早前一宗涉及華人的案件,也是決定展開審查的原因。2017年,何姓美藉華人(AllenHo)承認使用美國技術合謀在中國制造“特殊核材料”,違反相關程序及美國核能法,同案的中國國企“中國廣核集團”(CGNPC)也遭起訴。】

中國廣核集團這是昨天暴露出來的消息。

【新的出口政策即時生效,但在今年1月1日前審批的項目不受影響。而在新規定下,所有與中國廣核集團有關的技術執照申請都會默許為“拒絕”,即是除非有特殊或強烈理由才會批準。】

那也就變成了把中國企業直接列為被制裁、被拒絕的對象。

【一位不具名的美國官員向法新社表示:“中國數十年以來一直以國企并購核技術,收獲得經濟好處。”中國的清潔能源市場正不斷擴張以應付國內需求,他同意中國仍是美制核技術的重要出口市場,但有必要忍受陣痛。】

目前看到的問題,就是中共在利用這些的過程中,就是和平使用的過程中,卻轉向為對美國國家安全直接的威脅。

所以這是看到最新的一個說法,而這個說法它是整體性的,前面抓一個間諜,后面制裁中國公司,它前后的故事基本上就這么來的。所以你到川普在打擊中共的問題上非常有序。

《竊取美國機密中國間諜被起訴》。

這就是我們看到的,徐彥君,應該是江蘇的。

【聯邦調查局的一份聲明援引他們反間諜部門一位官員的話說,對中國情報官員的這次史無前例的起訴,暴露了中國對美國公司的間諜活動都是由中國政府直接領導的。】

完全是政府行為。政權行為,政府行為,它的概念就變成了不是一個個人的問題,而是打擊中共政權的問題。這是根本性的改變。

原來你看到很多個體案子,比如說香港,它剛剛拒絕了英國《金融時報》的記者馬凱在香港工作的簽證,而馬凱在香港工作了很長時間,同時是香港的非政府組織,外國記者協會的副會長。而它的拒絕的做法,被國際社會標簽為在香港新聞自由更加失去的一種標志,更加嚴密的一種標志,更加的共產黨化。

而針對這件事情,在香港和世界范圍引起了巨大的風波。香港特首竟然直接講說,有關馬凱的個人案子的卷宗,絕對不公開。

所以它就是以個人的說法,它說我這不是政府行為。原來美國在處理中國的間諜問題上,它也以個人的概念說話,它不想跟中國政府搞沖突。但是具體抓了人,對中共來講就是丟人的事。而現在川普不是,不是個人問題,全是中共政權問題。他完全面對真相,而不是出于利益的原因去回避。

【美國司法部在一份有關聲明中表示,徐嚴君是江蘇國家安全廳的一名副處長。他曾對包括“通用電氣航空分支在內的美國多家航空航天公司進行間諜活動。聲明還提到,這名中國間諜還把其它幾家沒被點名的美國航空公司和制造民用飛機、國防設備和安全系統的美國公司作為其偷竊的目標。】

應該不是副處長,它是英文翻譯過來的。

陸慷已經說這純屬捏造了。一切這種說法,基本上都是一種捏造的說法。

我們看到這是一個整體性,去兌現彭斯打擊中共,是中共作為美國社會國家敵人的一種具體的一種證據,具體的一種做法。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