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利,害了我的國

2018-07-23|来源: |标签:石濤 我的國 疫苗 

7月2號,在泰國我們看到那13個野豬隊的足球小隊員,被發現他們困在了溶洞里面,那個新聞成為了世界范圍內的大新聞。在后來救援他們的時候,幾乎所有世界大媒體都在現場。它整個背景的故事,在新聞媒體報導中,都基本突出在90多個義務救援的,來自于世界各地的人,他們的行為他們的做法。因為被困的13個人,跟他們沒有任何關系,它表現出人們對生命的一個基本態度。

被救的都是11歲到16歲,就是這樣的孩子。更顯出人們在面對孩子遭受生命威脅時,一個正常人的反應。而泰國幾乎投入了相當大的國力,相當大的人力資源和物質資源去營救他們。

而在當時一般來講,在這件事情結束的時候,一個參加營救的美國第七艦隊還是第六艦隊的潛水員說,這種事情如果再發生,我依然認為獲救的可能性不大。盡管這一次他做成了,但是他說如果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的話,我依然認為獲救的可能性不大。這是一個不可能事情,但最后成功了。

而在他們營救的計劃中,他們計劃可能會死掉一半人。3個到5個孩子死了,在他們眼睛里認為是正常的。但是在這件事情背后的故事,顯得相當的特別。而這部分卻是很多人沒有報導的。就是媒體不太愿意關心他們在人的另外一面,人們只關心這一面生命的得救,卻不關心他們如何使得這一面生命的得救的另外一層原因。

而BBC只關注到他們叫保持正念,冥想,而他們的老師教他們打坐,在黑暗里面度過了9天到10天,因為他們失蹤的時間是6月23號,而中間在6月28號傳出的另外的故事就是說,附近的人有人被托夢,托夢者是在這個地區流傳很久的一個公主的故事。

大概3、400年前,一個公主,一個牧馬的年輕人,兩個人戀愛了,結果國王不干,追殺這個牧馬者,兩個人就私奔了。結果在公主懷孕的背景之下,那個男孩還是被國王派去的人給殺了。殺了之后,這個公主后來也死了,她懷恨在心絕不投胎。本身這個山洞就叫睡美人洞。

我在另外節目中一開始報的時候提過,我說很奇怪,怎么叫睡美人洞?結果這個睡美人托夢給了當地的一個人,是開餐館的。說要找一個和尚,找到這個和尚,這失蹤的13個孩子,我保證他們能活。

所以這個開餐館的人沒招了,上哪找去啊。就在Facebook上貼出來了。結果在緬甸境內真有一個老和尚就叫這個名字。老和尚也知道了,然后第二天是第三天就來了,來到了洞口,進到了山洞里面,在28號夜里。呆了2個多小時,和尚出來之后說,這13個人沒事,肯定會被得救的。

這是一個非常非常特別的故事,而這個和尚,看來是和尚后來披露出,只有這個和尚知道了。這個和尚就是當初被殺掉的那個年輕人。而那個公主的冤魂充滿了怨氣的魂魄,就在這個山洞里。而那個被困在里面的13個人是當初殺掉那個年輕人的13個士兵。他只是沒解釋說,里面救援的那個人,那個人死了。我個人的解釋可能是當初的國王。因為是國王下令殺的。

這個人死了,你看到的故事就是大家對他非常敬重,因為他最后是憋死的。他為了營救放氧氣瓶的時候,在他返回的途中,憋死了。

因為他的人這一面的行為,他的意義。所以泰國緬甸都在紀念他,而且把他作為很值得尊重的英雄,因為他是為救孩子而死的。可是在另外一面,包括這13個人也在廟里面給他做法事,所以他死后享受的榮耀,那一份光芒,跟他在那一世做國王很類似。

當然,報導上沒有,這是我跟大家分享的。

這里面的故事就是一切的因緣都在其中,外在的都是表現。而任何人在人間,在現實的環境中,你出于個人的目的,甭管是主觀的客觀的,你做什么都得還。而人的一生,靈魂魂魄的一生,就是這樣被善與惡的東西困擾著,在時間的軸的背景之下,你根本轉不出去。那個公主找了這13個人找了300多年,而為了見那個她原來的夫君,也等了300多年。而她自己一口怨氣卻不去托生,一直在這洞府里面。

生命的存在形式,這種意義,在我個人眼睛里,它的意義在于你如何看待這種生命形式。你如何看待這樣的故事,其實就在如何看待自己。你以為他跟你沒關系,那不可能。當你講著這種故事的時候,當你眼前發生著這種事情的時候,就想到你也是一樣的。而今天每一個人的善與惡的取舍,它將意味著未來的時間里面你自己生命真實的位置。這個肉身肯定會死,但是你的靈魂真實的位置在那種輪回轉世中擺放得不同,有些人在地獄中,有些人在地獄之下。地獄之下我以為就是被人所不知的更慘痛的地方。

如果是天上,人們只知道如來,再往上不知道了。而地下,人們只知道十八層地獄,下面他也不知道。這里說的地下,不是埋地底下,而是生命的去處。

所以我節目中說你死后見馬克思,你流鼻涕吧。馬克思在哪兒,你知道嗎?而人為了眼前的利益,卻直接忽視眼睛看不著的即將遭到的報應,他不是不知道,他禁不住誘惑。

這就是人在貪婪之下,必下地獄的結果。你沒有任何借口,你根本推辭不了,是你自己做的。

《德國之聲》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疫苗危機:矛頭不準針對黨和政府》。

我看這種新聞,在我眼睛里根本不是新聞。這是一個正常的在共產黨框架下正常的生活狀況。這東西出來的,人們就罵上了。10年前,2008年,三鹿奶粉的時候,人們不也在罵嗎?

而三鹿奶粉出現在9月初,9月7號是9號,是新西蘭的總理照會中共外交部,要求解釋三鹿奶粉的問題。而在7月底,就前后這種時間,在當年的7月底,新西蘭已經找上門去了,而中共為了表現出自己大屁股撅起,2008年8月8號晚上8點28分8秒,奧運會開幕。想錢想的全國想瘋了。每根頭發都立起來。沒一個人是正常的。結束的日子是8月28號晚上8點28分還是18分。精神病!

所以貪字為首,在佛教中講三毒之首,做出來的事情在明白人的眼睛里,就全是瘋子,那不止是瘋子,那就是沖向了地獄之門。

為了要表達它們這一份功績,它們在鳥巢里的這一份活動,把孩子們壓下來。而鳥巢這個話,任何一個北京人都知道,林子大了什么鳥沒有?那個鳥字是非常罵人的。

他們在鳥巢里開,人們還覺得很開心。所以那就是齷齪。但人們已經在面對貪字和欲望的時候,他早已失去了這種基本的生命判斷。

而在奧運會之前的3個多月,5月12號,四川大地震,砸死的大多數都是孩子,是正在上課的孩子。而那成為了國家機密,成為了一個黨和社會穩定的威脅,所以不許人去知道誰家的孩子死了。

艾未未和四川的畫家叫譚什么我忘了,他們站出來去記述著那些孩子死了,他起碼有個姓,有個名,有個出生日吧,他們死的是一天,但有個出生日,和哪個學校哪個班的。因為他們搜集了這一些,而遭到酷刑。

所以這個制度就是殺人的,到現在每到5月12號,那些死去孩子的父母們想去祭典他的孩子,都被警察們維穩了。而那些警察們呢,都是年輕的,他們吃著什么奶粉長大的?三鹿奶粉,三聚氰胺。他們打的是什么疫苗?打的是假的。

大頭娃娃不是今天的事,大頭娃娃現在都快結婚了,但他能不能結婚就不知道了。喝三鹿奶粉的今天男孩子有沒有毛病?不知道。

而這個出的事情是在這個硍節上,25萬支假疫苗流入到山東,真的就那25萬支有問題?第25萬零一支沒問題嗎?胡說嘛!

整個這個環境都是窯子都是妓院,只有那屋的是賣的,這屋的不賣。回家問問你媳婦去。

【中國疫苗生產企業長春市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有員工實名向中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舉報了該企業在疫苗生產中存在造假問題。】

長生,都想活命,怎么著他都不想死。然后把長生當成一種正面的詞匯。

【7月15日,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對長生生物進行了突擊檢查,并發現狂犬病生產疫苗存在造假問題。】

疫苗造假,家長們紛紛質問,現在就是吵得最兇的了。

【署名"獸爺"的長篇調查性報導《疫苗之王》7月21日剛剛發表不久,就在中國社交媒體上被刪除。該報告披露了疫苗企業長春長生的幾名股東神通廣大,盡管過去曾發生多起疫苗質量事件,甚至導致嬰幼兒死亡,但企業總能化險為夷,屢屢過關。】

那當然,中國人太多了,死人太正常了。但是買賣很難做,錢很難賺。你哪能把它給毀了啊?人哪有不死的呀?只有早死晚死,但錢很難賺。沒有這些錢,沒有這樣的企業,沒有股東保住這樣的企業。你知道這企業涉及到多少家庭的吃飯啊!這是我們偉大的貢獻——我都會說,說的都是實話。

這是今天中國社會,真正高級動物理念的人,他會理直氣壯的面對。孩子死了我很悲痛,但是你不能以這樣的悲痛的理由,孩子死了的理由把企業毀了。

給你舉個例子,共產黨宣傳的一句話,沒有國哪有家。家破人亡是正常的,但國沒能毀。極端邪惡的!完全是本末倒置的做法。任何一個政體,任何一個政權,包括一個國家,國永遠在更替。蘇聯曾經有,后來現在改成叫俄羅斯了。但每一個家庭有家譜,它一直流傳著。

你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你能追上去,國家是狗屁都不是的一個東西,蓋的任何一個房子你可以給它拆了,但人的傳宗接代他一直流傳啊。

一個沒有生命認識的人,今天就連這句話的邪惡他都看不明白為什么邪惡。你今天在北大讀書的,在哈佛讀書的,在哥倫比亞政治系的什么博士啊博士后啊,他能意識到“沒有國哪有家”這句話的邪惡嗎?當他是無神論者,當他承認自己是猴變過來的,北京山頂洞第多少代傳人。他就沒能力,他覺得是對的,他會覺得是有道理的。這是馬克思辯證唯物論極其邪惡的說法。“沒有國哪有家”就跟我剛才說的這個概念是一樣的。

所以李克強面對這件事情,他說,道德難道沒有底線嗎?

這句話問得很好!那你道德從哪兒來呀?道德有來處方有底線而說啊。當你都不知道道德的來處,你上哪兒找什么底線?那高級動物能有底線嗎?你是高級動物的多少代傳人,你是山頂洞人的第幾千代孫子。道德是進化來的嗎?道德要是進化來的,你為什么要看仁義禮智信呢?你把那些書都該燒了,因為他們會教你做“壞事”,因為那是一個落后的東西。

時間是個神。你懂得時間的時候,你就都懂得了。所以這里邊批了半天都是找別人的麻煩,都是別人錯了。

其實咱斗膽說一句——我只能說叫斗膽說一句——這些做父母的,打疫苗的這些父母都是年輕人,往前推10年,在三鹿奶粉的時候,他們沒結婚呢嗎,十幾歲。可能在他們正年輕的時候,面對三鹿奶粉,他們有沒有那種生命的認識與憤恨?

再往前推幾個月的時候,在當時的四川大地震的時候,當我們揭示出真相的時候,他們是站在黨和國家的一面去維護安定團結呢?還是意識到這是一個殺人的社會?專門靠殺人來延續它生命的社會?因為那時候舉國在百年奧運,而他們家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才60幾年。

所以這一份邪惡在它的生命上,它的根本也是生命上。討論的人們我們可以看到這是一種手榴彈炸茅坑——激起民憤的事情。

因為有一個人有錢,Twitter上說的,他說我年薪300多萬,在銀行里管金融部門。他說我憤怒了,因為我的孩子打了疫苗。因為孩子都得打疫苗,我沒有選擇。在這種被虐待的背景之下,不分階層不分這個不分那個,所以我很憤怒。

這樣的人就是今天應該被唾棄的,首先說我有300多萬,用錢衡量一切。為什么我也攤上這種事情?他兒子被打了所以他激動了。如果他兒子不被打上疫苗,他就是黨的堅決的旗手。

所以我才講,男人都死絕了,全剩二胰子了。10年前只出了一個趙連海,10年后的今天哪有一個當爹的站出來?配做爹嗎?利益當頭,你兒子受到傷害,你怕自己被傷害,你就這樣了。就變相的動了外科手術了。

【問題企業當然要受到嚴厲懲處,但"黨和政府"的監管責任是否也要追究呢?毒疫苗事件并非首次在中國發生,2010年在山西以及2016年山東發生的毒疫苗事件,都曾造成全國性的恐慌。但這類事件何以屢禁不止呢?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院長唐任伍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表示:"這次疫苗事件再次凸現出我們的監管部門的失職,有消息稱,長春長生疫苗的問題很早就有所察覺,但因為后臺硬,就一直沒有被調查。疫苗企業當然應當承擔首要責任,但監控部門也無法逃避責任。】

我給你說個笑話,企業要想逃稅找誰幫忙?找地稅局和國稅局的稅務監管員,你把他搞定了,你就沒問題了。你做帳的時候你問他,爺們我怎么做啊?他告訴你。想做小偷,一定孝敬抓小偷的,想逃稅,一定孝敬稅務部門。哪個地方不這樣啊?哪個部門不這樣啊?連街頭要錢的,街頭擺攤的都要跟那個城管勾搭好,那是生存之道。

什么叫后臺硬?我在這地方我擺個攤,我提前送倆瓜給城管,我在這個地攤就叫后臺硬。大連萬達到那份上了,他說了,我跟官場沒有任何聯系。你看今天那衰樣。就這么回事。

整體的社會價值觀在其中,所以不是追究任何一個部門,什么政府,都不是。黨和政府不能追究,他就告訴你了,根本的原因就是共產黨的邪惡。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