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年改」後更重要的是「成長」

2018-06-22|来源: 自由時報

公教年金改革七月一日上路,軍人部分也於日昨通過。小英說:「年金破產」將成為歷史名詞。與此同時,反年改者仍在抗爭之路繼續前進。年金改革的技術面已經完成了,但政治面的風風雨雨,恐怕會成為年底甚至二○二○選舉的變數。

反年改者的邏輯,在同溫層裡面經常獲得共鳴,網路社群一天到晚流竄不息。然而,那些論述聽在一般民眾耳裡,簡直是生活在天龍國裡的天龍國的人,才會如此活在過去。今天,因為過去擁有特殊身分者,得以享受特殊的退休福利,根本癥結在於威權時代,統治者為了換取那些人的政治忠誠,所以給予超乎其工作貢獻的福利,包括在職期間與退休之後,不顧全民為此負擔沉重。幾十年來,那些特殊身分者的子女,也受到父母的庇蔭,就學、留學、就業、創業等,都比「圈外人」優渥多了。

往者已矣,過去的歷史不必追討;來者可追,公平正義必須回復。就此而言,對特殊身分者的年金進行改革,也是廣泛意義下的轉型正義。細加觀察不難發現,反對年改者,反對轉型正義者,兩者具有高度的重疊性。二○一六,多數選民選擇「改革」,讓民主臺灣在去除身分差異方面,往正常化方向躍進一步。老實說,從主流民意到小英政府,都沒有「清算」的意圖,反而是希望透過「改革」追求「和解」。這也是為什麼,在社會輿論與政治議程中,幾乎沒有出現要追討已領年金的提議。詎料,「改革」力量的「和解」意圖,未獲「反改革」者的謙卑回應,反而遭其帶頭者指控為「清算」,令人遺憾。

日前,某退休教授稱,收到「退休所得重算處分書」,讓他有晚景淒涼的感覺,也無法赴美參加同學會了。對此,負責年改的政務委員林萬億指出,年改上路後該教授仍可月領約八萬,如果政府調薪還會增加。高於三二一六○樓地板,還說成一副窮酸,恐怕是絕大多數人夢寐以求的晚景淒涼吧。年金是照顧退休基本生活,不是滿漢大餐吃到飽。近年來,全球化對多國政府造成財政衝擊,許多國家不合理的年金制度也因此捉襟見肘,面臨必須大刀闊斧砍福利的處境。少數公教抗爭帶頭者,如果自認高人一等,至少要有起碼的世界觀吧。

「反改革」,除了緊咬信賴保護,還有若干危言聳聽,彷彿年金改革上路,臺灣經濟便要遭殃。例如,有人傳播年改將衝擊房市,因為很多公教用月退繳房貸,是房市的主力買盤。事實上,臺灣房市的榮枯,不是單一背景的資金所能左右的,而是靠臺灣產業、經濟、就業、所得的正成長,導致房市水漲船高,因此受益的也是多數人,而非少數人。

去年初,國民黨中評會主席團主席陳庚金呼籲,現職軍公教能撈就撈、能混就混,大家來拖垮這個政府。當時,主持會議的國民黨副主席胡志強則呼應,「講得真是有模有樣,充滿感情和意義」。如果這樣的思維,真的代表「全國退休公教軍警」,不啻暴露了這場年金改革的反方,念茲在茲的無非是威權時代的故主,以及故主賞賜給他們的「紅利」。民主政府,只準概括承受他們的特殊身分,他們的經濟既得利益只準維持現狀,否則,形同敵人。於是,所謂的「大家來拖垮這個政府」,怎麼聽都似乎有不惜「拖垮臺灣」的弦外之音。

現在,年金改革已經到了最後階段,小英政府也沒有回頭路了。唯一的選擇,唯有爭取支持「改革」的民意一起來撥亂反正,拒絕讓少數人繼續其不知民間疾苦的「白領」生活。話說回來,軍公教年改上路,誠如小英所言,也只是「年金破產」的危機解除了。年改處理了「分配」的問題,國庫也是省到錢,而不是賺到錢;接下來,國計民生,「成長」才是硬道理。讓全民「在成長中向前看」,是小英政府更大的考驗。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