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失蹤三年后表現異常 家人擔憂其遭嚴重迫害

2018-07-21|来源: 希望之聲|标签:王全璋 維權 律師 709案 失蹤 

【希望之聲粵語廣播電臺2018年7月21日】(本臺記者宇翎綜合報導)被迫失蹤僅3年的北京維權律師王全璋近日終于與律師見面。但王與律師見面時的表現與過去判若兩人,王的異常反應讓王的妻子極度憂慮。但李文足在facebook提到,支持王全璋不認罪、不妥協。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7月19日在推特上發出一則推文,通報了自己剛剛得知的一些有關丈夫王全璋的情況。她表示,在丈夫失蹤三年后終于知道他還活著,原本松了一口氣。不過,當她從會見王全璋的律師劉衛國那里得知進一步更詳細的情況后,內心卻感到更加恐懼了,她極度擔心丈夫在被羈押期間遭受了極其嚴重的迫害。

根據律師簡單描述,王全璋在與律師見面時,顯得非常害怕,不敢大聲說話,甚至很多時候都是用口型表達,與律師溝通時經常無法正確理解對方的意思,〝王全璋已不是原來的王全璋了〞。

李文足引述律師劉衛國指,醫生指王全璋有高血壓,并一直讓他吃藥。李文足表示,王全璋被捕前沒有高血壓,這情況和其他“709人士”一樣,被檢查出高血壓后被強迫服藥。李文足擔心王全璋被迫服藥三年后,身體像其他709人士一樣,不知受損到什么程度。

此前,709案的其他已獲釋的律師都對外界透露,在被關押期間曾被迫食不明藥物,這種藥物會導致頭疼、視力模糊、感到有小蟲在身上爬等異常的后遺癥。

李文足的推文表示,劉衛國告訴她,從目前王全璋的身體狀況來看,他在獄中沒有受到〝硬暴力〞的對待。

不過,從另一位709案被捕律師李和平的遭遇來看,看守所中有許多整人事后從外表上看不出來的整人手段,包括:被喂藥、被迫以僵直姿勢站立15小時、冬天只給薄被、每餐吃不飽等等。

中國維權律師謝燕益7月20日接受《自由亞洲電臺》采訪時表示,他相信王全璋所遭受的不僅僅只是〝軟暴力〞。

作為709案被捕律師中的一員,謝燕益對看守所內的真實情況有所耳聞目睹。他說:〝實際上來講,王全璋不可能沒有受到硬暴力。我是知道他是受了,因為在天津的監視居住場所搞酷刑,2015年的10月1號到10月10號這個階段,我清晰地能聽見上面有人重重摔在地板上,哀嚎什么的,這個聲音我都聽到的。我自己也遭受過毆打,扇耳光。后來到了看守所以后,他們有一萬種方式折磨你,包括給你戴刑具,包括暗示里面的牢頭獄霸把你搞死。〞

旅美律師滕彪日前在推特上發帖指出,〝王全璋沒有受酷刑是絕對不可能的。被釋放的709律師全都受到過酷刑:剝奪睡眠、暴力毆打、剝奪食物、單獨關押、精神折磨、強制喂葯、威脅家人、電視認罪。若王全璋精神身體狀況都好,為什么三年不讓(他)見自己聘請的律師?〞

李文足指,自己雖然知道王全璋還活著,但公開的細節令她感到更煎熬。從劉衛國簡單的描述,李文足指自己看出王全璋經歷了嚴重的酷刑折磨,王全璋已不是本來的王全璋。李文足感謝所有關注他們的朋友,她會隨時再發布有關消息。

另據李文足的朋友野女士對《希望之聲》透露,李文足不認識劉衛國,但是這次是王全璋聘請的劉衛國律師。

野女士介紹,李文足和劉衛國見面后,“李文足的感覺,他(劉衛國)畢竟帶出了王全璋的消息。而且她也認為,王全璋現在的狀態,能夠正常的和人家交流,這個是可信的。所以她現在沒有對律師說,有什么特殊的看法,就等待這個律師進一步做工作的情況再說。”

不過野女士透露,李文足認為,王全璋案不可能得到公正處理。

王全璋1976年2月出生,山東五蓮人,中國維權律師代表人物之一,在2015年709大抓捕中被警方抓走失蹤超過1000天,至2018年7月中旬首次被允許見律師。王全璋被捕前在北京執業,曾代理多宗敏感案件,包括地下基督徒,法輪功信徒案,農民土地案,曾參與山東記者齊崇淮案、深圳三級警督王登朝等案的辯護。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