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侃】有人見到王全璋律師

2018-07-15|来源: |标签:王全璋 

突然傳出好消息,有人見到王全璋律師,三年多音訊全無,突然讓見了。前幾天還有人帶話說王全璋要開庭了。這種種表現,不管是官方有意透露,還是有人帶出消息,不管是哪種方式,都說明中共當局扛不住了。

當然,中共有先放風探路,再施展邪惡手段的習慣。風一定是中共放出來探路的,用來檢測輿情,目的是風放多了,大家也就習慣了、疲憊了、大意了、無奈了,這時它好下手迫害。

它們以這種的方式綁架關押維權律師,一方面說明其邪惡猙獰的一面,同時顯出它們騎虎難下。它們一開始低估了人的精神的力量,堅定的信念,現在它們確實下不了臺了,以目前這種方式關押一個維權律師,在國際上造成的影響,它們不會沒有感受,而且隨著時間拖得越長,給中共帶來的壓力越大,一個政府可以這樣讓一個律師失蹤1000多天,沒有任何理由的綁架關押一個維權律師,而且還不斷地騷擾并威脅其家人和幼小的孩子,這是人做不出來的,給人展示的是其邪惡。

它們真是騎虎難下,左右為難,現在通過這種方式透出一些信息,也可能是當局想扭轉這個局面,做個了結。中共太被動了,想了各種辦法,包括逼迫認罪,官方給王全璋指定代理律師來配合黨給王全璋制造壓力,而且還在找新的罪名,前段時間不是找了一些律師,問王全璋在辦法輪功案件時的情況,目的無非是給王全璋施加壓力,你不是不屈服嗎?把你弄成法輪功,就可以隨意地迫害了。

中共用這種隔離的方式,使你不知道外面的情況,再給你施加假信息,給你造成壓力,恐嚇你,威脅要對你家人下手,對你孩子下手,甚至還會把它們意圖透露給你一些,造成心理壓力。在這種恐嚇威脅中,比的是意志;寂寞中,較的毅力,堅定者。

三年了,就是這種環境下經歷一千多個日日夜夜。最后光明一定會出現。中共不能讓王全璋輕易露面。因為以不屈服的狀態出來,不管用什么方式,首先會揭露出邪惡的迫害手段。雖然中共知道,人們也知道一些中共迫害人的手段,(之前,其實是一直)中共用這種手段對付維權人士、異議人士和法輪功。中共知道國際社會那些政府和組織的心態,頂多是來跟中共私下商量,目的是討價還價,甚至是換取點經濟利益,所以中共不怕。

當年高智晟律師以公開信的方式揭露過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手段,國際社會沒有反應,裝聾作啞;當中共活摘器官被揭露出來的時候,很多政府還是裝作沒有聽見。甚至,這兩年還有一些組織邀請中共“器官殺手”參加“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國際論壇和世界衛生組織(WHO)會議,幫中共洗白“活摘器官”的罪惡。

這一切都是給中共壯膽的行徑。當年大陸有些知識分子“文革”后寫的一些回憶文章,講在那種迫害下,為了不被迫害到自己而不說話,“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很多人還感嘆寫得好。我不知道說什么好,面對迫害,面對朋友、親人被迫害,自己一定要把保護好自己,那好在哪里呢。沉默是一種縱容犯罪,而一個社會之所以有那么嚴重的迫害、犯罪那么猖獗,不能說與大家沉默沒有關系。

記得零04年,突然聽到在大陸有一個律師可以為這些受迫害者辯護,真是激動。當年在大陸想找一個能做無罪辯護的律師不只是很難,幾乎不可能。直到2010年,很多地方律師還都不敢接,稍微有點同情心的點的律師講,考慮當事人遭遇,以及家里只剩下未成年的孩子,我們可以少收費,但不能做無罪辯護,只能想辦法在技術上做無罪;那表現不好得就是斷然拒絕、冷嘲熱諷,怎么斗得過共產黨。那時才感受到“鐵石心腸”。

高智晟律師被迫害時,但是轉了年,在大陸有二十多個律師站了出來去觸碰這個禁區,這個中共絕對不允許人碰的部分。那時就想,每一次打壓,都會迎來加倍的正義人士起來反對這場迫害。2011年對律師的打壓,我跟司法的講,很快會有更多的人加入到這正義的行列。每一次打壓都能喚起人的良知,使正義的力量聚集。

一般人斗不過中共這個魔鬼,人害怕魔鬼,所以都不去觸碰,他們知道那是中共不能觸碰的底線。既然大家沉默,所以,中共把迫害法輪功的方式用來對付高智晟、對付709律師,律師們親身體驗到了以前只是從當事人那聽到迫害。你要伸張正義,邪惡就迫害你、迫害你的家人甚至孩子。

中共還有意無意地讓人們知道它的迫害,它不怕人們知道,是在用這種方式警告和恐嚇其他想站出來的人。它告訴人們,它有各種整人、折磨人的方法,甚至讓你身體看不到傷痕、只是折磨你,傷害你身體、損壞你的器官,給你灌藥,削弱你的意志力,給你精神造成陰影。之前聽過那些有過這種經歷的人講述,包括孩子,中共不殺你,只把你打倒,折磨你、侮辱你、恐嚇你,馴服你,它就滿意了。

前幾天家里人去監獄見江天勇時,江天勇被帶著手銬和腳鐐固定在鐵椅子上和家人見面,讓家人看到江天勇被折磨而痛苦,再讓江天勇看到自己在被折磨中家里人看到時的痛苦,把與家人見面這種人道義務都變成取樂的手段;你不是漢子嗎?讓你心滴血,你不是不肯低下你那高傲的頭嗎,讓你承受屈辱;那些獄警在折磨人中找到樂趣。而且家里人發現江天勇記憶力非常差,江天勇告訴家里他被逼吃不明藥物。

迫害你一個人等于迫害你一家人,一群人,包括你的同事親朋好友。

但是,這么多年大家沒有屈服,709的律師沒有屈服,那些一直不懼壓力進行抗爭的維權律師沒有屈服,709的家屬沒有屈服。

將來的人們一定會看到,今天的努力一定會有結果。大家的堅持不會白費,一定會有結果,曙光總是在黎明前黑暗時透出光亮,照亮世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遭抓捕前與妻子李文足和兩歲兒子合影。(李文足推特)

圖: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