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疫苗丑聞 中共權利者的邪惡

2018-08-21|来源: |标签:石濤 疫苗丑闻 中共权利者 邪恶 

《紐約時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中國疫苗丑聞觸動公眾神經,10名涉事官員被免職》,他報道蠻特別的,

【迫于巨大的公眾壓力,中國領導層解除了10名涉問題疫苗丑聞官員的職務,并懲罰了數十名有關人員。這起丑聞損害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形象,還引發了家長們的抗議。】

是,恐怕這條是最關鍵的。在圍繞著假疫苗這件事上,等于是習近平在過去四個月的時間里面,最后蓋了蓋兒了,把他的很多的曾經反腐中積累下來的一些credit全都扼殺掉。

所以在報道中,你會看到引起習近平的憤怒,傷害到他自己了,他憤怒了,借助這件事情去給公眾一個答復。

對嗎?你不能說不對,錯嗎?他一定有錯。這是這個制度和體制本身的邪惡。誰在其中,誰維護他,誰就是其中真正的被強奸者,他自己也是被強奸者,被這個制度強奸。他被傷害的一切就是這個制度的本身,他自己的堅持。

【中國政府上週六表示,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的六名高級官員因丑聞發生被問責,已被免職。丑聞導致數十萬兒童接種了有問題的白喉、破傷風和百日咳疫苗。上週四習近平與中國最高領導層召開了一次會議后,另有四名被指有不當行為的官員被免職。】

然后呢?是官員被免職,沒有一個主動因此而辭職的,沒有人主動去承擔罪過的。被免職的說法再一次去把黨的偉大頂起來,把人干了。這是中共的邪惡,這是在中共背書下權利者的邪惡。

正常的社會是官員主動去承擔責任,那是正常的,貪腐到處都是,每個人都有貪腐的本身,一個人的身體就是欲望的結果,這是人的生命的自然屬性,人們的過程是通過這種自然屬性的身體能夠堅守自己道德不死的歸屬,這就是人的珍貴。

他不是,當他把具體的官員干了的時候,大家覺得不錯的時候,從來沒想過他在樹立黨的形象,而恰恰問題是,沒有這個黨就沒有這些官員,包括他自己,這就是邪惡的手法。

那毒奶粉、四川大地震,太多了,你問趙連海,官員被免職了國家賠償嗎?國家賠償不賠償?國家不賠償就是邪惡的,因為孩子是被國家的行為、教育部的行為要求必須打疫苗,疫苗是你們家選的,用問責官員推卸黨的責任,那不是魔鬼是什么?

少在那兒吹牛皮。所以我自己跟大家講,這東西你在外頭看就知道,他出手的時候,甭管他是手心、手背,他一定是鬼。

【解除這些人的職務是為了平息疫苗事件引發的公眾憤怒而採取的最新措施。這起事件損害了人們對中國醫療系統的信心,并對習近平的領導力提出了質疑。自從問題疫苗的消息上個月在社群媒體上傳開以來,人們對政府官員和企業的批評不斷升溫,家長們還組織了抗議活動,要求政府賠償受影響的家庭。

盡管中國政府表示,沒有兒童因疫苗受到傷害,但這起桉件觸動了中國父母的神經,他們對多年來發生的幾起類似的食品和藥品丑聞感到惱怒。】

我剛才說了推卸責任,這就是典型的例子。他從來沒想過對這么多人的,以政府的行為進行整體的欺騙和傷害這群孩子的本身就是傷害,想過嗎?

這個東西就是人自然在中共推卸責任的時候,他自然就是一個高級動物,自然就是害人的,沒有兒童因疫苗受到傷害,在一個公信力完全缺失的情況下,在一個公共媒體完全缺失監督之責任的情況下,它不就是邪惡嗎?打疫苗是它要求干的,今天解釋沒問題又是它解釋的。

前年你兒媳婦敢生個孩子敢把你兒媳婦給她扎了,系上小繩。3年之后,今天村長又來了說,你兒媳必須生馬上生,不生就扒你們房,牽你們牛,計劃生育對不對?所以你家兒媳婦你想想是人不?在它們共產黨的環境中,這是對所有中國人的侮辱。你是老爺們,你是配種的,連料豆都沒有。買料豆自己掙工資去,連牲口都不如。這叫國家嗎?

所以這個東西如果大家看不明白的話,我覺著就是一個高級動物的理念,什么叫傷害人的尊嚴?這就是。

如果你不認為自己是個種馬配種的話,反著看。這話說出來不好聽,人家對你腦袋上都干出這事了,人家也說了回家好好養著,讓你家族興旺,這話你愛聽對不對?那你還是配種的。

自由亞洲電臺:《警察街頭掃描手機新疆式維穩擴散全國》。

就這么回事,你說你是不是配種的吧?

【路透社8月14日報道,中國政府在新疆采用的監控技術已經悄悄滲入中國其他省份,當局對異議、維權人士乃至普通民眾的監控已經達到密不透風的地步。

新疆一直是被北京官方管控最嚴密地區,攝像頭、大數據、個人生物識別采集、檢查站等,各種傳統和高科技監控系統似乎在新疆已被用盡,同時這些維穩措施正向中國其他省份蔓延。

幾乎每個省份的派出所自2016年開始,都嘗試購買從手機提取數據的設備。這種手持的掃描儀可以入侵智能手機,提取及分析手機上的聯系人名單、照片、視頻電子郵件,還有發布在社交媒體上的帖子。】

這種東西是否合法?我覺著還有什么可問的。

【旅美法律學者滕彪接受本臺記者采訪時說,雖然中國的民法和警察法包含隱私權、人格權、警察執法的相關規定,但并不像西方法律般嚴格。

“(中國這方面)法律上很模糊,尤其在執法權的問題上,對公權力的限制更少。更重要的是,哪怕中國有西方式的法律,但在目前的體制下沒有什么大的作用。警察也好,各級政府也好,完全不把法律當回事。”】

我覺著這些就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它主要從媒體的角度來講,它要提供證據了。這些東西就象我們剛才說的生孩子那概念正好是對立的。就是它從另外一面去反襯過來中共只有它自己邪惡的表現,沒有任何仁慈的說法。

而有關假疫苗的問題,是真正在那個時間點上打擊了習近平個人。所以他不干了。就這么回事。

【中國廣州一法院今年7月出臺規定,將具備支付功能的網絡軟體聊天記錄,列為電子證據。政府此舉被認為是在進一步壓縮輿論空間,類似的行動也在逐步升級。】

我覺著這沒什么可講的,這很正常。你們不用很吃驚。有些人為了錢的時候制造那些設備的人,在今天中共的價值觀上,不叫勝者王侯敗者寇嗎?有奶便是娘嗎?利益至上嗎?他做這些東西能會有譴責嗎?一點都沒有,一點都不會有譴責的。有人說他傷害到別人了。他不傷害別人他能掙錢嗎?理解都是錯誤的,他不傷害別人能掙錢嗎?在黨的權力下。就這么回事。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