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踩剎車 中共全球擴張野心受阻

2018-06-30|来源: 大紀元

【大紀元2018年06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綜合報導)過去五年,中共投入數千億美元到“一帶一路”計劃上,試圖通過融資亞洲、東歐和非洲重大項目,提高它的全球影響力。但是現在,“一帶一路”計劃開始踩剎車。

《紐約時報》報導說,根據最新數據,中國公司簽署的“一帶一路”項目合同金額比一年前減小。中共官員也警告中共銀行給“一帶一路”項目貸款要小心,確保外國借款人能夠償還。

“目前的國際狀況非常不確定。有許多經濟風險,新興市場利率大幅搖擺。”中共進出口銀行行長胡曉煉本月在一個論壇上說,“我們的企業和參與‘一帶一路’計劃的國家將面臨金融困難。”

《南華早報》報導說,4月12日在廣州的一個論壇上,中共進出口銀行前董事長李若谷說,“一帶一路”沿線大多數國家沒有錢支付參與的項目。這些國家的平均負債比率(liabilityratio)和債務比率(debtratio)分別達到35%和126%,高于全球公認警戒線20%和100%。

《紐約時報》引述知情人的話說,中共開始審查,“一帶一路”目前達成了多少交易?融資條款是什么?有哪些國家參與?

美國和歐洲官員長期以來擔憂,“一帶一路”代表著中共在外交和經濟上跟西方爭奪權力,是為了中共長期的目標服務。

在“一帶一路”計劃下,中共政府控制的銀行向其它國家提供大筆資金,建設大型基礎設施,包括高速鐵路、鐵路線和電站。這些錢常常伴隨著一個條件:中國公司要深度參與項目規劃、建設。中國公司因此獲得許多業務。

但是現在,中國經濟開始出現放緩跡象,并且處在美中貿易戰的陰云籠罩下。中共也在掙扎應對國內債務。在這樣的時刻,拚命向其它國家貸款顯得不合時宜。

太多的海外項目有可能制造“大白象”(指一項很貴重,需要很高昂費用維持,但卻難有巨大經濟效益的資產),拖累中國公司和當地伙伴。而且,毫無節制的貸款可能惡化中共跟其它國家的關系。馬來西亞和斯里蘭卡新政府都質疑,為什么他們的前任領導人從中國那里借那么多錢。

今年,一些中共官員對“一帶一路”的貸款表達擔憂。中共央行行長易綱4月份說:“確保債務可持續性非常重要。”

根據官方數據,“一帶一路”的新增項目在減少。在2018年前五個月,中國公司簽署了362億美元合同,比去年同期下降6%。

“我感到(中共)對于‘一帶一路’的熱情程度跟去年相比,下降了好幾格。”康奈爾大學經濟學家、前國際貨幣基金中國部主管普拉薩德(EswarPrasad)告訴《紐約時報》。

全球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美中貿易戰可能動搖信心、阻礙經濟增長。美國已經提高短期利率,使得借錢更加昂貴。

“一帶一路”項目也遭到國際機構懷疑的目光。它們警告,發展中國家不應該背負過度債務。

國際貨幣基金主席拉加德今年4月說:“‘一帶一路’只應該去到真正需要它的地方。”

中共試圖重塑全球經濟秩序

川普政府去年12月發布的國安戰略文件揭露,中共通過基礎建設投資和貿易策略幫助實現它的地緣政治目標。

《紐約時報》報導說,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通過在非洲、亞洲和歐洲修建鐵路和港口,增加其影響力。中共向跨越60個國家的基礎設施項目投資1萬億美元。中共試圖以此重塑全球經濟秩序,將參與的國家劃入它的勢力版圖。

美國及其亞洲、歐洲的盟友對“一帶一路”采取謹慎的態度,擔憂落入中共的圈套。澳洲已經拒絕加入該計劃。

去年12月份,在短短幾周之內,巴基斯坦、尼泊爾和緬甸相繼證實取消中國公司的重大水電項目。它們都屬于“一帶一路”計劃。

雖然這三個國家取消項目的背后各有不同的政治和經濟原因,但是一個共同的因素是,這些貧窮國家越來越意識到,請中共修建龐大的基礎設施項目將令它們付出極高的代價。

一旦無法償還債務,借債國將面臨把資產交給中共的困境。去年12月,斯里蘭卡因為無力償還沉重的中國債務,正式將它的戰略港口汗班托塔港交給中共。外媒評論說,這是中共通過海外撒錢,實施帝國主義的一個例子。#

責任編輯:李緣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