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香港萬人游行 絕不讓香港淪陷

2018-07-02|来源: |标签:石濤 香港万人游行 香港沦陷 

《美國之音》這么報的《香港萬人無視當局規定沿途陸續加入七一游行》。

七一大游行,從九七回歸之后,在香港就出現了。最大的應該是2003年就是《二十三條》,當時出來51萬人。結果七一游行成為了一國兩制的標志。今年的七一游行,它直接挑戰中共,“結束一黨專政,絕不能讓香港淪陷。”這是它的口號。而現在在香港政府本身表現出來的是相當共產黨的做法。

但其實他們都沒注意,在中共內部,在中共王滬寧控制的輿論中對七一非常低調,而在下面非常高調,都是反的。習近平對七一連個屁都沒放,不出聲的。可是民間又把他塑造成跟毛澤東一樣,現在連鄧小平都沒了,你看鄧小平沒了,江澤民沒了。他在馬恩列斯毛習,有人這么列了。挺快的啊,從去年十九大到現在這就八個月就到這份上了。

所以我的說法,我一直有個保留,他要把共產黨急死,他有點舍生取義,他活該扮演這么個角色。因為現在完全是一種社會崩潰,就是往崩了走的,一切都是往崩了走的。連港府都走了很共產黨的路。

七一大游行,它出了個新規定,本來是在銅鑼灣,人家申請在銅鑼灣,它堅決不允許,而且只有一個出發地就是維園,那地方遠啊,不是鬧市。當這個問題出現之后,它又出了一個新規定說,誰在半途插進游行隊伍是違法的。這是誠心的。

結果在大游行的過程中,上萬名民眾無視警方不得中途插隊的規定而加入游行行列。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和民陣的領導人身體力行成為了游行的一大看點。而警方目前的反應很克制。

這都是非常荒謬的概念了,在當時下午3點維園出發的時候,只有幾百人,而沿途走過來按照“民陣”的說法,大概有5萬人。即使有5萬人,也是在過去正常時間里面人數最少的一次。

比較顯眼的就是陳方安生,中間插隊進來的,她象往年一樣從香港中央圖書館一帶加入游行,引來大批媒體記者,并且不時有民眾過來和她打招呼,握手,拍照。

因為陳方安生是香港回歸之后的政務司的司長,政務司相當于特區政府的二把手。她是真正傳統的港英政府留下來的原來的那一套人馬。她是,其實曾蔭權也是。但曾蔭權在我眼睛里,他經不住權力的誘惑,就是說這個人相當自私。他當時給我的印象他是很虔誠的天主教徒。但是在權力、金錢和壓力下,和自身的利益下,他出現了跟陳方安生完全不同的,但他們同樣都是從港英政府過來的,在港英政府工作了大概3、40年,轉變過來的人。當時的曾蔭權是財長。

所以很明顯個人的生命質量,就是個人的生命理念,在大的環境下出現的改變,我覺得在他們倆人身上表現得很清楚。所以陳方安生被稱為香港人的良心。

【陳方安生現場對媒體說,政府有權,使用時要抑制。她對林鄭月娥一年來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表現很失望,并說,不要對不同意見,趕盡殺絕。】

其實按照某種程度來講,林鄭月娥當初是她的下屬了。

【警方昨天在游行召集者“民陣”最初所要求的游行起點,也就是銅鑼灣崇光百貨附近一帶架起鐵馬圍欄。不過,“民陣”召集人葉志衍等還是在那里加入了游行,并表示不懼怕警方拘捕。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中途插隊者遭警方拘押的報道。】

但以現在香港政府的態度,它基本就跟共產黨主政差不多。所以你很難說后面會有什么。因為就象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現在在2018年在香港出現了政治犯。所以這種滲透的概念它是一個過程,而它的滲透的本身其實我眼睛里看到,你知道中共的邪惡。這是生命的邪惡,而生命的邪惡的本身它最大的特點以承諾為欺騙的手段。當它軟弱時它一定承諾,當你接受了它的承諾的時候,它一定殺了你,它一定把你當傻瓜。這就是魔鬼的生命品質了。我以為就是這么回事了。

在當時的游行當中,“打倒共產黨”、“結束一黨專政”這些話都出來了。

【親北京的抗議隊伍規模不到20人,他們在前后均有警方保護的圍欄內,揮舞大陸五星紅旗,透過擴音器呼喊“共產黨萬歲”等口號。】

維護共產黨的人,我眼睛里連孫子都不是。我說的話很簡單,孫子人說是罵人的,孫子是你兒媳婦生的,他是人。這東西不是人!這東西要不是人,你罵它是孫子的話,可侮辱你自己啊。因為你兒媳婦有問題啊。沒錯吧?所以要懂得尊重自己。

有人說石濤你老罵中共。我說你太抬舉它了,我剛才跟你說的,連孫子都不是。所以當你這么說的時候,你是個笨蛋!你根本沒聽懂我說什么。

人們真正缺失了對生命認識的時候,他即使用利益的態度感情的態度去罵共產黨的時候,在我眼睛里你都被共產黨玩了。中共不是政治,中共是魔鬼。誰把共產黨當政治,你是笨蛋!我話給你說這兒。

所以你笨蛋的原因就是,當你把共產黨當政治的時候,你的被共產黨洗腦的高級動物的理念依然在你的思想中。

【香港政府星期六七一游行做出回應,稱“任何不尊重‘一中’,無視憲制秩序、嘩眾夸張、不實誤導的口號,皆不符合香港的整體利益,不利香港的發展”。】

這完全都是借口,這是邪惡的說法。邪惡的概念把法律當成殺人的工具。

《港民主黨批政府抹黑港人七一大游行訴求》。

“結束一黨專政,拒絕香港沉淪”。這提得很簡單。所以在中國不是國家,我覺著這事有很多人搞不清楚,它是政權,它不是國家。它是個政體,表現出來是政體。國家是服務于人的,表現成政體的概念政權的時候,它是高級動物。它在吻合它的生命形式。

我覺得對于我來說,是很簡單的道理。

有些朋友一說這個,就覺著你政治,這個那個。我還是就說一句最通俗的話,紂王跟狐貍睡覺,你說他睡的是女人還是睡的是狐貍?這個道理,當你把共產黨當政黨的時候,紂王睡的是女人,當你認清它是魔鬼的時候,紂王睡的是狐貍。

今天的大活人,讀了2、30年書,在分解共產黨是什么東西的時候,我只能用這例子去講,所以你那個書讀的可不是讀傻了,是被共產黨灌輸了。

這就是一個人在貪字上——佛家里說的三毒之首——在貪字上去看待一切的時候,你個體人的貪,去看待周圍一切的時候,你的下賤就自然表現在你的任何行為中。你的下賤不是說通常的下賤,是指你對自己生命的不尊重。你視中共為政治,就是對你自己生命的不尊重。

所以紂王他擺脫不了,是因為他不是不懂那道理,如果他不懂那個道理,當初云中子勸告他的時候,他又為什么那么明白啊?但扭臉一看妲己的時候,他為什么又酥了?一看見妲己就成女人了,一看共產黨做什么就成好事了。一樣的。

所以在《封神演義》中,它只不過用了一個王,用了一個人演繹了一個故事,而在今天的中國社會中,每一個人其實你今天面對中共的態度,就象當年的紂王,而中共就是當年的妲己。你說它是女人還是狐貍?

同樣在7月1號,在嘉興,南湖一條船上那個地方,警民沖突,老百姓沖進了政府大樓來抗議拆遷的問題。

這個在Twitter上我看到很多了,其實是抗議的人沖進了當地政府大樓。這是一個罕見的中共地方黨政辦公地點被抗議人士砸毀的事件。而發生在中共的誕生地南湖地區,而恰恰又在中共7月1號的生日。

所以我以為這個事就那么回事了,因為這種事情在Twitter上太多了,它只不過是這個發生的地點陷在了這個時間上,然后出現了這么段故事,來應對今天。時間是個神,讓人們看到這些硍節的東西。

當年毛澤東死之前,他過最后一個生日的時候,他煮面條,長壽面嘛,把面條煮碎了,一煮就碎了,他倒沒把那些煮面條的廚子給殺了。

所以誰都過不去時間這個坎,當你是塊臭肉的時候。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