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中國最急迫三個問題 中南海迄今無解

2018-10-01|来源: DJY|标签:孙立平 市场经济 民主法治 

近日,清華教授孫立平于2016年撰寫的《當前中國最急迫的三個問題——國家的方向感、精英的安全感、老百姓的希望感》一文,又在坊間流傳。明眼人都看得出,“當前中國最急迫的三個問題”提出的兩年多后,北京中南海迄今都無力解決,而且在內外交困的當下,這三個問題愈加突出。也就是說,如果最高層沒有改弦更張和破釜沉舟的勇氣,結局是很悲慘的。

按照孫立平的說法,這可能是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最讓人困惑的一個時期。過去的三十年雖然也有困惑,但內心清楚往哪條路上走,而現在的困惑是不知道哪條路走得通,不知道如何改革。在其看來,最現實的、最眼前的、最急迫的問題不解決,改革就無從談起。

什么是最現實、最眼前、最急迫的問題?孫立平從最虛的層面來說,提出了三方面:第一個是國家的方向感,第二個是精英和上層的安全感,第三個是老百姓的希望感。這三個問題沒有一個基本答案,別的改革根本就談不上。

在這三方面中,孫立平認為“最關鍵的是國家的方向感”。他根據自己的親身考察,指出不僅現在大家都在焦慮經濟上的不景氣,而且經濟蕭條背后是社會、體制、政府的停轉,而主因正是國家方向感出了問題。曾經,大家都相信經濟上朝著市場經濟的方向走,政治和社會朝著民主、法治的方向走,然而,現在這個方向感卻有些模糊了。

盡管孫立平欲言又止,沒有一吐為快,但關注中國政局的人都明白他在說些什么。2012年習近平上臺后,借助反腐運動,拿下了眾多腐敗的江派高官,并整肅政府機構、政法委、軍隊、武警等,還提出了“依法治國”的口號,重審若干冤假錯案。這不僅收獲了一定的人心,也讓許多人一度看到了希望。

然而,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開始轉向,提出習思想,重提馬列主義,強調“不忘中共初心”并“定于一尊”等,同時為維持中共政權,與江派妥協,沒有拿下巨貪江澤民、曾慶紅,繼續延續針對法輪功的迫害,加之其后的一系列鉗制言論、打壓異己和維權人士的行動,都讓“依法治國”淪為笑柄。

此外,近兩年當局對民營企業的監管力度的加強和打壓,包括近期“民營企業退場”言論的浮現,都讓私營企業主和廣大民眾感到了深深的寒意。在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下,新一輪“公私合營”正在悄然進行。

顯然,原本就不是市場經濟的中國經濟,此時陷入更多的困境,市場經濟似乎更加漸行漸遠。同樣,中國政治和社會不但沒有朝著民主、法治的方向前行,反而全方位收緊,走向倒退。中共最高層的變來變去,也讓國家的發展失去了方向,也讓中國上下失去了方向。

或許,有的人會說,誰說國家沒有方向感?堅持社會主義就是大方向。問題是中共和其他蘇東前社會主義國家的歷史發展經驗證明,依照社會主義發展的結果就是災難,這也是為何昔日鄧小平要推行改革開放,要實行所謂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至于所謂的社會主義民主、法治,中共也不過是給中國人畫的大餅,從來沒有實現過。

毫無疑問,在當今前所未有的大變局下,中國往何處走,考驗著北京最高層的智慧,也在決定著其的命運。孫立平在文章中給出的建言是要落實中共十八大三中全會關于全面深化改革、發揮市場的決定性的文件,以及四中全會提出的“依法治國”的文件。這也意味著中南海要切實改變近兩年的飽受詬病的一些政策,要以真誠的行動重拾民心。

無疑,與國家方向感緊密相聯系的是精英和上層的安全感。誠如孫立平所言,這幾年,伴隨著國家模糊的方向感的,是相當一批精英在跑路,資金在外流。他們中既有有錢人,也包括知識階層,而留下的企業家也只追求短期效益。不久前曝出的人大教授周孝正、北外副教授喬木離職移民美國,就是知識階層的典型代表。

沒有人否認,精英們的跑路和資金的外流,折射的就是對當政者的不信任以及對自身財產、安危的擔心。的確,在一個“依法治國”喊得震天響但實際上法治卻只是一個笑柄的社會中,在一個全方位鉗制的社會里,自由言論業已成為奢侈品,每個人都不知道言論的底線在哪里,每個人都在擔心明天的自己是否會在不知不覺中成為當局迫害的對象。近幾年大量民企高管成為整肅對象,就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如何給精英們安全感?孫立平給出的重要的前提是法治,至于臨時性的政策傾斜,甚至一些重視民營企業的舉措,都已經不能解決問題。事實也的確如此。前一段時間馬云的“被退休”,“民營企業退場論”,都已引起了廣泛的恐慌,而習近平李克強的“毫不動搖支持民營企業”的言論,如果沒有法治,又會有多大效用呢?

再看老百姓的希望感。孫立平在文章中指出,在十八大前后,老百姓應該是充滿著希望的,但在最近一兩年中,社會的心態,老百姓的心態,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甚至對反腐敗,也是什么樣的說法都有了。而且農民收入下降,城市失業率增加。

如果說這是孫立平兩年前的觀察,那么兩年后的今天,民眾希望感破滅的范圍更為廣大,因為被戕害的人群遍及整個社會,所有階層。放眼社會,毒奶粉、毒疫苗、毒跑道,社保繳費增加,稅賦加重,P2P受害者無人理睬,惡性事件頻發,房價居高不下,房租上漲,消費降級,失業率劇增,針對網絡、知識分子鉗制加劇……在這種情況下,怨聲載道,戾氣滿天就不難想像了。而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南海還要人民與之共克時艱,豈不是笑話?!

在筆者看來,中南海高層當下面臨的局面,與孫立平兩年前提出問題時更為嚴峻,一個重要原因是美國川普政府正在向北京展開極限施壓,不僅僅在貿易問題上,而且在政治、軍事、網絡、高科技、人權等方面,美國也在嚴防中共。

而中南海高層可選擇的舉措也并不多,如果是為保政權,拒絕川普政府提出的公平貿易原則,拒絕遵守所作承諾,并一邊周旋、拖延一邊選擇對抗,同時加強在國內的控制,那么這注定走入死胡同,將自己逼入絕境,落得個凄慘的下場。另外則是順應歷史大勢,很好地回應中國當前最急迫的三個問題,真正走向市場經濟,走向民主、法治,讓中國改天換地,從而在歷史上留下值得書寫的一頁。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