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美貿易戰:習近平你沒戲了,投降吧!

2018-08-02|来源: |标签:石涛 中美贸易战 习近平 

今天早晨在推特上看了一眼,有朋友留言說當地發出警告,說游泳池不讓去游泳,原因水太熱,現在在華北地區可能溫度,有另外一個人講說,他看到的溫度是超過了40度,高溫超過40度。如果游泳池都不讓去了,就是說那會能把人燙傷的。那概念就完全不一樣了。

那個人留言講說,沒經歷過這么高的溫度。如果你稍微細心一點,是在7月20號前后,在世界各地基本上溫度驟然出現改變,全是往高溫去,然后旱,非常的旱。在前一段,5、6月份的時候是澇,下大雨,一下大雨就把城市給淹了。現在是旱。

昨天我看在意大利,在羅馬,它的很多旅游的景點都是帶有噴泉的,羅馬人跑到噴泉里邊去避暑去了,他實在呆不了啦。說當地的溫度38度。對于他們來講就是溫度太高了。

而在日本已經熱死了80幾個人,它的溫度高達41度左右,包括雅典、冰島、芬蘭、瑞典都出現類似的情況。

雅典希臘就更不一樣了,希臘山火把人已經燒到海里去,在希臘的首都雅典的北部跟它的另外一側都出現類似狀況。它的所謂的山火實際就是整個自己就這么燒起來了,把家,一看連汽車,人都來不及跑。

很多人把它稱為地獄之火。

我昨天在另外節目中說,我說其實地獄之火你就看,到羅馬,到梵蒂岡的小西斯敏教堂,米開朗基羅當初畫的“世界末日”,地獄之火就在人入口的地方,就在入口那個門的上面,他畫的地獄之火。而地獄之火在畫作中不同層面的人,它是一層一層的,它中間會給隔開的。但人跟鬼是交叉的。

你現在到網上,你只要看一下米開朗基羅的“大審判”那幅畫作,人跟鬼是交叉在一起的。而再往上,它是不同的人層,也就是說在大審判的年代,人鬼是交織的,沒有隔開。在今天的人間,很多人是鬼。它早已是鬼了。如果它不是鬼的話,不會招致神的最后的審判。而如果說在人間是鬼的話,是因為它是一個人樣,但它里邊的魂恐怕是個鬼,或者這個人被類似鬼一樣的東西附體了,或者它的行為完全已經墮落到,就是它的生命的境界已經墮落到鬼那兒了,只不過它陽壽沒盡,它已經不是人的行為了。

我以為有這個成分。

在加州,昨天報說有17處野火(山火),大概有5萬多人被強迫離開家園。在很多處都報的是歷史性的山火,而在去年底今年年初的時候,加州都已經從北燒到南,從南燒到北已經燒過一回了,這是后來又自己起來的。

有人說,濤哥你說錯了,那是有人放火。說那個人已經抓住了。我個人的說法,你是放火也好,是山火野火也好,我不認為所有的山火都是他這一個人放的。什么東西都是一言以蔽之,一點帶面,你看不到事情的真相。因為你自己給自己答案就封殺了。

舉個例子,在當初周文王得罪了紂王被紂王陷害之后,到底他有沒有本事,他在預測紂王是商朝最后一個王的時候,紂王就不干了。說他犯上,在測試他的時候,測試他有關對八卦周易的推斷的時候,文王說明天要著火,我忘了是講他的商朝祖宗排位,太廟應該是。結果陷害文王的那官,就把太廟里面所有可燃物品,全給清出來了。而那一天都不讓他上香。結果在中午10分,來的天火,《封神演義》里說那是水火氏放的火,把太廟給燒了。

紂王如果不出一思之念去威脅文王的話,那可能狀況有所改變,不一定是這樣的。而那些官如果不把那些可燃之物拿出來的話,可能也有所改變,起碼有回旋余地。當人做的甭管是這個方式還是那個方式,他做的方式有他自己方式以為如何的時候,其實他在與天意對壘。

太廟里沒火,結果天火把他燒了。而他沒火,不給太廟不給祖宗上香,那可能就變成了天火來的一個原由。天火來的原由,你對祖宗不尊重,就是你一大罪,那干脆就給他燒了。反正你不給他上香。

問題的因為所以可以在不同的層面都可以看到它的理由,所以當人強調理由的時候,你能看到這幾面的時候,當你再看人們強調理由的時候,你就知道很荒唐。理由沒用的,強調理由的人是把自己的生命限制在這個環境中。

現在發生的事情,我剛才跟大家說了,它是圍繞著7月20號左右發生的。甚至連加拿大東部的安大略省野火已經燒過了它的高速公路,大概是401高速公路有一段已經斷掉了。也就是說,它只能斷掉,它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一種現象包括在澳大利亞,澳大利亞現在是冬天,但零上20多度。有朋友留言說,從來沒見過這么干燥。

我不知道應該怎么講,7月20號前后發生的事情,今天我們看到的故事,是對整個環境的改變。而7月23號那天,在猶太人的太廟,有個石頭自己出來了。

但是人們對這些問題,完全沒有興趣,完全熟視無睹,完全覺得跟自己沒有關系,除非火燒到我們家,火燒到鄰居都跟我沒關系。

就這么相生相克的道理,當人們完全物質化的時候,他對周圍發生的事情已經沒有敏感了,認為跟自己沒關系。我覺著就這么回事,事情的發生也就這么回事。

英國的《金融時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川普考慮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25%關稅》。

【據白宮官員透露,川普要求萊特希澤考慮對每年約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的關稅從10%提高到25%。這一關稅提議直到9月之前都無法生效。】

9月之前不生效,那9月1號就可以生效了。而在此之前講的是10%的關稅,10%提高到25%,概念完全不同。200億的關稅,2000億的進口的稅提高到200億,你顯現不出來。但提高到500億,那25%嘛,如果進口的關稅提高到25%,你到了批發那兒,加30%,到了零售那兒,加30%。在北美很多企業它的毛利率往上大概加25-30%,25到25那就是62.5%,大概是,再加30%,到了零售那兒就將近100%了。10塊錢能賣20塊錢。那個概念就完全不同了。那就根本很難承受了。所以10萬塊錢的車,到了這兒賣就變成20萬。

事情是這么來的,所以簡單的說,它不起作用,但是你往上迭加就起作用了。而2000億關稅,將影響到普通消費的,就是在中國制造當中,太多的產品涉及到是民用產品,而2000億肯定觸及到民用產品,這是沒錯的。所以這個概念就完全不同了。

貿易戰的性質從最一開始只觸及到高科技產品,已經性質轉變到是一個整體社會民生產品。

【白宮高級官員周三向記者表示,川普要求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Lighthizer)對其上月宣布的將關稅從10%提升到25%的提議加以考慮。

這一關稅提議直到9月之前都無法生效,川普政府強調他們仍要等公眾意見征詢期結束,而且其就是否實施這些關稅也尚未形成定論。川普政府正面臨國內對其貿易戰日益強烈的反對。】

但是英國的《金融時報》對川普同樣也是不接受的,就象CNN這個概念差不多。

【該提議仍再次表明川普與中國的貿易戰剛剛開始,而且很可能在未來幾個月內大幅升級。這一關稅提議也立即遭到科技界、零售界,以及關心潛在經濟后果的農業集團的譴責。】

這些都是直接反映到他們具體生意上,這是肯定的。

而在星期二的時候,白宮經濟顧問他曾經講過一個概念,跟福克斯新聞說,白宮的團隊他們在討論,中共是在半年還是在一年之內真正放棄掉它們所堅持的。

而福布斯最新的文章直接說,川普卡住了中共的喉嚨。然后它用了個詞叫“Chinaisaloser“——中國是個失敗者。你完全失敗了。它甚至寫了個詞就是,習近平你沒戲了,投降吧!你現在投降還好辦,當你被迫投降的時候——投降的概念就是說你全面開放中國市場,也就是說如果今天中國跟美國簽署零關稅自由貿易區,川普他就干了。但如果簽署零關稅自由貿易區,去掉網絡封鎖,那共產黨是什么?

所以這是一個根本性的概念,他的自然打擊,就他不提政治,但他打擊的概念就打擊在中共現代的管轄體制上,所以當它被迫接受的時候,那會附加很多附加條件,所以他給的最快期限是半年。

【白宮官員表示,北京決定以報復性關稅來回應美國已實施的對34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的關稅,令川普政府別無選擇,只能考慮進一步加征關稅,并著眼于提高10%的初始關稅。

白宮官員否認這一提議與近期人民幣貶值——抵消了美國關稅的部分影響——有關,“一系列事情表明(中國官員)并無意于解決我們提出的所有問題。”】

也就是說,白宮自己否認了這是引發貨幣因為人民幣的匯率貶值,讓人們考慮到是一種貨幣戰的開始。

這個說法非常的矛盾,其實有關25%的關稅的提議,不是川普自己的,是他團隊的智囊,是他身邊的顧問。有個叫史堅道的,史堅道是白宮的很長時間的一個政府顧問,史堅道直接提出來,你與其加10%,你不如加到25%。因為你已經跟它干了,那你就干到位,你別撓癢癢。史堅道就是真正提出這個說法的人,而兩天之后,就被川普接受了。

表明什么?表明貿易戰對川普而言,根本不是開玩笑,貿易戰表面上是以美國的利益,讓美國更加強大。怎么讓美國更加強大?鏟除掉這個地球上非正常人它的政治實力,它的生命實力,鏟除掉非正常人在地球上的因素。所以最終你看起來是貿易戰,最終一旦貿易戰打贏了,是中共放棄了作為非正常人的生命品質,在它的權力范圍內的特征,它的辦法,它的方式,它的制度。

而在《德國之聲》報導時,它講的重點是另外一個概念《美國證實關稅加碼白宮“鼓勵”中國改變》。

這是它的態度。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Lighthizer)在推特上說,“要促使中國停止不公平的作法、打開市場,開始真正的市場競爭。】

而被美國視為“貿易不公”的內容包括智慧產權保障不足、強迫高科技產業技術轉移和不當補助。

從一開始講的就是這三條,到現在講的還是這三條。沒有保障就是剽竊,今天中共的主政者,堅持自己的剽竊行為。它在打貿易戰上,從來回避這個問題。人家問它你這么喝水是不對的。它說我昨天做了個夢。人家說你強迫高科技轉讓技術就是一種強奸行為。它說那天我不知道我做夢里頭好象有什么事,但是我忘了。它把強奸行為當成自己做夢,完全不負責任,回避,它只是說你現在這么對我是不對的。

弱者對強者的反抗,是打破平衡和穩定的一種做法。而這種做法,是被今天利益享受者不能接受的。不正當的國家補貼,一個市場一個企業,它的生意,它的任何產品的做法,是取決于它自己本身的能力,它的知識的水平在市場上努力的結果。當有政府行為的時候,概念就完全不同了,因為它是靠著一個國力,一個國家,去支撐跟同樣產品的其他人來講這是一個不公平概念,在這點上說,也就反襯出為什么美國以國家的概念在打擊中共的時候,而中共整個市場反映的是這么激烈?它涉及到的金額不大,但是它的問題性質促成了在中國從上至下的不堪一擊的表現。

你要換一個公司,你比如說蘋果公司,它夠強大,Google更強大,但它沒辦法跟政府抗衡,它只能向權力投降。這就是一個根本的區別。

如果打貨幣戰的話,我們舉例子,就是索羅斯當年就是靠貨幣的金融杠桿獲取他的利益,他是以國家為單位,他打擊的對象都是國家,打擊單一貨幣,打擊英鎊,打擊馬克,打擊韓元,打擊泰國銖,這是以單一國家的貨幣。而當一個財團,幾個財團聯手時,他去打擊這樣的來獲取他的利益。但是他的打擊能力一定局限于被打擊者他的國力程度和打擊者他的能夠聚集的力量。但他能夠打擊掉。當年他最出名的是40年前打擊英鎊,80年是81年。現在不是,現在是美國用國力去打擊人民幣的話,那索羅斯再有錢,他跟美國沒辦法比。

所以它的性質不同,反襯過來,為什么川普強調的國家補償這是一個非常罪惡的,一樣,你不能用,國家是印鈔票的,你印鈔票去補償這個企業的話,那別人怎么跟它競爭?它當然代表的概念是阻礙著整個社會的發展。這是不公平的。

而中共上層對所有自己不公平的做法,依然在堅持,這是人家不干的,所以要打死你。

【提高關稅額能讓川普政府“有更多選項來鼓勵中國改變不良的政策和行為,改采能夠導引至市場公平的政策,讓所有公民受惠”。】

讓所有公民受惠的話,這不是黨國的政策。黨國是占有國民,把公民當成居住民,象奴隸一樣侵占,那怎么能成呢?所以它的貿易戰就變向了直接打擊中共現政權的生命品質。

【中國方面在周三作出回應,表示如果美國采取更多阻礙貿易的行動,中國將會拿出報復措施。】

那就這么回事,隨便你怎么說,你隨便怎么報復。

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真正的貿易戰它轉向的是要推翻中共的體制。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