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傲霜】惡劣人權生態下的殘民惡法即將出籠

2018-09-30|来源: 议报

中國大陸的人權現狀,隨著中共十八大、特別是十九大后在政治上的急劇左傾而日趨惡劣,每況愈下,不但引起美國、歐洲諸自由民主憲政國家極大的關注。就連-向對財大氣粗的中共當局比較遷就的聯合囯人權機構也終于忍無可忍而發聲指責。新任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MichelleBachelet)日前在日內瓦開幕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39屆會議上的演講中義正詞嚴地指責北京當局說,中國政府在新疆各地所謂的“再教育營”大規模任意拘禁維吾爾族人民和其他穆斯林民眾多達數十萬人,甚至上百萬計。此種行為“令人深感不安”,她敦促中國允許聯合國的監督人員進入中國西部動蕩的新疆地區進行觀察。而頑固堅持極權專制的中共對此當然不僅不會認賬,而且還會倒打一耙,說正義的國際輿論是干涉了它的“內政”,傷害了它的什么“感情”等等。不過在大量鐵的事實面前中共這次也顯得格外尷尬,語無倫次。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人權事務局處長李曉軍在日內瓦雖對此事極力加以掩蓋否認,但同時又不得不被迫承認:中國的教育中心不是“拘押或再教育營”。他說:“簡單地說,這是職業訓練,就好像你們的孩子畢業后到職業訓練學校獲得更好的技能。”。并且又說:“中國的做法如果說不是最好的辦法,或許是必要的辦法來應對伊斯蘭和宗教極端主義。”把孩子上學與拘押民眾,把強制進行政治洗腦灌輸與職業訓練,荒唐地扯在一起,混為一談,如此偷換概念的詭辯,實則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欲蓋彌彰,變相承認了新疆大量關押拘禁維吾爾族人民和其他穆斯林民眾的事實確實存在。

而中共嚴重侵犯人權,亦決不止新疆一地,而是整個大陸都未能幸免。震驚世界的709大肆抓捕律師的冤案,至今余波未平。數百位受害律師與法律事務工作者冤沉海底。這是德國法西斯也沒敢做過的“壯舉”。而隨著中共高層在政治不斷地“向左轉”,當局更加緊了對網上言論自由的監控與打壓。例如,廈門大學人文學院歷史系助理教授周運中,因在網上發表了-點個人言論,斥責某些中國人及儒家思想低劣。周運中僅僅因為指出了,一些中國人“最高境界是說假話、做假賬、訂假合同。真是最劣等民族”這一事實,以及“某黨就是發國難財才上臺”、“所謂兩彈元勛都是美國畢業。竟被胡說成了X匪的功勞。中國科技比美國至少落后五千年。是思想落后、民性落后、制度落后”——這些人盡皆知、如同《安徒生童話》中皇帝沒穿褲子一樣的事實,2018年9月1日竟遭到校方解雇。

接著,繼今年4月該校女博士生田佳良因在網上與人爭論時,罵了對方一句“惡臭你支”、“支之所以為支他們有很大功勞”。本來這種二人間吵架的話,且語焉不詳,語意不清,竟然被定性為“辱華”事件!據“網絡輿論導向員”(俗稱“五毛”)的解釋,“支”就是“支那”,于是田佳良立即被“人肉”搜索,照片、単位、手機號通通公布在網上,接著又是什么“漢奸”、“丑死了”、“野雞”、“婊子”鋪天蓋地的亂罵。此情此景,與當年文革的“無限上綱”,一言一字便可坐牢,乃至于招來殺身之禍,還有多大區別?人們有權要問所謂“臭惡你支”、“支之所以為支”的“支”怎么就一定是“支那”。焉知不是斥對方說話“支吾其詞”,或對方的語言意境“支離破碎”?而且就算是“支那”這也與“辱華罪”相去甚遠。眾所周知,“支那”就是“China”的音譯,是古代印度對古代中國的稱呼,最早出現在梵文佛經中。梵文Cina進入不同的語言中,其讀音變化不大,譯音是“China”、“支那”、“脂那”、“至那”等。一個音譯詞匯怎么就“辱華”了?最后這亊還鬧到田佳良所在的學校——廈門大學,該校竟然表示要“嚴肅處理,決不姑息”。廈門大學在中國也算得上是一所名校,卻如此屈從于官方之壓力,毫無保護自己學生的擔當,真是令人匪夷所思!更令人震驚的是田佳良同學受迫害一年后,禍事仍未平息,近日更被廈門大學開除黨籍,強制退學。這一切肯定都是官方授意、假手校方當局干的。一位青年學子無辜遭此荼毒,不能不令人扼腕嘆息!

廈門成了人權重災區,山東也未能幸免。繼山東大學孫文廣教授,因在家中接受外媒采訪,惡警非法侵入公民住宅抓捕孫教授拘禁多日,更非法降低孫教授的退休金以進行人身迫害。引得國內外輿論嘩然之后,其他越來越多的教師也因個人網上言論受到學校的處罰之事層出不窮。山東建筑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鄧相超教授因在微博轉發批判毛澤東的言論,2017年初被相繼免去省政府參事和政協常委等職務,并勒令停職檢查、記過處分,外加強迫退休。

此外,山東工商學院政治系主任、煙臺市芝罘區黨校教授李默海、北京師范大學副教授史杰鵬、廈門大學教授尤盛東、北京建筑大學副教授許傳青、武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等都因課堂或網上言論遭到不同的開除、停課、解聘、開除黨籍等處罰。而最近重慶市渝中區司法局又于9月12日對一向敢于依法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的律師何偉,以莫須有的什么網上言論“危害國家安全”之罪名進行迫害。該司法局稱,何律師“發文炒作”湖北維權人士陳劍雄“尋滋案”。此外,去年3月炒作重慶維權人士、“綠葉行動”成員潘斌“尋滋案”。因而要求何偉9月14日須到司法局接受調查。以此進行威脅打壓,至于是否還會對何律師采取進一步壓制行動尚待觀察。

由此可見,中國大陸今日的人權生態環境已幾乎倒退至毛澤東暴政“反右”,“文革”年代那種動輒因言獲罪,冤獄遍于國中的情景。尤其大陸司法與警方當局更是權力惡性膨脹,可以隨意胡來。在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維權的工人和由年輕人與大學生組成的深圳佳士工人聲援團,都遭受到了警察極其粗暴的對待。8月24日在廣東惠州,眾多青年學生更遭防暴警察暴力清場并被強制遣送回家后,其中許多人更受到當地警察和“維穩人員”(即便衣警特)的威脅騷擾,部分青年更被非法軟禁,限制出行自由。更令人震驚的是9月1日晚上,湖南耒陽也爆發了大規模民眾與公安武警沖突群體性事件。當局出動了武警,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家長大肆施暴。部分民眾被抓入公安局。大批民眾與公安武警在公安局門口對峙,更有部分民眾被公安武警圍住用警棍暴打,造成嚴重流血事件。該事件的起因是耒陽政府沒錢投資教育,形成學校學生過多的“大班制”,公立學校班級人數超標。近日學生開學報名,部分學生被抓鬮分流到私立學校—-師大附中分校去讀書。因私立學校相對公立學校學費收費增加不少,交通等成本也增加,并且學校學生宿舍中,裝修未完,空氣中甲醛味濃,明顯超標。因而引起學生家長不滿。數千位家長拉著“抵制民辦學校,還我九年義務教育。堅決不住有毒宿舍,不進有毒教室。”的橫幅,到市政府,市委抗議。最終,當局竟出動武警進行鎮壓。引發了群體性流血事件。警方還在施暴過程中拘留了46人之多。如此兇惡之舉,是當今民主文明世界決不可能有血腥暴行。說明中國的人權狀況已惡化到何種地步,而中國的警察已無法無天到何種程度。

然而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當局還認為它的警察還不夠厲害,于是挖空心思再炮制惡法予以加強“保護”。中共當局的公安部近日竟然公布了一個名曰《公安機關維護民警執法權威工作規定》。雖然假惺惺地稱作“征求意見稿”,實則是作秀騙人,已鐵定按此辦理了。按它的這個規定,警察在執法過程中:對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合法權益造成損害的,民警個人不承擔法律責任,公安機關亦不得受輿論炒作、信訪投訴等人為因素影響,不當或者變相追究民警責任,加重對民警的處理。對警察的執法過錯或犯罪行為,則規定:公安機關應當從輕、減輕或免于追究責任,或者向司法機關提出從輕、減輕或者免于追究民警刑事責任的建議。在中共極權專制下,已經被當局寵慣得無法無天的這批惡警,現在還要給他們加上這把保護傘、護身符、鐵卷丹書,從今而后,這幫子人作起惡來,自然只能是更加有恃無恐。特別是那個“警察在執法過程中:對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合法權益造成損害的,民警個人不承擔法律責任”這個混賬規定,無異于是叫中共警察可以放手地去施暴作惡,侵犯人權。縱然傷人,死人均概不負責。如此惡法,連希特勒、日本軍國法西斯也未敢冒此天下之大不韙。當局竟然公布了出來,準備實施。這須要有多大邪惡的“勇氣”?!當局如此倒行逆施,無疑是對專制當局的得力打手警察的寵信加持,是給民眾和輿論戴新的緊箍咒。照此辦理。廣大民眾還有活路嗎?中國歷史上最黒暗的時期已迫在眉睫了!

因此對當局如此大開歷史倒車,頒行如此禍國殃民的惡法,-切有良知的中國人和有覺悟的公民,決不能再熟視無睹,保持沉黙,而必須大聲對此說:不!必須要制止這樣的惡法出籠,令其胎死腹中!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