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高考亂象:撕書 吼樓 自殺

2018-06-09|来源: 新唐人

6月7號開始,大陸開始一連三天的高考。隨著「千軍萬馬爭過獨木橋」的景象重演,各種高考亂象也再次出現。

大陸媒體視頻顯示,高考前夕,河南洛陽和商水的高三學生通過撕書、撒書緩解壓力。老師們打掃衛生一直到凌晨1點。

漫天紙片灑落而下,覆蓋校園的震撼場面,這幾年在高考前夕年年上演,且愈演愈烈。

這是2016年高考前夕,山東菏澤鄆城一中,以及河南信陽、濮陽等地高中生瘋狂撕書的場景。

除了撕書,有些地方還出現「吼樓」。

廈門市教育局還曾為此下令禁止。

當時就有眾多議論:學生的發洩、減壓是畸形的教育所致,哀哉!

去年畢業於西安長安大學的張先生表示,自己高中畢業時,學校沒有漫天撕書的情況。一是天津的學校不像河北、河南管理那麼嚴。另外有地區教育不公的問題。

2017年西安長安大學畢業生 張先生:「我是天津人,中國的高考極度不公平。天津是全國高考最容易,而且是除了北京之外,天津是全國一本收錄率最高的一個城市,所以高考壓力非常的小。這兩點因素導致我們那邊出現的不是這麼嚴重。你像河北河南那麼多人,它的一本錄取率那麼低,必然導致競爭壓力很巨大。」

張先生表示,自己一位大學室友是河北人,他曾說,河北的教育制度跟監獄沒有區別。像知名的衡水中學,完全把人當機器。

張先生:「從早上起來定時的起床,然後去晨跑、上課,這一天沒有一丁點的娛樂時間。我們同學在高三的時候,兩週只放兩個小時(假),讓你洗衣服啊、收拾些東西。所以我覺得學生撕書、還有扔暖瓶的,就完全是一種發洩。就像一個被監獄裡關了幾十年的人,突然知道自己要無罪釋放了一樣,我要把我所有這些年積攢的怨氣全部都發洩到這個書本上。」

旅加華裔作家盛雪表示,美加等國學生考完試後一起出去玩樂,個別也有撕書的。但像這樣的集體撕書現象,是中國現在的社會制度,把學生全都逼到高考這條路上,誰不走在這條路上,就會覺得人生沒有出路。

旅加華裔作家盛雪:「美加是一個非常多元、多層次,多面發展的社會。顯然年輕人是沒有這麼大的壓力的。另外在中國教育制度本身是非常的死板,非常的黨文化,雖然很多人被長期的禁錮、封鎖,可能很多人也已經是被洗了腦,但是畢竟在這個年齡段思想、精神、心靈都是非常活躍的。可是在這麼嚴酷的現實的逼迫下,是不得已而做出被迫的選擇,接受這樣的考試、學習,這些洗腦。」

另一方面,盛雪觀察到,中國社會現在的倫理、道德、信仰,處處充滿悖論。

盛雪:「比如說,老師是育人的,但是現在很多的老師本身都是禽獸不如。那麼在學生成長的過程當中,他們的心靈、精神狀態時刻在受著衝擊、受著逼迫,為了他們的前程,為了走上唯一的這條道路,很多人是按耐著自己內心真正的需求、真正的渴望,讓自己越來越變得扭曲。可是這樣的一種先天的渴望、追求、訴求,在某一個時刻還是會爆發出來。」

張先生:「他們就認為我讀這書是為什麼,就是為了這個考試,考試成了,就什麼都沒有用了。確實也是這樣,我們高中所學的知識拿到大學來,可能就完全用不上。大學所學的知識拿到工作當中來,幾乎也是完全用不上。所以說古代對知識的敬畏啊,對書本的崇敬,到現在蕩然無存。」

今年高考首日,河北平泉一考生因抑鬱跳樓自殺。

而考生因落榜自殺也年年都有。

盛雪認為,撕書撕考卷,包括考生受不了壓力自殺,都是中國教育制度派生出的結果。她說,中國很可悲,一個有著14億人口的大國,卻看不到幾個有尊嚴的讀書人。很多時候,這個政權是朝著相反的方向驅使人們做選擇。中國已沒有了正常的讀書環境,也沒有空間讓人去做正常的讀書人。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鄭麗駒報導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