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不見美國務卿 預示著中美關系崩盤

2018-10-09|来源: |标签:石濤 习近平 美国务卿 中美关系崩盘 

我住的地方是長周末,結果在禮拜一,中國股市和香港股市發生了暴跌,大概都超過了3%,大概接近4%,香港股市稍好一點,但是深圳、上海股市它的盤中超過了4%,然后它結束的時候,基本上在低點。而當時它發生這件事情的前面的鋪墊,是在星期四美國副總統彭斯,應該是作為現任美國政府對中共的第一次的正面的全面闡述對中共的政策。后來被很多人稱為應該是中美冷戰的第一槍。

我覺著這是一種說法,因為它陳述的一切都是在過去兩年時間里,真實發生的事情,其實說準了都不是過去兩年,就是過去的半年,以習近平修憲,人大進行黨和政府機構改革,人大修憲讓他可以能夠永久成為國家主席,就是以3月20號作為時間點,出現半年來的驟然改變。而也是在3月20號之后,川普正式開啟了有關所謂貿易戰的說法,而中共卻直接倒向再次以朝鮮金正恩為標志,作為兩黨結合為標志,出現了雙方力量的正式對壘。就是中共完全以現在中共的頭頭突然轉向完全用共產黨背書。

而美國政府以美國國家利益為準,在全世界范圍內開始打碎國際貿易規則,不僅是國際貿易規則,在政治上、經濟上、軍事上重新樹立以美國為中心,以中共為戰略敵人,為人類的敵人,只用了半年時間就形成了今天的場面。

所以星期四美國副總統發表的聲明,星期五中共宣布降準,利息下降1%,而這個下降的幅度等于是過去時間里下降幅度的2倍,等于向市場放水——也就是往里扔錢——大概7500億,在10月15號開始執行。

習近平李克強劉鶴很清楚作為美國副總統對中共的檄文,可以重擊中國經濟,會打擊中國的金融市場,所以作為應對的策略,它向市場一次放水7500億。在這個背景之下,中國股市出現暴跌,而人民幣兌美國的匯率一下打到了6.93元。這是星期一。

人民幣兌美國的匯率降低是李克強習近平愿意看到的,在貿易戰的這個背景之下,單純從貿易的角度來講,它是有好處。但是單純對國內的經濟狀況而言,那是一個巨大的麻煩。也就是說對內而言,通貨膨脹是顯而易見的。對外而言,是刺激出口。但是它無論如何刺激出口,它要明晰一點,以美國為中心,構架起全球全新的貿易規則和貿易供應鏈完全把中國排除之外。還是靠錢,靠我價錢低,去來進入市場已經不行了。

而靠價錢低進入市場,就跟大陸人開餐館一樣。原來我住的這地方很多開餐館的,白灼蝦,從9.99元降到7.99元降到5.99元,3.99元,后來點多少菜送你白灼蝦。中餐館永遠在低價中徘徊。永遠在低價惡性競爭,永遠在低價中徘徊的時候,誰來了?一滴香來了。

有個朋友在外面做廣告生意,他說,濤哥,一滴香來了。

一滴香來了,那就是說在家吃飯吧。這地方跟在北京四川吃一滴香是一樣的。它就是這種概念,就是這種生命品質促成的,當你把人民幣匯率降低的時候,就相當于白灼蝦變成送2.99元,你吃不吃?吃。等價錢都衡量的時候,我都按照白灼蝦去買的時候,其實你就是下賤的,越便宜越不嫌便宜。

這是我們看到的場面,星期一暴跌之后,星期二今天,經過一天的波折,結果持衡在昨天的低點上。通常說不是個好事,就是它頂不上去,它沒有強大的力量頂上去。而在香港股市甚至低過了昨天的收市盤。上海股市跟深圳股市基本跟昨天收市是一樣的。星期三會有什么?也就是說,今天如果在北美發生了什么,隨便一抖動,它就會……,沒人知道會發生什么。

而中共這一波股市突然出現的暴跌,被所有人解讀成是中美關系惡化的結果,也同樣就在白天今天,股票在上不去持衡的時候,美國國務卿出訪北京,見了王毅,習近平不見。那意味著什么?習近平根本不想低這頭。而王毅跟美國國務卿在記者會上公開出現對立,中美正式正面沖突,作為兩個國家的外交部門的首席長官,公開對壘,那就是中美之間,中共與美國本身直接出現了國家之間的對立,已經成型了。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蓬佩奧訪華:充滿“火藥味”的國務卿與外長會談》。

【蓬佩奧10月6日抵達日本后,與首相安倍晉三見面,然后轉至朝鮮與領導人金正恩會面。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希瑟?諾爾特(HeatherNauert)形容,蓬佩奧與金正恩舉行了“有建設性”的討論,金正恩也邀請國際調查員到朝鮮,檢查豐溪里(Punggye-ri)核試驗場,是否如朝方所說已經被廢棄。蓬佩奧離開朝鮮后,轉到韓國與總統文在寅和外長康京和會面,蓬佩奧向文在寅簡介他與金正恩的會談。】

日本、朝鮮、韓國,解決的是朝鮮問題,而他去了三個地方,三個地方的政府首腦,總統、首相跟獨裁者金正恩,都見了他吃了飯。偏偏到北京習近平不見他。所以這是一個完整的全面攤牌。在朝鮮問題上,很顯然習近平不愿合作,當習近平不愿合作的時候,今天的朝鮮今天的金正恩,跟北京之間的關系會是如何?他們之間完全是相互利用的,沒有任何一種生命價值觀的共同點。金正恩懂得習近平用他,習近平也懂得用金正恩,所以他們之間的關系是建立在魔鬼共產黨跟勞動黨的背景之下,不是建立在一個正常人的國家社會背景之下。

你看看他們之間的訪問是這么定的,共產黨的文化是出賣文化,相互出賣文化,老婆孩子都出賣,更不用說這個了。所以這是一個真正大的背景,而這個背景真正的邪惡是在中共身上。

今天習近平不見美國國務卿,在前面三個地方背書的背景之下,預示著中美關系的崩盤。

【但到了中國,他不但不獲安排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與中國外長王毅的會面也充滿對抗性,雙方自說自話。

蓬佩奧這次訪華之旅歷時不足半天。有分析認為,蓬佩奧這次訪華只是為了表明中國在朝鮮半島核問題上仍有角色,雙方的關系除此以外仍然保持“按兵不動、持續觀望”的態勢。】

這個東西無所謂了,因為如果美國國務卿到了朝鮮跟金正恩這么去談判的話,中國在這個概念當中,我體會再次失去了自己的位置。而整個對立的根本原因出現在美國副總統彭斯對中共直接宣戰的檄文上。焦點就在上星期四。再次表現出美國政府對中共的態度打擊性巨大,在戰略上的打擊性巨大,長遠意義。而今天中共上下的抗爭,表現中共的那種狹隘和被打擊的妒嫉的心態。

自卑、自負、無能力面對現實的,男人不是男人的樣子。

【蓬佩奧在周一(10月8日)抵達北京后先與王毅會面,雙方在會面期間互相指責。中國官方新華社報道,王毅在會面期間批評美方近期對中國的內外政策作出“無端指責”。】

這個顯然是針對彭斯的講話說的,彭斯的講話全文在國內完全封殺了。因為我們的節目有限嘛,希望能夠在其它節目跟大家分享全文。

彭斯在講話的時候,他應該有個演講稿,但是幾乎他是脫稿在講。脫稿講東西,是他自己在現實環境中生命中認可的,念稿講東西,基本都是假的。他知道自己都在騙自己,所以他記不住。

有人說不一定。很簡單,猛回頭,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心里一直想著那個人,一回頭就看見了,再也忘不了啦。這就是生命的屬性。強拉硬拽把倆人放在一塊了,得自己努力說我要愛他(她)。這倆生命搭不上茬,它就沒反應。共產黨的官有一個算一個,所以我們說那是共產黨生命品質對人的強奸,而被強奸者卻出于利益的角度、欲望的角度接受這一份被強奸帶來的快樂。這是今天的共產黨員。你可以說被附體。

【(王毅)要求對方“立即停止錯誤言行”,也重申貿易戰“解決不了問題”。】

你都那樣了,同一天股市在暴跌解決不了問題。

【王毅又重申,中方仍愿與美方通過談判解決問題,但必須在“平等、誠信和嚴肅”的基礎上進行。】

中共首先是不平等的,權力充斥著中國社會的一切,高級動物就是拿人的誠信作為欺騙的手段,從來沒有嚴肅過。它在生命的角度來講非常嚴肅,它在虐殺人的生命品質來講是非常嚴肅的,反而被虐殺者普通的中國人,很多人卻認不清楚它在虐殺生命的嚴肅性。

【BBC駐上海記者白洛賓(RobinBrant)形容,兩人會面的氣氛“冰冷”,中國對美方的指責十分不滿,王毅在記者的鏡頭前把這種不滿展示在眾人眼前。】

我覺著,其實他在9月底,在聯大,對川普在聯大的發言,他已經表現出來了。王毅的表現將促成在后面如果習近平真想跟美國解凍的話,王毅會成為替死鬼,有可能。他只要在一方表現越充分,他的替死鬼的程度越大。這是這個制度的品質。

【蓬佩奧發言時表示,中美在王毅所說的事情上有“根本性的分歧”。】

人與高級動物之間的分歧,就是我說的,“Ingodwetrust”這是美元,跟殺了8000萬的中國人的毛澤東的頭像印在了自己的貨幣上。人是神造的,與殺人的魔鬼,這是兩個制度體制對生命崇拜的概念。因為錢每一個人都需要,每一個人都把錢當成圣明一樣存在自己的兜里面。所以在每一個人的心目中,當他崇拜的時候,自然出現了正與邪。

天地間老天爺神明,老天爺的神明就在人追逐的利益上表現出各自的屬性。

【但(蓬佩奧)重申希望可以與中方就這些分歧磋商,因為中美的關系是“非常重要的”。他又說,他對中方早前決定取消與美方的外交安全對話感到“遺憾”。】

同一天見了楊潔篪,楊潔箎是中共外交的大佬。

【楊潔篪就此回應說,中國與美國必須擴大政治合作。路透社的報道形容,蓬佩奧跟楊潔篪的會面比他與王毅的會面更有“標準”的氣氛。】

就那么回事了。

【雖然蓬佩奧過往訪華期間曾與習近平見面,這次沒有見面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這個評價很有趣,也就是說沒有見到習近平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一語雙關了。它既對應了美國擺明態度跟中共磕,作為首席外交官身份的美國國務卿面對這種場面,他是自然的。因為發起挑戰的是美國人,向中共直接發起挑戰。這是一點。再一點,他的潛臺詞跟習近平個人的性格取向有關。習近平不是第一次在重要場合下故意不見美國的首席代表。

中美貿易談判的第一輪,習近平故意不見,說是因為當時川普沒有見劉鶴。他作為一種對等的概念出現了這個場面,卻完全回避美國政府以至于全世界向中共提出的你強奸了外國公司,你偷竊了外國技術,你以政府行為強奸了整個自由社會的自由經濟市場。你是惡者。又表現出自己自負的樣子,那不就變成了卑鄙了嗎?

那是一種狹隘妒嫉的一種表現,從個體生命上。

【美國副總統彭斯上周在美國智庫哈德森研究所發表演說批評中國企圖干涉美國政策,影響美國選舉:因為川普總統對中國的強硬政策,所以“中國想要一個不一樣的美國總統”。】

這是一個根本性的沖突。另外一個沖突就是南海。

【中美軍艦10月初更在南海碰頭,兩艦最接近的時候只有41米。】

那是故意撞向美方。另外美國智庫的評價我覺著蠻對的。那艘驅逐艦是鄭和號,鄭和號是中國海軍中最先進的。那遼寧號就是個賭場妓院似的那種,因為它當初從烏克蘭買過來的時候就是要干那個事的。

而美國軍艦是在進入南沙群島12海里范圍之內,離開的時候,它用軍艦故意撞上去的。所以跟當初2001年南海撞機事件同出一轍。它要死掉這個人,或者說毀掉這艘軍艦制造事端。這是9月30號發生的事情,10月1號習近平的講話叫全國備戰。掌控權力,死掉一個軍人,毀掉一艘船掌控權力,對內不對外,它其實是表現這個方面。

但美國人的概念就自然不同,美國人從他的角度認為你傷害的是這個地區的和平。也就變相習近平在把握權力中在利用美國在這個地區的責任取向,來鞏固自己的權力。根本不是什么南海爭端。但是也就是現實環境中,他只能這么做。

中共的體制之下充滿的都是手段,包括誠信本身都是手段。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