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貿易戰中的中國步步被美孤立

2018-08-13|来源: |标签:石涛 貿易戰 中國 

周末的時候,3、4個朋友問,濤哥想成為你的師弟,有一朋友寫得更特別,他說我從網上下載了師父寫的書和煉功的錄像帶,錄音,但是不知道從哪開始。他說濤哥你能不能告訴我從哪開始?

我個人只能回復當初師父對弟子說,你入門了。應該怎么樣做的。最初的一直的做法,你看到的錄音帶或者錄像,大概有九集,一般我們通常叫九講。當你準備好的時候,師父的要求是說,一天看一講,連續看九天。中間不能斷,中間最好不斷。看我節目的朋友,很多就是從節目中認識到花了一定的時間,對自我生命的一種認識,對自己元神靈魂的一種肯定。

就我個人的理解來講,連續九講下過來,其實人的修行的過程,特別是認了師父,師父幫你的話——僅僅拘限于我能夠理解的——就是打開了自己肉身上有形的物質的一面,去認知自己不死的靈魂的一面。他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對于普通人剛剛入門的人,就需要一些堅持,需要一些與原來人的概念,普通人的概念,我們通常在學校學東西的概念,可能多少會有點抵觸,談不上抵觸,就是有點不太一樣。從給予自己一個健康的身體,對自己有一個全新的認識,對周圍的環境有一個全新的認識,我個人覺得,自然如果有這么一個修行,里面修行的人有著跟別人完全不一樣的很獨到的一面,你又能夠認可,你又覺著確實不一樣,我個人覺得你就要尊重師父的要求。

我們跟大家解釋過《封神演義》里面,太乙真人他們面對元始天尊的話,就叫法旨。不能按照師父要求做的,或者說不能兌現自己承諾的,就叫欺師滅祖。欺師滅祖是修行中的話,可不是外面的,修行中的話就是生命中的話,就象貪婪的貪,現在都當作普通的詞,它不是,它是從佛家里出來的,那是人修行的東西,那是跟人的本質背道而馳的東西,叫貪。而今天它自然成為了一個在現實環境中,人們生存的動力。當人們成為生存的動力,由此而衍生出你自己做事情的一種原始的力量的時候,那這就是一個崩潰的社會。非人性,滅絕人性,它走的過程時間流失的過程,就是對人性本身更加泯滅的過程。人人如此,誰也跑不了。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為什么有叫“人人害我,我害人人”呢?“人人害我,我害人人”是什么?貪啊。所以那詞一點都不外,大家聽著說你這人怎么那樣?哪樣啊?“人人害我,我害人人”不就是為了一個貪字嗎?

所以老祖宗原來早就說清楚什么叫世界末日了,真正的與祖宗傳下來的東西背道而馳的。所以如果你想開始修煉,你又從網上直接拿下來了東西,九講。你準備好,中間不能斷,中間不要因為任何事情來停頓下來。對自己的變化,對自己認識自己可能會影響比較大。

另外一個煉功呢,教功帶那是師父20多年前在大陸,當時所有人都是這么學過來的,所以你看到的是師父親自在教你。

另外還有一本書叫《大圓滿法》,那本書呢,師父在介紹修煉動作的法理,對人的身體與天地人之間的關系,講了其中的道理。

我個人覺著從開始講,你只要這么把握就好。因為當你看過這個之后,經歷過這個過程之后。星期日另外一個朋友發了很短的一個短信,說濤哥現在不叫濤哥,叫師兄了,我覺得我入門了。他覺得他入門了。他說原來覺得你講的東西有道理,很有道理。他說現在我自我感覺完全不同了。

這就是我跟大家講的,你如果覺得認可我個人講的,你就想再往下走,你就去成為我的師弟師妹,到時候你就不會看我東西了。因為你就知道你自己的尊嚴和偉大了。是你自己知道的。而你知道那一份,就象你的夢境一樣,你無法用任何方式跟別人分享。可是你知道那是真的。

阿波羅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土耳其貨幣里拉暴跌這些人意外成最大贏家...》。

土耳其里拉暴跌是跟美國對賭的原因,是跟貿易戰直接相關的。它來得相當突然,有個詞《華爾街日報》講,叫閃跌。瞬間就完了。上星期五一下就崩掉了,一天的時間,它崩掉之后,星期一加碼崩掉了。

【土耳其和美國外交沖突,美國對土耳其實施制裁,并宣布加倍課征鋼鋁稅,沖突加劇使土耳其貨幣里拉(lira)匯率大幅走弱。】

這種大幅走軟,它大概下跌了27%,上個星期一個星期就跌了21%大概是,星期五一天跌了17%,所以一下就幾乎崩盤了。

比較荒謬的就是說,第一個人們通常把它叫做新興國家,所以它的貨幣也叫新興貨幣。新興國家和新興貨幣它的很多政策都是缺少一種穩定的基礎。而土耳其的政治在去年是前年出現了巨變。在我眼睛里,現在的總統執行政治手腕,而且某種程度上應該死人了,來模仿著普京走出獨裁的概念。而在他國內直接傷及到人,而今天遭受的概念,他在星期五的時候跟川普對賭,星期四大概是,說川普有美元,我們有上帝。他自己說的。第二天,他心中的上帝就把他一下給打死了。

美國人有美元,我心中有上帝。用上帝來標榜自己。大逆不道!上帝不管政治,上帝也不管經濟,上帝只管生命。這就是政客,今天精英的人,握有權力的人,當他無奈的時候,他就找上帝,當他無奈的時候,他就找人民。所以他讓老百姓說你把外匯都給賣了,買里拉。

這些人在我眼睛里就是笑話。有人說,什么叫笑話?人家掌有權力。生命里他是笑話,我給你講個最簡單的道理,大家都知道的道理。

宋英杰,中央電視臺的,我老說這個道理,他最具典型,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個故事。他的兒子10年前是個女人,兩個孩子,她砸死了,地震她死了。今天10年后,他是不到4歲的宋英杰的兒子,那個女人跟宋英杰的兒子,這一面上沒有任何關系,但他生命的真實卻使他的兒子記住他的上一世留下兩個女兒。

今天,拿上帝說話,拿人民說話,為了一己之力,我說他是笑話,就是說明天他嗝兒屁死的時候,他那個東西在哪?如果朋友們的認識跟他們一樣,你死了之后,你那個東西在哪?那個東西不死,誰還顧及10年前地震的事兒,沒人想了吧?今天你只想你P2P又P了多少,折了多少,讓人給P了,是不是這道理啊?沒人想。明兒你嘎嘣死的時候也沒人管。也是P2PP沒了。

在成都,一個老人連殺4個人,原因是自己的老伴跟另外老頭跳舞,這老頭不干了,拿著刀把自個老伴砍了,把另外幾個人砍了。那老人死在那兒,躺地上,另外的人還跳呢。有錄像啊,人就在那兒死了,就躺地上了,旁邊那個還跳,這是今天的中國人。你說那叫人嗎?一樣的道理。

所以在我個人的眼睛里,當把神搬出來的時候,其實是麻煩了。

這是出的事情了,但是這篇報導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上說的,它說因為里拉暴跌,而土耳其是亞歐的交界地,它是一個陸路上的交通樞紐,很多人到那兒去旅游,包括伊斯坦布爾,因為它同樣是一個歷史的古城。

沒去過,因為傳說中那個地方不太安全。結果因為里拉暴跌,它已經有的這些名牌店,價錢就便宜了,對于外國人來講。我掙美金的,原來這東西賣100美金,現在就變成70了。所以很多人到那兒去買高檔精品,據說在愛馬仕啊、路易威登的專賣店外面排大隊,全是老外在買。

這就是很有趣的一種荒唐的現象,在我眼睛里是這件事情的發生非常突然,而且它的年代性極強。

在它的連帶的本身,在岸人民幣貶值300點,6.80,5.50,8.60,8.70,我今天早晨看到它是6.884幾啊還是6.887幾,這沒什么可講的,它是受到了土耳其里拉的影響。應該是在全球范圍內,特別是新興市場的地區的貨幣。金磚5國,你看那金磚,你就知道金磚里頭都摻鐵了,還長銹呢。它是禁不住的。走了一體化東西之后,就是當你進入了WTO,進入了世界貿易的一個整體的循環鏈當中,你抽不出身去,它說我要抽身,那是你想了,如果誰抽身都能抽出去的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句話就不存在了。有幾個能抽出去的?

激流勇退那是形容詞,因為很少有人激流勇退,因為他貪字在先。所以真正能激流勇退的那不是一般的人,他一定是有來頭的。

人民幣貶值它的連帶性,只能眼看著,它一點招兒都沒有。在2015、2016年,包括2017年的一段時間,人民幣曾經故意貶值,大概8月份吧,貶值了2%,在帶動的背景之下,出現了人民幣暴跌。當時為了護盤,中國用了1萬億美金,來護住我們現在看到的價格,現在它要護盤的價格是7塊錢,6.85,6.87。這里面通常說外匯儲備是3萬1千多,但在去年的時間里,大家都知道3萬億的美金,是中國的底線。

這個外匯儲備可不是說中國有3萬億外匯啊。外匯儲備的概念是,包括你自己的外匯,你賺來的貿易順差的外匯,同樣包括你借的所有外債。大家要明白這概念,這是兩碼事的。通常說外匯儲備有多高,他就多有錢。借的。別人的。而借的里面相當一部分錢我忘了它說是1萬5千億呀是1萬2千億,是短期的,大概在1年到2年之內必須償還,還要還利息的。所以真正能夠使用的在中國大概只有4千億,屬于自己的。4千億就等于相當原來跟美國的一年的貿易額,才是它真正的錢。

所以大家聽明白了,如果川普聯手其它國家,一齊孤立中國的話,包括它借的外債,它的外匯儲備本身的間架結構,就是說到底里面有多少比例是外債,人家要從這個角度卡死你的話,那就兩碼事了。

《貿易戰中的中國步步被美孤立》,這是我們剛剛提到的這個說法。《美國之音》在報導中引述了星期五晚上川普的一段推文,他當時談到是美國跟墨西哥之間的貿易談判。他要重新理順北美貿易框架,所以他跟墨西哥談判。

【川普說:“跟墨西哥的協議現在進展非常不錯。必須照顧好汽車工人和農民,否則不會有協議。加拿大必須等(美墨兩國的談判),加拿大的關稅和貿易壁壘實在是太高。如果不能達成協議,將對汽車貿易征收關稅。”】

所以有道理相信,在他叫碼的時候,是談買賣。真正談的時候,很多事情就談的異常的順利。就象歐盟的零關稅的概念,談的很順利。而他在整個貿易戰重新談判的過程中,今天人們都看到了,他只有一個敵人——中共,整個貿易戰只有一個敵人叫中共。而他以美國自己為中心,跟所有國家獨立去談貿易協定的話,在未來新的世界貿易規范中樹立了是以美國為中心,把中共排除在外。

所以這是一個真正生命之間的,有人把它稱為第四次世界大戰。第一第二不用講了,第三次世界大戰是里根對蘇聯展開的冷戰,軍事冷戰,第四次大戰是川普針對中共展開的戰爭,經濟大戰。

應該是一家美國媒體這么描述的,那你現在看的我覺得完全是這么回事。

【美國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上個星期曾對多個媒體發表評論,警告“中國最好不要低估川普總統”,還表示美國將很快組建一個聯盟,以應對中國“不公平貿易行為”。】

所以他特別提到說,美國歐盟日本加上墨西哥加拿大,整個形成的它的新的貿易核心的概念,占有全世界市場的70%,而新的聯盟一旦成立,WTO自動就會瓦解。

而現在中共主政的人,北戴河會議開完了,都不知道如何應對,不知道出什么牌,不知道怎么出。完全給打傻了。你關上門可以,有本事你就關。它說我必須守住人民幣,貿易戰會引發貨幣戰。你守住人民幣可以,只要你守得住,可是你們家這盆接的水是從世界各地接過來的,你想守住這盆水,那邊一搖晃,你這也塌了。而你以為你守住自個就行了,這就是大陸人短視自私貪婪它自然的生命品質。他只想自己碗里的肉,只想把別人的肉都弄到自己的碗里,吃不了扔了都無所謂,它是我的。

所以今天實際真正打擊的是生命理念和生命性質。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