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王岐山的無奈也是北京當局的無奈

2018-09-27|来源: DJY|标签:王岐山 川普 《意外》 贸易战 

幾日前,英國《金融時報》披露,現任中國國家主席王岐山在今年春天會見海外訪客時,自曝通過看美國電影《意外》后,部分了解了川普(特朗普)的支持者在想什么。

《意外》是2017年頗受好評的電影,并斬獲了今年金球獎的幾個獎項。影片講的是密蘇里州小鎮上的一個叫蜜兒芮德的女兒被謀殺,但幾個月過去,警方都無法找到兇手。蜜兒芮德于是租下鎮上的三塊大廣告牌,寫上挑釁的字眼質問小鎮警長表達心中的憤怒,也借此逼迫警方采取積極行動。而圍繞著這一核心內容,影片還描寫了當今美國社會的各種問題:種族問題、警察對黑人施暴、嘲笑侏儒和紅發、共產黨的罪過、神父性侵男童、家暴、美軍軍紀紊亂、歧視墨西哥、公權暴力等。

或許正是影片直視美國社會各種問題,才讓王岐山明白了自己此前之問“川普是一個偶然現象,還是一個趨勢?”的答案,多少明白了川普當選并非如此前所認為的是“意外”,而是因為其有著廣泛的民意基礎,那就是中下層美國人業已厭惡了美國建制派精英們罔顧美國利益的做法,他們選擇支持川普,正是因為他敢于說出他們的心里話,敢于挑戰建制派精英。

2016年,在選情尚不明朗時,《今日美國》的一名記者曾深入美國各州,探訪了川普的支持者,發現川普的支持者包括多個職業領域的人,如卡車司機、水電工、推銷員、股票經紀人、房產中介、珠寶商等等。他們從川普身上看到了自己。來自印地安那州34歲的房產中介亞倫·威爾森(AaronWilson)就表示,自己支持川普是因為他說出了他們想說但不敢說的話,如在社會福利、移民及種族議題上。而有更多的人認為,川普能夠使他們找到工作,相信川普能帶領美國重返美好時光。

有著強大美國民意基礎而被選上總統的川普,也沒有辜負選民們的期望。上任一年多來,在多個方面成績斐然,國內美國經濟上揚,失業率不超過4%,美國人信心大增;國際上向推行不公平貿易的國家、尤其是北京政權開火,向朝鮮施壓迫使其同意棄核,制裁伊朗,消滅伊斯蘭國恐怖分子……而川普從政治、軍事、經濟、網絡、人權等多個領域將矛頭指向北京,讓北京高層方寸大亂,至今都無法尋找到有效應對之策。

而對經濟領域熟悉且有著諸多美國“老朋友”的王岐山,曾被外界認為將在中美貿易戰中扮演重要角色,但迄今為止,王岐山在貿易戰中的角色仍不十分清楚。

一方面,他沒有公開介入中美貿易談判,而其公開的活動大多是會見一些國家領導人,履行其“副主席”的職責。

另一方面,他仍十分關注中美貿易戰。在今年初,王岐山會見了美國商界人士,借此了解川普和其走向。8月24日,在中南海會見日本、自民黨眾議員野田毅率領的日中協會代表團時,王岐山首次就貿易戰表態,稱中美產生摩擦是極為自然之事,不認為這是貿易戰,并透露正在分析美國國內局勢及背景,以展開應對。但上述內容并不見諸于大陸媒體。

此后,僅僅在不到一個月的9月17日,王岐山又主動邀請兩個由華爾街人士組成的美國高級代表團到京會面,探討化解中美貿易戰的可行之道。會議上,王岐山表示,中美貿易戰沒有贏家。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稱,王還在此次會晤華爾街高管時暗示,他對于掌握川普有困難。

王岐山在貿易戰中角色的模糊,給人的感覺就是無奈。可以想見,一直隱身在幕后的王岐山,對于美國國內的局勢和川普的動向,應該每時每刻都在關注、分析,尋找對策。但分析的結果卻并不樂觀,其對自己出山主導貿易戰同樣并無太大信心,原因在于:

一、王岐山的美國華爾街老朋友們已被川普邊緣化,無法左右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

克林頓、小布什和奧巴馬時期,華爾街向總統的建言都得到了一定的響應,而到了川普當政的當下,華爾街在華盛頓的影響力降到低點,而北京希望通過這一管道解決中美貿易問題,可以說是此路不通。

二、王岐山的美國老朋友們和“親華派”們,因為北京的食言,現在也不愿意出頭為其說話。

在9月16日北京召開的重量級會議中國發展高層秋季論壇專題討論會上,親華的美國前副國務卿、世界銀行前行長佐利克和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會長歐倫斯,分別直言不諱地向北京發出了警告。

佐利克坦言:“我在過去10年觀察到的美國和其它國家以前非常支持和中國的友好關系,現在變得越來越沮喪。”原因就在于北京當局的強制的技術轉讓,對知識產權的竊取等。他坦言,以前的商界是非常支持中美關系的,現在他們已經不再扮演這個角色了。

歐倫斯則稱,通過其近些年與政府、智庫、媒體、學術界打交道的經驗看,美國已經出現一種共識,那就是“以前曾經支持中國的一些人士現在都沉默了”。他并以美國商界為例,指貿易戰在商界并沒有得到廣泛的支持,因為“人們感覺到他們沒有受到公正的待遇”,中國并沒有“履行當初的承諾”。美國商界對中國失望了,被分裂了。既然各界都認同中國沒有履行承諾,所以現在沒有人站出來為中國說話。

在王岐山的老朋友看來,解決的唯一辦法就是北京信守承諾,開放市場,降低關稅,保護知識產權等,而這些王岐山即便認同,卻未必得到中共內部的認可。

既不完全了解川普,也無管道直通川普,更無美國老朋友挺身而出,王岐山的處境確實尷尬,其在貿易戰中的無奈也就可以了解了。而且王雖然深得高層信任,但若貿易戰涉及到政權存亡之際,其應該只有建言的權利,并無決定權。在最高層仍抱殘守缺,不愿改弦更張的情勢下,王岐山所做十分有限。自然,王岐山的無奈折射的也是北京當局的無奈,無奈的北京當局提出要人民共克時艱,要自力更生,結果又會怎樣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