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唐奇聞 原來字跡潦草真的會要命
古時,有一個看似平常又意義深遠的習俗:如果一個人遇到災難,或者對自己的境況感到困惑,或者想對神發誓……都可以將自己的心聲寫成疏文,在神像面前焚燒,據說上天就可以收到此人的陳訴。

上至宮廷王室,下至民間百姓,對神像焚疏的習俗,歷朝歷代都有。心地誠善的古人通過這樣的方式與神明溝通。

大唐時期,有這么一段趣聞,一位大臣為解除災難,找人代其向天曹陳奏。但因疏文字跡潦草有誤,天曹沒有接受他的祈求。直到文書修正后,上天才解除他的危難。

大唐貞觀年間,大臣竇玄德擔任都水使者(編注:負責治水的官吏,掌管灌溉、保護河渠,正五品上官階),也稱為竇都水。竇玄德五十七歲時,奉命出使江西。船只準備啟程時,出現一人請求搭船,竇玄德同意捎帶此人同行。

途中,竇玄德每次吃飯的時候,都會請搭乘的人一起吃。一連幾天都是如此。船只快到揚州時,那名搭船的人前來告辭。竇玄德看他辭別匆忙,不免好奇地問:“為什么這么快就要走呢?”

那人如實相告,說:“我是司命使者,因為竇都水前往揚州,司命(掌管人類命數之神)派我拿取他的性命。”竇玄德詫異地說:“都水就是我呀!您為什么不早說?”

那人回答:“我雖然是來取您性命的,但您的生命注定要在這個地方(揚州)終結。之前因為還未抵達目的地,我不能泄露機密,所以隨您來到此地。一路上,承蒙您招待我飲食,我的心中常有慚愧之意,也希望能幫您免除此難,以報答您的恩德。”

竇玄德問他如何才能消除此難,司命使者請他去找現居揚州的道家高人王知遠。因王知遠道行高深,世人稱他為王尊師,他做的事情,人間天上都很欽佩。如果能誠心請王尊師代為向上天上表祈禱,或許可以免除此難。使者還答應竇玄德,第二天晚上會來告訴他此難是否消除。

竇玄德奉唐太宗皇命而來,剛抵達揚州,長史以下的官員就都來迎接他。竇玄德還沒有和同僚談論公務,就急忙問道,“是否有人見過王知遠?”地方官差人去請王知遠。待王知遠到來后,竇玄德屏退左右隨從,懇切地請求王知遠出手相救,解除此難。

王知遠說:“近年來,我致力于修行正法,至于祭祀祈禱之事,我都不做。既然您奉皇命而來,擔負重大使命,我就為您試一試,但最終效果如何,我也不能預知。”王知遠令侍童書寫疏文后,親自登壇跪拜,焚香燃疏。

第二天晚上,司命使者如約來報,對竇玄德說:“災難未能免除。”竇玄德再次懇切地祈求,使者只好答應,讓他再請王知遠代其向天曹奏報。使者隔晚再來告知結果。使者叮囑竇玄德,一定要買上好的白紙書寫疏文,并在潔凈的地方,向天曹官吏稟報后,立即燒掉白紙,若不焚燒疏文,就不管用。

竇玄德再懇請王知遠相救。王知遠心懷憐憫,再次為他向天曹上奏。第二天晚上,使者再回報說:“災難仍未免除。”竇玄德不解,苦苦追問緣由。

使者難以推辭,悄悄地告訴他:“道家上奏表章,就像人間臣子向帝王上奏表章一般。前一次,上奏的表章里有錯字;第二次上奏的疏文,把‘仍乞’二字寫得很潦草。在人間,臣子上表陳奏,字跡尚須嚴謹工整,更何況向天尊大道陳奏,怎么可以疏忽呢?所以,前兩次的表章都被丟棄了,既然不能上達天聽,又有什么作用呢?”

竇玄德將事情原委告于王知遠,請他幫忙再次上書天曹。王知遠再次登壇,取過前兩次的疏文,發現正如使者所說,文字有誤、字跡潦草。于是,王知遠說:“這次上奏的表章,貧道要親手書寫。”

寫完后,王知遠再三檢查,確定文法、字詞無誤后,才按照道家之法,把表章奏報于天曹。

第二天一早,司命使者前來報信,說事情成了。王知遠對竇玄德說:“這次您得以延長十二年壽命。”

此前,竇玄德并不相信道術,如今幸得道法相助,得以延長壽命,由此相信道術存在不虛。他對家人親族說:“從今以后,請讓我終身敬神奉道。”他到清都觀尹尊師處接受法箓(指道家經典符箓),全家也因此走上崇道之路。竇玄德活到六十九歲去世。@*#

事據《太平廣記.道術一》卷第七十一

圖:上至宮廷王室,下至民間百姓,對神像焚疏的習俗,歷朝歷代都有。心地誠善的古人通過這樣的方式與神明溝通。(Fotolia)
作者:宋寶藍. 責任編輯:王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