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或面對金融風險

2018-08-08|来源: |标签:石涛 习近平 金融风险 

周末聽一個朋友說了一句話,叫直面不識仙。然后在別的節目中說起來什么叫直面不識仙,我個人的理解。后來有朋友留言,說濤哥你這解釋得有點太深了。我就想想沒解釋太深吧。他說,一般的宗教,單純的從宗教的角度來講,恐怕沒有幾個人能解釋成那樣。

直面不識仙,簡單角度來講——就這么直譯了,因為時間的原因——神仙站你面前,神仙跟你日夜在一起,你根本不知道他是神仙。他是神仙你為什么認不出來他?因為你是個俗人。

水跟水放在一起,它是能融合在一起的,你再也分不出來。水跟油放在一起,永遠在一起,永遠是隔開的,水不認識油,油可能認識水。因為水無論如何都不能把油覆蓋之下,因為油的本身的品質概念它更輕盈。

直面不識仙,油扔在水里面,全面積的跟水有了接觸,水不認識油。什么問題?你的生命品質問題,你的生命觀問題。你倆眼睛利益至上,你倆眼睛充滿了貪婪,你要知道他是神仙你恨不得把他吃了,吃完了他把你自己成為神仙。一個面對神仙的人想把神仙吃了,把自己當成神仙,你說他能見著真神仙嗎?他大半見著的是鬼。

而直面不識仙,再有著延伸的含義,釋迦牟尼佛當初講了,他是現代佛,過去佛是燃燈古佛,未來佛是彌勒。而在猶太教當中,講了彌撒亞。猶太教之后,從猶太教轉變過來的,耶穌同樣是猶太人,產生了新教,以至于后來包括天主教,再往后延伸的東正教,以及到了英格蘭從天主教那邊又分支出來跟英格蘭獨立的自己的有一套東西。然后在這個基礎上,因為宗教的迫害,在英國本島的一些人跑到了美國,就是今天美國的新教,而里面全都是你都看到猶太教延伸下來,一直在宗教的背景之下,分離分離分離,而分離的原因都跟宗教它各自在不同的時間段里面,某些具體人的想法、理解有關,從而分叉給分出來了。

可是,它往前追,追到猶太教那兒的時候,它也認識提到一個彌撒亞。彌撒亞是未來佛。

我忘了那個名字了,北大的一個國學大師,大家公認的國學大師,大概2011年去世的。他是中國著名的佛教學者。在他的研究當中,他自己的論文講彌撒來跟彌勒應該是一個人,是人類的未來。

直面不識仙,如果作為傳統的宗教,3000年前的猶太人,以至于到了2500年前的釋迦牟尼佛都講了在人的未來是出現新的神,新的佛,而他是在民間的。

那好了,我的看法就是說,只有最大的魔鬼出現了才對應著真正的最大的神的出現。

共產黨稱為人類當中的,這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它對應著出來,這是猶太人,加拿大的國家勛章獲得者馬塔斯,他就是個人權律師,他來形容共產黨是講這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那不正好對應著應該是西方講的彌撒亞,東方講的彌勒在世嗎?彌勒在世,你認識嗎?直面不識仙。

如果說彌勒永遠不會,你只抱著釋迦牟尼佛自己那一套,衍生出來的宗教,你認為只有那個是正的,你是對佛祖的不敬。佛祖講過有未來佛,你卻抱著他不放,是你的貪婪,你是對佛祖的不敬。你根本沒聽佛祖的話,你只想怕自己吃虧,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站在貪字上,佛家里講的三毒之首。所以一句直面不識仙,我覺著極具現實的意義。而這神仙就在邊上,就象我說的,油跟水它完全能貼在一起,誰也不認識誰。油永遠在水上頭,永遠蓋著它,這水呢,它就那樣。所以人只要你站在貪欲上,只要站在利益上,神仙站在你面前,你說神仙是傻瓜。因為你站在利益上。神仙說,你別貪,貪會有麻煩的。那你不得罵他傻瓜嗎?直面不識仙。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疑收中國獻金臺灣檢方搜索“統促黨”》。

【“中華統一促進黨”為具有幫派背景、主張兩岸和平統一的政治團體。】

主張和平統一他們向來采取的是街頭暴力。采取街頭暴力,采取語言暴力,講這是言論自由,一套都是共產黨非常邪惡的說法。因為我絕對的自由,我想干嘛就干嘛。我絕對的自由,我就如何如何如何。站在一個極端自私的角度來講,采取著絕對自由的態度,一切維護著自己貪婪的說法,這就是共產黨在中華民國正常的社會中,表現出來的那種邪惡的東西。

【日前,該黨疑似觸法,遭到檢方搜索,其總裁出面喊冤。】

俗稱白狼,他自己叫冤。

【臺灣檢察機關調查提倡統一的政黨“中華統一促進黨”(以下簡稱統促黨)背后是否有中華人民共和國資金,7日進入黨辦公室與張安樂住處搜索。

中央社報道,臺北市地檢署疑統促黨涉及違反《組織犯罪條例》與《政治獻金法》,指揮人員到統促黨辦公室以及該黨總裁張安樂住家搜索,查扣13箱相關文件,并約談4名統促黨行政、財會人員到案說明。】

我看其它報導當中談到的,包括他的手機,很多手機電腦設備都拿走了。它的概念就是建立在一個民主社會的環境當中,它打的旗子打的是共產黨的旗子,印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旗。

你今天在天安門廣場你印一個青天白日旗你試試,不用在那兒了,就連中共對待國際航空公司要求他們不能使用臺灣,只能使用叫中國臺北的字樣。這是一個完全不平等的概念,但它呢,卻站在共產黨的不平等的概念去強調和平統一,去利用一個人性的社會,展現出高級動物的品質,這就叫邪惡,這是真正生命的邪惡。

就象在貿易戰中,美國歐洲都指責中共采取剽竊的方式、采取強行轉讓的方式、采取國家行為的方式來面對國際社會給予你WTO成員之后的一份便利的條件,把人對你的寬容當成傻瓜,就你家是個精蛋子。你說那東西不是王八蛋是什么?而它的角度去說,那些人是傻瓜。把一個堅持誠信的人,把一個堅守自己人的約束的人稱為是傻瓜,這就是它們統一的做法。

所以我剛才講了,直面不識仙。這樣的東西,神仙站你面前,你一定會詛咒神仙的。因為它不是人嘛。好端端的一個人把自己稱為不是人嘛。

現在在中華民國,在它組織之下,包括在臺北的101地標前面肆意的去侮辱任何正常人的行為,是它們干的。

【檢方為防滅證、串證,將張安樂留置在他住所五個多小時,并查扣手機、電腦。

臺灣的《政治獻金法》規定,政黨不得接受任何來自中國、香港或澳門的政治獻金。

張安樂召開記者會,宣稱自己是中國人,自己的資金就是“中國資金”:“我就是中國人,我的資金是不是中國的資金?是!”他說:“自己的工廠、自己的公司賺的錢,對不對,怎么用是我的事,不關你們的事。”】

我沒跟你說嘛,都是蛋,你知道那里頭是什么東西。這話說得很對,我是中國人。這話如果你到天安門廣場,你弄一個青天白日旗,你說我是中國人。你看怎么對待你。

所以它這里講的,它講的它是中國共產黨人。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利用人的正常的態度和做法,以這樣的概念出現,這就是今天中共的手段。

所以才被稱為這是地球上最大的邪惡,而這最大的邪惡干嘛使?它有它的生命過程,讓今天觀看者旁觀者認識到什么叫邪惡,什么叫魔鬼?在對比之下,你能不能接受真正的善?這是真正的意義,其它的都是瞎扯。

【傳聞張安樂在中國設置的頭盔工廠在全球市占45%以上,十分賺錢。《德國之聲》記者致電統促黨查證,黨員表示黨內都是義工:“我們這邊沒有會計,我們這邊都是義工。”對財務狀況并不清楚。

記者會上,有記者問張安樂,統促黨的資金是否來自中國北京政府,張安樂回答:“不可能嘛。如果是,我今天是這規模嗎?我們選舉會這么寒酸嗎?”

曾任臺北市長柯文哲競選總干事的名嘴姚立明,出席三立新聞臺政論節目,對此發表評論:“事實上中國共產黨如果要給錢,也不會由中國共產黨黨部直接匯款,或者又如何的。他可以透過任何一家臺商、任何一個民間個人的名義來做匯款的行為。”】

是這么回事。這個東西都是這樣,這是沒錯的,共產黨永遠是這樣的。

昨天看了一個帖子,有人帖說毛澤東到底睡過多少女人?然后他就列上,從老一直睡到小,那女人排在一起估計有4輩。就是奶奶能到89,孫女能到18,能排成那樣。沒排完,他就說這都是太有名的人,沒名的他說也沒法寫了。但在黨的歷史中,在黨的文件中,在任何中國共產黨的條款中和檔案中,你誰見過說毛澤東跟誰睡了幾次?但“戰無不勝的偉大的毛澤東思想”是在中華門前的。這就是共產黨。

中國P2P崩盤,形成大批金融難民,聚集北京,但是集會很快被驅散了。

P2P,有人設置平臺,你有錢,你進過這個平臺,通過電子上的一些程序,都是電子的。而這個莊主大多有政府背景,有安全部門背景,有工商背景,反正你看它怎么都是合法的。中間商,P2P,你個人對個人我也不認識你,我這錢怎么借給你呢?所以莊主中間商成為了,就象支付寶的概念一樣,它充當了一個中間商。小的金額10幾億20億,他就做了。設計到金融意味著錢是貨品,所以它必須有一個強大的一個巨大的數字的本身,它在科學上有一個計算的說法,才能夠運作這樣的東西。

就說你開家銀行吧,說兜里有3個億,你開不了,你得有多少多少錢作為你背后的在不同的風險背景之下,你都有相應的抵抗力來保證你的顧客的錢不受損失,你才有資格開銀行。

P2P它利用網絡上的做法,所以就很凌亂,但設計到總金額1.2萬億人民幣。人們都為了掙錢,我兜里有點錢,我用P2P就會出現高利貸。

有些女孩子為了買手機,大概前年,那時候買apple,借錢買手機,然后怎么辦呢,把自己裸照給人家莊家。莊家說了,如果你還不了錢,我就把你照片弄出去。這一定是P2P出來的。

而有人放高利貸,等于變相放高利貸合法的——如果它叫合法的話,這就是P2P。

習近平在面對著金融風險的時候,這東西在民間轉悠,1萬2千億到了P2P,那就是銀行里少了1萬2千億,很簡單,存款沒了。

那它防止金融風險,就封殺掉它。政府一抽盤,那不就等于不合法了嗎?不合法了,莊家上哪兒掙錢去啊?中間還有利息他得賺出來了。就象老鼠會,所以莊家就跑了。錢在他那兒匯聚呢,卷著錢跑了。

20多年前,在北京,91、92、93北京、鄭州、天津、深圳、上海都有過那時候叫外匯咨詢公司,倒外匯的。而他們的概念都是到東京、香港、新加坡下單,那樣的外國人自己有個下單的牌照,來到北京上海跟當地地方政府的某些官員聯合,以政府的名義——我給你舉個具體例子,我都知道的——宣武區政府的名義,成立外匯咨詢公司。它是咨詢公司,結果它實際在匯攏資金操盤。一出了事,宣武區政府說我們不承認,我們只承認咨詢公司,我們不承認它是具體操盤的。實際呢,莊家把錢拿走了,跟政府的具體官員一分盤,走了。而所有投資的人,你是非法投資,政府沒收了。活該!非常類似。

這些投資的人貪字在先,投進去了,要多掙錢的,錢就打水漂了。肯定有些人為了賺高利貸的錢,把房子押進去了。他就不干了嘛。所以就上金融街抗議去了。抗議就抓你。然后說這不合理啊。那什么叫合理啊?利字當先能合理嗎?所以缺少生命的認知,這種事情太正常了。有人說喊冤,這事不好說。

就象我說的,活摘器官這么盛行,多少人買了器官,你為什么不站出來你買的器官是活的?這個環境要不遭到大難的話,對高級動物們哪有個天理啊?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