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美之間爆發了全面戰爭

2018-10-06|来源: |标签:石濤 中美之间 爆发 全面战争 

我們在節目中這個圈畫圓的說法,方得始終的說法,開始就是結束的說法,幾乎貫穿我們節目這么長時間,一直跟大家分享。什么東西只要這圈畫圓了,這事就了啦。

其實你看《西游記》的一開篇,就是在講人的生命是一圈一圈的,人的生命的計算是按圈走的,按圈往前走的。我們一天就是一個圈,早晨晚上,我們一年又是一個圈,一個月也是一個圈。你看它是在重復,它是這個概念往前走。一年是這樣走法,如果按照一個元,十二個會,那么說的話,那50400年——那是個半拉圈——也是個圈,10800年是個圈,那12萬9600年,那是更大的一個圈。它只展述了從12萬9600年這樣套圈圈在一天上,結果套在人這上,套了個本命年,十二生肖,這是中國人的說法。

十二生肖不系褲腰帶的,范冰冰沒系褲腰帶,賠了8.8億,沒系褲腰帶,得了一個國家精神獎,然后去算命,算命的時候帶上頭罩給帶走了。而給她算命的那爺們,只有21歲,據說上學的時候,突然哪一天就這么一哆嗦,有本事了。而且據說那個人看房子看的很準,說這房子應該是什么樣什么樣,看的很準。但是得黑了看,晚上7點以后看,7點以前看不了。

晚上出來盡是鬼。人都回去了,她給人200萬算這個去了。她算的時候,咵嚓一大頭套給套腦袋上了,連那個算命的一塊給帶走了。你說你信不信命吧?

很多朋友在講說,石濤你有點神神叨叨的。馬云給王林送個大金門,王林死了,而這個王林是玩蛇的,所有這些有名的女星,都被他摟抱過,我們能看到照片的,都是鼎鼎有名的。確實沒看見王林摟過范冰冰,但范冰冰找了一個小的,立馬給作死了。

這種東西,你說我就不信。那隨你大小便,我無所謂,隨你便。但誰都在命運中逃不出去。就象我昨天前天那節目講說,你能逃的出這一天嗎?可能有朋友聽不懂我在說什么,逃不出這一天就是早晨到點就得醒,晚上到點就得睡,中間到點你得吃飯,你得喝水,吃完了,喝完了,然后你就得上洗手間,你要不上洗手間,那你就得吃牛黃解毒丸了,你要三天不去,吃點巴豆也成。人要排不出去,這事就不好辦。

這都是生命的本身逃不出這種圈,這種限制。

所以人定勝天,拿屁股說話那是。人定勝天,“定”這個字在中文它是個同音字,拿腚說話。這是中共對人的傷害。但中共跑的出這個圈嗎?其實跑不出去。

我昨天提到,人民幣,現在的最新版的人民幣,是1999年的。1999年的人民幣,我當時手里只有一個100塊錢的,后來有朋友說,1999年的人民幣,現在的硬幣不算,全是毛澤東頭像。

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而1953年,艾森豪威爾在他作為美國總統時,美國的參眾兩院通過了一項法令,在美國的現鈔上,從一塊錢到100塊錢,美金可能有1000塊錢的現鈔,全都印上“Ingodwetrust”這句話。而1952年1953年是韓戰最厲害的,開始打韓戰(朝鮮戰爭),那是人文社會與共產黨魔鬼社會的正式對壘,在朝鮮半島上。

正式對壘真正的冷戰開啟,這種場面,這個時候,艾森豪威爾講了“Ingodwetrust”放在錢上。

到了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結果共產黨的錢全是毛澤東的頭像。從中共建政1949年到1999年,50年,共產黨殺了8000萬中國人,而殺的中國人主政的就是毛澤東。當時的中共主政者把殺人的魔鬼定為神一樣供起來。

有人說沒有,那是改革開放。中國人從那開始,最大限度的錢是他爺爺,錢是他祖宗,錢是他生命的一切,每個人都為錢,在他們的心目中,錢就是他們的祖宗,就是他們的爺,就是他們的信仰。而每一張錢上印的,都是殺人的魔鬼。每一個中國人心目中把魔鬼當成他心目中的神明,而在中國的土地上,卻開啟了對真正信仰者的屠殺。

到了2018年,到了現在,我們看到的中美之間的對峙,美國人在昨天10月4號,美國副總統發表了非軍事戰爭的檄文,討伐中共的檄文,是以美國副總統正式的發言,全方位的闡述了中美之間根本性對立的表現和原由,而一切都是中共的挑戰。可是,美國人的錢印著“Ingodwetrust”,而中間的核心問題再次是朝鮮問題。

今天有人說美國人也同樣唯利是圖,是。每個人都會喜歡錢,每個人不一定上教堂,但每個人都會喜歡錢。在它的現實環境中,當人們把錢放在兜里的時候,同樣客觀上放了一句話“Ingodwetrust”。

全世界一共有254個國家和地區,有貨幣的國家和地區到底數量有多少,我不知道。但只有美國的貨幣印了這么一句話,也只有中國共產黨的貨幣印了一個殺人的魔頭。

這個圈圓了。我相信沒有人這么看,但這是每一個人內心中的他所崇尚的東西。客觀現實展現出來了。

最大的道理,最準確的道理一定在你現實生活中,只看你懂不懂,明白不明白。這是在人間正與邪的真正的對壘。

昨天彭斯的講話是中午,非常的深刻,也非常長,我只能跟大家介紹一個梗概。美國駐中國的大使館在它的大使館的網站上貼出來的,我不知道中共怎么去封殺它?封殺它可能性不大。我們簡單看一下他的提要。

它沒說是全文了,它只說叫摘譯。

《摘譯:彭斯副總統就本屆行政當局的對中國政策發表講話》。

因為它是美國大使館,可能它也只能用中國政策,實際在他的發言中,他把中國跟中共分的很清楚。特別是有關臺灣問題,有關美國人跟中國人的未來問題,他講的很清楚。

他首先談到川普跟習近平個人關系不錯,但這個關系的共同的最主要的問題就是朝鮮半島的無核化,回到朝鮮問題。然后緊接著說,但是必須澄清,北京正使用全政府的方式,利用政治、經濟和軍事工具以及宣傳來推進其在美國的影響和利益。

所以上面是他們倆個人的事,個人的事主要是朝鮮的事。

【但中共政權卻直接在政治經濟和軍事以及宣傳直接傷害著美國利益,從以更加主動的方式運用政權力量,直接干涉美國的國內政策和政治。】

共產黨的話就是干涉內政。

然后提到去年12月份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去年12月份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是川普成為美國總統第一年內拿出來的,是川普結束對中國的訪問之后,即刻表達出他對包括國家安全戰略,包括臺灣關系法,臺灣旅行法相應的拿出,就是說,在他結束跟習近平之間的第一次在北京的會面之后,他開始正式面對中共政權,而且在他個人角度來講,他把習近平跟中共政權分開,而這一種分開的做法一直持續到2018年的3月份,習近平修憲之后,然后在展開貿易戰之后,我們看到最新的表態,就是在中共建政10月1號之前,在聯大開會29號,他說,我跟習近平之間的關系可能已經結束了。這是他明確的表達。

【在這一戰略中,川普總統明確表示美利堅合眾國對中國采取了新的做法。我們尋求以公平、對等和尊重主權為基礎的關系,我們采取了強有力和迅速的行動來實現這一目標。】

對頭算現在是10月份,所以整個算起來,從貿易戰開始只用了半年時間,在兌現國家安全戰略,而中共是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的首選敵人。

所以這是我剛才跟大家解釋的就是,在一個大的環境下,你看到某一種力量在驅使著現實中的人,政府,因為他的具體的理由,但善惡的對壘變的非常分明。

【美國曾希望經濟自由化會使中國與我們及世界形成更好的伙伴關系。相反,中國選擇了經濟侵略,而這又壯大了其不斷擴大的軍力的膽量。】

所以這是直接指責中共的做法,然后緊接著提到了貿易戰的本身。

貿易戰的原因是因為北京試圖抓住和控制的先進行業。這里暗指的就是“中國制造2025”。

【北京正在采用全政府的方式來推進其影響力并謀取其利益。它正在以更為主動和脅迫性的方式使用這種力量來干涉我們國家的國內政策并干涉美國的政治。】

【中國共產黨正在獎賞或脅迫美國工商企業、電影制片廠、大學、智庫、學者、記者以及地方、州和聯邦官員。】

這個指控就非常嚴重了,因為它等于是涵蓋了一切。

工商企業這沒什么可講的,電影制作這是一種文化,大學智庫學者,這是一個國家的中心部分,國家的精神上的整個一個人才的人的樹立的過程,大學智庫跟學者都代表著人們的思想,人們的精神,人們的指導,人們每一個個體者的學識,烘托出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它在試圖影響著整個美國社會的價值觀。記者,宣傳輿論。

我跟大家解釋過,最典型的,現在在《紐約時報》里面的大衛張跟付才德,付才德是彭博通訊社過去的。兩個人在2002年前后都分別在北京跟上海任彭博社跟《紐約時報》的首席記者。在2012年,習近平要上臺之間出現了那種真相大白的風波的過程中,他們鼎力去支持江澤民政權的人,去打擊包括習近平和溫家寶在內的。就是他們干的。現在他們的利益屬性不好說,可是他們真真切切的參與其中,而在美國不同的媒體中,都有類似的代言人。

地方州和聯邦官員,這是三級政府。美國三級政府是分開的,不是由黨中央不是由核心不是有看齊,沒有,什么都沒有。

【最為惡劣的是,中國發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動,企圖影響美國公眾輿論、2018年選舉和2020年總統選舉前的環境。直截了當地講,川普總統的領導力正在奏效;而中國想要一個不同的美國總統。】

這是非常直接的指控,這等于是對美國展開了一種戰爭式的狀態,因為美國總統的選舉,美國國會議員的選舉,是美國建國200多年來它的政治核心的部分,有著三權分立的背景之下的政治核心,確保這個國家在后來的時間里,在有關美國總統和中期選舉中沒有任何沖突,它百分之百的代表著美國人民,大多數人民的意愿,而外來的勢力以各種方式進行干預的時候,等于是完全直接針對美國的核心價值觀展開了戰爭式的做法。這是他真正不能接受的。

【毫無疑問:中國正在插手美國的民主。正如川普總統剛剛在上周所說,我們已經—用他的話講—“發現中國一直在企圖干涉我們即將到來的(中期)選舉。”】

【“中國正在瞄準美國的州和地方政府和官員,以利用聯邦和地方層面在政策上的任何分歧。中國在運用可以挑撥離間的問題,例如貿易關稅,來推進北京的政治影響力。”】

所以,文章太長。通過這樣簡單的指控,我們可以看到,中美之間爆發了全面戰爭,非軍事化的全面戰爭。所以我認為,因為他的身份是美國副總統,中間留了一點點空隙和機會,就是習近平跟川普之間的個人友誼。因為他不是美國總統講的,他是美國副總統講的,所以他中間留了一點點空隙。但是這是非軍事沖突的正面的兩個正與邪之間的對壘。

2018瞠目結舌,美國政府在中美之間建交之后,從來沒有過這種歷史性的對中共的做法,第一次。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