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疫苗丑聞愈演愈烈

2018-07-24|来源: |标签:石涛 疫苗丑闻 愈演愈烈 

記得有期節目我說,過這村沒這店。有一天沒準這節目就不做了,過這村沒這店,時間過去了,任何一個東西都有它的生命過程。這節目就沒了,明兒沒準看個電影什么的。說點別的,聊個《封神演義》什么的。政治時事,根本就沒用,對于我個人來講,什么都不是。其實一點興趣都沒有,政治那東西它只能使人在相當層面上,使人背離神。

我們往前推吧,凱撒的歸凱撒,基督的歸基督,耶穌的歸耶穌,那時候就這么說。兩碼事,啥意思?我能理解的,你真正有信仰的,什么凱撒不凱撒,跟我沒關系。那是人生活在不同的,一個人在生活的不同的基點不同,他的生命認識的基點不同。

認神的生活在他的不死上,認在人上的,生活在他的現實的生命的占有上,而每一個人又同樣扮演著不同的角色。

有朋友說,你照這么說,那凱撒沒用了。不!他扮演著一個角色,他的出現來維持著整個人的環境中的過程,這一個層面,如果都修煉了,這一層面就沒有存在了。

為什么要維護這個層面呢?有人要下地獄的,有人必下地獄的。但是在一個層面留給他顯示出神佛的慈悲。

有人說神佛也怪費勁的。土行孫黃天化修不成,能說叫神佛費勁嗎?給人中以教訓。活著的人你有師父,也給你個教訓,給其他能夠修煉的人以教訓,給后面能夠修行的人以教訓。有人真上天堂了,有人真下地獄了,更有人真的下到地獄下邊去了。

人只能知道說女媧造了人,《封神演義》里我們跟大家講過了,從我們能夠看到的故事層面,卷進《封神演義》里面的事情要超過女媧,起碼鴻鈞道人出現了,起碼殷郊殷洪他們的生命的來處,為了完成他們現實生活中的這場戲的過程,他們的生命的來處足以阻擋女媧的去處,那就是有原因的。那人不知道了。

所以如果我們舉個例子說,你想著上天堂,你也就到女媧那兒吧?你過不去了吧?可是來的人都比她高,所以天堂有人們不知道的更高,對等一下,地獄也有人們不知道的地獄。

《封神演義》里面其實它有100段故事,100章節。100章節里頭,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前20章節講的是狐貍,后10章節講的是妖魔鬼怪。其實這不是妖魔鬼怪,只能說動物附體亂七八糟禍亂人間,而中間大篇幅卻講著每一個具體人的生命靈魂的他真實的意義,在一個更大的一個天象變化的背景下。

在第90章節的時候,懼留孫——土行孫的師父——設計把張葵殺在了黃河邊上,他既為他的弟子土行孫報了仇,也把這件事情所有幫助紂王的人就讓他一定有歸處。而張葵本身又從他個人的生命品質上,他又是相當好的那么一個人——從個人的角度來講,所以他死后對他是贊揚的。但是一個好人,卻維護了一個將被淘汰的一個朝廷,一個王,他必將隨之而去。這是今天在中共體制之下,很多人是好人,個人角度是好人,但是他助紂為虐,必被淘汰。天意不可違。

等殺完張葵之后,姜子牙帶著周武王就過黃河,過黃河進潼關,跟另外的800諸侯會合,應該是跟另外的400諸侯會合,因為他已經帶著400諸侯。但是在過黃河的時候,黃河水高浪急,船一直在顛簸,在走到黃河中間的時候,一條大的白色的魚就蹦到船上了,在船上蹦。給武王嚇得夠嗆。姜子牙一看就讓士兵趕快把這魚抓住。武王就不明白,就問子牙,相父,魚跳到船上了是好事是壞事?姜子牙就說這是大好事。武王就說,既然是大好事,那得把這魚放了。姜子牙說絕不能放,宰了它吃了它。武王說不能殺生,不能宰。宰!必須宰!坐地就得宰,馬上宰!在船上就給宰了。把那魚宰了,熬了湯,所有將官都吃了。賞賜給所有將官。

里頭沒解釋為什么。姜子牙只是強調一定吃它一定吃它。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姜太公從來沒釣上過魚,等在進潼關的過程中,魚自己跳上來了。這是命,第一個。第二個,白色的魚,商朝是以白色為崇尚,所以白色的魚上了船——有人說船是舟(周)——是送上門來的。舟跟周朝的概念一樣,一定吃了它,不能放生它。天意!

前20回講的是狐貍禍亂朝廷,后10回,等過了黃河一去,一到潼關前頭,遇到的誰?梅山七怪(梅山七杰),豬、羊、蜈蚣、蛇、雞,全是妖怪,同時一條魚,又代表是妖怪。

張葵是有修行的人,有特異功能的人,張葵夜行,他會地遁,日行1500里,土行孫只能日行1000里,當張葵會這個本事的時候,土行孫非常妒嫉,非常來氣。說我師父跟我說了,天下只有我會這個,只有我能走1000里,怎么會出了個張葵日行1500里?為什么?張葵的師父,比土行孫的師父高,而張葵的師父不管人間的事,才出這種事。里面都留下了一層高過一層的。

樓外樓,山外山,天外天,人外人。樓、山、天、人,人高過天,只能用人去比喻。所以它講了這么個道理。所以到了張葵這兒,完了。過了黃河,所有人沒了,神仙仙沒了,只剩下妖怪了。所以那條魚跳上來,可以看出很多的故事。而這故事的背后,取決于觀看者你的境界。

所以武王看不明白。武王只是人中的大善人,大德之士,他不殺生,不碰任何東西,這不是他的錯,這是他生命境界的反映。但到了姜子牙這兒,他的立足點完全不同。所以他要讓所有的將官都吃,滅掉商朝,而姜遇到的是動物。所以梅山七怪出來的時候,給姜子牙弄苦了,打不了,什么東西都不管用了。因為它是反著走的,它完全是惡的。畜生道里那個概念完全是惡的,所以人同樣弄不了。那神仙的本事也不成,所以最后就出現了二郎神一個人就搞定了。八九之功,七十二變。展現出在這個環境中的相生相克的理,他只用了相生相克的理就把它們全給干了。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疫苗丑聞愈演愈烈習李先后強硬發聲》。

瞎掰!這是妖怪做的事情,這不是人做的事情。而在共產黨的框架下,把責任推給具體的人,就象當年習仲勛被批斗是一樣的,劉少奇被殺是一樣的,趙紫陽被砍掉是一樣的。所以走了共產黨的路。

【正在非洲出訪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疫苗丑聞公開表態,要求嚴肅問責、從嚴處理。此前總理李克強也重批,說這次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線”,必須給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

“突破道德底線”,高級動物有道德底線嗎?“必須給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這是一個體制問題,從來沒改過。從大頭娃娃10年出現過3次,你們家一直做老板,你交代什么?是你做總理的就一直做到這兒的,是提拔你做總理的人,那總理的時候就這么做的。是他的總理的總理也是這么干的。能說你是壞人嗎?這不就這么回事嗎?不觸及到共產黨的體制,你就是欺騙。你本身就沒有道德,不就這么個道理嗎?

【正在非洲訪問的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對吉林長春長生生物疫苗案件作出重要指示。他指出,該公司違法違規生產疫苗的行為,性質惡劣,令人觸目驚心。】

他給這公司就定性了,所以你看到中共體制的這種權力的邪惡性。它出問題了,你走法律嘛。你政府官員你不能夠上來就如何。違法違規,這話你不能這么說。一個當權者上來就說違法違規,它沒有經過司法程序,就是共產黨的品質。但這東西出來是罵他的,是他今天主政時干的,然后他表現出來的卻是自己把依法治國,依憲治國,自己就給毀了。

所以這是一種天意,因為假疫苗不是今天做的,它現在還做呢,除非讓它停產。因為這買賣就這么干的。孩子就這么生的,這是關鍵了。

“違法違規生產疫苗的行為”,那是你家大公司了,江澤民去過,胡錦濤去過,頭頭腦腦都去過。不是它今天干的,所以它是在所有東西都在以黨和領導人的關懷下成長起來的。大家要明白,為什么共產黨的邪惡它會摧毀人去向另外的人,當自己知道有責任的時候,它一定要殺另外的人。

一個道理,你看起來很強硬,看起來很正義,實際是錯的。是對依法治國的直接踐踏。

【有關地方和部門要高度重視,立即調查事實真相,一查到底,嚴肅問責,依法從嚴處理。】

它本身的做法就是踐踏,你只能表達個人的情感,你說這種事做父親的我絕不接受。這話人聽著是人。這說話不是人是黨。但是他控制不了。

從7月份開始,他幾乎遇到的事情全都失控,我說個詞叫結果在7月。

【要及時公布調查進展,切實回應群眾關切。】

所以用了一件事情,打它具體的公司具體的人,來樹立自己的形象。這是不好的東西。

【習近平還強調,確保藥品安全是各級黨委和政府義不容辭之責,要始終把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放在首位,以猛藥去疴、刮骨療毒的決心,完善我國疫苗管理體制,堅決守住安全底線,全力保障群眾切身利益和社會安全穩定大局。】

這就又來了,這都是瞎掰的。不是今天才出的。大頭娃娃毒奶粉,全是在你們家當官的時候敞開的。毒奶粉出現的時候,你習近平不也是已經提上來了嗎?是不是國家副主席?好象是。開玩笑啊,那時候怎么不見你出聲啊?

這是這個制度的邪惡。而在這個制度之下,出現的問題,人人會推卸責任。權高的人站在自己的角度,打死權低的,然后他就光輝了。

在正常的社會不是,要這么大事情出現,你看看他不辭職?要這么大事情出現在美國,你看看川普怎么辦?這是肯定的。那是政府部門會出現調查,不會出現上來就叫什么違法違規的說法,不是的。美國總統沒有權力去指責任何一件錯誤,對它叫違法的,沒有。不經過正常的司法程序,他沒有權力這么說的,他敢這么說,扭臉人家敢弄他,說濫用權力。

【李克強作出批示,“國務院要立刻派出調查組,對所有疫苗生產、銷售等全流程全鏈條進行徹查,盡快查清事實真相,不論涉及到哪些企業、哪些人都堅決嚴懲不貸、絕不姑息。”】

你查查李克強的前任,溫家寶說過多少類似的話,溫家寶都哭過,大頭娃娃。今天的溫家寶還是溫家寶。你再查查朱镕基。這都是大家認為還OK的官員了。

我跟大家講過,剛才說了張葵個人你很難說他不好。當然人們會說他根本就不好。你可以那么說,很多人罵這些當官的是因為罵中共,但是把這些人當成共產黨代表,都是這種黨的文化,就象習近平立刻站在一個道德的至高點上就立刻處罰他。你知道每年從藥廠里每年給當官的錢多少?說是6個億啊是幾個億的。你們家官都是這么養的。

所以這就是這個制度的邪惡。但它無論怎么摁,在我眼睛里,你都可以看到他順著共產黨的路,越走越黑。他去不了十八層地獄,下邊呢跟著黨走。

所以這是一個很現實的狀況了。

在這個時間,從7月初開始一直到現在,我們看到發生的所有事情,其實都是習近平不愿意看到的。

7月1號黨的生日,做器官移植的人,黃潔夫,在西班牙接受央視電臺采訪,公開承認活摘器官是存在的,他推卸責任。7月3號,王健登高望遠,踏空了,一腳摔死。7月4號,女孩出來潑墨。7月6號,貿易戰開打。你說有哪件事他能控制的?然后到了7月10號是11號——中間我忘了有什么事情了——華國鋒向黨道歉。然后等到中央新聞聯播出現一個黑衣人,那是故意的,那絕對是故意的,那是中央電視臺在推卸責任。就這么一步一步走過來,沒有一件事情他能控制。他只能去應對。而貿易戰應對不了的時候,他干脆不說話了。而從7月12號,川普講出了要拿出5000億,在這個過程中,貨幣開始暴跌,股市開始暴跌。現在我們看到的出現疫苗。

這個東西就象地雷似的,完全都是他控制不了的。

所以在我眼睛里,“黨報要求追根溯源”,黨報本身就是邪惡的根本。就這么回事。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