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國長期采用死囚器官進行移植

2018-07-17|来源: |标签:石濤 中国 死囚器官 移植 

自由亞洲電臺是這么報的《衛生部前高官承認中國長期采用死囚器官進行移植》。

截止到現在,他只承認到這一步,這是從2006年3月份,有在大陸的兩個醫生,其中一個她的先生,曾經是醫生,移植眼角膜的,在沈陽。

2006年3月份,有兩個人在華盛頓DC站出來揭露中共有關活摘器官的問題,其中一個女士她的前夫是在沈陽陸軍總院應該是,蘇家屯,進行眼角膜移植。作為夫人的她知道她的前夫曾經涉及到大概2000多例。原因就是這個男人在做這種事情的過程中,是活摘的眼角膜。不同的醫生負責不同的器官,所以等于就是圍繞著一個活人,有著不同的醫生拿取著不同的器官,因為在他的隔壁會有接受器官移植的人。這是一筆大買賣,所以在那件事情,當時3、4月份揭示出來之后,緊跟著大概在6月份、7月份的時候,觸及到當時中共最邪惡的東西,中共當時包括衛生部——黃潔夫當時是衛生部的副部長——一口否認,全都否認了。

兩個月之后,特別組織了包括美聯社的記者在內,到蘇家屯去參觀,說什么都沒有。其實就象希特勒的屠殺難民,如果叫難民營的話,他對各種屠殺的概念,奧斯維辛本身,在整個二次大戰結束之后,在奧斯維辛當地的人并不知道有這么個東西。就這么回事。

說一兩個月,他把記者弄過去,此地無銀三百兩。

今天是2018年,在過去的12年的過程中,以黃潔夫為首的,主要是他,每到關鍵的時候,他會出來說這事情。每次他在有關活摘器官問題上,每次他這個屁就多放一點,他就往前走一點。這么多年,特別是習近平上臺之后,兩會和中共的黨的會議之前,他都會講一點話,他都會往前承認一點,距離事情的真相,國際社會本身揭示出來有關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他就一點一點往前湊。

在當年2006年8月份,兩個加拿大人,戴維馬塔斯和戴維庫克,戴維馬塔斯是加拿大國家勛章的獲得者,猶太人,是個律師。當年賴昌星是請的他。戴維庫克是加拿大政府中曾經任職最長的一個退休的外交官。這兩個人在2006年8月份,撰寫了第一本有關中共活摘器官的調查真相的書,一直堅持到這么多年。兩個人周游世界,在全世界幾十個國家的國會、不同的場所跟大家介紹中共的暴行。這是同時間進行的過程中,而被他能夠觸及到調查到的都集中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為主題。到底涉及到的數字有多龐大,現在沒人知道,知道的不是人,所以就沒人知道。

知道的不講,它就絕對不是人。而在我們聽眾的朋友當中,你的親朋好友,你就問自己有多少人接受過器官移植,在過去的十幾年里面。而接受器官移植的人,你花了錢你卻不去問器官是哪來的,因為你不敢問。但是你提了一條件,絕對不能把豬肝給我,他一定是人的。死人的你要嗎?打折你也不要啊。

貪字為先,為了自己的活命,自然造成了他人的死亡。今天的國人,有多少人有能力意識到和面對自己的生就是別人的死,而你用了一個錢,說我掏了錢了。比如掏了錢,你媳婦跟那人睡不睡覺啊?他也掏了錢了。如果這東西你都不干的話,為什么你敢說我掏了錢了,所以我就可以買那個肝啊?

所以沒有這么大的罪惡沒有這么大的邪惡,也就凸顯不出今天做人的珍貴,也就是換個角度來講,大家講說,天滅中共,天滅中共。神的不接受。而我以為神的不接受,既包括這份罪惡,也包括面對這份罪惡的今天良知尚存——如果還叫良知的話——的人的為了自己的貪念的那一份麻木。那不止是麻木了,那就是人鬼之界限了。你叫他麻木我覺得不對,因為他知道,他說我不能要死人肝。

這件事情在昨天,中央電視臺播的,中央電視臺播的節目叫什么呢?叫“珍惜生命”。很邪門的,但是很奇怪很邪門。

【中國一直避談使用死囚器官進行移植的指控,衛生部前高官黃潔夫日前接受央視訪問,揭開死囚器官移植問題的神秘面紗。】

他全知道,在此之前,他就不說,他一口否認。你說那是人嗎?

我就跟大家解釋,你說妲己,你看見這個漂亮的女人,你說她是女人?你說它是狐貍?自己洗個澡,上下打量一下自己,再看看它。今天太多的大陸的男人就這么齷齪,我不騙你的。所以你明知是狐貍,你還愿意做什么的話,你是什么?它是狐貍已經定了,你是什么?所以這是今天中國人不得不面對的。

如果狐貍可以做成這樣的話,那咱說黃潔夫是什么?江澤民是什么?那反過來問,習近平今天要做什么?

說我什么都不信。那關系。

中央電視臺的氣象播音員宋英杰他的兒子,10年前是個剛生完孩子的女人,那你說他是什么?如果他的靈魂可以這么走,那回過頭來你是什么?

但是一個貪,會讓人們只重眼前。

【黃潔夫透露的一些細節,引發公眾更多的聯想。早前追究艾滋病血禍責任的另一位衛生部前官員,直指冤假錯案中的很多死囚,都成為器官移植的受害者。】

這個人是中國健康研究所的前所長陳秉中,他首次提出冤假錯案。

共產黨沒資格給法輪功平反,其實當它用了這個詞的時候,它只不過是在過程中,它知道是什么。而他們都是老人,他們經歷過,他們親手干過。但今天的時代就是這樣。所以有些人做到這一份上了,最后他也知道,誰都得一死,死完了去哪呢?他自個有點擔心。

【中央電視臺《面對面》節目,周日(15日)晚間播出前副衛生部長、現職中國人體器官組織與移植委員會主任黃潔夫的訪談。訪談日期為本月1日在西班牙馬德里舉行的國際器官移植大會期間。央視周一(16日)在官網上刊發此次對話的文字版。】

我沒有太注意西班牙馬德里的國際器官移植大會,黃潔夫看來是去了,在過往的時間里面,在有關器官移植大會上,對中共的醫生國際社會都持排斥態度。

【黃潔夫承認在他擔任肝膽外科專家的上世紀80年代及其后很長的時期,中國器官移植來源主要依靠死囚。】

誰都不會要死的,那他怎么摘的?

【盡管法律規定死囚應「自愿捐獻器官」,但是法律執行上仍存在漏洞。器官移植形成了一個灰色地帶。】

他自己親自承認自愿捐獻器官有法律漏洞。什么意思?假的!殺人的。該不該殺人他醫生能不知道嗎?但器官要活的,他醫生專業知識當然也知道了,他推卸到法律執行上,他本身是不是執行者?

【黃潔夫稱器官的來源是死囚,但并不是一個正式的法規,而是來自醫生的要求與地方法院形成的一個規定;而死囚器官的質量是非常不好的,器官的來源要求也十分嚴格,在刑場上拿不到這樣的器官;他作為移植專家,心中對此有陰影,因此他本人拒絕從供體上取器官,而是負責受體手術。】

衰了吧?知道這泡尿他也憋不住了,所以就尿了。尿的時候給自己弄一尿不濕貼上,但貼這東西,歲數大了貼歪了。所以把褲頭也給尿了。

醫生的要求與地方法院形成規定,作為一個個體醫生,他怎么去找法院?作為一個個體醫生,他怎么知道法院有死囚?不可能!

你媳婦是拔牙的,那邊法院有一個和這邊拔牙的能夠合上口,顏色差不多——舉這例子。你媳婦上法院說,哥們那個牙不錯,你看過他牙口嗎?你以為買驢呢?買驢的都看看牙口。這是胡說!

而這個話講出來,就承認是這么來的。醫院跟法院、檢察院、監獄是一體的,他承認了。

“死囚器官的質量是非常不好的”,這話里有話。那你兩個人他的血型,一切的指標要配上,我們舉個例子說,你家里誰得骨癌了,要進行骨髓移植,親哥倆有時候都未必能成,父親給兒子弄也未必能成。因為他不一定是同一個血型的。就這么回事。

死了一個人,這邊要弄一個人,就得調查檢查他的狀況,檢查完狀況,因為有關要器官的人要往上合啊,只要合上有偏差,而任何一個器官它有時間限制,這頭摘了旁邊放上,倆,病床放在一起,那是最好的。所以“質量非常不好”有著太大的背景的細節,耽誤時間了。

一個孩子跟一個大人之間的關系,那器官的大小就是有差距的。我都有想得出來。

所以這里,他說的非常的含糊模糊,但是他承認了。

“器官的來源要求也十分嚴格,在刑場上拿不到這樣的器官”。刑場上拿不到這樣的器官,他承認了!

“他作為移植專家,心中對此有陰影,因此他本人拒絕從供體上取器官,而是負責受體手術。”我沒跟你說嘛,貼了尿不濕,一下尿偏了。尿到褲頭了。不是我摘的啊,我只是給裝上。

大家聽懂了?

所以我想說,在這個時間里,中央電視臺做這樣的事情,觸及到的問題是今天真正壓死共產黨的問題。

江澤民曾慶紅整個過去的年代里面,它是走過了這么一個真正的過程,誰也抹殺不了。而它涉及到整個社會道德的崩潰,揭示出在過去時間里,中國社會從上至下,相當的層面與人相關系的本身都充斥著魔鬼的統治。

在7月11號到13號,國內的謠言在直接打擊習近平,以黨的名義打擊習近平的過程中,這個節目在這個背景下出來的。

【黃潔夫并未透露使用死囚器官的數量、如何從囚犯身體上采摘、倫理沖突等核心問題,而是將主題引向中國如何推動自愿捐獻,以救人生命為主要考慮的內容。頗具諷刺的是,央視本期專題的名字為「敬畏生命」。】

以救人生命為主要考慮的內容,殺掉一個人,殺掉十個人,為救一個人,這叫敬畏生命。這個故事是蠻特別的。

【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向本臺表示,中國作為世界自愿捐獻器官人口比例極低的國家,卻竄升為世界移植大國,器官來源不僅是一個「灰色地帶」,而是「黑色地帶」。中國眾多的冤假錯案中,有很多政治犯、因言獲罪者和受打壓的信仰人士,都可能成為這個「黑色地帶」的受害者。

陳秉中說:人們懷疑你的(移植)器官在哪兒來的?這種懷疑不是沒有邏輯、沒有道理的。既然黃潔夫說從死囚身上取器官的,可是在中國冤假錯案很多,有很多是因言獲罪、或者是因為信仰不同、信仰某種組織也被判處死刑了,說不清有多少冤案的死囚被摘器官了,合法嗎?不是這樣!這是違法!】

在文章中直接提到法輪功學員的問題。

因為在將近12年里面,從2006年開始,海外的法輪功學員提出了各種認證,中共在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陳秉中指出,黃潔夫在訪談中隱晦地承認活體移植器官的事實。】

大家都是醫生,誰都聽得出來。

【他本人在對醫療公共衛生事件的調研中,也聽聞遠比「死囚器官移植」更駭人聽聞的「活摘」事件。】

【當局并未對制度反思及對責任人追責。陳秉中說:我們有些醫生竟然為了自己的私利、或不分青紅皂白也去參加這樣的活摘,這有失醫務人員的品德。】

這叫品德嗎?所以一個敢于面對這個事情的醫生,他在有關相應問題上的一個道德倫理認知上都是欠缺的。這叫品德嗎?把你的肝摘了給了另外一個人,只是涉及到我一個品德問題嗎?

【這個主要責任不在醫生身上,在于政策的不合理,因此這都應該進行追究,才是面對問題,不讓它再重演才行。】

【709律師謝燕益認為,不論黃潔夫在訪談中是自辯,還是再次為當局背書,當前中共當局非法采摘人體器官的采證非常困難,但黃潔夫所談及的細節可以作為旁證,而公眾可以進一步要求當局對此公開信息。

謝燕益說:黃潔夫這個等于側面印證,變相承認了死囚、一個是活摘這事,可以就這個方向,主要是活摘的去向、來源、它的分配,如果順著這個去調查,在拼圖的過程當中至少是把這些證據線索展示出來,可以進一步要求調查或政府信息公開。甚至還可以提起些訴訟。】

我個人覺著本身已經不僅僅是這個問題,黃潔夫在中央電視臺播了這么個節目,背后是有原因的。而不單純的民間社會想去追究什么。他主要是涉及到整個中共的司法系統,軍隊的整個醫院系統和整個中國社會的醫療系統的罪惡。

這份罪惡它是一個整體的,可能涉及到幾十萬上百萬乃至更多的人,涉及到無數的家庭,這些家庭里面的主人都涉及到活摘器官。非常有可能。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