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美俄聯合抗共開始

2018-07-18|来源: |标签:石濤 美俄联合 抗共 

昨天講的是黃潔夫變相承認了活摘器官的存在,他里面用了一句話,那句話是很關鍵的,就是說,因為他心中有陰影,所以他不做供體手術,他只做受體手術。供體手術是活摘的,受體手術是移植進去的。這句話聽起來,我個人以為這句話可能真的是真的。

我們能夠看到的很多資料,主要是集中在他個人身上的,戴維庫克,戴維馬塔斯,兩個加拿大人在有關調查中,你會看到他是中國首席的肝臟移植專家,但他都會把肝臟,人家拿下來的肝臟,他給放到那個花錢買的那個人身上去。是這么回事。

這句話如果真的是真的話,背景是什么?他在逃避責任。他遭受著某種壓力或者說他太聰明,他意識到這件事情是回避不了的,他開始把事情推出去。我是個醫生,我救死扶傷,我只做受體,我只做那些需要肝臟的人,至于這個肝臟哪來的?跟我沒關系。我提供數據,我提供要求,我提供資料,只要你醫院能夠給我找到這樣的肝臟,我就負責做手術。你從驢身上摘的肝我都不管,所以咱倆扯清啊,跟我沒關系。

非常聰明。但以他的身份,以他整個履歷的過程,他什么都知道,所以他在跑。

有朋友說,為什么這時候他跑?今天的大陸人以貪作為自己生命的準則,而貪在這種現實的環境中,昨天在另外節目中一直在講這個字,這個貪字成為了今天中共體制的中國社會的中間力量和原始力量。而原始和中間力量它有生命的基礎就這塊肉。這是貪婪的生命基礎。所以才反襯過來一個修行的人他的珍貴,他面對著自己現實的肉體,他知道這是自己的一個載體,而不是自己生命的本來,而自己生命的本來是自己的靈魂。正是因為這是自己的載體,所以他有時間控制,他有生命的結束。時間是個神,在他的身上,在每一個人的身上,就表現出來他絕對性。時間是個神,是相對而言,對于人的肉身而言,他完全控制著這一個層面的空間的一切。而對人的靈魂而言,他恰恰是在一定范圍內他可能是在時間之上,從而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生命他進入了一個有限的生命過程的環境中的時候,是一種凈化的過程。在現實人的環境中都知道。

昨天去車鋪,去給汽車換油,碰了個年輕的,21、2歲,聽說話是南方人,因為他不是北方人的口音。他說,我看你眼熟,但是我也對不上號是誰。后來我說,你就到網上查一下石濤。他驚呼,不會吧!不可能吧!我說,那有什么不可能的。他說,他就對不上號。他意思就是說,那是明星啊。今天就穿個大背心就來換油了,他說對不上號。

后來說起來,我跟他開玩笑——因為他學徒了——我說其實人的年輕是最大的本錢,最大的本錢是他輸得起。而輸得起意味著他要去吃苦。要做一些可能年齡大的人而言會望而卻步的一些事情。他輸得起的原因就是說,在我眼睛里,尋找你生命真實的屬性,你真正的生命的使命。在這個過程中,是需要去逐漸能夠體悟到自己的靈魂。我說這塊肉本身就是貪婪而來的。他就樂,他說什么叫貪婪而來的?我說爹媽一貪婪不就自己來了嗎?給他笑壞了。

有時其實你就知道,在一個貪字上,你永遠墜入或者說在人的環境中,你永遠看不到自己的靈魂,你越在其中追,越是反的。小伙子聽起來就覺著蠻有趣的。

我說的意思就是,表面上人的利益與貪字同在的肉身在吃苦的時候,就是你自己認知靈魂的時候,他是個過程。

所以同樣的道理,跟我們剛才提到那個概念,如果在這個環境中,你能夠醒悟過來,我以為這是真正珍貴的。

在現實的環境中,在中國的環境其實非常紛亂,圍繞著習近平神隱神現的那種說法,已經表明在時間的背景之下出現動蕩。而且當黃潔夫以這樣的方式去試圖把自己摘出來,他還在想把自己摘出來的時候,大家想一想,他做了一輩子這個。這件事情最終水落石出,是誰也阻擋不了的。

但習近平的機會就是如果借助活摘器官,那打擊他所有今天權力場中的敵手,他會打遍幾百萬上千萬人,這是一個生命道義問題。這也是一下可以壓死中共的真正的東西。他做不做是他個人的事情。過了這個村就沒了這個店,這也是真實的。所以過了這個時間,就沒有這個機會了。

但在我眼睛里,這就是今天在有限的時間段里面,能夠看到可屬的這么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

阿波羅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轉載了俄國媒體的報導——《川普跟普京會晤可能是“美俄聯合抗共”的開始》。

說是俄國媒體的報導。非常令人驚奇的就是,川普跟普京曾經單獨會談了大概2個小時10分鐘,是他們單獨會談,也就變成了除了他們的翻譯之外,沒有人知道他們談什么。在這點上,在美國社會引起了巨大的反響。認為川普的做法非常不合適,而川普在回到美國之后,在有關他跟普京見面時的某些陳述,他確實也改口了。

所以這里面,就是現在的環境本身已經不是我們傳統認識的那種環境,擁有權力的人,在這個世上有4個擁在權力的人,川普、金正恩、普京、習近平。而這4個人在相當程度上左右著整個世界的局勢。可是這4個人偏偏在今天整個世界政治的平臺上,卻充分表現出各自對生命的認識和選擇。

在另外一個角度來講,在他們各自本身生活的環境中的曾經習以為常的精英層面,出現了巨大的沖突,而精英層面樹立起來的很多價值觀都受到了考驗。

所以我以為才會看到,你如果把這4個人列出來,你會看到這個世界紛爭過分,而且找不著頭緒的。

【因為作為世界上的兩個大國,相互間關系的任何改變都可能影響到世界政治格局。德國“波恩總匯報”在16日的報道中打了個比方:“川普與普京在赫爾辛基的短暫會晤,成為今夏的一次政治桑拿,讓世界大汗淋漓。”】

這件事情在世界政壇中是很大的事情,而且對川普而言,在美國社會,美國的CIA跟FBI已經調查起訴了12個俄羅斯人,而且剛剛又抓了一個年輕的俄羅斯間諜,只有29歲,女人。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川普還堅持去見普京,到底因為什么?

【7月16日,在大約五分鐘的面對記者的公開會晤結束之后,兩人還舉行了閉門單獨會談,只有隨身翻譯在場。

最令外界感到好奇的是,川普和普京在單獨會談期間究竟都談了什么。這個原計劃進行一個半小時的會晤最后實際進行了兩個小時十分鐘。

俄羅斯媒體對于兩人會談內容的報道尤其引人關注。俄羅斯獨立報在7月16日的報道中,標題為“美國聯合俄羅斯對抗伊朗和中國”。】

這是俄羅斯自己的媒體了。

【報道稱,在會晤的一開始,普京說將會談及世界痛點問題,而川普則直接點名稱,將談論中國和他們共同的朋友習近平。】

習近平在相當程度上在學習普京,普京的概念是原來蘇共崩潰之后,走入了民主社會之后,但普京又重新在民主社會中利用共產黨曾經的那種手段,在民主框架之下的獨裁者和在做國家的強人。在世界范圍內他同樣做強人,他完全為了他——以俄羅斯的名義——其實在相當程度上為了他個人的利益。而川普本身又不是美國傳統的那種總統的概念,傳統就是過去幾十年里面。而習近平的做法大家有目共睹,他在過去時間里,同樣摧毀了共產黨很多規矩,鄧小平以來所建立起來的很多規矩,都被他破掉。而現在都不是結果,現在都是過程。所以就凸顯著很特別。

轉著彎的說了,普京也講了,談論共同的朋友習近平。啥意思?叫一塊喝酒不就完了嗎?他為什么談論他?倆女人坐在一起,談第三個她們的閨蜜,那就是有意見。或者共享其中?不可能吧。

【莫斯科卡耐基中心負責人德米德里?特列寧的評論說,各種跡象顯示,川普已經將中國鎖定為美國的最大威脅,不僅是在商貿方面,而且是在國際地緣政治方面也是這樣。所以,扛著壓力同普京會晤,拉近美俄關系是他的戰略步驟。

俄羅斯專家還評論說,中國的崛起對世界產生了影響,而首先受到影響的就是俄羅斯。所以莫斯科會很樂于接住華盛頓的橄欖枝,同時也是莫斯科擺脫制裁、孤立局面的良機。】

俄羅斯因為侵占克羅地亞,至今遭受著美國跟歐盟的制裁,它唯一能夠仰仗的是中國。包括俄羅斯的石油是它很大的經濟命脈當中的一部分,所以它的天然氣和石油直接出口到中國。但是同樣在遠東地區,俄羅斯的版圖跟中國的版圖巨大,而且非常長的邊界關系。這兩個政體,早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就已經直接發生沖突,而俄羅斯跟中國之間一直是對立的概念,而不是一個和睦相處的概念。完全是一種價值觀的沖突。

而俄羅斯在當年江澤民主政期間,江澤民出賣了國土上百萬給俄羅斯。所以這是一個真正的利益上的沖突,習近平要學普京,而普京在倍受國際社會壓力的背景之下,曾經給了習近平一個鐵鏈子,就是什么胸章。而普京到了中國,習近平也給了他一個鐵鏈子,而且弄得很那個。有什么儀仗隊,就跟當時3月底在兩會時拿出憲法宣誓時,他弄了那么一出。

什么東西做得太過分,就知道這里頭有水分了。你知道在這種國與國平等之間的關系,如果有一方彬彬有禮,非常的誠懇,他是騙子,是因為不相信。

在這個背景之下,出現了俄羅斯媒體對現在這件事情的評價。

【俄羅斯博客作家、政治、軍事評論人士巴維爾?費爾根豪爾對此評論說,一般人認為此次川普和普京的會晤之后,雙方并沒有簽署任何聯合聲明或雙邊協議,但實際上,不要低估普京和川普達成的口頭協議。】

是,你看一看真正要聲明的,要公告的,誰要?中共要。你看劉鶴到美國去,美國的商務部長,美國的談判人員到中國來,特別是劉鶴到華盛頓,拼命要要一個聲明。歐盟到了北京剛剛開完中歐什么會議,李克強出頭也拼命要一個聲明。那個聲明寫了5600多字。為什么?中共的一切全是假的,所有的東西都是用嘴騙人的,用嘴玩人的。有了聲明他就有交待。所以主事的人他同樣是為了逃脫責任,劉鶴是,李克強也是。

作為普京來講,川普來講,這倆是要辦事的。所以你看普京打克羅地亞,為什么打得那么堅決?如果克羅地亞不能被他控制的話,他整個黑海艦隊俄羅斯在黑海沒有出海口了。你聲明什么我都不管,我一定打了你。就這么點事。川普也一樣。所以你說他在不在道理?他根本不在道理。但他非常實際。

可是你看看中共一個個做的事情,全都是泡,在這個基點上,你能夠品出他為什么把中共當成敵人。也就是說共同的朋友有著欺騙的含義。

【兩個人在私人會晤時是達成了一些共同決定的。這種口頭協議,英語叫‘HandshakeAgreement(握手協議)’,對普京和川普來說,要比紙上簽署的協議更重要。紙上協議可以撕毀,而兩個男人之間的口頭協議則是更保險的。”】

我覺著這是一個非常實在的說法了。

【普京當年就違反明文法律,把被指控腐敗而遭通緝的自己的恩師索布恰克偷偷送出國。川普在生意場上也是一言九鼎的人物。所以兩個人都是那種不重紙面協議,更重口頭承諾的人。】

這個說法就很特別,這個說法表現出兩個人在個人的做朋友的交易上,就講一言九鼎,他是沖人去。他作為一個強權人,他把包括國家的法律跟他的做人發生沖突的時候,他利用權力敢這么做的話,這是個強人的做法。

【川普在一對一會談后表示,這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個良好的開端。普京在峰會結束后表示:“與美國總統川普先生的談話在坦率務實的氣氛中進行。我認為會晤是相當成功且有益的。”】

是,所以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實的場面,在我個人眼睛里來看,對中共背書下的習近平而言,這不是件好事。

與此同時,圍繞著中華民國同時間發生了兩件事情。

《歐洲議會議員團訪問臺灣,蔡英文:盼國際同臺灣捍衛自由民主》。

我個人只是說,他們說什么無所謂,是因為歐盟議會代表團已經踏上了中華民國的土地。這是關鍵。

【臺灣總統蔡英文7月17日在總統府會見到訪的“歐洲議會跨黨團議員團”,對歐洲議會支持臺灣歐盟“雙邊投資協定”表示感謝,并呼吁與臺灣擁有相似價值的歐盟及其他國際成員共同抵抗中國對自由和民主的威脅。

“希望歐盟及其他國際社會成員體認到,中國的威脅不僅影響臺灣,其他國家也可能面對相同挑戰,”蔡英文在會談上談到兩岸關系時說,“希望國際社會與臺灣站在一起,共同捍衛自由和民主的價值。”】

這里面談到的最關鍵問題:價值觀。中共的高級動物跟中華民國的人的價值觀有沖突。而歐盟這么做,是在過去時間里面,隨著時間的推移,歐盟的議會代表團選擇了中華民國。就是對中共高級動物的直接挑戰。

與此同時,《臺灣立法院訪團抵華盛頓將拜會美議員》。

這就是非常有趣的現象。

【包括民進黨和國民黨兩黨立委在內的臺灣立法院“臺美國會議員聯誼會”星期一(7月16日)抵達美國,將展開為期六天的訪問行程。

預計,“臺美國會議員聯誼會”星期二(7月17日)將拜會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羅伊斯(Rep.EdRoyce,R-CA)以及參眾兩院外委會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加德納參議員(Sen.CoryGardner,R-CO)和約霍眾議員,并于18日(Rep.TedYoho,R-FL)拜訪美國國會臺灣連線共同主席哈珀眾議員(Rep.GreggHarper,R-MS)和其他成員。】

具體的細節無所謂,歐洲議會成員來到臺灣拜訪中華民國,而臺灣的議會到美國拜訪美國國會。他從國會的角度,從立法的角度,歐洲、美國跟中華民國,在同一時間里走在一條線上。這就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政府級的。而他的共同強調就是拒絕中共的價值觀。

所以如果跟剛才看到的普京跟川普的說法,你可以看到,在全世界的范圍內,其實在重新推起中華民國的過程中,在向中共本身直接說不。

這是一個全球圍剿中共生命價值觀為基礎上的一個現實的表現。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