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不對等交流 臺灣必須說不

2018-06-30|来源: 自由時報

蔡英文對中戰略的執行,獲致不少成果,反映在美國政府與國會近來釋放諸多有利臺美關係的議程。圖為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賈德納與蔡英文總統會面,表達美方力挺臺灣的立場。

外交部長吳釗燮日前接受日本產經新聞專訪,希望就安保領域上的問題與日本交換意見,進一步加強臺日關係。但中國駐日大使卻向產經新聞提出抗議,稱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該報導主張臺灣獨立,中國強烈反對。中國駐日大使館表示,產經新聞違反在北京設立中國總局時同意的,報導須符合一中原則與中日聯合聲明。干預日本的新聞自由,不知會有何後續動作,而一如施壓國際航空公司,必須將臺灣矮化為中國臺灣,凸顯了習近平大權在握之後,對臺政策硬的更硬,甚至硬到國際政治、經貿、媒體。為免中國破壞國際秩序,川普政府開始採取強硬對策,以遏止歐威爾式的胡言亂語,看來只是剛好而已。

另外,最近中國東南衛視的一名記者申請駐臺遭我方拒絕。這名記者曾駐臺十年,今年二月花蓮強震,這名記者在救難時製造紛爭,先前該記者也曾有未經許可進入漢光演習採訪的紀錄。陸委會表示,我方堅持新聞自由,但也不歡迎製造兩岸衝突的記者,帶來不安與無謂衝突。事實上,中國媒體幾乎都是官方媒體,也可以說是一黨專政的宣傳工具,習近平更要求媒體要全部姓黨,來臺採訪的中國記者會有什麼政治傾向,也就不難想像了。利用臺灣的新聞自由,從事組織交辦的宣傳任務,就像利用臺灣的言論自由,來臺灣公然反獨促統的幹部一樣,臺灣絕對不能讓他們如入無人之境,歡迎他們來統戰。現在,該名中國記者還可利用統媒對臺灣政府嗆聲,新聞自由繼續被這樣濫用,前景堪憂。

中國崛起之後,四處展示銳實力,追求強國夢,促使地緣政治出現板塊移動。劉曉波事件說明,諾貝爾和平獎的標準,也必須看中國的臉色,何其諷刺。中國正在設定新的國際標準,挑戰既有的國際秩序,儼然成了一個大型的麻煩製造者。其實,在此之前,臺灣已有飽受中國強行設定遊戲規則的經驗了。所謂的兩岸交流,一直存有為交流而交流的迷思,顯而易見的不對等卻常受忽視。專制中國對民主臺灣,從一開始就是不對等結構,中國由上而下的效率、紀律,使用在擁有民主活力卻習於個人自由的臺灣,臺灣從政府到企業到個人幾乎都只能任由中國標準擺布。所謂的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北京非要臺灣政府吞下不可,否則兩岸交流便觸礁。從絕不允許在中國賺錢然後支持臺獨,到在中國上市的公司必須成立黨組織,這是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政治標準。李明哲事件,則是為臺灣個別公民展示中國標準,亦即,人到中國,絕不允許宣傳民主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只能順從一黨專政以及習近平的領導核心。這種不對等的遊戲規則,臺灣繼續陪他玩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兩岸的新聞交流,也是不對等交流的一例。老實說,連紐約時報、路透、彭博等國際媒體,北京都可以用胡蘿蔔與大棒子讓他們就範了,臺灣的媒體又如何面對威脅利誘?臺灣媒體到中國採訪,必須仰賴臺辦系統的安排,於是採訪報導只能呈現北京官方的觀點。如此這般,臺灣媒體長期駐點中國,不啻淪為中國的宣傳工具,與其在臺灣的第四權、滿足人民知的權利的角色大相逕庭。遑論有些統媒,自甘充當中國的傳聲筒,卻在臺灣以毫無上限的新聞自由,配合北京打擊臺灣的民選政府,簡直是濫用新聞自由到了極點。反觀,中國來臺的駐點記者,可以充分享受臺灣的新聞自由,以違背客觀事實的惡意報導,襲擾臺灣的民主運作,配合北京施壓臺灣,中國如此把媒體姓黨延伸到臺灣,難道我們還要幼稚地將新聞自由奉送給姓黨記者為其一黨專政服務嗎?

隨著中國窮臺、買臺以經促政,且以商業利益挑戰國際標準,臺灣對所謂兩岸交流也該深切檢討了。所謂的兩岸新聞交流,最明顯的後遺癥便是,中國的姓黨媒體與臺灣的姓統媒體,共同編織了一個兩岸關係的虛構,對臺灣國家認同不斷進行洗腦,這種以交流為名的政治伏擊,不交流也罷。這不是重回戒嚴,而是維護民主秩序。

托克維爾:兩岸關係的「認知差距」決定兩岸未來

近來中國加重對臺施壓力道,透過挖走邦交、國際組織封鎖、強迫國際航空公司將臺灣列為中國一部份,以及持續運用軍機繞臺等軍事干擾手段,企圖在國際孤立、在國內弱化民進黨政府。種種對臺不友善舉動,迫使蔡英文總統說出重話回應。她先是說,「中國這些去我國主權化的蠻橫作為,已經挑戰臺灣社會的底線,我們不會再忍讓」。接著又在接受國際媒體專訪時呼籲,國際社會應該共同合作和臺灣團結,對抗中國的擴張主義。蔡英文特別強調,各國應合作捍衛民主和自由價值,對中國產生壓力,限縮中國霸權影響。

蔡英文的戰略,是希望藉由現階段國際社會對中國「銳實力」(SharpPower)滲透的憂慮與反制,強化臺灣與志同道合國家的連結。此一戰略方向正確,但能否有效獲得國際主要國家認同,進而結盟,仍有挑戰。但以蔡英文總統的高度,透過國際傳媒登高一呼,若能搭配後繼臺灣國際文宣力道的加強,以及外交團隊全面性向國際展開訴求,才能成功形塑國際輿論戰和心理戰。

但另一方面,如何精確解讀北京對臺策略,以及確認蔡政府本身對中戰略之間,沒有出現國際關係理論所謂的「認知差距」(perceptiongap),才是攸關兩岸關係前景的關鍵。因為若是兩岸之間相互認知差距過大,就容易形成誤解(misperception),甚而誤判(miscalculation)。

從蔡政府上任以來所採取的對中戰略來加以檢視,頭兩年採取的基本策略多是:避免被中國分化、滲透,維持不挑釁、甚至不強烈反擊北京施壓的態度,同時訴諸美國日本等重要國家與國際輿論支持。此一思維的立論基礎在於「認知」習近平面對諸多中國內部挑戰,自身猶如走在鋼索上,稍一不慎,中國即可能出現動亂或政權不穩。因此,對臺灣最有利的策略就是「以靜制動」,以不變應萬變,誘敵深入,將「良善臺灣」屢屢受到中國欺侮,打不還手、罵「略」還口的自制,轉化為更多國際支持。否則若是蔡英文耐心不足,改採「對撞式」的兩岸政策,正好坐實北京的理由,而且有違其對國際社會的承諾。

這套戰略的執行,的確獲致不少成果,反映在美國政府與國會近來釋放諸多有利臺美關係的議程,以及更多國家公開表達對臺灣參與「國際衛生組織」支持等事實。唯這套戰略認知的風險在於,習近平真的有意願與蔡政府發展出北京能夠接受的新對話基礎嗎?他會否真的忙於內政,就視臺灣議題為次要重點?又民進黨政府面臨兩岸關係停滯不前,會否在未來地方與全國性選舉受到打擊?更重要的是,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除了口頭與道德聲援臺灣,能否進一步用行動力挺臺灣的戰略價值,做為制衡中國的有利資產?

這些都需要更細緻的外交手腕來爭取主要國家在行動上建立夥關係,而臺灣在全球各外館能否秉持臺北外交部的指示,發揮最高執行戰力,才是最大考驗。否則只是由蔡英文與外交部長吳釗燮透過國際傳媒不斷發聲,仍無法產生全面性的積極攻勢。

從北京角度來看,習近平看待臺灣的手段與策略目標已經昭然若揭。他自信十足,自認時間站在北京這一邊,即使臺灣議題在現階段習近平的優先順序裡並非重中之重,但他仍對蔡政府採取政治、經濟、軍事多面手法與軟硬兼施攻勢。再加上美國川普政府最近一連串友臺作為,讓習近平決定加大對蔡政府的施壓力道,試圖干預打擊年底民進黨在地方選舉的選情。

北京此一對臺認知戰略的風險在於,它將讓兩岸更形漸遠,擴大臺灣人民對中國的反感。畢竟近年來中國在國際社會的形象日趨負面。就以受到中國影響最深的澳洲來說,國會前幾天通過兩項限制外國干預與影響澳洲政治與社會的法案,目標正是針對中國而來。澳洲總理騰博爾甚至呼籲全世界國家都能訂定類似法安案,來防止中國「銳實力」的滲透與干預。目前已經有美國國會議員提出相關提案。

習近平在目前國際社會對中國崛起的憂慮與反彈日益加深之際,依然對臺灣進行全方位的封阻與打壓。這是對兩岸關係與臺灣政治的誤判,反而給予臺灣爭取國際支持甚至合作的機會。如果臺灣能夠成功彰顯自身在安全戰略據點以及民主鞏固保壘這兩大方面的價值,更能對映中國軍事擴張與全球滲透所引發的國際不安。

因此,以目前情勢來看,臺灣在獲得國際同情與支持方面占有優勢,關鍵在於如何化如此的機會為強化與志同道合國家的具體合作行動,同時團結內部,有效因應北京進一步的施壓。當然,做好國內改革,提升民眾支持度,鞏固地方選舉選情,才能擁有繼續和北京交手的本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