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馬雲到底為什麼要辭職?

2018-09-12|来源: |标签:石濤 马云 辞职 

前兩天在日本的北海道發生了應該是6.7級地震,它的震中比較淺,所以破壞性比較大,現在說大概死亡人數上升到40個人。但是一個朋友今天早晨轉推了另外一個人的——這個人住在北海道,我不知道是在微博上還是微信上——留言,他說大概在地震前的3分鐘,日本電視臺播出了警告,整個日本電視臺播出警告,要發生地震,提醒大家如何如何如何。然后明確講,地震之后可能就沒有電了,電視信號就會沒有,大家應該去如何如何如何。

提前3分鐘,在這種大地震的角度來講,那是非常不得了的。在歷史上,當年唐山大地震的時候,一個中學的地理老師,他測出來了,中學有那種地震小組,但是往上報,上面都給壓掉了。但是在唐山四周農村的地方,應該是有一個村子,那個村的頭相信他,所以那個村當時在唐山大地震的時候,沒死傷一個人。

因為久了,那是1976年的事情,大概的故事是那樣的。

2008年四川大地震,測出來了,當時的溫家寶在地震發生之后的幾個小時他已經到現場了。他自己學地質的,地震是他專業知識當中的很重要的一部分。但中共為什么不發通告?為什么不報?中共說,它的道理很簡單,怕失去它的信譽,怕造成社會的混亂。所以它的存在是真正社會動蕩的和混亂的根本之源。它的一切都是以它自己的角度統治的角度去思考,任何在它權力之下的人,都是被它任意蹂躪的一塊肉。

而作為叢林法則角度來講,它就是對的。因為叢林法則就是權力更大者力量更強悍者,可以任意侮殺蹂躪下面的人,而下一級的生命的存活,它取決于對上一級生命的影響度,所以以上一級生命被影響如何作為考量的一個基礎。

P2P是這問題,老兵抗議同樣是這問題。老兵抗議說我當初打仗了,你今天待遇不好。那沒關系,當初打仗說你是最可愛的人,今天你是最沒用的人,這叫叢林法則,你有什么不滿意的?賺錢的時候誰都不出聲,輸錢的時候全上街抗議,你有什么不滿意的?給錢多了都自個悶得兒秘了,給錢少點你全不干了,你有什么不滿意的?

你不該不滿意,因為你相信叢林法則,因為你相信這世界中強者為王,弱者為寇,弱者為被蹂躪的。所以我才講,很多反共的朋友,自己就是被蹂躪中,自己被自己的思考,被自我的奸污中。看起來他是反共,實際上他在更深的角度來講,他是個笨蛋。不是罵人的意思,這是一種善意的勸告。

因為你秉承著叢林法則,就促成了今天的你,自然面對現實中的一切,你沒有資格你也沒有權力去進行抗爭,因為你崇尚進化論,你崇尚強者為王,弱者必被淘汰。在當初需要你,今天不需要你,你必將被淘汰。

P2P很多人自殺,而讓P2P自殺的是投資失敗,投資是干嘛?放高利貸,合法的放高利貸,說國家支持,國家支持放高利貸你坑別人錢你對嗎?今天國家不支持所以你就死了,你不滿意了。支持的時候你怎么不說話?

生命的基礎認識在利益上還是在貪婪上還是在生命角度上,就這么回事。看明白的人就這么看的。不明白的人在奮勇直前。

有一個人也不知道是明白還是不明白,馬云宣布退休,震驚世界各地,各大媒體把他當成一個頭版的消息,《德國之聲》翻譯了兩篇德語的文章,文章題目這么說的《馬云,你為什么辭職?》。

【《商報》甚至呼吁默克爾、習近平應該向馬云學習,而《維也納報》則認為馬云辭職是為了承擔一份更加艱難的職責。】

媒體都從不同的角度去評價了。

【政界和商界可以從馬云的辭職中學到許多東西。】

它這里直接抨擊的是今天的獨裁者,權力者。默克爾再次成為了德國總理,她是在兩德統一之后,任期最長的一個總理,而且是個女的。而她自己原來是從東德過來的,她在大學任老師,在共產黨的德國任教師的,這個背景跟馬云是一樣的。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則強調,在動蕩年代,必須要有一個富有經驗、能做長期規劃的領導人。】

這是嘲諷他自己。他自己在說自己是一個有經驗,能做長期規劃的領導人,觀其左右他覺得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跟他相比。所以他自己要講出這種話,如果作為德語媒體它都能知道的話,也是需要一番勇氣的。需要一番勇氣是指一個人還顧及自己的臉面,如果敞開了這么說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而在中共體制之下的獨裁者,跟在德國那個背景之下的一個一直握有權力的德國總理,這根本上是兩個問題。無論默克爾怎么做,她要遵循著德國憲法的概念,她也并沒有象普京那樣或者土耳其總統那樣在眾目睽睽之下,玩弄一個手法。

那個男人就不是個男人,我跟你講,他怎么樣在我眼睛里,他就不是個男人。就是塊破肉,他要不是這塊破肉,他不會60多歲老爺們光著膀子,去照張相。那個都很豬蠢的。豬蠢的概念是指這個時代出現了這種人,他上在臺子上——俄羅斯是一個舞臺——他上在臺子上去表演自己。讓旁觀者要懂得什么叫愚蠢。權力者的愚蠢是他不可一世,所以這種人大凡都是自卑者,內心的自卑者,才去表現外在的強悍。

有個朋友說,穿的比較那個吧,就是說他穿得很普通。后來他的老婆就說,哎呀你穿著衣服,那意思就是你不如穿成什么樣的比較精神,但是你現在也不難看,你現在也可以。他老婆說他。然后他來了一句話說,我已經成熟了,我終于擺脫這種服飾對我本身的提高身價所產生的相當決定性作用的那個階段。

人家說的比較簡單,我說的比較亂。

一個自信者,你看那個姜子牙,寧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蹲在那兒蹲著,蹲著干嘛,耗時間,時辰不到,文王不來。他什么都不干,他連魚都不釣,他用直鉤。

他開過餐館賣過飯,賣過面賣過米賣過掃帚,只要他去曲中求,他用鉤去鉤,他去追錢的時候,他一樣都干不成,什么都干不成。那么大本事,他干這干不成。結果他去給人算命,這是跟他的生命相關,所以他隨手就能做。他一做就惹了琵琶精了,他看見琵琶精,人生命善嘛,七尺咔嚓他就把琵琶精給殺了。殺了就把自己惹了禍了,怎么惹了禍了?進了朝歌了。進了朝歌,妲己看見他就要殺他。所以是他招來的。從那兒跑了之后,他就不干活了,就到番溪那兒弄個魚鉤釣了。活著就行,等著時辰。

這個不是,所以我說,這些權力者都是自卑者,他在確定自己價值的時候,他內心的自卑根深蒂固,能從腳后跟的皴那扎破了長出根,咵扎在地上,所以走起路來很沉重——開玩笑了,其實每個人在你現實生活中都有這個。

【阿里巴巴的老總馬云就提供了一個有序接班、建設可持續企業架構的樣板。他已經用了十年時間來準備有序交接。】

用了10年時間,長了點吧。他是1999年開始出來做的。

【建立起了一支充滿天賦的領導團隊。】

這種文章都是這樣的,因為這種文章要打擊的對象是默克爾、習近平這一類的人,所以它一定要用馬云的表面行為的這種優點,人們看到的故事去抨擊對方。所以討論馬云不是關鍵,而給予馬云作為色子去打擊去說明今天政治上的權力者,獨裁者的愚笨。

【這位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明白一個道理:他只有建立起一套能夠確保他之后依然取得成功的企業架構和文化,才能讓他的企業繼續存活下去。孔子當年說,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瘦小的馬云則再次展現了真正的強大。他知道何時應該隱退,從而保護好他留下的遺產。不論是政治家還是企業家,都可以在這一方面向馬云學習。】

我們原來節目當中跟大家講過一個概念,懂得會進的完全無法跟懂得會退的相比。懂得退的人遠遠超越于懂得進的人。馬云是不是懂得退,不好說這事。起碼他退了。他退之前誰出事了,他的競爭對手京東的老板。

而京東的老板出事了,在我眼睛里,只不過是他生活中的偏好,紅酒女孩就這點生活中的偏好。女孩后來找他道歉,他沒道歉,但是他又跟女孩約好了下午4點鐘在大學的咖啡廳碰面。作為京東的老板養一個女孩綽綽有余,太簡單了,道什么歉啊,給你點錢就完了。1000萬2000萬,你留學急瘋了你,抓六合彩你也抓不著啊。你跟我就這么……然后你就拿走這么多,不就完了嗎?所以他心里根本不在乎。結果他出事了。

馬云在接受《紐約時報》采訪時,完全回避相應的其它問題,包括跟中共權力者之間的關系,他全回避,他只說我自己要,我就喜歡當老師,所以我還是回去當老師。但他在西子湖畔建立了一個叫湖畔大學,他跟幾個企業家一起掏錢做的。他的大學里用了一個叫四維,四維好象是北宋的一個叫張載的一段話里面出來的四維的說法。可是這四維的說法,它的核心是干嘛?反對獨裁。而今天馬云本身又要回到學校去,身體力行反對獨裁,玩命啊,不好說這事。

【奧地利《維也納報》則以"忠于黨還是忠于華爾街"為題,刊發該報駐華記者的分析指出,馬云辭職也許另有原因。

"近期他受到的越來越大的壓力,其實來自另一邊:中國政府現在重新充滿嫉妒地監視它的臣民,確保他們不偏離意識形態方針路線。過去幾年里,中共當局不斷縮小學者、藝術家、甚至企業家的思想空間,習近平還要求大家明確向他個人以及向他的政策效忠。"】

其實是這么回事。馬云辭職回去當老師,崇尚他湖畔大學的四維,四維反對皇權。

而2016年11月20幾號,在川普當選為美國總統之后,馬云成功的見了川普,向川普提出了宏偉的計劃,阿里巴巴去幫助美國中小企業及農場主把他的貨物賣到世界各個角落去。這是馬云向川普承諾的,今天他卻辭職了。到那兒就是個幌子,就是個騙子。但他為什么敢去?受習近平之托。因為那種背景之下,一個生意人,給他800個膽他也不敢去。今天他的退,就說明當初是受習近平之托,因為對川普當選,他們沒有任何準備。

今天呢,倒輪到馬云自己跑路了,所以會進的不如會退的。單純從退一步的角度來講,馬云的行為反映出今天中國社會的真實狀況。如果他敢引用北宋時期的學者的一些話,包括他對王林的崇拜——王林死了,2013年他給王林修了一個王府金門——跟李連杰辦的什么叫太極憚學堂,他在人的生命的角度來講,一直有他探索的內在的一種心理,他想知道,他在探索。但是當他去崇拜王林的時候,就知道他想知道但根本不知道門在哪兒。他的生命自然屬性讓他想知道探索生命之根本,但他不知道門在哪兒。所以見著一個玩蛇的,就對他崇拜的五體投地。

今天馬云阿里巴巴有價值4200億美金的產業,卻買不來王林的一條蛇。什么意思?他把所有的錢都匯總在他馬云自己身上,一分都不給別人,他也不能光著屁股變出一根蛇來。但王林成。所以他崇拜王林。但王林死了,他沒敢出聲,他更懼怕這個政權。

【就像日本《日經新聞》所寫的那樣,馬云現在越發地面臨一個抉擇:是忠于華爾街股東,還是忠于習近平的領導團體?馬云曾經被認為非常地直率而機智。他一度毫無懼色地揶揄諷刺自己國家的政治,曾經說"要跟政府戀愛,但不要跟政府結婚"。但是近期,他的發言聽起來完全變了調。他贊揚中國近5年的商業氛圍在中共領導下越來越好,并且對西方民主表示輕視,還為中國的一黨制唱贊歌。

這種越發明顯的主動迎合不令人感到奇怪。到目前為止,北京并沒有找過馬云的麻煩。而實際上,強大如阿里巴巴,也完全仰仗中國政府的鼻息。】

其實不是。你看看阿里巴巴到底是哪些家族擁有它?你就知道了。阿里巴巴其實是黨產。如果往下追的話,他很可能是黨產,第一個。第二個,就是阿里巴巴所營造的支付寶、螞蟻金服、淘寶網,它已經幾乎把所有中國人乃至海外人太多的個人資訊全都放在自己手里了。

這是今天“中國制造2025”真正需要的。今天中國在竭盡全力能夠爭取5G的成功,5G網絡的成功就進入了它可以跨時代的進入智能時代,比現在的網絡快速高過上百倍乃至更高。

現在在海外使用的很多手機,都使用3G,如果華為達到5G,普遍使用的話,它的網絡的本身把所有人就可以監控起來。

阿里巴巴、京東,一定充當著相當相當重要的角色,這就是他們今天不被殺掉不被拿掉的根本原因。如果作為馬云他又何嘗不知道他今天遇到了什么主啊?

2018瞠目結舌,一定有的瞧。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