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魯煒被公訴「化妝師」不為人知的一面

2018-07-30|来源: |标签:石涛 鲁炜被公诉 化妆师 

從上個周末,大概在星期四左右,時間大概應該是25、6號吧,在深圳有家公司叫做佳士,一群年輕人上街頭,要求成立工會,蠻奇怪的,那件事情蠻特別的。據說從網上看到的消息就是年輕人站出來了,在馬路上,在深圳的某些廣場,包括在派出所前,他們要求成立工會,獨立工會,也就是說跟黨沒有關系。

在要求成立工會的過程中,到27號的時候,應該是警察抓人了,結果警察一抓人,就激起了更多的人出來。前后挺特別,出來兩個女孩,都是20歲20出頭。在Twitter上,因為她在當地有演講了。有一個女孩聽起來應該是自己的先生被抓了,另外一個就是面對這件事情,她有她的態度,面對警察,面對抗議的人。

但是在實際的狀況中,沒有太多人,也就幾十來人,百十來人,沒有太多人。但是現在是手機的社交媒體的年代,所以她在網上給我的感覺她在網上的那種聲音超過了她現場。

而網絡上有一些人,就是專門去來回轉發,就那點東西來回轉發。女孩演講的內容,她強調的是一個正常社會一個公平社會人應該有的權利。人的集會的權利,人的自身的人權的保障和包括成立工會的權利。講得相當的慷慨激昂,講的內容也相當觸及。但里面很奇怪,里面總是包含著“社會主義好,相信黨的領導”,有這種東西在其中。但是明顯的能夠感覺出來,她又在抗爭。而且確實警察也抓人了。但是在現場我們沒有看到暴力。

站出來比較厲害的一個女孩是中山大學研究生,不知道現在是不是工作很難找,后來到了一個普通的生產線。她講的也是蠻激情的。

就在這個背景之下,昨天在北京大學,一批學生站出來,北京大學聲援深圳的年輕人成立工會,寫了一封公開信。這封公開信3個小時,據說有上萬人看。然后國內給刪掉了。他就希望更多的人能夠聲援他們。他講說全國大學生的聯誼會,北大的分會,牽頭的那個人齊欣,她曾經在前一段時間,因為另外一件事情在北大貼出過大字報。

但是,她這個東西我看過之后,我覺得相當的驚訝。那不是90后寫的東西,那是經歷過文革,寫這份東西的人應該在文革期間深受毛澤東思想教育的人。就覺得很奇怪了,用的詞匯“社會主義萬歲”,用的詞匯全是革命的詞匯,視死如歸,用的詞匯完全是傷及生命的詞匯,當然她用的叫正義的詞匯。非常奇怪。而她署名署了她的名,我們并沒有看到這個叫齊欣的女孩子今年畢業,她是2018年本科生畢業的。

而寫這個東西跟她上一次寫的那個大字報,那個東西是兩回事。所以就顯得很熱鬧。在這個熱鬧的背景之下,特別是借助網絡的背景之下,有一個人給辦掉了。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中國「網絡沙皇」魯煒被公訴「化妝師」不為人知的一面》。

把他稱為化妝師了。

【中國最高檢察院公布的起訴指控中說,被告人魯煒利用其擔任新華社黨組成員、秘書長、副社長、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北京市人民政府副市長、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等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

我個人覺得檢察院把他的官從新華社一直捋到北京市,然后捋到國家信訪辦,然后一直到中宣部長,他就一直是這么干下來的。這些地方后來都成為他下屬的部門。

你說中共的官,是因為這個人壞把黨給騙了呢?還是黨只能培養出來都是這種人?你根本都沒辦法講了,因為他是一路走過來。串了4個部門5個部門,哪個部門他都這么干,哪個部門黨都是瞎了眼。你怎么看都是。然后黨是偉大的,他是該死的。黨就這么缺心眼大傻瓜二百五就這么用這個人,然后他把黨玩了一遍兩遍三遍四遍五遍八遍,然后黨今天明白了,然后就把他給干了。

那是什么東西啊?這東西根本就不經推敲的。但在中共黨的文化中覺得這是黨的正義了。我覺得就非常荒唐,非常荒謬的過程。

【利用本人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非法收受巨額財物,依法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他還牽扯到其他人。

【魯煒用21年,從廣西到北京;用13年,從新華社記者到副社長;從網絡沙皇到囚徒,不到5年。隕落的魯煒,沒有在自己的本行新聞上留下篇幅,卻成了中國互聯網的一個不會磨滅的腳注。】

這個是比較幽默了,這純粹就是嘲諷中共的新聞系統,甭管是中共的新聞系統和互聯網系統,它的中宣系統的丑陋。其實是這個概念了。

【肅清魯煒余毒2018年兩會后,一場肅清中共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魯煒余毒的行動如火如荼的展開了。

4月25日下午,黑龍江省召開省委常委會議,研究部署以魯煒作為典型在全省開展黨內警示教育。魯煒被稱之為「虛假忠誠」、「信念喪失」、「宗旨淡漠」、「踐踏黨紀」,他的落馬,被認為是「清除了危害黨和國家政治安全的隱患」。

4月27日,寧夏召開自治區黨委常委會會議,「常委會班子成員對照黨章黨規黨紀,把自己擺進去,結合自己的思想、工作和生活實際,以魯煒嚴重違紀案件為警示,從中汲取深刻教訓。」

5月2日,山東、安徽兩地同時召開省委常委會議。在山東的會上,「一致表示,對魯煒的卑劣行徑深惡痛絶」。安徽的常委會上,討論通過了《中共安徽省委關于以魯煒等案件為反面教材在全省黨員領導干部中開展「講忠誠、嚴紀律、立政德」專題警示教育的安排意見》。】

其實肅清余毒的概念,問題就是說,它揭示了中共共產黨本身官場體制的邪惡。一個正常的官場,一個正常的社會制度,正常的政府管理制度,它不會因為某個人而把這個環境,把這種政治制度,人員的間架結構給污染了——用它的話。

美國總統換了多少屆了,各具特色,在時代的背景之下出現了不同的人,但美國憲法從來沒改過。美國總統截止到現在就非常正常的和平的交接著。

比利時大概在幾年前,出現過500多天是600多天沒有首腦,沒有政府。沒有政府的意思就是說,它沒有總理,沒有部長,什么都沒有。它兩頭哪個政黨也選不出來。但比利時沒出現無政府狀態。

可是,中共的體制不是,你聽起來它很對,就是說,魯煒給干掉了,然后各地開始肅清余毒了,所以它不是一個正常政府的權力間架結構,它完全是個人權力的一種直接的代言人。握有權力者任何一級政府都是它這一級政府當中一把手的權力工具,獲得自己利益的工具。要不然你干嘛要肅清余毒啊?

重慶肅,一直弄不完了,你這么打下去,它永遠弄不完。重慶三代的公安局長,都是一代被后一代干掉,兩代的主持人都是黨的接班人,最后都肅清余毒,它不好肅啊。因為整個的體制是歸它的。

道理很簡單,明兒你習近平出點什么岔子,人家也肅清余毒,天天中南海開會。就這么回事了。所以在肅清余毒的說法揭示了中國共產黨本身的最邪惡的不合法性。而它今天卻把它作為一種標榜說法。

【縱觀各地的會議通報,「危害黨和國家政治安全」、「虛假忠誠」等詞語反復出現。】

“虛假忠誠”就是欺騙了。其實這個東西,虛假忠誠,今天在體制內的上下的官員你對于你的下屬,你認為誰不是虛假忠誠?上至習近平,下面要不沒有虛假忠誠的話,他為什么只信劉鶴的?就那么回事了。

【中共十九大后的「首虎」、曾經手握中國互聯網上生殺大權數年、讓大V們噤若寒蟬的「網絡沙皇」,最后落得如此下場。】

落得如此下場只不過是這個體制中他是前朝的官過來的,當他過來之后,你習近平反腐,他掙不著錢了,他的權力展現不了啦,你就把他殺了。就這么回事。

然后它談了很長的他的仕途起點,我覺著都無所謂了。

【1993年,一本400多頁的《15年風雨路,魯煒新聞作品選》由漓江出版社出版,書里有魯煒從知青返鄉開始的所有稿件,扉頁上題著:學為文,先學為人。】

黨的系統中這些人都是有能力的,絕對有能力,沒能力他不會在這種夾縫中生存,但他的問題就是,人壞了。為什么呢?跟黨走沒一個好人。跟黨走全叫高級動物,它不是高級動物它不能跟黨走。它不向黨宣誓,背離了神,它就不能成為一個黨員。

所以“學為文,先學為人”,所有的話它都懂,但是就是心眼子沒有人心。所以把人正常的,比如說心靈雞湯之類的東西都變成騙人的東西。心靈雞湯它在人的層面,利益層面上的取舍,手心手背,它不是一種生命上下傳遞的過程。

【2013年,魯煒成為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開始主宰中國的互聯網。

魯煒上任后,對互聯網的系列整頓、「抓大V」運動隨即開始。在他的恩威并施下,以微博為代表的社交媒體風聲鶴唳,大V們或偃旗息鼓,或落荒而逃。坐牢者、上央視者、被封殺者比比皆是。】

你可以叫新的焚書坑儒,我覺得都可以這么說。我個人從另外一點上說,2013年上來,習近平也是2013年才開始反腐的。所以你看到中共官場的相互狡詐,沒什么可講的。而截止到目前而言,一個更大的環境就是習近平走到今天在反腐中,他通過反腐獲得的任何的信譽信任基本都消失了,已經全都消失了。沒有用了。

魯煒被審,其實在網絡上根本看不到任何的討論。只看到BBC有這么個報導。其它地方根本沒人討論。這就表明,通過反腐獲得信譽,已經沒人認他了。

《美國之音》:《毛左呼吁趕赴深圳聲援佳士員工抗爭黑惡勢力》。

佳士員工被警察抓了,黑惡勢力是誰啊?第一個。第二個,我們剛才跟大家講過了,這件事情很蹊蹺,出來的東西全是極端極端文革的口法,一般年輕都沒聽過,極端極端毛左的說法。但它支持工人運動,稱警察為黑惡勢力。被抓的本身是年輕人,所以年輕人成立這個東西,其實追了半天我也沒想明白,怎么會有那么點人出來要求成立獨立的自由工會?

獨立的自由工會讓我想到的就是,什么安陽大律師,這個我忘了當時樣板戲當中好象是有的。這個東西應該是劉少奇當時領導的什么什么什么革命。

所以給我的感覺就是在整個中宣系統中通過網絡相當紛亂。這個東西很難說的,所以當他打黑惡勢力的時候,這個時候打的其實是習近平。毛左打的習近平借助員工,而員工為什么這么做?拿出來的是一個表面的東西,對不對?絕對對!人也被抓了,這也是沒錯,但只是環境太復雜了。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