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孟宏偉被查的震蕩
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10月7日深夜被證實受查后, 8日凌晨,公安部部長趙克志主持召開會議,隨后發布的會議通稿透露出一些關鍵信息。

在公安部會議通稿中,最醒目的信息包括:孟宏偉屬于周永康流毒,違法問題是收受賄賂,而且還有同伙。但其關鍵信息不只是這些。

在通稿第四、第五段落的內容中,關于孟宏偉“收受賄賂”的問題還有值得注意的表述,分別是提到要“嚴格要求親屬及身邊工作人員”,以及“組織工作專班,查處涉嫌與孟宏偉共同收受賄賂人員”。所以據此推測,不管“共犯”最終是否會公開落馬,孟宏偉案應該是窩案無疑。

此外,會議通稿最后列出參加會議的人員,是王小洪、鄧衛平等9名在京公安部黨委委,獨缺公安部部長助理林銳。在這場趙克志緊急召開的重要會議中,唯獨林銳缺席。林目前不在北京,或許有相當緊急重要任務,但也不排除與孟宏偉案有關。

其實外界早已注意到,孟宏偉仕途在中共十八大后曾兩次出現紅燈,其中最明顯、最近的一次不過半年前而已,也就是今年4月8日,公安部官網“部領導”欄目出現信息更新,該次更新顯示,孟宏偉已不再擔任公安部黨委委員。而此前6天(4月2日),官媒特別報導,剛上任的習近平舊部、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首次亮相并公開強調徹底肅清周永康流毒。據此推斷,孟宏偉案至少埋伏半年,而不是突然通報。

此次公安部會議之后,忽然出現了一個容易引起關聯的報導。10月9日,新京報登載“薄熙來原秘書案子再有消息”,指的是中國裁判文書網發布了《吳文康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結案通知書》,經查證此消息早在今年7月26日就已發布。

官媒翻新舊聞通常有蹊蹺。吳文康與薄案千絲萬縷,也是王立軍事件中的重要角色,如王立軍被薄打了一耳光,被薄熙來夫婦偽造精神病歷強迫休假治療等案情,都是出自吳文康的證詞。而十八大前的重慶事件核心是薄周政變,是江澤民曾慶紅貪腐集團針對習上位發動的第一次政變。

再回頭關注2011年8月新聞,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展開亞洲五國的訪問,隨行的兩大下屬就包括時任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周本順和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周本順2015年7月24日成為習近平拿下的首個在任省委書記。周本順被指原本要在那年北戴河會議上對習近平發難,而這被認為是江澤民、曾慶紅的第二次政變。

現在孟宏偉落馬,公安部會議通稿開頭及通篇照例強調“習核心”,但末段總結夾雜了一句“嚴密防范各種搗亂破壞顛覆活動”,似乎意有所指,很難不讓人產生聯想。

公開信息顯示,孟宏偉最后一次官方活動是今年8月23日在北京會見訪華的新加坡官員。假設8月北京有機會拿下人在北京的孟宏偉,但卻沒有行動,而是在45天后急迫處理,這當中是否涉及了會議通報提到的“絕不允許跟組織講條件、講價錢”。既然孟的“老領導”周永康已經入獄服刑,是否另有相當級別的“老領導”關照才讓孟“討價還價”?打下孟宏偉是否也是為了震懾其后臺?

孟宏偉落馬時還兼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所以此番被查與以往落馬“老虎”相比有一定特殊之處。以孟的身份地位來說,能夠與他共同受賄的人,以及能夠對他行賄的人,如果都是官員的話,那應該也是“老虎”等級了。

不管如何,孟宏偉讓北京出此下策打虎,原因肯定不止貪腐受賄的原因。孟的落馬會牽扯什么其它老虎,引發官場什么變動,值得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