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中共官員粗魯狂妄國際出丑的背后

2018-09-12|来源: DJY|标签:中共官员 傲慢 澳洲 

日前,澳洲的《悉尼晨鋒報》發表文章稱,中共官員在外交場合中所表現出的粗魯狂妄自大,達到令人頭暈目眩的程度,并舉例為證。

澳大利亞第38屆財政部長哈齊(JoeHockey)就任后,曾到印尼巴厘島會晤中共財政部長樓繼偉。樓繼偉在沒有征求哈齊的許可下就點燃一支煙,并說道:“為什么不讓我收購你們的力拓呢?”

另一事件發生在幾年前,一名中共部長在談判過程中走進澳大利亞自由黨部長的國會辦公室。這位來客坐在沙發上,兩手背在后腦勺上,兩只腳隨意架在咖啡桌上,鞋底對著東道主。

2017年4月,澳洲工黨領袖肖騰(BillShorten)和另外兩名工黨官員黃英賢(PennyWong)以及馬勒斯(RichardMarles)會晤了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北京希望跟澳大利亞達成一項引渡條約,以便捉拿逃往澳大利亞的中國公民。特恩布爾政府同意這個協定。但是工黨猶豫不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孟建柱威脅要鼓動澳洲華人社區投票反對工黨。

文章給出的最后一個例子是在最近發生的。中共不是太平洋島國成員,但是被賦予“對話伙伴”的地位,被允許參加太平洋島嶼論壇。

不料,中共代表要求發表演講。中共駐斐濟大使還要求將自己排在太平洋島國領導人之前。但是論壇主席瑙魯總統瓦卡(BaronWaqa)裁決把優先權交給圖瓦盧總理。中共官員于是憤然離場。

“他堅持,而且表現十分野蠻,并小題大做。他只是區區一名官員,卻阻延了領袖們的會議好幾分鐘。”瓦卡說,“也許就因為他來自一個大國,他就想霸凌我們。”

中共高官出丑國際江澤民排名第一

中共高官在國際舞臺上出丑記錄,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排名第一。以下內容節選自《真實的江澤民》一書。

1996年6月下旬江在西班牙訪問。西班牙國王卡洛斯請江澤民一起檢閱三軍儀仗隊。令卡洛斯吃驚的是,江澤民居然在這個時候,突然拿出一把梳子,在國王面前梳理頭發。晚上在歡迎國宴上,江澤民坐在王后右側,再次在攝像機面前梳頭。6月25日,西班牙第一大報《國家日報》和其它許多報紙以頭版頭條刊出新聞圖片,“卡洛斯國王看江澤民梳頭”。很快,全球多家報紙進行了轉載。

江澤民在電視鏡頭前梳頭有許多次記錄。1993年3月,北京召開全國人大會議時,江澤民坐在主席臺中央,拿起梳子旁若無人、專心致志地梳頭。法新社曾把這張照片傳遍了全世界。1995年10月24日,江澤民在聯合國“世紀寶鼎”前演說,面對世界各國的攝影記者,又一次從西裝內側口袋中拿起梳子梳頭。

江澤民1996年出訪菲律賓,主動提出放棄南沙群島的主權爭議,共同進行經濟開發。當晚,菲律賓總統拉莫斯在游艇上宴請江澤民。江澤民想起了他剛剛見過的參議員阿羅約(阿羅約后來在2001年當選為菲律賓總統,被其國民稱為“美女總統”),意猶未盡,拿起麥克風高歌了一曲貓王的《溫柔地愛我》(Lovemetender)。

1999年10月24日,江澤民在法國參觀一座博物館時,一時興起,乘法國總統希拉克不備,拉起希拉克夫人貝娜黛特的手就跳起華爾茲舞來。希拉克正在詫異時,江澤民又拉著貝娜黛特的手仰頭大笑。這件事讓希拉克非常不悅,認為是給自己難堪。

2000年4月19日江澤民訪問土耳其時,土耳其總統德米雷爾向江授勛章。眾所周知,在這樣的場合,按正常禮儀應該由主人給江戴上勛章。不料江澤民卻搶先一步,拿起勛章自己戴上了,令在場賓主目瞪口呆。

2002年2月21日,江澤民在人民大會堂設宴歡迎美國總統布什。江澤民當著在場百余名嘉賓高歌一曲《我的太陽》,美國總統布什馬上鼓掌,并接著半開玩笑地請國務卿鮑爾唱一首小夜曲,鮑爾禮貌地微笑拒絕。晚宴中,江澤民又拉著美國第一夫人勞拉跳舞,跳完之后仍未盡興的江又先后拉著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萊斯及駐北京大使夫人莎拉共舞。

2002年,江澤民去冰島的時候,更是出了個巨大的洋相。在國宴上吃著半截飯,江澤民突然站起來高歌一曲,在場賓主都錯愕不已。江的夫人王冶坪當時的面部表情十分尷尬,整個情景被冰島最大的日報以大幅彩色照片詳細報導。

最有意思的是一段廣泛流傳的江澤民發飆大罵香港記者的視頻,連官方出版的庫恩《江澤民傳》也無法回避這一江的失態丑聞,將其淡化為江的一次發火。事實上,江的個性與為人,在那次突發失控中表露無遺。

2000年10月27日,香港記者在中南海問江澤民關于董建華在2002年香港特首選舉中是否已經“欽定”,江澤民頓時表現激動,大發雷霆,嚴重失態,丑態百出,訓斥香港記者“天真”和“簡單”,留下了“圖樣圖森破”等“名言”。

次日,10月28日,香港媒體前所未有地齊聲譴責江澤民,這是自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之后,當地媒體第一次對中國元首發起如此大規模的譴責。當地報紙指責江澤民“心虛與傲慢”。幾乎所有報章都登載了江澤民動怒的照片,以及全文刊錄江澤民和記者的問答。

中共官員的粗魯和狂妄從哪里來

中共高官在國際舞臺上的表現,經常充滿了“戰天斗地”的狂傲,舉止粗俗、滿嘴謊言和臟話,卻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在政治和外交場合,這種斗的意識反映更為明顯,后果也更加惡劣。在《解體黨文化》一書中,有兩個例子。

2003年5月19日世界衛生大會的會場外,臺灣媒體問:“你聽到臺灣二千萬人(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需要嗎?”中共駐聯合國代表沙祖康用不屑的口氣說:“早就給拒絕了!”并以傲慢的口氣說:“誰理你們!”

被稱為“紅衛兵外長”的李肇星回答記者提問時態度蠻橫無禮是出了名的。一次一位西方記者問起鄧小平的身體狀況,李答:“他身體很好。”記者又問:“鄧小平是在家還是在醫院擁有這樣良好的健康狀況?”李回答:“一個具有普通常識的人是會知道身體健康的人應該住在哪里的。我不知道您在身體好的時候是否住在醫院里。”記者的提問并不刁鉆,完全可以不失外交風度地正面回答,可是李外長斗的意識根深蒂固,隨時都要表現出來。再如,鄧小平說,“學生娃不聽話,一個機槍連就解決了。”江澤民說,“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這些都是共產黨的斗爭、暴力、鎮壓的習慣性思維在語言上的反映。

從文化角度來講,這主要是來自中共建立在無神論、唯物論和進化論之上的黨文化與斗爭思想。

中共統治中國60多年,從最高領導人到普通民眾,都是在中共黨文化的環境中接受洗腦教育和成長,離開黨文化的思維和語言系統,中國人已經不知道怎樣正常的思考和講話。

中共全球擴張給世界帶來什么?

進入2018年,中共借助其改革開放帶來的紅利,在全世界大肆滲透擴張所帶來的災難,已經開始在全世界全面展現。

中共利用經濟利益為誘餌,在把中共的意識形態和黨文化在全世界特別是西方世界滲透,最終目的就是用紅色共產主義取代西方自由世界的文明和普世價值。

與此同時,中共還把中共的腐敗模式、黨文化下的價值觀和行為準則也帶到了全世界。在西方,誠信已成為社會和經濟交往中最基本的準則,也是企業追求的目標。中共正在把欺詐無信義的經濟發展模式在向全世界推廣。

關鍵的問題,中共還不只是誠信和欺詐,主要是蠻橫和粗暴,頤指氣使,肆意妄為,一旦得勢,根本不可能會去考慮他國的利益,不會去尊重別人,一群豺狼虎豹之徒,人們不應該與狼共舞。從更深層來說,中共讓人們道德無存,只推崇暴力強權和利益,要毀掉人類道德和文明的基石。

中共官員在外交和國際場合所表現出的粗魯狂妄表面的背后,是中共政權所代表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和黨文化,對西方自由世界的威脅和侵蝕,是對人類普世價值和文明的破壞。其最終的目的,是毀滅人類。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