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共高層為什么搖擺?

2018-08-28|来源: |标签:石濤 中共高层 国资 民资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中共高層為什么搖擺?》。

它講貿易戰了。

【過去幾個月,隨著中美貿易戰的深化,中國高層的氣氛越來越微妙:幾年間充斥媒體和官場的“四個自信”此刻已經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各種搖擺。】

沒錯。文章寫得非常長了,我們只是跟大家來分享梗概了。

【中國高層在政策和立場的猶豫不決,不同部門的分歧越來越公開化。這體現在黨中央和國務院對國資或民資、對堅持市場開放或保護主義的不同態度上,也體現在對貿易戰中中國所持強硬態度的質疑,更圍繞著是否擁護"定于一尊"還是反對個人崇拜、警惕文革重來的交鋒上。坊間許多傳聞都把焦點集中到了王滬寧身上,相信他是"君側"的保守一方,作為主張全面的新權威主義,即加強個人集權和國企壟斷、鼓吹"浮夸自大"民族主義的代表人物,對技術官僚們的務實主義形成很大干擾,問責之聲不絕于耳。

當然,最近一個月,包括已經結束的北戴河會議,并未證實任何對他不利的消息,而且,不僅《厲害了我的國》、"中國制造2025"之類民族主義聲調統統消失,官方媒體近來還出現了一系列細微調整,例如中央電視臺和財新雜志對公眾關心的話題報道越來越直接,明顯討好公眾;對貿易戰的態度也轉趨鮮明。這都顯示,主管意識形態和宣傳的王滬寧似乎有意擺脫政策搖擺和進退失據的尷尬,試圖以靈活卻強硬的方式,通過迅速采取應對措施走出困境,避免成為路線斗爭的犧牲品。】

就我個人來講,我個人的角度看呢,王滬寧保住職位丟掉了權力。而他的權力的部分是被習近平自己拿走了。所以國內出現了一個習近平新聞思想,作為新聞指南。習近平參加了全國的新聞研討會。我覺著都是在其中出現了這個場面。它顯示出上下的完全混亂,而這一份混亂是在過去5個月里面出現的,在習近平推出了他的一系列做法中出現的,而他的所有的做法都是以共產黨為背書。相當的大相徑庭。

【最值得觀察的,是近日美國媒體爆出的谷歌公司的"蜻蜓"計劃。谷歌CEO劈柴(SundarPichai)在上周四的一次會議上證實了一個迎合中國當局、進行網絡審查、以重返中國市場的蜻蜓搜索發動機計劃的存在。雖然劈柴和谷歌公司的倫理問題遭受著外界的廣泛質疑,不過,就劈柴承認自2015年以來密集訪問中國,曾經與包括王滬寧在內的中國高管會晤。】

谷歌為了錢,出現了與邪惡為伍的可能。這個CEO是新的CEO了,我們就不知道谷歌最后它自己的老板會怎么樣。

【從科學院院士到大專院校,從少數勇于批評政府的自由知識分子到某些接近高層的智庫,似乎都不約而同地意識到了過去半年中國管理層犯下連續錯判的關鍵原因,在于他們成功的互聯網防火墻以及相應的國際交流限制本身制造了管理層對美國和國際社會的誤解和誤判。】

一句話,它的意思就是說,國內的一切封殺系統,包括網絡封殺、信息封殺,包括人員的管制,包括外派人員的管制,所有這些都是要以黨中央為中心,而黨中央是以習近平個人為中心,而他在前幾年反腐的背書下,沒有任何一個為黨服務的人敢越雷池一個小腳趾頭,不用說半步了,太多了。敢露個小趾頭,就把你十個趾頭全給你砸碎。大家就變成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沒有人做事,沒有人討論,沒有人說話,沒有人負責。永遠是好的。死到臨頭都是好的。

所以今天就把主政者完全封殺在現在的環境中,他只會拿出他的政策。所以我跟大家講,我為什么老做夢啊?這個詞弄得很不地道。聽起來很好,我們要實現中國夢。有一個人算一個人,你今天在家里做的惡夢、好夢、春夢、花夢,甭管是什么夢你都加上,沒一個是你今天坐地這吃窩頭的時候說,我今天晚上10點半我做個夢。做夢都不是你說了算的,你實什么現啊?只有做春夢的一個個都是神經病。傻小子睡涼坑全憑火力壯。丫頭們都等著白馬王子呢,連個驢尾巴毛都沒看著。瞎來嘛這不是?沒一個做夢能實現的,沒有人打著真正這么去想問題的,正常的人,你有點生命基礎好不好?沒有!那不就瞎了嘛。

2025科技強國,沒芯(心),2600多億美金,年年從外國進芯片,2600多億美金,你今天乘上7,20000億人民幣啊,要去買心臟,來支撐你今天所有的你的現代化,你的手機,你的打隔,你的放屁,什么都得用外頭支撐。20000億人民幣花錢買進來的。你不神經病嗎?那真是做夢啊。

所以不能夠落地,總想上天,結果在地獄里泡著。它講的是這意思了。這個夢怎么來的?就是這么來的。

【這或許是最近半年貿易戰受挫以來中國高層政策搖擺的關鍵原因。任何口頭上對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高調宣傳,并不能掩蓋他們對自身執政有效性的懷疑。】

其實他的四個自信,他真正的東西是不信自個。他真不知道自己該干嘛。自卑的必自負,自傲者乃空洞的,什么都沒有。

所以這里談到說,正是因為對自身的懷疑,所以他同樣懷疑他身邊所有的人,沒有任何人相信。

【對專業能力的懷疑很容易擴散成為對高級官員們效忠的懷疑。】

所以他一定會認為,自己做夢沒做成,是那些人不努力。

【以至于接近高層的技術官僚們人人自危,仿佛生存在"猶太醫生案"的陰影下。以聯名上書的"清華校友"們為代表,他們不得不反擊,試圖找出胡鞍鋼、梅新育和金燦榮等吹鼓手作為"清君側"的替罪羊,而王滬寧似乎也試圖通過與谷歌公司合作,打破目前的信息封閉,作出一點有限的自我糾正。】

大概就這樣了,所以他是以谷歌為中心,而談論的是王滬寧。

但是給我感覺這文章寫得太那個了。很簡單的不用那么太文化,太文章了。

【如果他所服務的領袖有著足夠開放的視野,譬如通曉"八國外語",或者被"八個常委"也就是八大利益集團所環繞,那么最終決策往往是折衷平衡的產物,總不至于唐突各方、動搖國體;但是,如果遇到一位同樣熱衷小圈子政治的領袖,那么更容易"合謀"出一意孤行的單邊政策,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足夠的開放視野。這期節目跟大家講了,在我眼睛里,什么叫哲學的人?就是思想。什么叫真正的神佛道?救人的。而在邪惡的一面,把它很多是稱為主義的。馬克思主義,那是魔鬼了。馬克思主義在上,毛澤東思想在下,習近平沒敢把自己稱為主義,只稱為思想。思想的概念是哲學的概念,它就是人的。

一個人就是利益的,當把自己放在頭等的時候,就是貪婪跟欲望,實現貪婪有各種做法,不一定落在實際上,否則的話,柏拉圖式的愛情就不存在了。他坐那兒想,想得自己非常的快樂。有的是。為什么?他不敢行動。當他不敢行動的時候,他責怪別人去行動,別人不行動的時候,他就罵人家。結果人家那些人說,怎么跟了一個傻蛋?跟了一個理論家。是。其實他講了半天就是這個。做夢嘛。

這篇文章作者是一個政治學博士,所以他只能在政治圈里。開放視野怎么叫開放?開放者要接受不同意見,接受別人對你的批評。一個至高權力的人能接受嗎?一個叢林法則的人能接受嗎?其實他自己學政治的,他能接受嗎?別人不接受他的觀點,他能接受嗎?

開明的人是境界中的人,不是利益中,我花一分錢,我們家是錢,我要拿出10000塊錢我都不嫌多。我拿出10000塊錢,我想我剛才又虧了,我應該拿15000。你說那東西是人嗎?他叫精英。

【這種領袖心理如富蘭克林.羅斯福,或許有遠大理想,卻因幼時缺乏父愛而長于感性交流而缺乏抽象思維能力,往往很難分辨政策和話語中的原則沖突,且羞于交往,只信任親信近臣,而鄙視官僚系統,一如中國明朝末代皇帝崇禎的剛愎自用,最后歸責"百官誤我"。】

用現象無法去描述他生命的使命的根本,我覺著這個道理就是存在的。就象說很多自然環境,我們都說叫鬼斧神工。什么叫鬼斧神工?非人力而為。鬼斧神工承認了在大地中到處充滿了非人力可為的,那你今天牛什么叉啊?你做什么夢?懂得鬼斧神工的人他知道自己的存在是個過程,用鬼斧神工去形容的人,他是無奈和自卑的。

【世界的復雜性可能永遠無法理解,混亂和失誤往往意味著叛變和不忠。在追責疫苗案時,兢兢業業的"新三屆"技術官僚可能如袁崇煥一般被當作替罪羊;參加MeToo運動和聲援深圳佳士工廠工人的北大學生岳昕,也被管理層問責校方何以培養出來這種學生。】

我覺著這些背后的原因都有著利益上的驅使,站在政治層面去說共產黨,在我眼睛里就是漏了。你已經被它干掉了。你無論怎么罵它,你已經被它干掉了。

【所有人大概都有理由慶幸,他可能永遠不明白發生了什么。當洞穴內射進一束光線,人們能夠感受到的,是他、或者這個制度從此不再自信,而搖擺也將持續。這或許是2018年夏天中國所發生的最饒有趣味的變化。】

這文章寫的。其實在我個人的眼睛里,2018大的事件還沒出現呢。習近平的整體做法,他一切都是以自己夢幻自己想象他不管周圍一切,他管自己想象的東西,一定達到我要想達到的目的。我今天要吃桃子,我非得吃著桃子,梨放一大堆我也不管,我就吃著桃子。

威權主義,夢幻主義,但他確實可以把中共拖垮。這是真的。把共產黨拖垮,今天很多責怪他的人說會把國家帶亂的,但這個國家是誰的?是共產黨的。如果他就這么帶亂了呢?不是就命運嗎?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