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教授胡鞍鋼吹牛引眾怒 校友聯署要求將其開除

2018-08-06|来源: 希望之聲|标签:清華 胡鞍鋼 吹牛 連署 開除 

【希望之聲粵語廣播電臺2018年8月6日】(本臺記者宇翎綜合報導)隨著中美貿易戰越打越烈,曾提出中國超越美國的胡鞍鋼成為許多網民之怒,8月2日,一份清華大學校友寫給校長的呼吁書在互聯網上廣泛流傳,呼吁書稱,教授胡鞍鋼所謂的中國超美研究報告,是用納稅人的錢做出違背常識的“研究結論”,“堪稱誤國誤民”,要求校方解除其職務。目前聯署的清華大學校友已超過千人。

事件主角胡鞍鋼是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事件起因于去年6月他發布一份研究報告。報告稱,中國已進入全面趕超、主體超越美國的時期,綜合國力世界第一。批評者稱,這份報告"拋常識于不顧,視學術為無物"。

呼吁書聯署者主要是清華大學往屆校友及在校師生,他們稱胡鞍鋼關于"中國綜合國力已超出美國"的所謂學術報告是“上誤國家決策,下惑黎民百姓,遠引他國戒心,近發鄰居恐懼,堪稱誤國誤民”。

日前更有人起底胡鞍鋼只有小學畢業,個人最大特點就是能吹牛。

8月5日,一篇名為〈知情人起底知名教授胡鞍鋼:小學畢業,特能吹〉的文章在微博廣傳。文中稱,“胡鞍鋼何許人也?他乃曾與我同單位的胡兆森、鄧華云之長子。其父胡兆森,浙江嘉興人,畢業于上海交大機械系動力學專業;早年在鞍鋼、本鋼、首鋼任技術員、工程師;后在冶金部、國家科委任職,曾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常務副主任(副部級);是第一、二、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第八屆全國政協委員。”

文中指出,1962年,冶金建筑研究總院成立裝備所,胡兆森從武鋼調來任副所長,幾年后,再被國家計劃經濟委員會調走,他的長子名叫鞍鋼、次子名叫包鋼、三子名叫本鋼,調入北京后又生四子叫石鋼(首鋼前身石景山鋼廠),“文革”后改名紅鋼。

胡鞍鋼赴美學習前,趕上“文革”初期,因此屬于“文革初期的失學紅小兵(小學畢業生)、中期的下鄉知青、晚期的推薦上大學的工農兵大學生”。

文中稱,當胡鞍鋼面對媒體談及中國科技實力、軍事實力、綜合國力全面超過美國是,不禁感慨“他不愧是胡之子,繼承了其父的大吹大擂假大空。”不僅誤導領導人、誤導國人,誤導西方,甚至造成西方國家圍剿中國的嚴峻形勢。

“就是這樣一個滿嘴跑火車的小學畢業生,卻成了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中國最知名的經濟專家、最知名大學的教授。這固然是胡鞍鋼個人的幸運,同時卻是整個社會的悲哀。”文中這樣寫道。

今年65歲的胡鞍鋼是研究中國國情的著名學者,早年學習理工科,1988年獲中國科學院工學博士學位,后在美國耶魯大學做博士后研究,曾在麻省理工學院、香港中文大學任客座研究員。同時也是中共十八大代表。

根據清華國情研究院官網,其主編的《國情報告》“先后獲得黨和國家領導人批示百余次,對國家重大決策產生持續影響”,突顯了他長期在輿論中的“官方智囊”標簽。

本次引起爭議的觀點是他去年6月發表的研究成果,其中稱,中國在經濟實力(2013年)、科技實力(2015年)、綜合國力(2012年)上已經完成對美國的超越。到2016年,這三大實力分別相當于美國的1.15倍、1.31倍和1.36倍,居世界第一。

聯署呼吁書激起了強烈的輿論反應。各種身份的學者或官員都參與到對胡鞍鋼觀點的批評中。批評聲主要集中在該觀點與事實不符,并且存在誤導作用。

“在國內起誤導作用,在國外起更大的誤導作用。”中國加入WTO的談判代表龍永圖稱。中共左派小報《環球時報》則稱,“輿論場對胡的批判反映出,過度的實力自信在中國沒有市場,中國社會對這樣的傲慢有很高警惕。”

也不乏維護胡鞍鋼的聲音,這些聲音普遍稱“對胡的觀點也不認同”,但極力反對“通過聯署信逼迫學校解聘胡”的行為,認為踐踏了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

中國商務部研究員梅新育昨晚在其微信公號發言支持胡鞍鋼,指其研究方法可能有問題,但屬學術自由,不應因此被解聘。“這次對胡教授的圍攻極不正常,遠遠超過底線了....他怎么分析是他的事,是否接受是你自己的事,你不能因為這種學術研究內容你不接受就要求敲碎他的飯碗。”

雖然《環球時報》參與到批評陣營中,但該報總編輯胡錫進在個人微博中為其辯護,“如果因為他宣傳這一國情認識就解除他的職務,這是比他學術錯誤可怕得多的社會政治錯誤。”他認為,只要不攻擊中國根本政治制度,他們被主流輿論認為是錯誤的觀點也應有權利在這個社會中存在。

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嶸則稱,“對那些掌握了公共權力而又無法無天的高官,你們都可以視而不見,對待一個學者,你們就如此正義了?!”

中國人民大學政治系教授張鳴曾于2日撰發〈大學者在指鹿為馬〉文章,文中稱中國的綜合實力,尤其是科技實力,比起美國差距不是只有一點點,這在中國知識界是常識。

他在文中不點名說,一名在北京清華的學者所言的“中國全面超越美國”的論證,“據清華校友考證,卻是小學算數級別的,還算錯了。”

他質疑,北京清華大學會一直愿意給這樣的人抬轎子,是因認為“學者”身份的言論,可以制造所謂的“正能量”,“也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學界成了揣測和投機的名利場。”

張鳴在文中分析稱:“這樣的論證,在今天就是一出新的指鹿為馬游戲。”,“站不住腳”、“明顯違背常識”的研究成果卻能發布在清華學報上,是因為“大學者已經吃準了領導會吃他這一套”。

“學術圈本該是最后一個淪為揣測和投機名利場的地方,但從胡的假成果到清華的真默許,證明了一點——從帝制中國到當代中國,‘迎合上好’的傳統陋習根本沒有改變,因為中央集權和權力濫用,沒有根本改變。”有微博網友評論稱。

財經作家蘇小和也撰文稱,“中國讀書人,基于我們的觀念秩序,總是有著揮之不去的帝王師情結,總是有著心中有話說與君王聽的傳統習慣。也許在現實生活中,有人逢迎,有人反抗,但目的導向卻是一樣。”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