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唐詩欣賞:韋應物《幽居》

2018-08-28|来源: |标签:文化 韦应物 幽居 

作者:文思格

韋應物《幽居》

貴賤雖異等,出門皆有營。

獨無外物牽,遂此幽居情?

微雨夜來過,不知春草生。

青山忽已曙,鳥雀繞舍鳴。

時與道人偶,或隨樵者行。

自當安蹇劣,誰謂薄世榮。

【作者簡介】

韋應物(公元737─約792),人稱韋江州或韋蘇州,唐代大歷時期大詩人。其詩以寫田園風物而著名,語言簡淡而意蘊深遠。有《韋蘇州集》。

【字句淺釋】

解題:此詩寫作者辭官閑居后,自得自安、悠然閑適的心境。

營:經營,謀生。

遂:成功,滿足。

偶:成雙,這里指結伴。

蹇劣:笨拙愚劣。

薄:鄙視,鄙薄。

【全詩串講】

高低貴賤等級雖然有不同,都為著生活出門各自經營。

唯獨我沒有身外之物牽掛,辭官清閑滿足了幽居之情。

細雨如絲夜里已悄然來過,不知不覺便又見春草叢生。

青翠山巒突忽間沐浴曙光,鳥兒雀兒環繞著房舍飛鳴。

有時與修道之人相遇結伴,或者和打柴樵夫一路同行。

我本愚拙自應當安于現狀,并非鄙薄世間榮華以自鳴。

心閑而又身處自然,得以親近和觀察自然,就能獲得許多新鮮的感覺。圖為明董其昌《仿古山水畫冊》其中一幀圖。

【言外之意】

后人對作者的五言詩評價極高,此詩就是白居易所說的“高雅閑淡,自成一家之體”的那種詩的典范之一。

混跡官場多年,雖然想依山傍水、居幽處靜,但身不由己、心為形役,其苦境可想而知。現在得以辭官居閑,脫出塵凡、溶入幽境,以旁觀者的眼光再回頭看人和人的生活,又有一番不同的感受。

人無論貴賤貧富,都要奔走營生,被世間的生活牽著走。現在自己卻能擺脫籠頭、除去羈絆,無牽無掛,實現自己幽居的宿愿,其心境的喜悅輕松自不待言。心閑而又身處自然,得以親近和觀察自然,就能獲得許多新鮮的感覺。

春雨輕柔,潤物無聲,晚間悄然而來、悄然而去,不易察覺。但作者卻從春草萌生中看出端倪,悟出微雨的蹤跡。此兩句看似平淡、漫不經心,實則含蓄蘊藉、以景抒情,使人感到春意盎然、身處自然的欣慰,成為受人贊賞的佳句。

心中喜悅時間就過得快,突忽間旭日已把曙光遍灑山巒,為美麗的春景抹上春光的色調,鳥雀呼晴而繞屋,更以悅耳的春的音樂湊成一幅有色有聲、有動有靜的春的畫面。

不僅環境自然,就是此間的人也是塵世中少有的:接近修道人和樵夫等塵網外之人,其所思所言,迥然異于常人,作者自然樂于與之為伍,或者隨之而行了。自然之景、自然之人,身居其中,何其自然!

身處塵世為官時,誰敢說作者是笨拙愚劣呢?一入此自然之中,作者勢必覺察到自己顯得笨拙愚劣了!而這正是此境高于塵世的明證之一。難怪作者寧愿讓自己顯得愚拙,也要安守不移。作者心地坦誠,不自視清高,只以獨善其身示人,故尾句聲言自己并不鄙視世人對榮華富貴的追求,其廓大胸懷更使人肅然起敬。

圖片來源:網絡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